将明 第一百四十八章 归程路(二)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李闲带着骑兵绕了一个大圈子再次杀回萨水河畔的时候,雄阔海带着一千精锐步卒已经杀上了北岸。李闲身后那三杆飘扬的大隋战旗出现他们视线之后,陷入被宇文述出卖的愤怒和绝望中的大隋府兵们再次看到了希望。

    “是燕云将军!”

    “燕云将军来救咱们了!”

    “燕云将领回来了!大家往前杀??!”

    一声一声的呼喊此起彼伏,看到了李闲,这些大隋府兵们就如同落水者看到了一叶划水而来的扁舟,那是生的希望。

    李闲纵马一直从后队到了前队,一路对士兵们挥手致意。

    呜呜的号角声吹响,那是进攻的命令!

    李闲没有停留,一路到了队伍的前面找了薛万彻。

    “燕云!”

    薛万彻看到浑身上下都被血液泡透了的李闲大吃一惊:“你受伤了?”

    李闲摆了摆手有些疲倦的说道:“没,都是高句丽蛮子的血?!?br />
    薛万彻松了口气,指着前面说道:“你从哪儿捡来这么个宝贝,那姓雄的旅率已经带着人杀上河岸了!”

    李闲左右看了看,见不远处有丢弃的战鼓,于是下令道:“来人,将那几面战鼓抬起来,击鼓而行,为雄阔海助威!”

    立刻有几十名士兵跑过去将战鼓重扶起来,几个人抬着一边走一边擂动。战鼓的响声人群的沸腾声中一下一下的响起,如同撕裂了苍穹的战雷。李闲从大黑马上跳了下去,从一名士兵手中接过鼓锤。洛傅灵机一动,找来一块大木板让二十名亲兵抬着,李闲站木板上擂动战鼓。

    二十名亲兵抬着那块大木板举着李闲缓步向前,李闲擎了两个鼓槌一下一下的狠狠擂动。

    场面立刻再次沸腾!

    雄阔海一刀将面前的高句丽人劈死,回身看去,只见众人的簇拥下,高高站人群头顶的黑甲将军已经下了河道。那一声一声的战鼓,让所有人的热血为之沸腾。上千名弓箭手走李闲的前面,一边走一边开弓放箭。而两万多人的队伍,则这一刻彻底恢复了大隋府兵应有的素质,也重找回了大隋府兵们特有的骄傲!

    两万多人,组成了两个巨大的步兵方阵,成队列跟李闲后面缓缓的进入了河道中,而骑兵们则分开两边,方阵左右如同护航的舰队一般。完美的阵型,高昂的士气,他们还是百战百胜的大隋府兵!

    雄阔海只觉得一股热血心中流过,已经发酸的双臂竟然再次变得有力。他哈哈一声大笑,知道这次真的能杀出重围了。那个年纪虽然很轻但令人尊敬的燕云将军,他回来了,他带着大隋府兵的骄傲回来了!

    “燕云将军回来了!”

    雄阔海大声吼道:“刚才燕将军带着骑兵替咱们引走了高句丽人的追兵,骑兵们杀了多少高句丽蛮子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们没丢了军人的脸!你们说,咱们能让骑兵看不起咱们吗?能让燕将军看不起咱们吗!”

    “不能!”

    “杀光眼前的高句丽蛮子!让燕将军看看,咱们步卒也一样无人可挡!”

    雄阔海一脚将冲过来的高句丽士兵踹翻地,紧接着一刀往下插去直接将那人的胸膛戳开一道巨大的口子。肋骨断裂,心脏被切开,那人连惨呼都来不及就被剥夺了生命。血液从他的胸膛中喷出来,溅满了雄阔海的脸。两米多高的壮汉,抽出已经不知道斩杀了多少敌人陌刀向前一指。

    “杀!”

    一声如猛虎怒咆般的吼声,竟然直接将正前面的几个高句丽吓得连连后退!

    薛万彻看着眼前的场面,心中激荡难平。

    这不是为了大隋!

    他心里喊道,第一次,士兵们战斗不是为了大隋。甚至也不是为了那个黑甲的少年郎,仅仅是为了活着。

    为了活着!

    薛万彻提着长槊从战马上跃了下来,猛的向前冲去:“杀??!杀光拦前面的高句丽蛮子,咱们回家!”

    “回家!”

    两万多人的队伍发出一声震动天地的呼喊,此刻,再也没有人能撼动他们的意志!

    李闲一直没有停下来,虽然他的双臂已经酸麻,但依然奋力的擂动着战鼓,他知道自己不能停下来,要一鼓作气的带着人马杀过萨水去,只要过了河,有近五千骑兵开路,高句丽人绝对拦不住他们!如果不是撤退的时候那些高高上的大将军们只顾着自己逃命,如果左武卫初能够支援一下辛世雄,大隋府兵今日不会有此惨败!一支超过两万五千人其中还包括近五千骑兵的队伍,只要保持着战斗阵型,高句丽人根本拦不??!

    可惜,从撤退开始,宇文述他们这些领兵的大将军就已经认为输定了,他们连拼都没想过拼一下。从渡河开始,他们就已经想好了自己的退路。有三千余精锐的亲兵?;?,再加上高句丽近乎所有的人马都萨水集结了,他们一路逃回辽东城根本就没有什么问题,而二十几万断粮的大隋府兵,则是他们为了能保证自己活下去而丢下的弃子。这一刻,那些大将军的眼里,二十几万条生命一文不值。

    高句丽全国的人马都被乙支文德调集过来围堵大隋远征军,二十几万人才是大目标。一支三千人左右的队伍脱离出去,根本就不会引起高句丽人的注意!

    这才是宇文述等人的战术,说好听点,叫做弃车保帅。

    当宇文述下达了连夜撤退命令的时候,那一夜,他的元帅军帐中的灯火一直亮着。除了左屯卫将军辛世雄之外,其他八个大将军全部都他的大帐中。那一刻,大隋二十几万府兵的命运,其实已经决定了。

    或许这才是真实的历史,这才是三十万大隋府兵被高句丽人屠杀殆,尸体从萨水一直到马訾水断断续续被高句丽人摆出长城样子的真实历史。那尸体搭起来的长城,其实是高句丽人对大隋的嘲笑。

    李闲此时没有想到这么多,也忘记了自己曾经想探究一番大隋远征军为什么会全军覆没的想法。他甚至忘记了自己将这些人带回去的目的是什么,忘记了自己从一开始就制定下的目标。这一刻,他想着的,就是力带着多的人杀回去。杀过萨水,杀过马訾水,再杀过辽水。

    辽水西岸,才是他们的家。

    当二十名亲兵抬着擂动战鼓的李闲登上萨水北岸的时候,雄阔海和薛万彻已经带着人马杀出去几百米远了。洛傅,独孤真和铁獠狼等人带领下,数千大隋骑兵接替前面的步兵开始发动冲击,之前还沉浸胜利喜悦中的高句丽人就如同被迎头打了一棒,杀人的兴奋因为越来越多的同伴被杀而变得冷却下来。他们忽然发现,那些从狼变成羊的隋人忽然又从羊变回了狼,不,是变成了数万头势不可挡的猛虎。

    李闲站人群头顶的高度,看着已经扑上去的骑兵沉声下令道:“吹角,命令骑兵分成三队冲击,杀出一条足够宽的道路来!”

    “命令,长矛手断后?!?br />
    “东方烈火!”

    “属下!”

    “你带五百骑兵大阵左侧策应,护住左翼!”

    “属下遵命!”

    “伏虎奴!”

    “属下!”

    “你带五百骑兵大阵右侧策应,护住右翼!”

    “属下遵命!”

    “命令大军加速前进,将后面的追兵甩开!”

    一声一声的号令下达,过了河的大隋府兵们变得越发秩序井然。而过了萨水之后,不断有被围困的隋兵被前进的人马顺路解救下来加入了大军之中。二十几万大军过了河之后就开始疯跑,被高丽人一股一股的吃掉,整个北岸的场面看起来比南岸还要乱的多。不过北岸的战场太大了,隋兵一路跑高句丽人一路追,所以北岸的高句丽人虽然人数上不比南岸少,但已经无法组织起大规模的队伍拦截。

    三千多人的骑兵组成三个攻击阵型前面开路,后面是移动速度仅次于骑兵的轻甲长矛手。整支队伍看起来就好像一条三叉戟,锋利无匹。

    乙支文德昏厥中苏醒过来之后,李闲的队伍已经全部过了河??醋抛约旱牟还泊魈斓某鸬兄站炕故巧背隽酥匚?,乙支文德又是一大口血吐了出来。

    “追!”

    “给我追上去!将那些隋人都杀了,一个不要留!”

    南岸,还有一万多人的隋军队伍被分割成一个一个的小群体,他们处重重围困中根本就杀不出来。而此时,他们的戾气也被敌人的猖狂逼发了出来。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了生路,那些大隋府兵开始变得疯狂起来。他们的眼睛已经看不到家,满眼都是仇敌,所以他们杀,杀,杀!就算死,也要死的有尊严!

    此役,萨水河畔,大隋府兵战死十万余。而太多太多被刺穿了肚子的隋兵尸体,从肚子里流出来的肠子都是瘪的。

    ……

    ……

    北岸的局面太乱了,前面有大隋远征军的士兵逃,后面有杀红了眼的高句丽人追,而他们后面还有向北逃的隋兵,再后面还有发疯一般追上来的高句丽人。长长的路线上,高句丽人和隋兵已经混杂一起。

    李闲下令骑兵保持阵型向前,一路上小股的高句丽人全部被抹杀掉。然后隋兵开始收集沿路的物资,无论是高句丽人尸体上的还是他们同袍尸体上的,但凡是能吃的东西一律捡起来。李闲严令,所有沿路捡到的物资一律不得私自留下,全部都要交给辎重营保管,这个时候,哪怕是一粒米都是金贵的。

    负责辎重营的,是王启年。

    李闲特意拨给王启年一千精兵,这一千人都是李闲之前率领的左屯卫那个折冲营的兵马。他们负责不断将士兵们沿路捡起来或是从敌人手里抢来的粮食收集起来,每二十个人组成一个队伍中不断来回巡视的收缴队,如果有人将粮食私自藏起来,将会受到军法处置。这军法,是李闲制定的军法。

    虽然按照官职来说,正四品的鹰扬郎将薛万彻才应该是队伍的高指挥官。但是很显然,不管是他还是背景比他还要深厚的独孤真,都默默的承认了李闲是这支军队高指挥者的地位。

    薛万彻是尊敬李闲的为人,而独孤真则是很冷静的分析过,自己现没把握将指挥权抢到手,那些士兵们这个时候已经将李闲视为救星视为领袖,他可不想触霉头。

    当后面的高句丽人被彻底甩开,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而这个时候,李闲下达了让人兴奋的一个命令。

    “开饭!”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