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一百五十一章 归程路(五)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p:求收藏

    赞叹归赞叹,李闲现还真有些头疼怎么处置独孤真和薛万彻,说卸磨杀驴也好,说兔死狗烹也好,这两个人注定是不能留下太久的。薛万彻虽然看起来像是个单纯的武夫,心机不深沉,但李闲绝对不会低估自己的任何一个对手。而独孤真,相对于薛万彻来说要复杂的多了。

    李闲甚至可以确定,整个队伍中第一个从刚才他杀人讲话中看出一点端倪的必然就是独孤真。没错,上午李闲讲那样的话就是扭转大隋府兵们的思想。给他们灌输大隋已经抛弃了他们,大业皇帝杨广已经抛弃了他们的意识,归程路上,李闲要做的可不仅仅是带着人马回去,还要给他们洗脑。

    从目前来看,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

    前提条件是,如果独孤真和薛万彻不捣乱的话。

    这两个人军中还有一定影响力的,尤其是薛万彻,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对于李闲来说是个很头疼的事。如果李闲再心狠手辣一点,他完全可以做一个局,让薛万彻和独孤真看起来很逼真的战死。但这个时候李闲不想这样做,毕竟现还高句丽的疆域内,这样杀人,李闲做不出来。

    杀人容易,但李闲是一个有底线的人。

    之前和独孤真的谈话看起来很简单,简单的有些无聊。但李闲知道自己已经把意思清楚的透露给独孤真了,而独孤真也清楚的理解了自己的意思。但独孤真的选择无疑是聪明的,这让李闲不得不佩服。两个人都是聪明人,根本无需将话说的太明了。李闲说前面二百里之内没有水源,所以水也要省着喝。意思是你应该离开了,一路保重。所以独孤真的回答是,我还不想死。

    是啊,离开了大队人马,就算李闲不派人半路截杀他们,说不定也会被高句丽人困死,毕竟他手里可没有一份能顺利回到辽水河畔的地图。就算高句丽人都围追大隋的溃兵,但没有粮食,独孤真可不想做饿死鬼。

    所以他透露出来的意思是,我才不走。

    不走就不走吧,只要你不给我捣乱。如果独孤真足够聪明的话,就不会这个时候选择和自己作对。如果独孤真不够聪明的话,那就当是第二个燕山寨的纪皓天罢了。

    李闲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正人君子,因为这这个时代正人君子其实不会活得太好。

    缓步走到一个高坡上,顺着坡李闲仰躺着休息。闭上眼睛陷入沉思,渐渐的疲劳开始涌上来,迷迷糊糊的,李闲竟然睡着了。

    李闲身边五十米之内,至少有二十名亲兵持刀守护。

    而李闲十米之内,五个飞虎军的密谍藏得极好。

    这是洛傅和铁獠狼他们的安排,这个时候,李闲的安全是重要的,大隋远征军败了,但他们胜利的路才刚刚开始。不知不觉间,铁獠狼等人已经忘记了李闲还是一个才十五岁的少年郎,他们心里,经过辽东这一趟,李闲已经是一个真正令他们尊敬的首领。无论是个人武力还是头脑,李闲的表现无疑是令人刮目相看的。

    他们都渐渐的淡忘了,那个草原上还略显青涩的少年。

    而心中记住的,是这一趟辽东之行李闲从一年前就开始布局的睿智和深沉。为了这次高句丽之行,李闲的布局甚至可以往前推到去巨野泽之前。之后除掉纪皓天,建立飞虎军,等等等等,都是为了这次来辽东所作的铺垫??雌鹄匆徊揭徊胶芗虻?,但铁獠狼等人都知道,若是换做自己来做的话肯定不会如此完美。

    少年郎已经成为一个真正的领袖,一个值得他们尊敬和信赖的人。

    铁獠狼就坐李闲不远处的一块大石头上,李闲的安全他和洛傅等人商议过,几个人轮流带着亲兵护卫守他身边,不能出现一点差池。

    他也很疲劳,但这对于经历过严酷往事的铁獠狼来说,现的局面根本就不算什么。这些年,血骑什么苦没有吃过?同样的,铁浮屠的马贼们,这些年什么样的苦没吃过?

    ……

    ……

    大业皇帝杨广有午睡的习惯,但是不知道怎么了,今天他躺宇文恺设计的那座庞大而华丽舒适的移动宫殿的大床上,翻来覆去却难以入眠。烦躁的杨广命人将御医召来,熬了一碗安神的药喝下去才渐渐睡着。

    睡梦中,他发现自己回到了二十岁的时候,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正是意气风发的岁月。他梦见自己穿着金甲,站船头看着大隋的军队渡过了长江天堑,然后将南岸的陈**队打的溃不成军。威武的大隋府兵一路追杀,攻破了一座又一座高大的城池。江南繁华之地,瞬间就被自己紧紧的抓了手里。

    他看到,跳入后花园枯井中躲避的南陈皇帝陈叔宝,与他一起跳下去的还有那个艳名远播的张丽华。虽然已经徐娘半老,但看起来确实很有韵味。他看到了大隋的士兵们冲进南陈皇宫,中找到了那口枯井然后将陈叔宝抓了起来。

    杨广梦中哈哈大笑!

    朕是古往今来当属第一的皇帝!哪一个,能二十岁的年纪平定江南一统天下?紧接着,他又看到了大隋的军队一鼓作气灭掉吐谷浑,还有塞北将突厥狼骑击败的画面,都是那么令人热血澎湃!

    他梦见自己站长城上指点江山,指着辽东的方向大声问,那里是什么地方?!

    百万大军齐声高呼,辽东!

    朕想再为大隋增加一块疆域,你们能不能将辽东给朕打下来?

    战!战!战!

    一切都那么熟悉,只是站长城上的自己忽然一下子又到了辽水河畔,还是那么年轻英俊,还是一身金甲,还是那么锐不可当!他梦中狂笑,南陈无数个高墙壁垒的大城,还有长江天堑都挡不住朕一统天下的决心,小小一条辽水,小小一座辽东城,怎么能挡得住朕的千军万马?

    但是下一秒,他就看到了被血染红了的辽水,看到了带着一千余左屯卫勇士对高句丽人悍不畏死的发动进攻的麦铁杖,看着麦铁杖被无数条长矛戳死??醋拍乔в嗳说拇笏甯桓鼋幼乓桓霰桓呔淅鋈丝撤?。他慌了,真的慌了,为什么梦里这场面还会重演?

    紧接着,他惊慌失措的发现,辽水中倒影出来自己的模样,竟然已经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头发白了,胡须白了,脸上的皱纹就好像被辽东冷冽的北风割出来似的,那么深,而且还往外渗透着血珠。他猛的抬起头,不敢再去看自己水中的倒影??墒?,抬起头的那一刻,他竟然看到数以万计的无头野鬼飘飘荡荡从从辽水东岸飘了过来!那些飘荡着无头野鬼啊,密密麻麻的排列辽水的水面上随着风来回摇摆。

    虽然数不清的野鬼都没有脑袋,可不知道为什么,杨广竟然发现,那些令人害怕的家伙都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

    杨广猛的惊醒,汗水已经湿透了衣被。

    “陛下,发梦了?”

    萧怡甄起身,拉过杨广的手轻声温柔问道。

    杨广的眼睛赤红赤红的,浑身的汗水把衣服和被子都浸湿了。他的脸色极为难看,白的好像窗户纸一样不见一丝血色。听到皇后的关心话语,他的脑子昏昏沉沉中才有了那么一丁点的清明。萧怡甄握着杨广的手,挪到他面前用自己的脸颊贴了贴杨广的脸,感觉到皇帝身上竟然那么冰冷。

    “陛下,你看你,睡觉怎么还和孩子似的?”

    萧怡甄指了指杨广枕头上被口水浸湿的地方温柔的笑道:“是不是梦中梦到什么好吃的,又被妾身给抢走了?”

    虽然她的眼角上已经有了明显的皱纹,但毫无疑问,她的脸依然精致美丽,微笑的时候微微眯起的眼角促狭的看着皇帝,竟然还有着孩子般的可爱。

    “朕有那么不堪吗?”

    杨广苦笑着说道。

    他知道是皇后缓解自己的情绪,所以感激的看了一眼萧怡甄道:“真要是你来抢朕的东西,朕怎么会和你抢?都给你就是了?!?br />
    “什么都给妾身?”

    萧怡甄眨了眨眼睛问道。

    “这天下都是朕的,你要什么朕不能给你?”

    杨广揉了揉萧怡甄的脸颊说道。

    萧怡甄将头贴杨广的胸口轻声道:“妾身有陛下,还需要什么呢?”

    杨广微微愕然,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只是,心中的一丝阴霾,却依然还那个角落中挥之不去。

    ……

    ……

    半年了,一座小小的辽东城居然还没有攻下来,杨广心里很愤闷。但是一想到自己信任的臣子宇文述带着三十万精锐的大隋府兵已经偷偷打到了平壤城下,此时说不定已经活捉了高元小丑,他心中就稍稍的释怀了一些。仔细的想了想下午睡觉时候做的噩梦,杨广自嘲的笑了笑。

    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

    对了,一定是宇文述已经带着大军胜利回师了。听自己讲了那个噩梦之后,皇后不是说了吗,梦境都是相反的。梦中一切东西,都要反着想。好像民间确实有这么个说法,所以杨广也就缓缓的平整下来了心绪。吃过晚饭后,他坐桌案后面再次陷入沉思,总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梦都是反的吗?

    他忽然想到,那梦境初的那些事呢?自己带着五十一万大军平定南陈,灭吐谷浑,击败突厥狼骑硬生生将强大的草原霸主打成了两半,自己被天下百姓称为圣可汗,这些也是反的?

    对了!

    杨广猛的想到了一件事,忽然醒悟自己为什么会有那样一个噩梦了。

    远征军,好像已经很久没有送回来战报了。刚开始的时候,宇文述每日都会派人将捷报送回辽东大营。杨广记得,大军进展的极为顺利,连战连捷,高句丽人根本挡不住大隋的威武之师。那些捷报都朝会的时候给众大臣的传阅过,那个时候好像每个人都觉得用不了一个月大军就能拿下平壤。

    有多久没有收到宇文述的捷报了?不只是捷报,有多久没有远征军的消息了?

    杨广心中忽然生出浓浓的不安,猛的高声喊道:“来人,传驸马都尉宇文士及!”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