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一百六十一章 归程路(十五)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两万多骑兵从峡谷中穿越过来,准备到山的另一面汇合远征军元帅宇文述等人。峡谷并不算太窄,骑兵十余骑可以并排而行。一路上走的心惊胆战,宇文士及担心高句丽人偷袭所以一直催促着队伍加快速度。毕竟这里的地势太适合埋伏了,两侧的峭壁并不十分陡峭完全可以埋伏大批士兵,就算是一片石头砸下来隋军也会损失惨重。

    走前面的五百轻骑和后面的大队人马拉开了大概一里左右的距离,士兵们一边走一边频频侧目,每个人都怕峡谷两侧突然冒出来数不清的高句丽人,骑兵若是被堵峡谷里那就只有被人屠戮的份,毫无还手之力。

    幸好,这段峡谷不算太长,幸好,高句丽人也不是神仙,哪里有隋军就出现哪里。

    高句丽人没来,但不代表别的不来。

    就宇文士及已经看到峡谷口光亮闪烁的时候,前面探路的五百轻骑已经出了谷口,宇文士及的心刚刚一阵轻松,前面的轻骑忽然停了下来,然后有人从队伍中分出来,朝着宇文士及的所飞驰而来。

    一名校尉手里拿着一封书信,到了宇文士及身前抱拳道:“驸马,前面有人用羽箭射来一封书信?!?br />
    “哦?”

    宇文士及问道:“可曾看到来人?”

    校尉道:“不曾看到,甚至没看清羽箭从何处射来,这箭拦队伍前面,不曾伤人?!?br />
    宇文士及点了点头将书信接过来,信纸折着,背面写着五个字。当宇文士及看到这五个字的时候表情顿时变得精彩起来,眉头不由自主的挑了挑,嘴角上扬,可是脸上的表情却看不出几分愉悦,那样子就好像纠结的一塌糊涂似的。想笑,又想骂人,看起来矛盾之极。

    只看到这五个字,宇文士及就知道信是谁写的。

    士及兄亲启。

    除了那个傻小子对自己用这么不伦不类的称呼,再无第二个人了。宇文士及之所以脸上的表情这么精彩,是因为他的心高兴中带着疑惑甚至还有点愤怒。高兴,是因为先知道了父亲宇文述的消息,然后是这傻小子居然也还活着,而疑惑和愤怒,是他一时之间没想明白为什么那傻小子用这种方式“见面”。

    一定出了什么事,他不能来见我!

    宇文士及心里想到,没急着看信,而是下令道:“全军加速,抓紧出峡谷!”

    等队伍再次启动加速,宇文士及催马而行,一边走一边将书信抖开,然后极认真的看了起来。书信很短,只寥寥二三十句话,但要表达的意思十分清晰。所以,当宇文士及看完信之后脸色立刻变得惨白,将书信撕成了碎片随手甩了出去。那纸屑如飞舞的残蝶,飘飘洒洒。

    “你这个白痴!混蛋!王八蛋!”

    宇文士及忍不住暴怒骂道。

    手下人都吓了一跳,下意识看向宇文士及。

    他大口的喘着粗气,看样子着实气的不轻。

    “士及兄,别来无恙?一别数月,不知士及兄还记得燕云否?”

    “昨日听闻士及兄率军南下接应宇文元帅,心中不胜欢喜,却又忐忑不安。萨水一战,宇文元帅及众位大将军弃士兵于不顾,自顾脱身,燕云往复厮杀,救得大隋士兵两万余仓皇北返。实不曾想到会与士及兄和宇文元帅不期而遇,燕云本欲寻士及兄一叙,奈何手下两万士卒怨气冲天,直欲围住宇文元帅问其究竟。所以燕云无法脱身,只得传一封书信以叙别情?!?br />
    “士及兄厚待燕云,心中感激不。所以,燕云力压制手下士兵之愤恨,还望士及兄加快速度,与宇文元帅和诸位大将军汇合先走,不然两军面对之际,燕云也不敢奢求能压得下群情激愤?;雇考靶旨?,燕云亲笔?!?br />
    宇文士及将书信撕了个粉碎,怒骂道:“你这是要向我示威?!混账!好好好!想不到今日还能刀兵相见,我便怕了你吗!”

    鹰扬郎将孟真皱了皱眉,犹豫了一下试探着问道:“驸马,可是发现敌情?”

    这句话半询问半提醒,如醍醐灌顶,让宇文士及顿时惊醒。当着士兵们的面,自己如此失态实不该。他本是心思玲珑之辈,稍微清醒了一些便立刻明白了孟真的意思。他点了点头道:“不错,那高句丽蛮子,竟然敢对我大隋下战书,当真不自量力!”

    “噢……原来是战书?!?br />
    孟真一脸气愤的说道:“一群高句丽的蛮子,自不量力!”

    宇文士及心中叹了口气,感激的看了一眼孟真。

    远征军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萨水一战?父亲和诸位大将军丢弃了士兵们?天??!这件事要是传到陛下耳朵里,那还得了!不行,要快找到父亲,不然这次的麻烦真的就大了。燕云的信里应该不是简单的口头威胁,如果他真的救出来两万士兵,一路狼狈不堪的撤回来,此时竟然遇到父亲他们,士兵们的怨气可想而知!若是爆发哗变的话……

    孟真看宇文士及的脸色不停变幻着,压低声音问道:“怎么回事?”

    宇文士及叹了口气道:“先找到元帅再说,现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命令全军再快一些,告诉士兵们,前方有大批高句丽人准备厮杀!”

    孟真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回头看了一眼那些纸屑,若有所思。

    ……

    ……

    “就前面那座林子里,宇文述和薛老将军他们都!”

    陈雀儿指了指前面说道。

    李闲点了点头,回身对薛万彻说道:“谋远兄,就此别过吧?!?br />
    薛万彻一愣,不可思议的看着李闲问道:“安之,你说什么?”

    李闲笑了笑道:“薛老将军就前面林子里,你还是赶紧过去相见的好。谋远兄,这一路上多谢你相助,但你我非一路之人,早早晚晚也会分手。既然如此,不如趁此机会你就此离开?!?br />
    薛万彻看着李闲问道:“你是说?让我离开队伍?”

    李闲收起笑容,肃然道:“谋远兄,薛老将军就前面!”

    本以为李闲是过河拆桥,可是当李闲将薛老将军就前面这句话重复了一遍之后,薛万彻顿时清醒过来!

    安之这是我着想,为父亲着想,为我们薛家着想!

    如果我不过去和父亲相见,那宇文述老贼回去之后必然会以此大做文章!大军战败,老贼必然会找人替他背黑锅。安之造反已成定局,我若还是和安之他们一起的话,回到朝中,宇文述又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若是因为此时而连累了父亲,连累了家族,那我的罪过就大了!

    他是怕宇文述借机害我们薛家!

    想明白之后,薛万彻对李闲深深一揖:“多谢安之教我!”

    李闲拍了拍薛万彻的肩膀说道:“谋远兄,你我意气相投,本不想让你回去的,我这个人自私之心很重,开始还想着就算谋远兄要走,我也要强留下你帮我??墒侨缃窬置嫔?,你若不回去,薛老将军那里如何交代?所以,就此别过吧,若是日后还有缘分,咱们再并肩作战!”

    薛万彻张了张嘴,一声长叹道:“安之,保重!”

    李闲点了点头道:“一会儿你带人冲过去,少不得我要下令以弓箭相送。不然你回去之后,宇文述那老贼面前也不好说话?!?br />
    薛万彻一怔,随即点了点头。他回身交待了自己的亲兵几句,又不放心的问李闲道:“宇文士及的两万骑兵已经赶来,你手下人马虽然不少于他,但士兵们长途跋涉,再加上刚刚闹了哗变军心不稳,断然不是宇文士及那两万精骑的对手,你真的想好了?”

    李闲笑道:“谋远兄放心,我不会莽撞的?!?br />
    薛万彻点头道:“那……就此别过!”

    李闲点头微笑,对薛万彻抱了抱拳。

    薛万彻拨马就走,数百名亲兵跟他身后冲了出去。李闲看着他的背影渐远,刚要下令弓箭手胡乱射一阵,就看见薛万彻忽然又掉头跑了回来。

    “安之,若是日后有什么困难,管到我薛家来!”

    薛万彻对李闲喊了一句,然后再次拨马离去。

    等着薛万彻走了远了,李闲下令弓箭手装模作样的放了几箭,士兵们喊了几句追杀的话,喊声中,薛万彻率兵冲进了那片林子。

    李闲大声下令道:“列阵!”

    两万多士兵迅速距离那片树林二三里处列成方阵,李闲命令士兵结阵缓缓而行,只等宇文士及赶来。待距离那林子只有一里多远的时候,忽然从侧面传来一阵轰隆隆的马蹄声。李闲侧头看了看,只见从右侧铺天盖地的卷过来一片烟尘。李闲微微一笑,下令大军后退一里,列阵以待。

    宇文士及离着很远就看见前面大批人马正想那片树林压过去,看那些人的装束十分破旧,倒真像是一群造反的难民。只是宇文士及却不敢小觑,那可不是什么难民,而是实打实的两万多大隋府兵!他担心燕云真对他父亲下手,大声催促着骑兵加快速度。

    李闲只等他来,也不下令攻击。士兵们听到刚才的喊杀声才知道薛将军已经走了,众人还惊愕中的时候,宇文士及的骑兵已经冲了过来。一时间,气氛变得诡异起来。正众人诧异的时候,对面的两万骑兵已经挡树林外面,缓缓的列成了攻击阵型。

    为什么?

    几乎所有的士兵们都有疑问,为什么薛将军要走,为什么前面突然出现了一支大隋的骑兵,为什么,那支骑兵列成了攻击阵型?

    这时,开始有人士兵们中传播消息,说驸马宇文士及带着骑兵前来接应了,但却不是接应大家的,而是接应他老子宇文述的。宇文述为了回去之后好跟皇帝交差,命令宇文士及对这边的队伍发动攻击,要将大家全都杀死!因为队伍若是回去的话,宇文述和那些大将军们抛弃士兵独自逃命的真相就会传出去!

    “跟他们拼了!”

    “杀了宇文述!”

    “咱们反了吧!为了保住自己的官爵,宇文述老贼根本不管咱们的死活!”

    “皇帝派了宇文士及来,就是来杀咱们的,大家反了吧!”

    混人群中的飞虎密谍开始大喊,很多人都被激发出了愤怒,越来越多的人变得激动起来,他们大声喊着,恨不得将宇文述撕成碎片。

    李闲听到自己队伍中震天动地的喊声,嘴角勾出一抹快意的弧线。

    宇文士及刚刚停住战马,就听见对面那数万人的队伍中爆发出一阵阵惊天动地的喊声,他侧耳听了听立刻吓得脸色大变。全都是声讨他父亲的声音,看来燕云信中所写果然不假!他立刻下令全军戒备,随时准备厮杀。

    正这时,宇文述和其他大将军亲兵的?;は鲁隽耸髁?,听到那震耳欲聋的喊杀声,宇文述气得脸色大变。

    “士及!”

    宇文述大喊道:“杀光那些反贼!”

    宇文士及一怔,随即大声命令道:“列阵!击退敌军!”

    他将宇文述的命令由杀光,改为击退。

    两万骑兵开始缓缓启动,列成阵势朝着李闲的人马压了过去。

    “大隋已经不要咱们了!宇文述老贼要把咱们都杀光,大家跟那老贼拼了!”

    “燕将军!咱们不再是大隋的兵了!杀过去??!”

    听着一声声潮水般的呼喊,李闲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愉悦。他低声对洛傅等人说道:“如此,咱们还得多谢宇文述那老贼?!?br />
    众人皆笑,陈雀儿一边笑一边问道:“打不打?”

    李闲撇了撇嘴,白了他一眼道:“傻子才打!吹角,退兵!”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samp>
<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video></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