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一百六十七章 声东击西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故城县城,仙人居。

    “县君,临来之前…传旨的文公公让我问你一句话,我也不知道是陛下让问的,还是文公公仅仅是出于好奇?!?br />
    李闲抿了一口酒,似笑非笑的看着故城县令李建说道。

    本来就提着心的李建听到这句话当真是吓坏了,本来他看到李闲的时候还有些怀疑,怎么这薛将军这般年纪轻轻就做了如此高位?府兵各路大军全都开拔向北往怀远镇集结,为什么这薛将军带着三万人的队伍到了故城县?自己从来没有往朝廷里报过匪患,朝廷是怎么知道高鸡泊那群子反贼的?当初报到清河郡郡守大人那里的时候,自己就被郡守大人狠狠的骂了一顿,说自己是个没心眼的家伙,如此说来定然也不是府君大人报到朝廷上的,既然没人报,朝廷怎么就派了府兵来剿匪?

    本来他还想言谈话语中试探几句,结果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李闲刚才这一句话吓破了浑身上下的骚包胆,心脏猛的一窒险些背过气去。虽然他不过是个从七品的下县县令,但也听说过陛下信任的文公公。

    能劳动文公公传旨,由此可见必然是陛下亲自过问的。并不是兵部调拨的人马,这下可就麻烦大了。若是自己一个回答不小心的话,说不好这薛将军就会下令当场将自己拿下。

    薛将军没直接说陛下问你,而是说文公公问你,这显然是人家薛将军留着情面,不然何必跟自己如此客气,直接下令拿了人押送长安,用不了秋后就能干脆利落的将自己这颗人头砍下来。境内有高士达窦建德那么一大窝子反贼,知而不报,这可是欺君罔上的大罪??!

    想到这里,李建额头上的汗水立刻就冒了出来。他的脸色白的好像纸一样,控制不住的哆嗦起来。

    李建连忙离开座位,对李闲深深一揖道:“这个……匪患……匪患……”

    他匪患了好几遍,一时之间就是想不到该如何解释。

    李闲轻笑道:“我虽然是领兵从北面来,但却也知道高鸡泊那伙反贼声势颇大。县君绝不会知情不报,是不是……派出去往朝廷报匪患的信使半路被逆贼截杀了?我听说前几天高鸡泊的反贼首领高士达亲自带着数万匪众围攻故城县城,多亏了县君和县丞你们两位身先士卒,组织义勇民团将高鸡泊的匪徒击退,不但保住了故城县城,而且还击毙了两个反贼的当家人,是这样吗?”

    李闲说完之后,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他眼神若有深意的扫过李建的脸。

    李建打了个哆嗦,心说这薛将军都是从哪儿得来的消息啊。当初高士达那反贼是带着人马欲攻打故城县,是自己从县库中挪了三千石粮草,还有一万贯肉好才买了个平安的。

    骤然!

    李建的心里猛地一亮,就好像黑夜中一道闪电划破了黑暗一般。他不是个笨蛋,虽然因为被李闲吓得神智一阵恍惚,可他还是立刻就反应了过来!这是人家薛将军保自己!人家已经主动伸出手来示好了!

    我明白了!

    一想到这一点,李建的心思顿时灵便起来。他猜想,之所以和这薛将军非亲非故他如此照顾,是因为这薛将军不想和地方官府闹得不愉快!他是来领兵剿灭高鸡泊匪患的,若是得不到地方官府的大力支持,就算他有三万能征善战的府兵,对付高士达窦建德他们那些人也绝不会简单。这薛将军必然是了解这一点,所以才会主动对自己示好!他这样做,也是为了给自己方便。

    “将军谬赞了……保卫家园,护佑百姓,这是下官分内的事?!?br />
    “诚如将军所言,下官身为故城县令,怎么能知而不报?那高士达窦建德实猖狂,下官绝不允许有反贼危及我故城百姓,决不允许有宵小之辈抗拒朝廷!下官虽然官职卑微,但也是大隋的官员!怎么会向反贼低头?下官曾经三次派人向朝廷禀报高鸡泊的匪患,都被那些无耻的匪徒半路截杀!”

    “就前几日,高鸡泊的匪徒倾巢而出欲取我故城县城,抢夺粮草,下官心想,这故城县虽小,却也是大隋不可分割的疆土!下官手中虽然无兵,但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匪徒劫掠我大隋的百姓,那是渎职!那有愧于陛下的恩典!幸好,托陛下的洪恩,那高士达和窦建德虽然人多势众,但下官组织百姓顽强抵抗,那高士达损失惨重只得灰溜溜的逃了,下官和孙县丞率领民勇乘势追击,还侥幸杀了几个高鸡泊的匪首?!?br />
    “这些许小事,下官没想到会得来百姓们如此盛赞,以至于连将军您都有所耳闻。惭愧,惭愧?!?br />
    反应过来的李建一脸肃穆的说道。

    “哈哈!”

    李闲抱了抱拳说道:“县君拳拳报国之心,爱民之心,令薛某敬佩?!?br />
    他扫了一眼同样惊讶莫名的故城县丞孙叔宝,随即举起酒杯道:“我借花献佛,敬县君和县丞两位!待薛某回去之后,定然会如实对陛下禀告故城县的事,也会如实将县君两位大人率领民勇击溃高士达匪众的事报于陛下知道?!?br />
    李建和孙叔宝连忙端了酒杯:“多谢将军!”

    “何必如此客气?”

    李闲摆了摆手道:“不过这高鸡泊的匪患也确实太猖狂了些,若不是前些日子有个路过此地的府兵校尉被贼人抢夺了马匹和兵器,那校尉追上往怀远镇集结的队伍后如实禀报给了左武卫王仁恭大将军,高鸡泊几个宵小之辈的名字也不至于传到陛下的耳朵里?!?br />
    李闲笑了笑道:“不过,既然不是县君大人知情不报,我想陛下也不会怪罪,若是陛下得知故城县有两位这样忠勇可嘉的官员,说不定还会龙颜大悦,有所封赏也说不定啊?!?br />
    李建好歹也是官场上摸爬滚打了不少年的老油条,立刻就明白了李闲的意思。

    他连忙说道:“这是下官职责所,将军千万不要再夸奖了。将军率军远来剿匪是我故城百姓之福,身为此县县令,协助将军铲除高士达匪患义不容辞。如果将军有什么用得到下官的地方,还请将军不要客气,管对下官说就是了?!?br />
    李闲点了点头道:“以薛某手下三万劲卒,铲平高鸡泊匪患轻而易举,县君的好意薛某心领了,你我都是为朝廷做事不必如此客气,只是……”

    一听到只是这两个字,李建顿时将耳朵竖了起来。他就不信薛将军会无缘无故的帮他,要是没有什么图谋,这是世家出身的人会如此随和?不过他却反而放下了心,只要薛将军有要求,那就好说了。拿了我的好处,陛下面前你总不能还要害我吧?

    想到这里,李建连忙问道:“只是什么?将军如果有什么为难之处还请明言,下官虽然官职低微,但既然这故城县的治下,下官还是能帮上些什么忙的?!?br />
    “唉!”

    李闲叹了口气道:“县君想必也知道,我这人马本来也是要赶赴怀远镇集结的,就因为王仁恭大将军陛下面前告了一状所以才被派遣来这里,这个……我率军从涿郡赶来,还没有到怀远镇……”

    李建立刻说道:“将军是来为我故城百姓铲除匪患的,这粮草补给自然应当由我故城来出,稍后,下官就让人开仓,将粮草送至军中!”

    李闲哈哈大笑道:“既然如此,那我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

    ……

    从故城县城回来之后,李闲详细的询问了陈雀儿关于高鸡泊的情况,虽然才来到此地也就一个月,但对于高鸡泊高士达窦建德的情况陈雀儿还是打探来不少。了解之后,李闲加确定此地不是合适的屯兵之所。之所以高士达和窦建德占着高鸡泊逍遥自,那是因为朝廷这两年都忙着征讨高句丽,没功夫剿匪。当然,也是因为大业皇帝杨广这段时间已经几乎不理朝政,各地报上去的匪患奏折他很多都没有看到。

    就算是看到了,他过不了多久也就忘了。现杨广一门心思要收服高句丽,对于他眼里根本成不了气候的民匪他并不意。

    可一旦朝廷腾出手来,高鸡泊的匪患并不难铲除。

    所以,还是李闲选中的那个地方稳妥。那个地方,可是号称八百里水泊,山高险峻,容纳十万大军也绰绰有余。

    没错,张金称占据的巨野泽!

    巨野泽,别人不知道,但李闲知道,这里宋朝的时候有另一个名字,这个名字因为一部名著而让后世人皆知。

    水泊梁山。

    宋朝时候的水泊梁山,相比于这个时期的巨野泽还要小上一半。此处才是真正的易守难攻,张金称占着这里所以才会丝毫都不意高士达这绿林盟主的话。就算有十万大军来攻,没有人引路的话也休想攻得进来。

    回到营地之后,李闲再次将众人召集起来。

    “师父,待故城县令李建将粮草送来,我便带着锐金营的骑兵南下。你只需摆开阵势,做出要围剿高鸡泊的姿态来就好。高鸡泊被围,朝廷大军北上,又是缺粮的时节,张金称肯定趁此机会出来扩充地盘,一旦他从巨野泽出来,我便趁机夺取。成功之后我派人来,您便率军星夜兼程南下,切不可多耽搁?!?br />
    “你放心吧,我知道?!?br />
    达溪长儒点了点头道:“安之,你千万小心不可莽撞,虽然张金称手下那几万人马不过是流民草寇,但毕竟是他的地盘上,地形他远比你熟悉。能战则战,不能战你切不可强求。大不了,咱们再回燕山罢了?!?br />
    李闲嗯了一声道:“不必担心,我明白?!?br />
    将事情安排妥当,李闲举步走出军帐。刚出了门口,就看见欧思青青拉着张小狄的手正站远处等他。

    李闲笑了笑,迎着她们走了过去。

    出征之前有人惦念,有人不放心自己,而担心自己的人,有如张仲坚和达溪长儒这样的父辈,有陈雀儿骆傅他们这样的兄弟,还有对自己倾心以对的女人,这岂不是很幸福很幸福的事?
  • <s id="LRTTBXB"></s>
  • <u id="LRTTBXB"></u>
  • <u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u> <button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button>
    <u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u>
  • <s id="LRTTBXB"></s>
  • <kbd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kbd>
  • <u id="LRTTBXB"></u>
    <kbd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kbd>
  • <s id="LRTTBXB"></s>
  • <u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u>
    <u id="LRTTBXB"></u>
  • <kbd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kbd>
  • <kbd id="LRTTBXB"></kbd>
  • 74280436 2018-02-23
  • 910545435 2018-02-23
  • 828142434 2018-02-23
  • 920627433 2018-02-22
  • 124322432 2018-02-22
  • 607882431 2018-02-22
  • 732946430 2018-02-22
  • 689525429 2018-02-22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