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一百七十五章 屠戮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巨野泽的山匪们都忽略了一个关键的因素,这个时节,吹的是北风!正是二月处,呼啸的北风能轻而易举的将他们迎风射过去的羽箭吹偏!就算他们憋得脸红脖子粗,也没办法让射出去的羽箭战胜北风的阻拦。

    本来巨野泽山贼们手中的竹片弓勉强也就是把羽箭送出去一百二三十步远,而且到了那个距离已经轻飘飘的失去了力度。再加上逆着风,他们的羽箭连八十步都射不到!

    “箭!”

    骑着大黑马的李闲骑兵平行推进大阵的前面,横向多列的骑兵阵型踏着轰隆隆的战歌迅速的压了上来。听到李闲的命令,前几排上千名骑兵拉开了手里的骑弓,然后将羽箭送了出去。大隋府兵手里的骑弓远非巨野泽匪众的劣质弓箭可比,顺着风羽箭射出去二百步也不成问题。

    一声令下,如飞蝗一般的羽箭抛射了过去了,就好像天空中落下了一片密集的冰雹,狠狠的砸进巨野泽的队列中。

    “射!”

    李闲将第二箭率先射了出去,同时发出一声大喊。因为骑兵的速度太快,第二轮羽箭由抛射改为平射。如果说抛射的羽箭像冰雹一样砸下去,瞬间就将巨野泽匪众密集的人群砸出不少缺口的话,那第二轮平射的羽箭就好像一柄巨大的镰刀,将前面一排的匪众割麦子一样齐刷刷的放倒了下去。

    “攒射!”

    李闲喊声响起的时候再次率先发箭,顺着他的箭,第三轮羽箭攒射而出,朝着巨野泽匪众一块防御相对来说弱的地方砸了过去。攒射的密集羽箭就好像一只重拳,狠狠的将方阵砸的塌陷了一块。

    张金称带着人拼了命的往前挤,试图将前面混乱的局面控制下来??删退崭粘宓蕉ㄗ钟竺娴氖焙?,忽然听到高天宝一声大喊。

    “快跑??!大隋的府兵来了??!咱们挡不住啊,各自逃命吧!”

    紧跟着,高天宝的几十个亲兵也一起高声大喊,牛进达带着人返身劈死几个巨野泽的士兵,一边杀人一边大喊:“骑兵来了,别挡路,快跑啊?!?br />
    乱了,真的乱了。

    趁着乱,高天宝带着亲兵和牛进达的人上了战马,非但没有向后跑而是迎着数不清的大隋精锐骑兵冲了过去。

    “他是官府的人!”

    张金称脑子里一僵硬,似乎还看到了那个叫陈三七的人。一瞬间,张金称就想明白了怎么回事,虽然他自认为的想明白,其实还是错误的。他此时已经坚定的认为高天宝和那个陈三七都是朝廷派来的人了,否则他们怎么会那么轻而易举的将高鸡泊外面的情况搞清楚?而高天宝为什么会强烈要求率先渡河了。

    他们早就勾结好了!

    张金称只觉得眼前一黑,嗓子里发甜险些一口血喷出来。他咬了一下舌尖强迫自己清醒过来,然后脑子里迅速的计较起来。

    我还有两万多人马北岸,只要扛得住骑兵第一轮冲击,我就能带着人撤回南岸去,北岸断后的肯定少死不了人,可没办法,死了就死了吧,谁叫自己上了人家的当!南岸我还有两万士兵,只要回到泽里,我依然还是巨野泽的大当家!

    “来人,告诉六当家,让他把官军顶一阵!告诉他,我的勇字营就他后面,他的人马扛不住了,我亲自带着勇字营上去!”

    亲兵连忙往前挤,人缝里挤过去找到了正奋力组织士兵们结阵的六当家柳白。听完了张金称的命令,柳白的眼神中飞快的闪过一丝悲凉和愤怒但却很快被他掩饰了过去。

    “你回去告诉大当家,只要我山字营的兄弟还有一个活着的,就护着大当家安全撤回南岸去!”

    当这句话传回张金称耳朵里的时候,张金称已经带着人往后撤了。没错,他才不会真的带着自己巨野泽精锐的勇字营去送死,柳白死了就死了吧,只要能多挡一会儿官军的骑兵,那就算没白死。而柳白的眼神中之所以有悲凉愤怒一闪,是因为他不是傻子,从张金称的命令里他就知道自己的山字营被抛弃了。

    “让我去送死,你自己逃?”

    柳白回身看了一眼张金称的背影,冷冷笑了笑。

    “弟兄们,跟着我往侧翼突围!”

    他大喊一声,随即带着山字营的四千余人往侧翼杀了过去。他的山字营一动,露出来的空隙顿时被溃败下来的定字营溃兵填满,很快,溃兵的脚步又追上了往河岸撤退的勇字营和钱禄的义字营。巨野泽的山匪,按照精锐程度来说,第一当之无愧是张金称手下的勇字营,其次是钱禄的义字营,再之后便当属柳白的山字营了。

    柳白本来是梁山上聚众造反的一伙儿匪众,后来见张金称势力庞大便带着人马投靠了他。所以,山字营的兵马对柳白的命令执行的很彻底,他们本来就不是纯粹的巨野泽的人马,对柳白的敬重要超过张金称。也正是因为如此,李闲带着骑兵杀来的时候,张金称是派柳白的山字营顶了上去。

    这一点,柳白心知肚明。

    定字营的溃兵哭爹喊娘的往后跑,先是将突围的山字营后队撞散,然后又狠狠的一头撞勇字营的后队上。他们拥挤着勇字营的人马往岸边跑,又将靠近岸边的义字营撞的乱七八糟。山贼们彻底没有了建制,疯了一样的往岸边挤抢夺船只。张金称带着亲兵斩杀了十几个溃兵也没能拦住,只好顺着人流往另一侧跑??啥珊拥拇淮蟀牖棺霸刈拍习豆吹氖勘?,见到北岸官军杀到,那些船又都掉头往回走了。

    船少人多,巨野泽的匪众全都淤积了岸边。

    张金称回头见柳白的山字营往一侧突围,他顿时就怒了,只是忽然间脑子里灵机一动,心说自己怎么这么傻。他立刻下令勇字营沿着河岸往东面跑,不要淤积河岸边上。然后大声招呼着,让船只往东划迎接自己过河??苫姑坏群拥览锏拇蟹从?,张金称忽然发现南岸的士兵们也乱了。

    南岸,沿着河道一左一右杀过来两支官军的骑兵,看人数并不多,可南岸的人就看不清了。那两支骑兵好像钳子一样夹过去,本来南岸的匪众们看到北边被官军突袭心就乱了,忽然自己这边也来了官军骑兵,他们立刻就慌了。南岸没有当家的!这是匪众慌起来根本的原因!六个当家的,都已经过了河,南岸的近两万人马根本就没人指挥!

    ……

    ……

    李闲手下其实只有两千骑兵,有三千人马昨日渡过了黄河南岸埋伏了起来,一千五百人由铁獠狼率领埋伏左翼,一千五百人由东方烈火率领埋伏右翼。只等着北岸这边乱起来,他们便率兵杀出。

    李闲的两千骑兵因为摆出的是横向的阵型,所以从正面看起来根本就看不出有多少骑兵。前日他就收到了飞虎密谍送来的情报,与牛进达约好了如何破敌之策。因为有了高天宝的帮助,这一仗其实从还没有开始打巨野泽的人马就败了。

    两千精甲轻骑被李闲分成无数个小队,从后面猎鹰一样来回盘旋着,一边驱赶着巨野泽的溃兵往后退,一边一下一下撕下来一大块一大块的血肉。

    “把他们往河道里赶!”

    李闲大声下令道。

    号角声响起,分出去的骑兵开始加快速度,他们没有直接追巨野泽溃兵的后面,而是锯子一样溃兵的背后来回拉扯着,每拉扯一下,都能切下来一层血糊糊的碎肉。数不清的小队骑兵来回交叉着横向溃兵后面飞掠,耙子一样将后面的溃兵清理的干干净净。

    被驱赶着的巨野泽溃兵落水者不计其数!

    这次是真的完了!

    张金称仰天一声悲鸣,居然生出几分求死之心来。他此时已经看了出来,杀过来的官军骑兵根本就没多少人!可自己手下的人马虽然十倍于官军,可打到了这个份上已经无力回天。手下的人马已经彻底乱了,想组织起来就是孙武重生武侯再世也休想做到。

    “大当家,快走!”

    他手下的亲兵见官军骑兵已经越来越近,急切的对张金称说道。

    “走?”

    张金称指了指黄河南岸道:“两边的人马都溃了,还能往哪走?咱们回不去巨野泽了,咱们回不去了!”

    啪!

    张金称被人狠狠的打了一个耳光,打得他甚至一阵恍惚。

    “现还没死,大当家,还得带着弟兄们往外杀!只要你的旗号不倒,咱们早晚能东山再起!”

    张金称被打得清醒过来,看了看见竟然是一直畏首畏尾自己面前老老实实的亲家二当家钱禄。

    “你说的对,老哥!只要我张金称的旗号不倒,老子早晚能东山再起!”

    张金称挨了打却难得的没生气,反而被打出了活下去的勇气。

    “杀啊,沿着河道往东面杀?!?br />
    钱禄大喊道。

    勇字营和义字营加一起有一万六七千人,虽然被溃兵冲的乱七八糟,但士兵们下意识的都是跟着张金称和钱禄的旗帜跑。他们看到大当家和二当家的旗子开始往东面移动,立刻就跟了上去。

    这下李闲也不好应对了,柳白的山字营三千余人突出去顺着河道往西面跑了,而张金称和钱禄的人马足有万余人一大股往东面跑了。李闲虽然手里只有两千精骑,但如果顺着河道一路追杀张金称的话,说不得真能将其诛杀??上掷钕忻皇奔渥纷耪沤鸪撇环?,南面的巨野泽匪众虽然淬不及防也被击溃了,可他们加起来依然还有几万人!如果这几万人跑回巨野泽的话,今天这一战就完全没有意义了。

    “传令,让铁獠狼和东方带着人把溃兵往东面赶,让他们追着张金称的旗号跑!绝不能让他们往巨野泽的方向撤!”

    李闲大声命令道。

    号角声长短交替着响起,南岸的铁獠狼和东方立刻改变了打法,他们合兵一处,利用速度兜过去拦住了往南溃逃的匪众,然后驱赶着他们沿着河道跑。当南岸的匪众看到北岸张金称的大旗也往东面跑的时候,人群立刻顺着河道跟了上去。

    李闲见南岸已经成势,放下心来,看了看张金称大旗的方向,随即招呼人马追了上去。骑兵后面用长槊和横刀将巨野泽的溃兵一个接着一个放倒,把后背留给敌人的代价就是失去生命。李闲带着骑兵往前冲了几次,都被拥挤的溃兵挡住无法贴近张金称,取出弓箭的李闲瞄了又瞄,终究因为距离太远完全不射程内而放弃。

    这一战,五千锐金营骑兵只伤亡了不足二百人,却屠杀了巨野泽反贼一万五千余。其中有五六千人是死于落水,互相残杀,践踏,骑兵直接斩杀的人数也就四千余人,还有五千余战俘,李闲下令让他们跪黄河岸边,皆斩之!

    这些战俘,要之无用,放了,过不了多久就又重成了匪。

    一万多具尸体倒了黄河边,染红了河水中翻腾的沙子。

    p:一块熬夜看欧洲杯的朋友,可以加群聊聊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