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一百八十三章 以势压人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溃逃的反贼跌跌撞撞的跑回去,其中有一部分甚至没有往岱山王薄大军的方向跑,而是出于对官军的恐惧选择当了逃兵,当了逃兵的人不想再回去送死。因为那黄脸将军实太恐怖,那一条马槊太锋利,硬生生的靠着一己之力将军阵杀穿,来回两次救出自己的亲兵,如战神临尘,这样人的无疑是可怕的。

    没人能那黄脸将军面前挡得住他马槊一击,就算他马槊脱手杀人之后依然没人能靠近他的身前,那一对瓦棱金锏加的可怕。凡是以为他手中没了长槊就可以找便宜的人,都被那一双金锏砸碎了头颅,干净利的去了阎罗殿报到。三百多骑反贼的骑兵,竟然拦不住他一个人。

    击败了反贼之后,秦琼收拢人马,清点之后,齐郡轻骑损失了十几个人,杀敌超过三百,还包括那反贼的首领内。反贼一千多人的枪阵没拦住齐郡轻骑,没拦住秦琼的黄骠马,大部分人都逃了,剩下二三百胆子小的跪地上双手抱头乞求活命。秦琼骑着黄骠马围着降兵绕了一圈,手下亲兵将他的长槊捡回来送到他的手中。

    “你们全都回去吧”

    秦琼看着那些反贼降兵说道。

    几乎所有的反贼都抬起头,诧异的看着那黄脸将军。他们以为自己听错了,脸上都是不可思议的表情。

    “你们全都走吧,我不杀你们是因为你们也曾经都是无辜的百姓。但如果下次再让我遇到,定斩不饶。不过我奉劝你们一句,只要你们老老实实回家乡去,不再危害无辜,那你们就还是大隋的百姓,朝廷绝不会追究你们以往犯下的过错。朝廷一直宽厚,只诛首恶,从者不究,该死的只是王薄而不是你们。不过……如果你们铁了心跟着王薄造反,我手中的长槊也不会再留客气?!?br />
    “将军是说放我们走?”

    有个反贼士兵抬起头大着胆子问道。

    他们不同于之前赵二宝手下那三千人,那些都是被他们沿路强掳来的百姓,手里没有人命,也还不曾祸害过其他百姓。他们这些人都是王薄亲兵营的人,这两年烧杀抢掠的事谁也没少干。而且,以前他们隐约也曾听过,齐郡张须陀从来不留降兵。刚才他们投降,是因为被吓破了胆子。后来渐渐平静下来想起传说中张须陀,秦叔宝,罗士信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又害怕了起来。

    “都尉让你们走你就赶紧滚!”

    肩膀上挨了一刀的亲兵队正咧着嘴说道:“记住,朝廷只诛杀首恶,从者不究!”

    那反贼被吓了一跳,唯唯诺诺的应了几句,试探着站起来往前走了几步,又回头去看,发现那些齐郡轻骑居然真的没有杀人的意思。横刀归鞘,长槊挂了得胜勾上,只是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们。

    “多谢秦将军仁义!”

    那人站住,回身郑重的对秦琼施了一礼。

    秦琼摆了摆手道:“你且安心归去,我既然下令放了你们,便不会背后下手杀人。只是你们自己要好自为之,莫再自误!”

    那人点了点头,苦笑一声转身就走,也不知道心中想的是什么,只是看他的走的方向正是回王薄所。秦琼的亲兵怒道:“这些喂不熟的白眼狼!都尉好心好意放了他们,他们居然还想回去投靠王??!”

    秦琼摆了摆手道:“再有贼兵来攻,以轻骑来回游走击退便是,不要再深入厮杀,待张将军大军赶到再做计较?!?br />
    众人领命。

    这次王薄倒是学了乖没再派人前去挑战,得知赵二宝战死之后心里也是唏嘘一阵,想着怎么回去哄哄那身子软得水一样的小妾,对赵二宝的妹妹,王薄着实是十分喜爱的。那女子不但身子软的好像没有一根骨头,那诱人的地方是水帘洞一样让人流连忘返。赵二宝就这么死了,倒确实有些让人头疼。本想着将这诱敌的简单任务交给他去做,稍微立一些军功,自己以后也好提拔他,谁想到竟然就这么死了。

    他下令大军列阵以待,反正这两次挑衅也让那领兵的秦琼知道了自己大军就这里。只待张须陀到来,他们自然就会来攻。

    正想着,忽然一个斥候急匆匆的赶了过来,到来王薄近前翻身从马背上跃了下来,抱拳说道:“大当家!从西面忽然杀来一支人马,不下两万人!”

    “可是官军?”

    王薄惊问道。

    “不是!只打着张字的大旗,并不是官军队伍,看样子也是绿林道的人马?!?br />
    “张?”

    王薄皱眉思了一会儿,不记得齐郡鲁郡有姓张的绿林豪杰麾下有两万人马的。当初的裴长才石河子倒是拥兵数万,只是历城被张须陀杀了个片甲不留。裴长才和石河子都死乱军之中,也正是有此一役,方圆几百里内的绿林豪杰都不愿意再到齐郡来找麻烦。他们看来张须陀那老家伙是个疯子,杀人不眨眼的疯子。

    “莫非……”

    王薄一惊道:“莫非是巨野泽的张金称?”

    “不对??!”

    很快他有否定了自己的推测,张金称远东平郡巨野泽,没道理跑到鲁郡地面上来。除非是……除非是被人抢走了巨野泽!不过这几乎没有可能,张金称那人阴狠毒辣且胆小如鼠,绝不可能丢了老窝。

    “你可看清,果真不是官军?”

    没等那斥候回答,另一个斥候从西北方向飞骑而来:“报!大当家,齐郡官军从西北而来,人马不下两万!看旗号,正是张须陀!”

    王薄诧异了好一会儿,忽然脑子里想到一个可能!

    莫非是张金称那厮,不知道怎么听来了自己要来寻张须陀的麻烦,他想浑水摸鱼?正懊恼间,忽然灵光一闪。

    “哈哈!”

    王薄大笑一声道:“石敢,你去,看看从西面来的是哪个豪杰的人马,若是巨野泽的张金称,告诉他,我正此处欲射猎张须陀,邀他同岱山围猎!”

    手下亲信石敢应了一声,带着几十个人拨马往西面去了。

    ……

    ……

    张金称实没想到,居然能岱山碰到知世郎的人马。知世郎王薄的队伍一直济北郡活动,混的风生水起。此人乃是先举起反隋大旗的绿林豪杰,说实话,张金称对王薄确实有几分惧意。

    听那叫石敢的人说,知世郎带了十万大军来岱山下决战齐郡名将张须陀。以现他的实力,两只老虎打架他躲还来不及,怎么敢凑上去看热闹?可已经到了岱山,让他掉头就走又着实有些窝囊??墒遣蛔?,王薄挥兵十万,他惹不起。齐郡张须陀的名号太响亮,他也惹不起。

    “知世郎就山脚下?”

    张金称问道。

    石敢也听说过张金称生吞人心的恶名,虽然这次亲眼见了张金称,发现这个恶名远扬的巨野泽大当家居然是个丑陋的干瘦矮子,但心中还是不敢大意。

    “张大当家的,知世郎确实就前面十里处,听说张大当家率军远来,特地派我过来迎接。知世郎说,本来是要率领大军岱山围猎张须陀,没想到因缘际会张大当家也到了此处。这北方绿林道,知世郎推崇的豪杰便是张大当家您。既然缘分如此,何不如一同做这件大事?只要一举击败齐郡张须陀,这北方绿林道,张大当家的名号必然无人不知无人不晓?!?br />
    张金称眼珠子转了转,然后看了钱禄一眼。

    他对石敢道:“你且稍后,待我和手下人商议一下?!?br />
    他一转身,钱禄便低声道:“大当家。咱们还是走吧!知世郎咱们惹不起,那齐郡张须陀咱们就能惹得起?”

    张金称脸色变幻,过了一会儿咬牙道:“我倒是觉得这是个机会!”

    他低声对钱禄道:“稍后你带人先随那石敢回去看看,若是知世郎麾下确实有十万大军,咱们便干了这趟买卖。如果能杀死张须陀,知世郎必然要去洗劫齐郡,不会看上这岱山。咱们趁机岱山立足,待兵强马壮之后再杀回巨野泽报仇?!?br />
    “我看你就是图那虚名!”

    钱禄难得的敢反驳张金称:“你只是想图击杀张须陀那虚名!”

    张金称脸色一变道:“这怎么能是虚名?这是大有好处的事!击杀张须陀,北方绿林道必然对你我刮目相看。跟知世郎有这合作的机会,日后有求于他说不得他还能施以援手?!?br />
    “老哥啊……如今军中我只信得过你了,你若不去,我还能找谁去?”

    张金称拉着钱禄的手说道。

    “唉!”

    钱禄叹了口气道:“也罢,胜负成败此一举吧?!?br />
    ……

    ……

    “来了!”

    陈雀儿找到李闲低声道。

    李闲嗯了一声,转身对铁獠狼等人道:“你们听我号令行事,咱们今次来的目的就是除掉张金称。齐郡张须陀也好,济北知世郎也罢,不管他们杀的多狠,都不要招惹。若是张金称退去,咱们便杀过去。若是张金称跟着王薄一起打张须陀,咱们便看戏?!?br />
    “喏!”

    众人应了一声,回身吩咐士兵们准备厮杀。

    正说话间,西北处尘烟飞荡,正是张须陀引着步兵两万多人到了。

    秦琼接着张须陀,将之前的激战简略说了几句。张须陀点了点头大声命令道:“各营列阵击鼓而行,咱们便去会会这济北知世郎!”

    两万多齐郡郡兵,列着整齐的队列,战鼓声中向前压了过去。向前行进了三里左右,便看到山脚下黑压压的反贼人马??囱尤耸幌掠谖逋?,密密麻麻的拦前面。

    王薄手搭凉棚往前观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人都说齐郡郡兵善战,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他回身吩咐道:“传令,不可轻敌!”

    其实哪里用他吩咐,看见远处官军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缓缓而来,阵阵战鼓声中,那种骇人的气势已经如乌云一样缓缓的笼罩反贼们的心头。王薄本想以人多势众压人,却没想到,齐郡郡兵,以士气压人,而且……显然,他手下的草寇慌了。

    几个整齐的方阵压过来,如乌云盖顶。
  • <ruby id="LRTTBXB"></ruby>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ruby id="LRTTBXB"></ruby>
  • <ruby id="LRTTBXB"></ruby><ruby id="LRTTBXB"></ruby>
  • <ruby id="LRTTBXB"><nobr id="LRTTBXB"></nobr></ruby>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del id="LRTTBXB"></del></nobr></button>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
  • 595161391 2018-02-11
  • 264751390 2018-02-11
  • 863932389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