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一百八十九章 山脚 山腰 山顶 天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大隋大业九年四月二十五,杨广再次到了辽西怀远镇。第二日征辽大军开始猛攻,大败高句丽大将乙支文青的兵马,杀过辽水。此战杀高句丽人万余,乙支文青重伤退回辽东城。四月二十七,杨广的御驾渡过了辽水,大军再次围困辽东城。

    四月二十九,杨广命行军元帅宇文述和上大将军杨义臣率领大军由北路进攻平壤。另派左光禄大夫左武卫大将军王仁恭率军进攻城,杨广自领大军围攻辽东城。这次东征,杨广为找回颜面而来,所以下令若是高句丽人再诈降,一概不予理会,全力攻城。

    虽然去年一场大战高句丽算是打赢了,但国力却远不能和大隋相比。大隋损失了三十万精锐的府兵,大业皇帝下旨招募骁果,这次东征的大军依然有百万人之多。而高句丽去年战乱,粮食本来就收上来不多,再加上也损失了不少人马,所以虽然步步为营却还是接连战败。

    宇文述和杨义臣率领大军一路南下,连战连捷。大将军来护儿率领水军也已经登陆,一战击溃高句丽联军,杀敌上万人。

    高句丽王高元大为惊恐,派人到辽东求降。

    这次杨广竟然不允,下令大军继续猛攻,誓要打下平壤生擒高元一雪前耻,隋军加紧攻城,只是辽东城却被高句丽人自己封住好像铁桶似的,一时之间依然难以攻克。

    就隋军辽东战场上势如破竹攻入高句丽境内的时候,同样不甘心自己失败的知世郎王薄联合了黄河以北的几个绿林豪杰,孙宣雅,郝建德等人,聚集大军十余万再次渡河南下,发誓杀死张须陀报仇。

    而这个时候,李闲的燕云寨精骑早已经回到了巨野泽。

    就东平郡边界上那个破败村子中的破败庙宇里,几个乞丐正缩一起瑟瑟发抖着取暖,忽然看见从庙宇外面举步走进来几个身穿黑衣的大汉。这几个人一样的装束,黑衣皂靴,面貌冷峻,每个人腰畔都挂着横刀,看起来十分凶恶。

    几个乞丐见那几个黑衣人进了破庙,吓得哆嗦得厉害了。

    为首的黑衣壮汉走进庙宇后缓缓的扫了一眼,随即视线年纪小的那个乞丐身上停了下来。他的眼神冷的就好像北方二月里的风一样,似乎如刀子一样能割裂人的肌肤。只有十四岁的乞丐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身子靠进老的那个乞丐怀里。

    “别怕,孩子,他们都是官家,是不会跟咱们这样的人一般见识的?!?br />
    老乞丐拍打着少年乞丐的后背说道。

    他抬起头,谦卑的笑了笑道:“几位官老爷,你们来这脏兮兮的地方做什么?有什么是小人可以效劳的,您几位可以问?!?br />
    他虽然是个乞丐,但他的年纪已经足够大了,经历的事情也足够多,所以看到那几个身穿黑衣的人进来一直打量着什么,他就隐隐猜到这几个人是寻找什么东西。为首的那黑衣人是个三十岁左右的汉子,他似乎是没料到一个看起来随时都可能死去的老乞丐能有这样的见识。

    “你们有没有看到过一个很瘦很瘦的人,五十岁左右,个子不高,三角眼?!?br />
    那黑衣大汉说话的语气很和善,只是他身上那种冰冷的气息让乞丐们很不舒服。

    “没有,您知道的,我们这样的人不敢随意走动,只是这破庙里等死罢了?!?br />
    老乞丐因为慌张而说了一句连他自己都不信的谎话,乞丐,若是不出去走动谁会信?哪有乞丐不出去讨饭的?只是这样明明一句漏洞百出的谎话,偏偏那黑衣大汉并没有生气,而是点了点头后很认真的说道:“是啊,你们这样不老实的人自然不能随意出去走动,否则……真的会死?!?br />
    老乞丐的手一抖,半块冷硬的馒头掉地上。

    黑衣大汉往前走了几步,缓缓的蹲下来将那块馒头捡起来,拿起来放鼻子边上闻了闻,然后用馒头敲打了几下身边不远处的一个残破木鱼,响声很沉闷,馒头无恙,木鱼的残碎木渣倒是掉了不少。

    “这个也能吃?”

    黑衣大汉微笑着问道。

    老乞丐艰难的咽了口吐沫,苦笑了一声。那少年乞丐又使劲往后缩了缩,似乎很惧怕面前那大汉的眼神。

    黑衣大汉从身后的包裹里翻出一个油纸包,取出一支油腻腻的鸡腿递给那少年乞丐:“想吃吗?”

    少年吓得哆嗦了一下,如同那老乞丐一样艰难的吞了一口吐沫。不过老乞丐是因为担心和害怕,而他,是真的很想吃那个鸡腿。他转头看了看老乞丐一眼,后者对他轻轻摇了摇头,少年乞丐一阵失望,却也坚定的摇了摇头。

    “真的不想吃?”

    黑衣大汉笑了笑,随即将鸡腿丢到一个角落里。他掏出一块緤布擦了擦手,随即站起来对那少年说道:“如果你刚才接了那个鸡腿,我或许会不杀你,而是很真诚的问你,你身上这件脏兮兮的皮甲从什么地方来的?;褂小?br />
    黑衣大汉指了指那少年的靴子道:“这靴子是怎么来的?”

    那靴子虽然已经脏的实有些离谱,但还是能隐约看到上面有一条条已经暗淡了金线。

    “可惜,你不肯接那个鸡腿,所以我只好先杀了他?!?br />
    黑衣大汉指了指那老乞丐道:“如果你还是不肯说,那我便再杀别人。你们这里一共有六个人,如果我杀了五个人之后你还是不肯说,那我只好将你带回去。带你回去,不是因为我心善觉得你年少便放过你,是因为我现手头上没有刑具,即便逼供也无非是将你的十根手指十根脚趾一个一个的切下来,然后切你的耳朵,鼻子,剜掉你的眼睛,我觉得你这样的人肯定嘴巴很硬,所以应该带回去把我手里那三十六种刑具都用一遍?!?br />
    他笑了笑,很温和的说道:“好吧,我现还有一分耐心,我再问你一遍,是吃那个鸡腿,还是等着我杀人?”

    少年乞丐吓得浑身哆嗦着,猛的跪起来不住的磕头。他磕头的力度很大,没几下额头上就已经流下来血水。脏兮兮的脸上血一条一条的流下来,看起来格外的醒目。只是即便如此,他依然没有说一句求饶的话。

    黑衣大汉微微怔住,随即叹道:“原来还真是一条好汉?!?br />
    他指了指那老乞丐道:“先斩了他的双腿?!?br />
    他身后的两个黑衣人点了点头,一边走过来一边从腰畔将横刀抽了出来。那老乞丐脸色白的好像纸一样,扑通一声跪倒苦求道:“我说,您别逼他了,他是个哑巴!”

    黑衣大汉一愣,随即自嘲的笑了笑。

    “还有这种事……”

    ……

    ……

    “死了?”

    李闲有些诧异的看着陈雀儿问道:“怎么……如此轻易简单的就死了?”

    陈雀儿笑着将一件脏的看不出本来颜色的皮甲,还有一双用刀子刮过露出金线痕迹的靴子放李闲面前。皮甲很厚实,所以那几个乞丐才会将皮甲让给了那少年乞丐御寒,而他们没有见过金银,自然不知道那靴子拿出去卖的话起码能换来十天的饱餐。当然,如果他们拿出去卖的话,说不得会被人当做窃贼狠狠打一顿。

    “找人辨认过,这皮甲和靴子正是张金称的。说来张金称也真有些悲惨,千辛万苦的从岱山逃回来,想来这一路上也没少受罪,可惜竟然死那几个乞丐手里。说来可笑,据那老乞丐说,张金称那天到了那破庙的时候确实说过,他是张金称,要把这破庙作为聚义厅,还要收那几个乞丐为手下,还允诺了美食女人给他们??上У氖?,因为他抢了那乞丐的破蒲团和小乞丐的硬馒头,而被那乞丐活活打死了?!?br />
    “打死了?就因为一个破蒲团?半块硬馒头?”

    李闲眨了眨眼,感觉这故事荒诞的有些离谱。他的记忆中,张金称可是大业十二年的时候才死的,那个时候他的队伍也壮大到了巅峰,一举攻克了平恩,武安,钜鹿,清河,因为轻敌被大隋名将杨义臣击败,带着残兵逃到清河郡又被清河郡守杨善会擒住,当众砍头示众的。

    现才大业九年,张金称足足早死了三年。

    会不会引发什么连锁反应?

    这是李闲第一件考虑到的事。

    “我破庙后面挖出了张金称的尸体,因为天气还没转暖,虽然尸体已经涨起来但依稀还能辨认出面貌,为了稳妥,回来后我又让原来巨野泽留下的人辨认了靴子,所以可以确定,张金称真的死了?!?br />
    陈雀儿有些失望的说道。

    李闲也有些失望,失望于一个本来应该辉煌的绿林大豪就这么憋屈的死了,失望于自己挑选的第一个对手实没有给自己造成什么困难,失望于,他死的如此轻易简单窝囊憋屈让人唏嘘。

    “张金称的部下岱山被咱们击溃,杀了五千余人,剩下的都逃了。我已经让人将张金称被咱们诛杀的消息放了出去,估摸着那些溃兵会老实很长一段时间。他们要么找地方躲了起来,要么就回到了家乡讨生活?!?br />
    陈雀儿道:“飞虎密谍的人鲁郡留下了一些,如果有什么风吹草动消息很快就能传回来?!?br />
    “王薄逃回黄河以北之后,联络了绿林道上与其熟交的孙宣雅,郝建德等人,再次聚众十余万,如今已经过了黄河。张须陀带着秦琼和罗士信率领两万多齐郡官军已经迎了上去,估计用不了多久就能打起来?!?br />
    李闲点了点头,看了看面前那脏兮兮的靴子微微皱眉:“先把这东西拿出去吧,臭的要命?!?br />
    陈雀儿笑道:“我可是一路带回来的,我都忍了?!?br />
    李闲笑道:“那你可以拿回去闻香佐酒,再忍三五年?!?br />
    陈雀儿拎着那靴子和皮甲出去,吩咐手下人拿去埋了。

    “齐郡的事咱们盯着就行,没必要去掺和,我让你盯着黎阳那边,有消息了吗?”

    “粮食一船一船的从水路往外运,不过大部分没有运往辽西!”

    陈雀儿笑道:“实没想到,楚国公杨素的儿子居然想造反!杨玄感他老子为杨坚和杨广都立下了赫赫战功,杨玄感也被杨广重用,我就想不明白了,谁造反,按理说也不应该是他造反!”

    李闲笑着点了点头:“楚公……又怎么比得了皇帝?人山脚,会看到山腰的风景秀美,到了山腰,又会觉得山顶的景色壮丽。而到了山顶,又会想……是不是天上的风景漂亮?”

    txt,本站地址:
  • <ruby id="LRTTBXB"></ruby>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ruby id="LRTTBXB"></ruby>
  • <ruby id="LRTTBXB"></ruby><ruby id="LRTTBXB"></ruby>
  • <ruby id="LRTTBXB"><nobr id="LRTTBXB"></nobr></ruby>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del id="LRTTBXB"></del></nobr></button>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
  • 595161391 2018-02-11
  • 264751390 2018-02-11
  • 863932389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