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一百九十四章 谁来都不许开门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元务本是个务实的人,因为这些年他一直县衙做一些务实的小事,他一直小心翼翼的活着,凡事都要求自己做到好,所以即便如今他飞黄腾达起来,已经一跃成了郡守,而且手下还有不下四万人马,但他依然没没有变的虚浮而轻慢。虽然位高权重,但依然事事亲力亲为,没有丝毫懈怠。

    既然跟着杨玄感造反的事已经无法改变,那他就必须让自己适应这个的角色。杨玄感带着人马出征,据说这几天打了好几个胜仗,队伍也短短的几天内就膨胀到了十万人。所以元务本觉得自己身上的担子沉重了。

    要负责十万大军的粮草补给,还要保证黎阳仓稳固,虽然他上任没几天,虽然他今年还不到五十岁,但今天早晨起床梳洗照镜子的时候却发现两鬓上已经多了一层白发。这让他心里忽然生出几分悲凉来,只是他却没时间自哀自怜,从早晨出了家门一直到天色暗下来才回到府里吃饭。

    “若是累了,就先去躺一会儿吧?!?br />
    他的夫人陈氏有些心疼的说道。

    元务本将后几口饭扒进嘴里,然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后舒服的呻吟了一声。今天一天他都忙着清点黎阳仓存粮,还要分派士兵将一车一车的粮食运送道杨玄感的大军中。从早晨一直忙到了日落,这是他今天第一顿饭。早就已经饿得前心贴后心可手头上的事不安排好,他还真吃不下去东西。

    “哪有时间躺会儿!”

    元务本苦笑了一声道:“一会儿你就先去睡吧,我还要带人巡查粮仓?!?br />
    “不是才回来吗,怎么又要去?”

    夫人有些埋怨的说道:“早知道升了官这么辛劳,还不如就不跟着杨玄感,我这心里整日不得安宁,又惊又怕,生怕你出了什么意外?!?br />
    “闭嘴!”

    元务本看了窗外一眼低声道:“你这婆娘怎么这么碎嘴!这话如今说来还有什么意思?既然已经选择了就别嘟嘟囔囔的,如今城里人多嘴杂,这话若是传到大帅的耳朵里,我还能有好下???”

    “这不是自己家里吗?!?br />
    夫人叹了口气,随即起身拿了件衣服递给元务本道:“白天热晚上凉,你多披一件衣服,免得受了风寒?!?br />
    元务本接过衣服愧疚的笑了笑道:“你知道的,我之所以做出这个选择,也是想咱们孩儿将来能有个好前程。我已经快五十岁了,还不过是个县城小吏。如果不拼一把,咱们孩儿还不如我!据我看,大帅起兵的时机极好,朝廷大军如今还都辽东跟高句丽厮杀,大隋各地都是造反的义军,朝廷根本顾不过来,而且大帅手下能人济济,文臣武将数不胜数,尤其是还有蒲山公相助,成大事应该十拿九稳。到时候我守黎阳仓有功,不济也要封我个县公吧。到时候后代世袭爵位,说不定我还能创出一个世家!”

    “我知道你都是为了家!”

    夫人眼圈一红,有些心酸的说道。

    “只是我怕,万一大帅败了,朝廷胜了,咱们这个家……”

    “别说丧气话!”

    元务本披上衣服往外走,一边走一边说道:“大帅文韬武略当世少有人及,再说还有密公辅佐,数不清的绿林豪杰相助,怎么可能输?”

    后这句话,倒像是他安慰自己。

    是啊,绝对是不会输的。

    ……

    ……

    杨玄感三月到了黎阳之后,第一件事便是整顿城防。黎阳原来的城墙高三丈,这几个月来调集上万民夫,硬生生的又往上涨了将近一丈,不过因为时间匆忙,这涨起来的城墙是用麻袋装了土堆起来的。

    城墙上的狼牙拍,弩车都修缮过,又增建了箭楼和马脸??雌鹄?,就算有十万强兵来攻,黎阳城也是固若金汤。自从元务本接手黎阳城之后,他是不敢大意。城墙上除了固有的守军之外,他还增加了巡逻的士兵,由每个时辰巡逻一次,改为每个时辰巡逻两次。

    白天就算忙得再不可开交,元务本也要亲自登上城墙巡视两次。如果发现有人懈怠偷懒,立刻拿下军法从事。虽然他是个文人,但也知道慈不掌兵这句话的意思。晚上他也要巡视一次,先去粮仓查看戍卫,再上城墙督查城防。心力,从没有一天偷懒过。

    “父亲,您其实不用每天都上城来的?!?br />
    元务本的儿子元勇有些心疼父亲的辛苦,跟他父亲身后一边走一边说道:“自从上次斩了几个玩忽职守的士兵之后,士兵们知道了军法的严肃没人敢懈怠了。再说,朝廷的大军指不定还能不能从辽东回来呢,去年不是大败一场死了三十万人?就算能回来,从辽东赶回来也不可能这么快?!?br />
    元务本顿住脚步,回头看着元勇,眼神有些冷,把元勇吓了一跳。

    “心正,我记得跟你说过不止一次,战场上一次掉以轻心,就有可能导致全军覆没!”

    心正,是他亲自为元勇取的表字,虽然这有些不合常理,但元务本觉得这两个字取的很好。

    “是……父亲,我记下了?!?br />
    元勇不敢反驳,垂着头说道。只是他心中却不以为然,他知道父亲说的没错,战场上的一次掉以轻心,就会葬送掉整支军队,甚至一败涂地??上植皇腔姑淮蚱鹄绰?,何必这样小心翼翼?元勇有些不服气的想到,好歹我还是读过几本兵书,倒是父亲您还是从接手了黎阳之后才去翻兵书的。

    “心正,不是为父严苛,而是这个时候容不得一点大意?!?br />
    元务本挥了挥手,示意亲兵们离开。等人都走远了之后,元务本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道:“咱们全家人的身家性命已经和黎阳城绑了一起,若是黎阳有一点闪失,咱们全家人都跟着遭殃!这不是儿戏,你今后的前程也都和黎阳城绑了一起。为父之所以选择跟着大帅做这等凶险事,还不是为了你将来?”

    元勇正色道:“父亲,我知错了?!?br />
    “好了,你不用跟我巡查,回去多陪陪你娘?!?br />
    “父亲小心?!?br />
    元勇垂首道。

    元务本摆了摆手,随即往前走去。

    元勇看着父亲的背影,忽然心中生出几分萧之意。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今夜忽然觉得父亲的腰又弯了一些。走路的步伐,也没有记忆中儿时看到的那般稳健。他一直盯着元务本的身影消失城墙远处,这才转身往城下走去。从城墙上依稀能看到自己家的寨子,似乎还点着灯火,那是母亲等他和父亲回去。

    ……

    ……

    次日一早,六月的太阳才从东方地平线上钻出来,元务本就已经梳洗完毕带着十几个亲兵到了粮仓重地巡视。昨天下午的时候杨玄感派人来,说因为大军人马增加的太快太多,粮草已经告急,所以让元务本立刻起运一批粮草出城。那信使急匆匆的来了又急匆匆的走了,连一夜都没停留。

    元务本见他行色匆匆,拉着他问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那人摇头道:“战事一切皆顺,大军连战连捷,之所以急着赶路是还要去联络韩相国的人马,大帅打算围攻东都洛阳了!”

    元务本这才放下心来,看着那信使匆匆出城后立刻派人连夜清点粮草。今日一早,他打算派亲信将领,也是他的族弟元务真带领五千人马运送粮草送去杨玄感军中。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杨玄感选了元务本镇守黎阳是个正确的选择。元务本这个人小心谨慎而且职责,绝不会懈怠也不会推诿。

    元务真比元务本小七岁,正是壮年,而且一身武艺着实不俗??梢运?,元务本信任的就是这个族弟了。之前两次运粮,也都是元务真率军押送的。

    “近道路上不太平,速去速回!”

    元务本清点了粮草之后对元务真说道。

    “大哥放心,咱们打着杨大帅的旗子,半路上的草寇不敢打粮食的主意!这一趟快则半个月,慢则一个月我就会回来?!?br />
    元务本笑了笑道:“路上小心些,不要大意?!?br />
    元务真点了点头,随即率军出城。

    元务本登上城墙远望,一直到送粮的队伍缓缓的出了城后即将消失视线中,他才转身下了城楼。粮食已经发走,元务本心里也松了一口气,打算回家去吃了早饭再回城墙上巡视一番,还要去府衙处理公务。

    他回到家之后,还没喝完碗里的粥,忽然一个亲兵气喘吁吁的跑进来,慌张说道:“府君……不好了!粮草……粮草被人劫了!”

    “什么!”

    元务本猛的站起来,瞪大了眼睛问道:“你再说一遍!”

    那亲兵缓了口气道:“送粮的队伍才出城不到二十里就被一伙土匪拦住去路,土匪人数大概两三千人,元将军见土匪人数不多,于是率军进击,没想到中了土匪的埋伏,元将军正苦战,派人回来告急!”

    “哪里来的土匪?”

    元务本一边快步往屋子外面走,一边急切问道。

    “送信回来的人中了一箭,他匆忙将事情说了一遍便昏迷了过去。好像提到……土匪打的旗号是巨野泽张金称!”

    “张金称!”

    元务本倒吸一口冷气,不过随即冷静下来。他听说几个月前张金称黄河岸边被一支来历不明的官军杀的大败而逃,后来好像又跑去齐郡劫掠,被齐郡通守张须陀将军杀了个丢盔弃甲,手下已经没有多少人马了。再说贼兵皆是草寇,战力并不如何强,如今黎阳城中拥兵数万,何必惧他?

    “来人,吹角集结人马,我亲自带兵去救!”

    他一边走一边回身对元勇说道:“我率军出城之后,你便紧闭城门,除非是我率军回来,否则任何人叫门都不要开!”

    走了几步,他不放心,又吩咐了一遍:“就算是杨大帅亲自来了,你也不要开门!”

    元勇没想到他父亲的话真的应验了,来叫城门的不是别人。

    txt,本站地址: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