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一百九十九章 家有一石米 不求险中富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鸿宾楼门口停下来的马车并不十分华丽,恰因为那绝色女子的出现,以至于这辆不起眼的马车都变得惹眼起来,鸿宾楼街对面站着几个刚从赌场里输了个精光的泼皮,当看到那身穿鹅黄色衣衫的女子顿时瞪圆了眼睛。几个人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似乎想一口将那女子吞到肚子里。

    虽然这几个泼皮不过是江都城里不入流的小角色,但他们也不是没见过一点世面。所以,看到那女子的时候,他们下意识的打量了一下那辆马车。马车看起来普普通通,一般大户人家中很常见,没有什么象征着身份的特殊地方。而那绝美的女子身边除了一个清秀可人的侍女之外,只有一个络腮胡子的赶车马夫。当看清了这一切之后,那几个泼皮彼此互相看了看,随即露出淫-邪的笑意。

    当然,他们不敢鸿宾楼里闹事,因为整个江都城的百姓几乎都知道,江都鸿宾楼的老板是个手眼通天的人物。虽然绝大部分人都不知道那老板是何许人也,甚至没有几个人见过那老板鸿宾楼出现过,但自从那个自称是来护儿大将军表亲的家伙鸿宾楼被人打断了双腿丢出大门之后,又被一队府兵抓了去自此不知所踪,人们便敏锐的察觉到,这鸿宾楼的老板是个大人物。

    而当江都郡守虞士洪那日亲自到了鸿宾楼,进了楼子里呆了很久才与一位精瘦的锦衣汉子携手而出之后,人们加确定,鸿宾楼绝不是一般人能随意捣乱的地方。当然,没几个人看到那穿锦衣的精瘦汉子,因为郡守大人离开鸿宾楼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但这并不妨碍有人故意将这消息散布出去,从而导致鸿宾楼的名气加的大了起来。

    虽然这个消息透露出来的细节并不多,总结起来只有两个,一个,是郡守虞士洪大人亲自到了鸿宾楼与那位主人相见,第二个,就是鸿宾楼的主人是个穿锦衣的精瘦汉子。如此简单,可有心人还是从中分析出很多事。比如,那精瘦汉子绝不仅仅是个商人,因为大隋律法规定,商人是不允许穿锦衣的。

    就因为知道鸿宾楼的老板惹不起,所以你那几个泼皮打算等那女子出来之后再下手。他们做这种骚扰良家女子的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轻车熟路的先去打探那辆马车是从什么地方来的,然后选好下手的地方等待。

    穿鹅黄色衣裙的自然就是叶怀袖,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会从东平郡千里迢迢的到了江都。

    叶怀袖进门之前眼神扫过那几个泼皮一眼,只是不知道,她有没有看到那几个泼皮严重火热的**。

    “小姐,人已经楼子里等着了?!?br />
    嘉儿的视线从那几个泼皮的背影上收回来,其中的阴寒一闪即逝。

    “嗯,咱们进去?!?br />
    叶怀袖点了点头,回身对那赶车的马夫说道:“有劳刘大哥稍后?!?br />
    那络腮胡须的汉子连忙道:“叶大家只管进去,我这里候着就是?!?br />
    叶怀袖微微颔首,随即举步走进鸿宾楼。

    门口站着一个青衣皂靴的小厮,见到叶怀袖进门之后立刻迎上去谦卑的说道:“请问,您是叶大家?”

    叶怀袖微微一怔,随即笑问道:“你怎么知道是我?”

    那青衣小厮垂首道:“我家东主让我门口候着您,小人也曾问过我家东主,怎么辨认您?我家东主说,只要叶大家一走进鸿宾楼的门,自然一眼就能认出来。所以,小人看到您的时候,第一眼就确定您就是小人等的人?!?br />
    这小厮口齿伶俐,声音清脆,倒是个机灵人。叶怀袖微笑着说了声劳烦了,对嘉儿微微点头示意,嘉儿从荷包中取出一块银子递给那小厮道:“这是叶大家请你喝酒的?!?br />
    那小厮却不敢收,连忙后退一步躬身道:“东主给的月例钱足够小人花销的,万不敢收叶大家的银子。若是被东主知道,只怕会打断了我的双腿丢到城外野草丛中喂狗?!?br />
    叶怀袖也不意,随着那小厮的引领直接上了鸿宾楼的二楼雅间。

    这雅间的门关着,门楣上挂着一小块牌匾,上面刻着东莱阁三个字。叶怀袖看着这三个字轻轻笑了笑道:“明明是个粗的不能再粗的家伙,却偏偏爱装作文人墨客。若是不出所料的话,这三个字一定是你家东主自己写的?!?br />
    那小厮没来得及回答,从雅间中传出一声粗犷的笑声:“叶大家说话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尖酸刻薄了,这可大事不好了?!?br />
    随着说话声音,那门被人从里面推开。一个身穿锦衣的精瘦汉子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走出来,看着叶怀袖为难的说道:“知道叶大家是个文雅的不能再文雅的人,所以我才选了这东莱阁又选了一桌子精致漂亮的饭菜,谁想到居然被叶大家说成附庸风雅,这可当真是大事不好了?”

    叶怀袖淡然一笑道:“别装出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来,你以为我不知道,水面上的烈风早已经把你的脸皮吹的既黑且厚?”

    那人哑然,随即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道:“当年随家父去草庐的时候我才七八岁,算起来,已经过去整十五年了。叶大家突然来访我自然要好好的准备一番,只是没想到被叶大家奚落得无地自容,这愁眉苦脸绝对不是装出来的?!?br />
    叶怀袖一边往里面走一边说道:“只怕一会儿你听了我的来意,才会真的愁眉苦脸?!?br />
    ……

    ……

    那几个泼皮一路跟大街上的百姓打听,问来那马车是从城西悦来客栈出来的。推测出那女子不是江都本地人士,几个泼皮加的没了担心。他们都是江都城里的小地头蛇,知道要回悦来客栈马车会经过一条小巷子,正是下手的好地方。于是几个人分头行动,找来了木棒麻袋之类的东西先去了那小巷等候。

    几个人蹲地上闲极无聊的说着那绝美女子的腰身胸脯,正说得起劲忽然见一辆马车从巷子口转了进来。几个人下意识的站起来仔细看去,发现赶车的居然竟是那络腮胡须的汉子。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一个泼皮诧异的低声说道。

    另一个白了他一眼淫-笑道:“你还怕美人来的快?怕是她知道咱们几个这小巷子里苦等,自己忍不住想来投怀送抱了。女人若是发了骚,比男人还急!既然来了,咱们还怕早?”

    为首的泼皮瞪了他们一眼道:“先把那赶车的马夫放翻了再说,看起来那家伙身板很壮实!至于那两个女子,丫鬟归你们,至于那穿鹅黄色衣衫的女子,你们谁他娘的都不许碰,今晚她是老子的!”

    几个泼皮整齐的心中骂了那人几句,只是因为那人心狠手辣所以也不敢否定。

    为首的泼皮见马车即将到跟前,于是笑呵呵的走过去拦马车前面,用齐郡口音问道:“这位大哥,我们是从齐郡过来投亲的迷了路,请问……”

    后面的话他没有问出来,因为马车停下来的那一刻,他已经抡起藏背后的木棒朝着那络腮胡须的马夫头顶砸了下去。毫无疑问,如果这一棒砸实了的话,就算那马夫不死也必然会被砸昏过去。咔嚓的一声脆响,那泼皮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木棒砸中对方后反震的力度,震得他手臂一阵酸麻。

    只是下一秒,这泼皮随即吓傻了。

    木棒没有砸那马夫的头顶上,而是砸了拳头上。确切的说,是那只碗大的拳头自己找到了木棒然后一拳将手臂粗细的木棒砸成两半。

    “你们这些不入流的泼皮,本来我只是回来看看,你们果然拦这里,我本打算将你们随便打发走也就罢了,可既然你们动了手,我又怎么能放过你们?”

    络腮胡须的大汉抬起头,说话的声音很冷,可脸上的表情却很憨厚。

    “点子硬!扯呼!”

    那泼皮头领扯着脖子喊了一声随即掉头就跑。

    一根黝黑发亮的铁钎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刺了过来,从那泼皮的后背刺进去,精准的找到了他的心脏然后将其刺穿,铁钎锋利的尖从那泼皮的前胸上冒出来一点,上面还挂着一滴粘稠的血珠。

    那泼皮瞪大着眼睛艰难的回头看了看,惊讶的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身后突然出现了几个穿黑衣还用黑巾遮面的大汉。那几个人一样的装束,手里一样的黑色铁钎。

    “杀…人…”

    一个泼皮惊恐莫名的喊了一声,只是后那个啦字却硬生生的憋挥嘴里。因为一支铁钎从他的咽喉中钻了进去,从后颈中穿出。

    顷刻间,五个泼皮被人杀了两个。剩下的三个吓得色色发动,想跑,可是腿软得根本跑不动。

    络腮胡须的壮汉从马车上跳下来,缓步走到那三个泼皮面前。

    “你们一直江都城里?”

    他问。

    三个泼皮愣了一下,随即点头如捣蒜,其中一人跪地磕头道:“小人世代江都城中居住,上有吃奶的孩子,下有八十岁老母需要赡养,求您饶了我吧?!?br />
    噗,铁钎穿进这人的太阳穴,一击毙命。

    “我替你娘亲清理门户?!?br />
    那壮汉淡然道:“你们两个,现回答我几个问题,谁答的好,我便放了谁?!?br />
    “第一个问题,你们知道五个减去三个还剩下几个么?”

    大约十分钟之后,几个黑衣人拖着五具尸体进了一户人家的后门。那赶车的壮汉摇了摇头叹道:“问你们江都城里的事你们都不知道,还自己吹牛说这城里的一草一木都熟悉,真给地头蛇这三个字丢人!”

    ……

    ……

    鸿宾楼,那锦衣精瘦汉子猛的站起来,瞪大了眼睛看着叶怀袖有些愤怒的说道:“叶大家,我因为你我两家乃是世交才好生款待,这件事休要再提。念你我两家当年的交情,这件事我不会报官,你还是走吧?!?br />
    叶怀袖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好,既然你还念着两家的旧情,我也不能再说什么了,就此告辞?!?br />
    锦衣汉子脸色缓和下来道:“若是不提此事,朱家随时欢迎叶大家前来做客?!?br />
    他看着叶怀袖道:“叶大家,你可知道,家父为什么给我取名一石?”

    他肃然道:“家父的意思是,让我本分做人,不要求什么大富大贵,家有糙米一石足以糊口?!?br />
    叶怀袖轻笑道:“可是……你现家中存粮何止千石?钱财何止万贯?”

    那人一愣,随即昂然道:“那是陛下所赐!”

    叶怀袖点头,微微颔首若有深意道:“家中既有巨富,自然牵绊也就多了些?!?br />
    说完,叶怀袖起身离开。

    那男子怔怔的站东莱阁雅间中,失神了很久。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