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二百章 一门两兄弟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朱家的家训,家族中任何人不许入朝为官。朱一石是朱家现任的家主,这个世代造船家族的一代领军人。他的父亲对其要求极为严格,无论是手艺上还是人格上,所以朱一石两次拒绝了来护儿大将军邀其加入大隋水师的好意,不过即便如此,他头顶上终究还有一个乡侯的爵位。

    虽然朱一石刻意行事低调,可还是觉得自己违背了父亲定下的家规。不过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几个月之后朱一石也就适应了这种身份,并且发现靠着这个不算太高的爵位可以为家族带来很多好处,比如他的鸿宾楼,再也没人敢来闹事了。虽然江都城里没几个人知道鸿宾楼的幕后老板就是朱一石,这个开皇元年就开始为朝廷效力的造船世家其实还经营着很多生意,鸿宾楼只是家族生意中不算太大的一个产业。

    朱家大的财路来源,是漕运。

    长江流域大大小小的码头,基本上都能看到朱家的商船。就连朝廷两次征伐高句丽,从水路往辽西怀远镇运粮的船只,就有数百条属于朱家。而当朱一石亲自设计并且带领工匠们造好了皇帝陛下的龙舟之后,这个家族的声望已经达到了巅峰,甚至超越了上一任家主朱亚辉领袖家族的时期,要知道那个时候,楚公杨素和大将军贺若弼与朱亚辉的关系都极密切。

    从鸿宾楼回到自己华阳巷的宅子,朱一石就把自己关书房里很久都没有出来。他的妻子孙氏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自己又不敢去打扰丈夫,只要派了人将朱一石的弟弟,朱不仕请来。

    朱不仕比朱一石小了五岁,从小他的兄长对他就极爱护,所以朱不仕也很尊敬这位大哥,家族里的事,他从来都是毫无条件的站他大哥这边。无论朱一石做出的任何决定,他都绝对的服从并且支持。

    两个人的关系从小就极好,所以孙氏才会第一时间想到将他请来。

    从自己的院子急急的赶到了朱一石的书房外面,朱不仕简单的询问了下出了什么事,随即对孙氏点了点头安慰了几句,他举步走到门前轻轻敲了敲门:“大哥,是我?!?br />
    “进来吧,孝昌”

    孝昌,是朱不仕的表字。

    朱不仕推门走进书房,适应了一下书房中颇为暗淡的光线后才看清,大哥正坐书桌边发呆,他面前的桌案上放着厚厚的一摞羊皮纸。一直跟随大哥的身边,所以朱不仕一眼就能看出那厚厚的羊皮纸是什么东西。

    “出了什么事?”

    朱不仕走到朱一石身前,低头看着那些纸张上的细密图画开口问道。

    朱一石抬起头看了看自己信任的兄弟,苦笑一声道:“孝昌,你还记得咱们小时候,有一次父亲带着咱们去过一次叶氏草庐吗?”

    朱不仕想了想摇了摇头道:“那个时候我还太小吧,记不得了,叶氏草庐怎么了?”

    朱一石道:“昨天下午叶家草庐来了人,我鸿宾楼跟她见了面。你知道的,咱们朱家和叶家乃是世交,叶家草庐的上一任家主叶柳云和咱们父亲是至交。所以草庐来了人,我自然是要好好的款待,可是……我没想到的是,叶家来的人居然是这个目的?!?br />
    朱不仕心里没来由的一慌,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桌案上的羊皮纸问道:“不会是?”

    朱一石点了点头道:“没错,草庐这一任家主叶怀袖,要买我手里的龙舟样图?!?br />
    “她要龙舟的样图做什么,若是让朝廷知道了,这可是杀头的大罪!大哥,说什么也不能把样图卖给她??!咱们朱家有可能因为这件事而被株连满门!”

    “你当我傻吗?”

    朱一石叹道:“就算她要买我的脑袋,价钱只要给的足我也没什么舍不得的??烧饬鄣难?,太重要了。若是朝廷知道有人要买这样图,只怕立刻就会将样图收走??烧馐窃勖侵旒业男难?,我又不忍心毁了……我听说那草庐之主叶怀袖和绿林道上的人交情很深,我怀疑她也是替别人来买这样图的。说不得是哪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绿林豪杰也想学陛下,可是朝廷咱们惹不起,绿林道上的大豪咱们也不一定惹得起。那些人手下有的是身手高强的贼人,若是将样图偷了去,抢了去,咱们朱家也就要遭受灭门之灾了?!?br />
    他看着朱不仕道:“孝昌你来的正好,我本来还要派人请你过来的?!?br />
    朱一石指了指那厚厚的一摞样图道:“龙舟的样图你先拿走找个稳妥的地方藏起来!等过了这段再说。我想那叶怀袖买不到图纸,还会想其他办法?!?br />
    “大哥!”

    朱不仕惊慌道:“你是咱们朱家的家主,这龙舟样图乃是咱们朱家的不世珍宝怎么能给我?我看……不行就报官吧,你不是和府君虞士洪大人有些交情吗?咱们可以去找他!”

    “找他?”

    朱一石冷笑道:“咱们朱家虽然称得上家大业大,可说起来还只是不入流的商贾之户。有多少人眼红咱们朱家的财产?若不是父亲和楚公交情莫逆,朝中有人照应着咱们,指不定有多少人觊觎咱们朱家的财富而使出什么不要脸的手段来。虞士洪?自从杨玄感黎阳造反,你可曾还见过他登门?楚公的儿子反了,若不是咱们主动断绝了和杨玄感的联系,并且举家搬到了江都避嫌,恐怕早就受到株连了。又赶上咱们为陛下造龙舟,谁这个时候也不好对咱们家下手!如今龙舟已经造好,若是让虞士洪知道这件事,只怕第一个暗地里使手段的就是他!”

    “那怎么办?”

    提到杨玄感,朱不仕显然愣了一下。

    朱不仕也没了主意:“既然不能报官……要不我找江湖上的朋友帮忙?大哥,我也认识不少绿林道上的朋友,花些银子,请他们除去叶怀袖!”

    “这……”

    朱一石皱眉沉吟了一会儿道:“不到万不得已,咱们也不能这样做,毕竟叶怀袖只是提出要买样图而且言语还算客气,这样,样图你先带走收好,然后找人盯着叶怀袖,她就住城西悦来客栈,如果有什么异样的话,也就怪不得咱们不念朱叶两家的交情了?!?br />
    “那好!”

    朱不仕点了点头道:“样图我先带走,等过了这阵子我再还给大哥?!?br />
    朱一石叹了口气道:“你千万小心些!”

    朱不仕道:“大哥放心!就算我死,也不会失了样图!”

    说这话的时候,朱不仕的眸子里闪过一丝不一样的神采。

    ……

    ……

    江都城西,悦来客栈。

    悦来客栈里好的贵的就是后面几个独门独院的客房,这几个小院子收拾的极为干净,环境清幽,无论饮食还是居住条件都比前面木楼里要好很多。当然,物有所值,包下这一个小院一天的钱足够前面木楼的上房里住上十天。

    所以,凡是住进后面独院里的客人,悦来客栈的老板都会特别意,因为能住得起独院的人都是大主顾,或许还有什么了不得的身份后台,他不敢得罪。而当叶怀袖住进后面其中一个独院的时候,悦来客栈的老板就上心了。说句掏心窝子的话,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美的毫无瑕疵的女人,跟她一比,自己家里的黄脸婆简直一无是处。

    看看人家那腰身,要相貌,那举止,无一不美!

    尤其是,这个女子虽然很少出门,但对人颇为客气,这就显得弥足珍贵了。要知道那些青楼里身份高一些的妓-女还要挑客人呢,哪个不是一副冷冰冰巨人千里之外的骚样?

    所以,这几天后院的饮食起居,都是悦来客栈的老板亲自关照的。被褥都换了簇的,饭菜他也亲自到厨房盯着做,量做的精致美味一些。不过他也有自知之明,知道人家那样天仙一般的人物肯定是不会瞧得上自己的,说不得……是朝中哪位大人物养的金丝雀儿。

    从后院出来,悦来客栈的老板一想起刚才那女子微笑着淡然的样子心里冒出来一股火热,只是再一想到自己老婆那凶狠的模样,水桶般的腰身,还有她手中那根常年不离手的擀面杖老板心里就打了个寒颤。

    “小心伺候着!”

    他低声吩咐了专门伺候后院客人的丫鬟一句,趁机那小丫头才鼓起来的胸脯上使劲揉了两把?;姑还?,就听见身后一声咆哮。

    “死鬼!又这里毛手毛脚,又皮紧了是吗!”

    老板吓得落荒而逃。

    小院子里,嘉儿看着那老板抱头鼠窜的样子微微笑了笑,随即将院门关上。

    回到房中,她笑着对叶怀袖道:“小姐,没想到那老板的夫人用擀面杖倒是颇有几分章法,走的是刚猛凌厉的路子?!?br />
    叶怀袖白了她一眼道:“怎么才没几天,你就变得和那家伙一样的贫嘴?”

    嘉儿吐了吐小舌头,椅子上坐下来问:“看来朱一石对朝廷还是死心塌地的,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叶怀袖道:“先等刘黑闼把朱家江都城里的底细都查清楚再说,昨日我直接说要买龙舟的样图,不过是想看看朱一石的反应如何??蠢此肥得坏ㄗ勇髯懦⒆鍪?,既然如此,咱们也只好从别的方向入手?!?br />
    嘉儿道:“朱家是七月才举家搬到江都来的,之前只有朱一石和朱不仕他们兄弟二人带着工匠江都造龙舟??蠢?,他们是想避嫌?!?br />
    叶怀袖点了点头道:“毕竟他们朱家和杨玄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个时候,朱一石要小心翼翼?!?br />
    她想了想说道:“刚才盯着朱家的人回报说朱不仕进了朱一石的宅子里,呆了很久才出来,出来的时候怀里抱着一个挺大的包裹……嘉儿,你亲自带着人去盯着朱不仕!”

    她笑了笑道:“一门两兄弟,大哥威望高,二弟紧相随,看起来无懈可击啊?!?br />
    “只是……就算是两个亲兄弟,难道就没有一点儿间隙?”

    嘉儿点了点头道:“是,小姐,我这就是带一组密谍过去盯着他?!?br />
    叶怀袖嗯了一声,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香茶忽然扑哧一声笑了。嘉儿诧异的问:“小姐这是想起了什么开心事?”

    叶怀袖笑道:“飞虎密谍……还让我做什么二档头,那个小家伙脑子里怎么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他这样的人活着岂非比我还要累?从来没见过一个男人,心思细到了这个地步。说他贪生怕死不为过,可偏偏还是个战场上厮杀过无数次的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父母才能生出这般妖孽来?!?br />
    嘉儿哑然,随即叹道:“只怕……是从小死亡边缘挣扎的久了,才会有这么多心思和手段吧?”

    叶怀袖一怔,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 <ruby id="LRTTBXB"></ruby>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ruby id="LRTTBXB"></ruby>
  • <ruby id="LRTTBXB"></ruby><ruby id="LRTTBXB"></ruby>
  • <ruby id="LRTTBXB"><nobr id="LRTTBXB"></nobr></ruby>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del id="LRTTBXB"></del></nobr></button>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
  • 595161391 2018-02-11
  • 264751390 2018-02-11
  • 863932389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