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二百一十九章 出征杀贼 凯旋回家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朝有人好做事,这句话格外的有道理?!?br />
    叶怀袖水泊边的一块平滑大石上坐下来,看着渺无边际的水泊轻声道:“密谍刺探情报,不能局限黄河两岸,也不能局限绿林道,朝廷里的事咱们知道的很少,这不好。如果能朝廷买通一两个上得了台面的官员,好是兵部的官员或者是能经常见到皇帝的人,这样一来,如果朝廷兴兵咱们就能先一步知道,知己知彼方能战不殆?!盷

    “这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做到的事啊?!?br />
    李闲叹道。

    叶怀袖微笑着说道:“买通官员,这确实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做到的事,需要从官员身边的人一点一点入手,颇为麻烦,不过麻烦也要去做??扇绻锹蛲芫<交实鄣娜?,或许会简单一些……”

    叶怀袖看了李闲一眼,后面的话没有继续说。

    “经常能见到皇帝的人?”

    李闲微微皱眉,忽然恍然大悟道:“阉人!”

    叶怀袖颔道:“没错,宫里面的那些阉人,一个个贪财如命,他们这样的人要想下半辈子能有个安稳的生活,就必须手里有钱才行?;蚴锹蛞桓鲎优蚴羌易逵腥丝瞎?,这样才能老有所依,但手里没钱是万万不行的。而他们的俸禄又低的可怜,从他们身上下功夫要容易的多?!?br />
    李闲道:“话虽如此说,可要想进宫去和那些阉人打交道,好像也不是一件容易事?!?br />
    “也难不到哪里去?!?br />
    叶怀袖笑道:“谁跟你说过,阉人不许出宫的?”

    李闲愕然:“不是这样吗?”

    叶怀袖白了李闲一眼道:“虽然大隋高祖皇帝严令宦官不得干政,但这些人不参与朝政但却是知道机密快多的人。他们这些人没权没势,你以为宫里到处都是刖这样的人?刖只是个特例罢了,大部分宦官都没有什么地位,再加上俸禄低,出身也不好,若是有人愿意花钱买他们的消息,他们不会放着财的机会不要。而且,宦官是可以出宫的,他们有例假?!?br />
    听到例假这两个字,李闲心里猛地一震,心说这是多熟悉的名词啊,怎么就用宦官身上了呢。

    “呃……也就是说,只要摸清了伺候皇帝那些太监的例假,从他们嘴里买到消息并不难?!?br />
    李闲总结之后现自己用这个词真的很别扭。

    “所以说买消息不是难事,难于,钱?!?br />
    叶怀袖看了李闲一眼,笑着问道:“从今天开始,或许你就要往外大笔的花银子了。密谍要想探听消息,就要有身份,这个身份也需要钱买来。没有钱,就根本支撑不起飞虎密谍!燕云寨的将军大人,你准备好花钱如流水了吗?”

    李闲脸色一黑,讪讪道:“需要多少?!?br />
    叶怀袖摊了摊手道:“这个我说了不算,看将军您的了?!?br />
    既然话题到了这里李闲就算再心疼钱也不能当一毛不拔的铁公鸡,他知道叶怀袖说的没错,要想真正的了解朝廷的动向,就必须花出去大笔的银子来买消息,可是他偏偏还是个爱才如命的人,进了他的腰包除了装备军队所需的开销之外,他还真舍不得大手大脚。所以他的表情很纠结,纠结的两条眉毛都快搅一起了。

    “毫无魄力!”

    叶怀袖看着李闲的脸色鄙视道。

    李闲为难道:“钱不是关键的问题,关键是我现没钱?!?br />
    “从黎阳那些富户们手里讹诈来的二十万贯银子都拨给了朱一石,可他说这点钱对于打造水军来说根本就是杯水车薪,昨天晚上他和陈雀儿还来找我,说要造五牙大船,起码还需要五十万贯,我哪儿来的这么多银子!”

    他耸了耸肩膀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从辽东回来倒是了笔小财,可这几年军饷已经的差不多了?!?br />
    “笨!”

    叶怀袖瞪了李闲一眼:“你还真把自己现当官军?就算是官军,所过之处犹如过匪,甚至尤甚于匪,官军都能去抢钱抢粮抢女人,你不会去抢吗?”

    李闲肃然道:“做人有底线,祸害姓的事,无论如何我也做不出来?!?br />
    “谁让你祸害姓了?”

    叶怀袖恨其不争的瞪着李闲说道:“你可以去祸害那些富户???前阵子吕明星攻打东郡,东郡的富户们为了买平安凑出来万贯的巨富献给吕明星,给吕明星出这个主意的就是那个蒲山公李密,不但赚了钱还赚了一个劫富济贫的好名声,何乐而不为?”

    “至于到底劫来的富有没有去济贫,这个谁知道?”

    李闲想了想说道:“你的意思是,也不能让五行大营的人马总这么闲着?”

    叶怀袖使劲点了点头道:“上次有句话你怎么说来着?打土豪,分田地!”

    两个相视而笑,怎么看怎么像是一对狐狸。

    ……

    ……

    回到自己住处的之后,李闲一口气喝下去一茶壶的凉茶嗓子这才好受了些,之前跟叶怀袖讨论如何财,两个人越说越激动以至于说到口干舌燥。李闲现才现,一个女人要是算计一件事或者是一个人,远比男人要可怕。按普通人的角来说,如果一个男人和另一个男人有仇,那么一般都会选择直接的办法来解决,小仇,找朋友一起去打他一顿,大仇,怀揣利刃一刀结果了他。若是一个女人恨上一个男人的话,只怕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一想到叶怀袖鬼主意连篇的那种表情,李闲就打了个寒颤。

    绝对不要得罪女人,这是李闲和叶怀袖一番长谈后得出的结论。

    他走到桌子边坐下来,看着桌子上摆着的两件东西怔怔出神。

    这两件东西意义很大,起码对于李闲和另外一个人来说意义都很大。

    当初燕山上,李闲就对这两样东西有着极深的印象,而沂水畔叶怀袖和刖那一战,他听叶怀袖描述之后也对这两件东西的作用有了进一步的了解。这是刖身边的两件利器,分别他信任的两个女弟子身上背负着。沂水一战,雄阔海偷袭成功重伤了刖,这两件东西遗落来不及收走顺理成章的落李闲手里。

    一条大铁枪

    一柄大黑伞

    铁枪足有两丈还要多些,不用的时候可以拆开来分成两节,每一节一丈左右长短,其后面的那一节末尾空,里面藏着的便是刖的那柄长刀。其实说来说去,那柄刀才是重点。李闲现还对刖的那柄长刀感兴趣,很想知道是用什么打造成的。

    两个人交手的时候,李闲不是没有想过以黑刀之利占据优势,他本想靠着黑刀之坚硬锋利斩断了刖手里那长刀,可惜没有成功。刖手里的刀居然能与黑刀相提并论,两刀相碰谁也奈何不了谁。

    大树下,蓄势已久的雄阔海那一棍何其猛烈狂暴?

    刖以刀挡住雄阔海那势必得的一棍,如此狂暴之力居然也没能将那柄长刀砸断,之后刖是以那柄变了形状的长刀逼退李闲,直到他实坚持不住倒地的时候,他都没有松开手,那长刀一直他手里攥着。

    想到当日的情形,李闲微微皱眉。

    他将铁枪的末端拿起来,调转过来看了看尾部。枪杆空,但很狭细,末端有一个机括,能扣住长刀。

    看了看也没什么出奇的地方,李闲放下铁枪又拿起了那柄大黑伞。

    入手十分沉重,李闲不是第一次琢磨这柄黑伞了,每一次看都不由自主的想起青鸢那娇弱的身形,也不知道她那么一个娇滴滴看起来柔弱可人的少女,整日背负这样一柄沉重的黑伞难道不觉得累?

    “丢了黑伞丢了铁枪,还丢了半条命?!?br />
    李闲喃喃道:“只怕你会很郁闷?”

    他看着那黑伞,忽然想起一件事。

    将铁枪和黑伞拎起来,他再次出了门去找叶怀袖。这段日子只顾着忙水军和飞虎密谍的事,再加上每日固定风雨不辍的修炼,李闲倒是忘了叶怀袖那打造兵器天下无双的名号。既然有她,说不定能看出这大黑伞是什么做的,有何破绽。

    ……

    ……

    大业年的十月份,右侯卫将军冯孝慈收到了朝廷的调令。东平郡巨野泽匪患猖獗,陛下命他率领右侯卫府兵前去平叛。接到陛下的旨意和兵部的调令的同时,还有黄门侍郎裴矩的一封亲笔信,看过之后,冯孝慈一个人坐书房里呆了很久。直到酒壶的老酒已经一滴不剩,直到桌案上的茶已经彻底凉透他才站起身,看着窗外的残月出一声叹息。

    说起来,这是朝廷第一次调动一支府兵专门去剿灭绿林道某一伙反贼。不管是总督郡剿匪事宜的杨义臣,还是齐郡通守张须陀,他们手下的人马都是郡兵。陛下亲自下旨调集一卫府兵去剿匪,由此可见巨野泽的那伙子人已经翻腾猖狂到了什么地步。

    本来,对于这种战斗冯孝慈根本就毫不意,剿灭一伙乌合之众而已,算不得什么大仗硬仗,那些反贼比起高句丽的军队来说还远远不如,大隋的府兵去和那些拿着棍棒菜刀的老姓交战简直是一种丢人的事,打赢了不算什么,若是打输了,那脸面可就真丢大了。冯孝慈没想过会打输,因为他不认为自己手下的右侯卫连一伙难民都收拾不了。

    可是当裴矩的亲笔信送到了冯孝慈手里的时候,他只能摇头一声苦笑。

    裴矩的信里隐晦的意思不外是要好处,冯孝慈不是个白痴怎么能看不出信里面的意思?裴矩劝冯孝慈托病或者找别的借口不要去打这一战,因为巨野泽里那些贼人根本就不是什么草寇,而是实打实的大隋府兵!而且,巨野泽的那个大当家,就是辽东名声显赫的少年将军燕云!

    裴矩来信说,若是冯孝慈想到了借口不想打这一战的话,他可以勉为其难的皇帝面前帮他说话。

    话能白说吗?

    冯孝慈看着手里的信一阵冷笑。

    当他喝完了一壶老酒,等冷了一壶茶,他终于下了决定。

    右侯卫,开拔!

    他是大隋的府兵将军,他是大隋的军人,军人,怎么能未战先怯?这种事,他冯孝慈做不出来!就算战死,那也是一个军人好的归宿,让他花钱送礼来逃避这一战,别人或许会选择如此,但他不会!

    战!

    冯孝慈领军出征的时候,激励士气只有一句话:“你们是大隋的府兵,你们是战无不胜的军人!出征杀贼,凯旋回家!”

    “出征杀贼!凯旋回家!”

    三万多名府兵齐声高呼,士气如虹。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