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二百二十章 逼得文人骂娘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大隋大业年十月初四,黄河两岸已经进入了深秋,或可说,是残秋。本来应该沃野万里的原腹地黄河流域,一片荒芜苍凉。有时候数里之内都看不到地里有庄稼长着,一眼望去都是齐腰深的野草。数不清的雀儿草丛来回飞过,黑压压的看起来也数不清有多少只。肥硕的野兔田野几乎跳不动,但它们依然还寻找着食物填进肚子里。

    东平郡有个巨野泽,其大南北东西皆有数里,占了东平郡全境的四分之一左右。泽有一伙强人,占山为王却颇有义名从不糟蹋附近姓。此伙强人势力极大,聚众数万啸聚山林水泊,东平郡的郡兵连巨野泽的边都不敢去触碰。山名梁山,但这伙强人的名号却是燕云寨。

    燕云寨的大当家据说姓李,才不过是个十五岁的少年郎,可是此人武艺非凡义薄云天,所以手下有无数的豪杰辅佐,而且其麾下数万战兵极为善战,曾攻破大隋重镇黎阳夺取粮草无数,是两战将原来巨野泽的大当家张金称打得灰飞烟灭,附近那贼人的头目还曾朝为官,只是不知为何却弃了前程甘愿做贼。此人虽然为贼,但其麾下人马都尊称其为将军。

    燕云寨的贼人到了巨野泽之后,扫清了东平郡内大大小小十几个寨子,其兵锋无人可挡,据说为追杀张金称还曾深入鲁郡一直杀到岱山脚下,就连战胜的名将张须陀都对这支人马无可奈何。说起来,黄河两岸的绿林道豪杰还没有谁能有这般的战绩,就连那个大名鼎鼎的知世郎王薄也两战被齐郡通守张须陀老将军杀了个片甲不留。

    这些事,东平郡郡守吴省之都知道。

    一开始燕云寨的人马到了东平郡与巨野泽张金称的人马火拼的时候,吴省之还很开心愉悦。两虎相争,两败俱伤的局面他可是等着看的,可惜,他没有想到燕云寨的人马居然强悍如斯,摧枯拉朽一般将巨野泽张金称的人马杀得大败而逃。自此之后吴省之忐忑了好一阵子,唯恐那伙势力强横的贼人攻打郡治。

    东平郡虽然也有郡兵万余人,可让他们吓唬吓唬老姓还可以,让他们去杀贼?吴省之甚至觉得就算是自己提了菜刀上阵也比那些只知道逃跑的郡兵管用些??へ┱湃阒恢烂咳找谱骼?,根本就不管东平郡内有那么大一个毒瘤。当然,即便他想管也没有那个本事,手无锋利刀,如何能切得掉那么大一颗毒瘤?

    后来吴省之慢慢的也就踏实了一些,因为燕云寨的那些贼人比张金称要仁义的多了,自到了巨野泽这段日子以来从来不曾骚扰过附近郡县。对这一点,吴省之对那个只闻其名未谋其面的李大当家还是颇为赞赏的,既然人家没有像张金称那样动不动就带兵出来劫掠恶心人,吴省之自然也就不会考虑主动去打。就算给他五万雄兵,他也不打算去打。乐得相安无事,何必刀兵相见?

    吴省之觉得那李大当家还真是个好人,做贼都做的这么有规矩。

    可是昨日清晨时候,一伙三余骑的精兵飞骑而至到了东平郡郡治郓城的城门外,郡兵们手忙脚乱的关闭城门然后缩城墙垛子后面窥视的目光,为的那贼人张弓搭箭将一封绑羽箭上的书信射进了城内。这一箭精准的射城门箭楼的门楣上,那羽箭深入木头之犹如刺人心一般令人胆寒。

    一箭射出之后,那数骑贼人齐声呐喊:“请郡守吴大人亲启!”

    自从吴省之看了这封手下人急急忙忙送来的信之后,唉声叹气了一个多时辰,连早饭都没有胃口吃,夫人劝了几次都被他骂了回去。

    “来人,去把郡丞张大人请来议事!”

    实头疼不已,吴省之明知道那张三恒也是个没注意的人,却也只能把他找来商量对策。想了想,吴省之又下令道:“将郓城内的富户都请到我府里来,就说我有要事相商!”

    命令吩咐了下去,手下人找到郡丞张三恒的时候他正醉月楼里喝花酒,一个才被他破了身子还微皱着眉头的小丫头用才学会的妩媚挑逗着他。只是这少女太过青涩了些,眉宇间没有那种勾魂摄魄的味道。不过张三恒喜欢的便是这青涩如未熟山桃一般的少女,他已经十岁了,只有这种少女身上他才能找回往日的雄风。每当看到身下的少女皱着眉头轻声呼痛的样子,他就觉得自己浑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力气。

    虽然只不过片刻功夫便一泄如注,但还是把他这把老身骨累的够呛。那少女起身让他看了看身下白绢上的落红,张三恒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伸出手少女花骨朵一般娇小的胸脯上揉了几把,那少女忍着疼媚笑着钻进张三恒怀里。

    正享受着,忽然外面有人急促的敲响房门。

    “谁!”

    张三恒怒问道。

    “大人,郡守吴大人请您过去议事,十万火急??!”

    门外的仆从急切道。

    “什么事?”

    张三恒皱眉问道。

    “巨野泽……巨野泽的贼人送来了一封信!”

    “什么!”

    张三恒猛的从床上坐起来,被那少女挑弄的刚刚又有几分挺起的东西立刻软了下去。

    郓城内的富户们先后接到了郡守大人的邀请,请他们到郡守府州做客吃酒。清晨数贼人飞骑而来的事没多久就传遍郓城,而那些富户们谁都不是傻子,这种事就是用屁股想他们也知道今天这顿酒非但不得不去吃,只怕还得自己掏银子来买。

    他们不情愿,可又不能不尊郡守大人的命令。

    一时间,郓城内数得上的富家大户的家主都坐了马车去往郡守府,自从张金称身死之后,这种场景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

    ……

    ……

    吴省之将那封信递给张三恒,示意他看一看。张三恒结果信展开之后不由得一声赞叹:“倒是写的一手好字!”

    吴省之眉头微皱,心说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思看贼人的字好不好?

    不过这也难怪,张三恒虽然是东平郡的郡丞,本郡高的军事官员,可他却实打实是一个人出身,本来是左祤卫大将军宇述身边的一个幕僚,还是因为他是宇述妻子的表亲缘故,后来求了宇述出来做官,七年来也混到了郡丞这个位子上。说来说去,还离不开宇家的照顾。

    所以自以为才学不浅的张三恒第一眼意的便是信纸上那漂亮工整的字迹,一眼就让他大为赞赏,这字迹他从来没有见过,字体横平竖直,撇如叶,捺如刀,且整齐划一,一笔一划怎么看怎么让人赞叹。以至于张三恒只顾着看字,居然没留神信里到底写的是些什么。

    “好字!”

    张三恒抚须赞道:“一眼便能看出此字出自大家之手,值得收藏??!”

    也难怪张三恒如此赞美,李闲写这封信为了能让读信的人看的轻松明白,没有用他喜欢的草书,而是用的宋体字,张三恒自然不曾见过。书法有正篆行草隶五种,每种字体又根据不同的风格,按照书家的姓氏来命名。唯独有一种字体例外,那便是这宋体字了。宋体字是宋朝徽宗时期,奸相秦桧开创的一种字体。他以徽宗瘦金体为依据,综合各家所长创造出这种当时适合用于印刷的字体。

    只不过因为秦桧名声太差,所以才会以朝代命名了他的字体。

    秦桧其实有大才,而且对自己的书法极有自信,他曾经不止一次说过:“功名富贵皆是过眼云烟,唯独我这秦体字乃是万世不易之业?!?br />
    吴省之咳嗽了一声问道:“张大人,信提到之事,你怎么看?”

    “事?”

    张三恒诧异了一下随即醒悟,脸红着又把那封信从头至尾读了一遍。

    “巨野泽的贼人疯了吗!”

    看完书信之后张三恒猛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啪的一声将书信拍桌子上。那信纸随着他手掌的抬起,飘飘荡荡的落了地上。

    他这一拍,下面坐着的几十个富家大户的家主整整齐齐的颤抖了一下,有和吴省之相熟之人往前凑了凑将书信捡起来看了看,立刻就白了脸色。他的手颤抖着跌坐回椅子上,一时之间竟然惊吓的说不出话来。见他这般模样,众人心里都是一凉,有人将书信从他手接过开始传看,只是这信传到谁的手里,谁就变得呆若木鸡。

    “两万贯!”

    张三恒怒道:“巨野泽的那些贼人,以为我东平郡是建金山上吗!”

    东平郡的富乃是裴家的一个远枝,正是离着吴省之坐的近捡起书信那人。他脸色惨白的没有一丝血色,颤抖着声音问道:“郡丞大人可有应对之策?”

    张三恒一愣,再次咆哮道:“我特娘的上哪儿去找这么多钱!燕云寨的那帮贼人穷疯了吗!逼急了我,我便率兵出征与他决一死战!我为大隋武将,怎么能向贼人弯腰低头?”

    逼得人骂娘,可见李闲要价确实高了些。

    “若是十万贯,哪怕……哪怕是二十万贯,我等勉强还是凑的出来的,花钱买一个平安也省的两位大人劳心费力,省的乡邻子弟流血丧命,可是这两万贯……就算我等倾家产也凑不齐啊?!?br />
    郓城裴家的家主裴世生悲凉叹道。

    吴省之叹了口气道:“这并不是关键啊,关键是……那姓李的当家还不许咱们向姓收钱,信明言,若是被他知道了,城破之日必将杀富家大户之人。连生吃人心的张金称都死他手里,那人想来也不是随便说说吓唬人的?!?br />
    他看了张三恒一眼道:“张大人曾追随宇元帅南征北战,用兵娴熟,以你之见咱们郓城的兵马,可有一战之力?”

    张三恒张了张嘴,终究化作一声长叹。

    “咱们还是讨论一下钱的问题?!?/div>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