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二百二十二章 第一战将 冷面煞星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青木营的数名士兵将那座巨大抛石车架起来的时候,距离郓城城门米外的香炉粗香恰好燃,当那香灰往一边歪斜倒下去,守香炉边的士兵转身便往回走,多一秒都没有停留。而那架抛石车随即威,多一秒的时间都没给城墙上还观望着的人们。

    这个时期,抛石车大隋还没有普遍运用,倒是西方的波斯人将这种利器研究到了近乎极致,人们称其为回回炮。

    吴省之从来没见过城外一里多处那个奇形怪状的东西,自然也就不知道那个东西是做什么用处,当他看到贼人数人抬着巨大的木臂拼装的时候还以为他们是要搭建一座高台,他还回身对身后众人讥讽说:“陛下征伐高句丽于辽东城下建高台观战,这蟊贼居然也学着样子来难道就不怕遭了天谴?”

    只是他话音才落,粗香燃,天谴便来了。

    数斤的巨石呼啸而来,从远处飞起逐渐城墙上众人的视线不断放大,当那巨石临近城门楼的时候,众人终于反应过来,也不知道是谁先喊了一声跑啊,于是城墙上的富户和官员士兵们蜂拥而逃,可惜,这个时候再逃已经晚了许多。那巨石带着不可阻挡的威势狠狠的砸落城门楼的一角,半边城门楼轰然倒塌。站城门楼上的弓箭手顷刻间便有几人被直接砸成了肉泥,而有数不清的人被坍塌下来的房屋埋下面。

    饶是吴省之已经向一侧逃了几步,还是被一块飞溅过来的城砖砸后背上,他身子往前一扑重重摔倒地,这一下毫无防范所以摔得格外结实厚道,以至于面部狠狠的撞了地面上,被坚硬的城砖折断了门牙两颗。

    随着城门楼半边坍塌,一阵巨大的烟尘冒起迅速便将这一段城前覆盖,灰尘人们根本看不到身边是何景象,有胆小之人向前急冲却偏了方向直接从城墙上掉了下来,虽然郓城的城墙并不十分高大却也有两丈余,从上跌落下来的人空只来得及下意识的喊了一个啊字,然后重重的拍城下地上,抽搐了几下后便不再动弹,眼见是不活了。

    张三恒的运气好些,因为他站得靠后所以跑起来也顺畅许多,十岁的老头拿出比征服一个青涩少女还要快十倍的速,提着官服下摆撒丫子就跑。虽然没有被砖石碎木击却也被汹涌而来的灰尘淹没,当灰尘落的时候哪里还分得出哪个是哪个?一个个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起来,光鲜漂亮的衣服全都是一层土色。

    这一下将城墙上众人的三魂七魄都砸得出了窍,大口大口的喘息也不知道有几魂几魄归位,又又几魂几魄还半空飘着不辨东西南北?;蛐碛腥说幕昶前肟沼胨说幕昶窍嘤?,两人还会半空握手庆幸没死道一声好险好险。

    这种威势根本不是人力可以相抗,原本站城墙上的郡兵一声喊随即抱头鼠窜,就算距离城门楼极远的人也吓得扔掉手弓箭向后逃遁,谁还顾得管郡守大人生死不明?

    吴省之被那一块残砖砸的一阵迷糊,好不容易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却被眼前的景象吓得浑身颤抖,城门楼半边坍塌,还有被砸伤的郡兵倒残砖碎瓦哀嚎的声音凄厉如夜鬼啼哭,那大石就压城门楼一侧,下面还露出两条人腿却已经是一动不动了。

    再找张三恒等人,却见那些人已经跑到几十米外站着大口喘气,自己身边的亲兵也是一个不剩都不知道逃去了什么地方,只是吴省之这个时候却没想起来计较下属见死不救,而是哀叹了一声,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伙贼人为何如此从动沉稳,只问了一句准备好没有便再无一言,然后立了个香炉静等粗香燃。

    贼人有如此手段,何愁破不开郓城的城门?

    原来那伙贼人早就预谋好了要来这么一个惊天动地的下马威,可惜可叹可悲自己竟然还不知不觉甚至还饶有兴致的看着人家。想了这许多事之后吴省之才觉得脸面上一阵生疼,并不是羞臊的,而是确实摔得太重。抬手摸了一下脸上疼痛之处,却惊讶的现竟然一手血迹。

    安定下来之后终于有人想起郡守大人还不知何处,于是有人开始高呼:“府君何?快救府君大人!”

    听得呼喊,吴省之张嘴怒骂道:“我就这里站着,你们这些没带眼的狗东西看不到我吗!”

    喊出去之后吴省之除了觉得嘴疼之外还觉得有些不对劲,伸手摸了摸才现原来门牙已经不知去处。

    也难怪众人看不到他,此时城墙上的人一个个灰头土脸,每个人身上都是厚厚的一层尘土,哪个还能分辨得出谁是谁?听到吴省之怒骂,有几个亲随连忙跑过来搀扶着他,吴省之生气的甩开那些人的手,却忽然两腿一软跌坐地上。

    “贼人……贼人怎么会有如此逆天的利器?”

    此时逐渐安稳下来,他脸色却越来越难看,心回想起刚才那巨石砸落的一瞬,后怕的感觉竟是比之前眼睁睁看着巨石落下的时候还要强烈几分。

    恰此时,从城外巨野泽燕云寨的人马又分出一队骑兵,为的还是之前喊话那人,这队骑兵飞骑而至到了城门外不远处停下,那人扯着嗓子再次呼喊:“我家将军问,吴大人可是准备好了?”

    ……

    ……

    裴世生和四五个城富户余名郡兵的?;は抡秸骄ぞさ某隽顺敲?,虽然身边有人?;?,但他们没一个人觉得踏实,再看那些郡兵,一个个腿软得几乎需要互相搀扶才能往前行走,真要是打起来,只怕这十人还不够人家燕云寨的人马塞牙缝的。

    裴世生好歹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他一边走一边深深的呼吸了几次,强迫自己的心里安定一些,同时整理着措辞想着一会儿见了那燕云寨的大当家该如何开口。只是他们才出了城门不远他就被身后一声烦躁的声音打乱了思绪,回头看时,现城的人竟然将城门关闭了。即便以他的城府休养也忍不住骂了一声狗-娘养的,却不知他骂的是城下令关门的张三恒还是满城都是狗-娘养的。若满城都是,也不知道得罪了多少狗爹。

    看见关了城门,就连那多名郡兵都忍不住开始咒骂。

    张三恒站残破的城门楼便,看着裴世生等人的背影眼神悲悯。

    “诸君一路走好,来年今日我定会给你们都上一炷香,洒一壶好酒的?!?br />
    他心如是想着。

    众人才走到距离贼人军阵还有一多步外,忽然贼人军阵一开,数名重甲步兵迈着整齐沉重的步伐迎了过来。众人吓得不敢再走,战战兢兢的停下来看着那队重甲步兵靠近。尤其是那多名郡兵,有人下意识的摸向腰畔横刀,有人则一脸惊慌的往回退去,还有人干脆抱着头蹲地上。

    数名重甲步兵众人面前停下分开两列,整齐而肃穆。为一员校尉举步而出,冰冷的眼神扫过众人身上随即大声下令道:“来人卸去兵器!与我家将军相谈之人随我来,闲杂无事之人就此等候!”

    这一声虎喝,声音之洪亮如同炸了一个响雷。那些郡兵想也没想就将腰畔的横刀解下来丢地上,然后撒丫子向后跑出去二三米才停下来朝这边观望。此时他们心里才不会计较被贼人一声吼就吓得卸去兵器是不是丢了朝廷的颜面,至于自己丢不丢脸那就不重要了。

    裴世生等人胆战心惊的跟着那校尉进了燕云寨的军阵之,遥遥便看见有几个人正坐前面饮酒说笑。那几人谈笑风生,往这边一眼都没有看过来。

    裴世生往主位上仔细看了看,却见一位看起来十七岁的清俊少年,穿一身青衫坐那里,越是离着近了裴世生越是心惊,心说这燕云寨的大当家也太年轻了些,虽然传闻此人便是如此年纪,但裴世生一直不相信数万贼人的领竟然会是个还未及弱冠的少年。

    这少年眉目清秀,表情淡然,正低声与其他说笑着什么,随随便便的坐那里,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威势让人心难以平静。

    裴世生等人走到近前,李闲微微侧头看了他们一眼便对铁獠狼等人笑道:“你们若是吃饱了酒肉便回各营去,说不得一会儿便要攻城?!?br />
    铁獠狼洛傅四人起身行军礼,然后转身走向他们自己的营地。

    “郓城裴世生,见过将军!”

    裴世生见那少年麾下将领个个都是勇武彪悍的样子,但对那少年却尊敬无比心是惊骇。他站李闲身前几米外,弯腰施礼。

    李闲的目光淡淡的扫过裴世生的脸上,似乎是轻轻叹了口气。

    他站起来指了指裴世生等人道:“给几位乡绅找几个凳子坐?!?br />
    说完,竟然一转身走了。

    裴世生愕然,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几个人,他们也都是不明所以,一脸茫然。

    不多时,几个亲兵搬来凳子让裴世生等人身边,裴世生等人连忙推让,那亲兵猛的站直了身子大声喊道:“将军让你们坐,你们便坐下!”

    “坐!”

    四周精甲同时一声大喊,吓得裴世生等人赶紧一屁股坐凳子上。只是坐下来他们才感觉到不妥,这凳子,哪里能算是凳子,也太矮了些,坐那里膝盖都快顶着胸脯了,着实的憋屈。

    正这个时候,一个穿铁甲的人笑呵呵的走到众人面前,先是扫视了众人一眼随即哈哈大笑起来,众人见此人五十岁左右年纪,面容猥琐,身形枯瘦,那一身盔甲穿他身上还有些松垮,只是这人一声大笑却显得极阴沉可怕,如猫头鹰夜啼一般。

    那人站众人面前不远处,一个亲兵搬来一把很高很高的椅子放他身后。他欠着屁股坐上去,随即俯视着裴世生等人冷笑道:“你们郡守吴省之自己做了缩头乌龟,却让你们这些人出来丢人现眼!”

    裴世生等人坐板凳上仰视着瘦削之人,忽然现,那人坐的那么高,自己等人坐的这般矮,就好像自己这些人都是规规矩矩上学堂的孩童似的,而那人则是面貌可憎的老师。

    “请问这位好汉如何称呼?”

    裴世生壮着胆子问道。

    那人哈哈大笑道:“吴省之不敢出城来见我家将军,难道我将军就有兴趣和你们这些小人物谈?将军已经将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你们的生死,甚至整个郓城内所有人的生死便我的手!好教你们知道,我便是将军麾下第一得力战将人称冷面煞星的王启年!”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