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二百二十五章 给我上一桌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李闲从来就不是那种喝酒如鲸吞的豪客,虽然他的酒量从小就不错。

    因为襁褓的时候被丢弃雪地受了寒,李闲幼年间身体并不是特别好,之所以现如此健壮是因为他从几岁就开始妖孽一般的修炼,这和他与生俱来的成年人意志有着绝对的关系,当然,这种意志也不是每个人都有的。

    四岁开始,别人还蹒跚学步的时候他已经强迫自己练功了,这个年纪,一般人的孩子还躲娘亲怀里撒娇,而他却已经开始**生活。当然,让他一个成年人心理的人钻进别人怀里撒娇也是件困难事,若是女子还好说软玉温香的也算享受,钻进张仲坚怀里的话李闲着实没有什么**。

    不过也正是因为他没有爹娘爱护,而粗手粗脚的张仲坚哪里会养孩子,虽然也当得起关怀备至四个字,可也不是没做出过屎尿裤裆里裹一天没现的这种恶事。而李闲心思是成年人,却管不住婴儿的躯体。只是让他饿了尿了拉了放声大哭这种事偏偏还不好做出来,于是乎小时候他没少受罪。

    因为身体羸弱,襁褓就被寒气入-体险些没保住性命,后来张仲坚便早早的让他饮酒,这位绿林大豪坚持认为酒可驱寒,可是却完全不知道孩子哪能多喝酒?李闲一直庆幸自己还没有自主能力的时候没被酒烧坏了脑子。脑子没有烧坏,但是酒量却一天天的渐长。

    然而这是李闲为数不多的酒醉,第一次,是江南突围的时候很多铁浮屠的兄弟战死。那时候他方五岁,那一次他烂醉如泥。第二次,是燕山上血骑和铁浮屠近乎全灭,那时候他十三岁,那一次他喝得人事不省。第三次,便是昨夜。只是不知为何,却怎么也睡不着。

    都说酒醉嗜睡,可李闲昨夜躺床上翻来覆去就是难以入眠。越是这样,越觉得头疼欲裂,起身喝了几次凉茶也不顶用,性从屋子里翻出一壶老酒跃上窗户坐着一口一口的灌进嘴里。

    斜靠窗边看晓月当空,李闲的视线飘忽。

    想起之前欧思青青说要留房照顾自己,李闲摇头苦笑。

    酒醉狂就算他把欧思青青怎么样了,估计着青青也不会有些许怨言??衫钕胁幌?,酒后乱-性这种事无论如何也有些丢人。何况,他身子如同激流一片竹叶飘摆不定,可是头脑却清醒的要命,酒后禽兽已经不是人了,酒后装作禽兽那就加的不是人。太清醒,这也是他为什么睡不着的原因。

    叶怀袖的话是对的。

    自己如此伪善,如她所说那般假惺惺悲天悯人如何成的了大事?可这心结不是一句话就能解开的,也没有什么顿悟之说。李闲苦恼的想着,若是日后自己杀人放火的事情做的多了,应该就能变得心狠心冷一些了。

    他想起自己去塞北草原之前,被朝廷追杀的时候也是快意杀人打得过便打打不过便逃,日子虽然清冷凄苦倒也逍??旎?,可是现不必再担心被人追杀,有根基有人马,胸有韬略,掌有利刃,可为什么却一日不如一日快活?

    想来想去,觉原来是面对的事情不同了。

    当初被追杀的时候,不杀人便是死,所以下手杀人毫无顾忌,而杀的那些人也是生死大仇派来的,杀了也没有什么负疚感,他岁便张仲坚的帮助下破了杀戒,按理说还有什么下不去手的?可是如今面对的不同了,他手下雄兵数万,动辄摧城拔寨,就算不想祸及无辜可还是有无辜因他而死。比如郓城一行,李闲以想起来自己从郓城诈得钱粮无数也不知道会害了多少姓心便如堵了一块大石头般不痛快。

    自燕山南下以来,这一路厮杀他见得太多的遍地死尸满目饿殍,其绝不多数都是手无寸铁的姓。虽然已经大隋生活了十几年,可他一个现代人的思想面对诸般地狱一样的景象如何能做到心安理得?

    或许……还是没能适应这个时代。

    李闲叹了口气,再饮一口酒。

    此心拖泥带水,是人生苦处。

    他想起前世看到的这句话,自嘲的笑了笑。以前为了保命所以可以无所顾忌,现,为什么站得高了些,手里权势大了些反而烦恼缠身?

    他不如罗艺!

    叶怀袖的这句话他其实听的清清楚楚,而且犹如心扎了一道闪电般令他惊慌恐惧了片刻。不如罗艺,如何能乱世立足?

    饮酒对月,一般都是人骚客故作姿态无病呻吟时候的样子,可是现李闲忽然却明白了为什么那些人喜欢对月而歌,说来说去,还是孤独所致。

    若想成其大事,就必须无视姓生死?

    亲人可害?朋友可杀?家人可弃?

    那我保命何用?那我打下一片天下又有何用?

    正愤懑,忽然听见外面有人急切说道:“将军!有要事!”

    李闲一凛,从窗边跳下整理了一下衣衫,举步往门外走去,他早已换了一身干爽青衫,洗过了热水澡,将酒壶随意放一边快步出门,眼神明亮,步伐稳健,哪里能看得到一丝醉态?

    ……

    ……

    “什么事?”

    李闲走出房门,问站门口的士兵,李闲认得他,这人乃是伏虎奴的亲兵。今夜众人皆醉,唯独伏虎奴今夜轮值守吊桥所以不曾饮酒。见是伏虎奴的亲兵急急忙忙来找自己,李闲第一反应便是山寨外面出了什么大事。

    “伏当家今夜带着我等轮值,小半个时辰前忽然有一人纵马到了山寨门外,大声呼喊说是您的朋友,今夜务必要见将军您,天色太暗也看不出那人面目,又不知是否乃是官府之人要诈开寨门,所以伏当家一开始没理会,只警告那人说再喊就放箭射死??赡侨朔堑豢侠肴?,还门外大喊大叫。听他声音急切不似作伪,伏当家也不好真的伤了他,也不敢开寨门放吊桥,只好派我来请将军过去?!?br />
    李闲微微皱眉,他也想不到是谁这个时候如此急切的要见自己。自己的亲人朋友都巨野泽燕云寨内,山寨外面的人,找自己干什么?而且此时已经过了午夜,确实令人生疑。

    “来人可曾自保姓名?”

    李闲一边走一边问道。

    “有!他说他姓罗,自历城来?!?br />
    那亲兵回答道。

    李闲一怔,随即加快脚步往吊桥那边赶去。

    到了城楼上,还能听见外面漆黑有人高呼:“我乃你们将军故友,有要事要见他,你们快开寨门!”

    见李闲来了,伏虎奴连忙迎上去道:“小半个时辰前此人到了山寨外面,一直喊着要见你。问他有什么事,他又不肯说。也不知道是顾忌着什么,还是有诡计?!?br />
    李闲侧耳倾听,那声音正是历城罗士信!

    他快步走到墙边往下看去,只是夜色太浓只隐约能看到下面有个人骑马上来回走动,李闲虽然视力极好却也辨认不出。他站城楼上高喊:“下面可是士信?”

    “安之?是你吗?!”

    下面那人听到喊声,李闲确定正是罗士信的声音。

    想了想,李闲高声道:“士信,委屈你,你将马匹且先放外面,我让人放吊篮下去接你上来。夜深漆黑,莫怪我小心!”

    山寨外面的正是罗士信,他知道李闲担心什么,毕竟如今两人一个是官一个是匪,李闲为了山寨考虑不得不谨慎一些。若是换做自己,只怕也不会立刻就将寨门打开放下吊桥。只是明白这其的道理,罗士信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想起自己初遇李闲的时候,两个人意气相投无话不谈,谁想到如今见一面都会如此尴尬?

    “无妨!你且放吊篮下来!”

    罗士信应了一声,将自己的战马栓一棵大树上走到吊桥下面。

    有人先坐吊篮自城墙上下来,甩过去绳让罗士信抓了,然后让他吊桥上荡过去。怕罗士信看不清对面地势,李闲让人点了无数火把丢下去照亮了山寨门前,罗士信接过绳子攥紧一荡过去了那一道天堑,寨子门前落地向前跑了几步站稳,李闲的几名亲兵连忙将他扶住,罗士信抱拳说了句多谢,然后坐吊篮被拉上了城墙。

    临到城头的时候,李闲伸出手去拉住罗士信的手,罗士信借力一跃便上了城墙。

    李闲拉着罗士信的手左看右看,哈哈大笑道:“士信,你怎么来了这里?”

    罗士信看着朋友真诚的笑容心一暖,他笑了笑道:“之前齐郡听说了一件要紧事,涉及到你的安危,我便马不停蹄的从齐郡赶来,你先给我弄些吃的,赶得太急,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吃过东西了。肚皮都饿憋了,好再暖一壶老酒!”

    “我这就让人准备!”

    李闲连忙吩咐人安排饭菜,这才现罗士信一身风尘仆仆的样子,他本来脸色就黑,这一路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不眠不休,脸色加的暗淡无光。眸子里也是深深的倦意,眼珠上一片血丝。再看他的衣衫上面蒙了一层灰尘,几乎都看不出本来的颜色了。头上也是如此,简直就好像刚从土里爬出来的一样。

    李闲拉着罗士信的手,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前几日齐郡通守张须陀将军得到朝廷命令,让他率军进击清剿鲁郡内叛军,传旨的人无意说起另一件事恰好被我听到,朝廷调了右侯卫将军冯孝慈率军数万专门来攻打你的寨子!你可要小心应对,冯孝慈乃是当世名将,不可小觑!”

    罗士信喘了口气后低声对李闲说道:“我怕影响了你山寨军心,所以没城外大声宣扬,你自己知道便好,早作准备!”

    从齐郡历城到巨野泽何其遥远,罗士信为了报信竟然不眠不休的赶来,此间情义,李闲如何能不动容!

    虽然说这消息李闲早已得知,可感动李闲的却是罗士信千里送信的一片情义。而且他现为历城郡兵都尉,乃是朝廷武将,上面还有一个对大隋忠心耿耿的老将军张须陀,他能做到如此,其的辛苦可想而知!

    李闲张了张嘴却罗士信打断,他揉了揉胀的眼睛笑道:“别说谢谢,那就太没意思了,你若说谢,我反而心不痛快?!?br />
    他笑着说道:“若是有好酒好肉倒是不妨多上来一些,我这肚皮空空如也如今能吞得下一整头牛!”

    李闲用力的点了点头,眼睛模糊起来。

    罗士信酒足饭饱之后打了个饱嗝,摸着肚皮叹道:“这么多年吃饭都没有如今天这般香甜!”

    他笑嘻嘻的凑近李闲,眨了眨眼睛问道:“山大王的日子快活不?”

    “呃……”

    李闲还没回答,罗士信忽然叹了口气道:“保暖果然思淫-欲…李大当家,有没有什么清俊少女俏佳人之类的,给我上一桌!”

    李闲:“……”
  • <ruby id="LRTTBXB"></ruby>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ruby id="LRTTBXB"></ruby>
  • <ruby id="LRTTBXB"></ruby><ruby id="LRTTBXB"></ruby>
  • <ruby id="LRTTBXB"><nobr id="LRTTBXB"></nobr></ruby>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del id="LRTTBXB"></del></nobr></button>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
  • 595161391 2018-02-11
  • 264751390 2018-02-11
  • 863932389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