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二百二十七章 难以决定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十月份的太阳已经开始睡懒觉,当他从东方地平线上缓缓爬起来的时候李闲和陈雀朱一石三人已经水泊上漂泊了好一会儿。李闲已经不记得昨夜喝了多少酒,也不记得自己吐出来多少东西,现他强烈的感觉也不是困倦而是饥饿,或许是吐的太多了些所以胃里已经空空如也。

    他让撑船的士兵停下来,然后扭头问陈雀儿道:“船上带没带吃的?如果没带吃的,那带没带鱼竿?”

    陈雀儿摊了摊手道:“将军那么急着把我们俩从被窝里拉出来,肯定是什么都没带的?!?br />
    李闲抚摸了一下微瘪的肚子叹息道:“饥饿的时候却没有吃的,果然是一件很难受的事。心里的难受比肚子里的难受还强烈一些,可我这船上摇摇晃晃的躺着感觉极舒服又不想回去,而且,该看的还没看完?!?br />
    朱一石笑道:“这有什么可为难的?”

    他将长袍闪去只穿了身衣服,站船边活动了几下笑道:“我自幼水边长大,还是孩子时候下河摸鱼便难不住我?!?br />
    李闲笑着打了个比方说道:“水边长大的孩子玩水摸鱼,就跟平原上人家的孩子撒尿和泥放屁崩坑是一样的轻车熟路啊?!?br />
    他躺船头甲板上微微侧身看着朱一石认真问道:“宏远兄,你小时候有没有玩过坐沙子上放屁的游戏?”

    朱一石讪讪的笑了笑:“这个还真没有?!?br />
    “那你有没有潜泳的时候水里放过屁?”

    李闲紧追不舍的问道。

    朱一石叹了口气,看了李闲一眼道:“这个……倒是有的?!?br />
    李闲怀旧一般怅然道:“我也试过,水放屁崩气泡出来,倒是比沙子上崩坑还有趣一些?!?br />
    朱一石心叹道,将军啊将军,你这童年怎么一直就玩屁?

    活动了身子之后朱一石对李闲说道:“将军且稍后,我一会儿便抓上来一尾肥鱼,船上虽然没有吃食但却有酒,早就听说将军您烤鱼的手艺天下一绝,吃过的人都是赞不绝口。张大当家曾经说过,将军您有三绝,射艺,刀法,烤肉,若是和烤肉比起来,射艺和刀法都要往后排一排。今天这么匆忙出来,想不到我倒是能尝到将军烤鱼的滋味了?!?br />
    李闲伸手摸了摸从来不离身的鹿皮囊后说道:“这个没问题,我这个人大的优点便是好吃懒做,所以烤肉的调料一般随身都带着。不过这三绝以后还是莫要再提了,除了烤肉还稍微能拿得出手其他两样又怎么敢称绝?我师父达溪长儒面前,我不敢说自己会用刀,而且这世间还有一个刖,我那点不入流的刀法不值一提。至于射艺,叶大档头一介女流,射艺似乎比我也要强上几分?!?br />
    朱一石笑道:“既然张大当家这么说便肯定有道理?!?br />
    说完,他做了一个起跳的姿势准备跃进水,恰好李闲说道:“其实我阿爷也有三绝,好吃,懒做,脸皮厚?!?br />
    听到这句话,朱一石跳起来的姿势都变了形状,极其难看的砸进水里,溅起来一大朵浪花溅湿了李闲和陈雀儿的衣服。他明明是想做一个潇洒的鱼跃入水,可惜因为李闲那句话惊的四肢变形平着就掉进了水里。李闲抹去脸上的水迹,一脸茫然疑惑还带着些许了然:“看朱一石也入水的身姿,我越来越怀疑他刚才说自己水如何如何厉害实有吹牛-逼的嫌疑?!?br />
    陈雀儿点头道:“言之有理……”

    事实上朱一石的水性确实极好,虽然入水的姿势难看到了连他自己都羞愧的地步,估计他五岁的时候鱼跃入水也比现漂亮许多,但他只是水稍微调整了一下便如一条游鱼般水下潜了出去,一直到李闲和陈雀儿都看不到了他水的影子也没见他露头出来换气。

    按照李闲的理解,一个人水能潜游一分半钟就已经很了不起了。从朱一石入水他便轻声数着,一直数到一的时候朱一石才从水出来,而且一只手托着一条肥硕的大鱼,一只手划水游了回来。

    “将军,看这条鱼可够肥?”

    憋了这么久,他居然脸不红气不喘。

    李闲赞叹道:“果然名不虚传!”

    朱一石愣了一下才醒悟原来是夸奖自己,他将那条大鱼抛上船:“一条鱼不够吃,我再去摸几条上来?!?br />
    ……

    ……

    将水泊只走了很小的一个区域,李闲一边啃着烤鱼一边感叹道:“水泊地势太好,到处都是能伏兵的地方,只要能将冯孝慈引进水泊,我倒是想看看咱们的水军这几个月操练到了什么样子?!?br />
    “如果冯孝慈心急,他只能从水泊进攻!山寨地势太险要,攻城一方的人马根本施展不开,几人几人的往上攻纯粹是送死?!?br />
    陈雀儿道:“对了,将军,刚才你说就咱们刚离开的地方逼着冯孝慈进攻,是郓城?”

    李闲笑了笑道:“其实说起来不是郓城,而是郓城里面的人。而且,咱们算是无心插柳了一回,冯孝慈就算不着急也得着急了?!?br />
    数日后,郓城。

    右侯卫大军一路风尘仆仆的感到了东平郡郡治城外,前几日得到了消息的郡守吴省之和郡丞张三恒带着东平郡官员城外等候,远远的看着前面官道上尘烟遮天蔽日知道是右侯卫的大军到了,吴省之和张三恒相视苦笑一声。两个人此时心所想的事情一般无二,都是惋惜郓城粮仓那么多粮食和他们不得不掏出去的那么多钱财。

    若是早两日知道右侯卫府兵前来进剿巨野泽的贼人,他们又怎么会蒙受那么大的一笔损失?

    前几日朝廷派来传信的人姗姗来迟,因为沿路匪患太严重他耽搁了几日以至于比李闲的人马晚到了两日。当得知陛下亲自下旨派兵剿灭燕云寨的贼人之后,吴省之和张三恒都是一声长叹。多可惜啊,只需坚守五日,便能里应外合将燕云寨那些猖狂的贼人一网打,两个人都是越想越心疼。

    正因为心疼,两个人都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直到右侯卫将军冯孝慈问起来的时候,两个人才想起,随即一脸惊愕慌张。

    “这次本将军奉命进剿反贼,所需粮草补给还请府君早拨付给我,本将军早日将那伙贼人除去,也好早日回去向陛下复命?!?br />
    “这个……”

    吴省之脸色极难看的的看着冯孝慈,却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到底还是张三恒毕竟跟过宇述,知道这些看起来冷冰冰的将军们其实也一个个都是心思剔透之人,于是立刻肃然甚至带着些许悲凉道:“将军有所不知!”

    他指着后面坍塌了半边的郓城西门城楼说道:“就将军到来的前几日,巨野泽燕云寨的贼人忽然倾巢而出攻打我郓城,虽然府君大人与我率领郡兵和姓奋力抵抗反击,甚至诛杀了燕云寨一名当家,但因为兵力相差悬殊还是被贼人攻破了城门,城府库粮仓被贼人洗劫一空,城姓也死伤无数。后来还是府君大人与我趁着贼人哄抢财物的时候,再组织人马反攻才将贼人杀退。只是……只是……粮仓却是空了?!?br />
    “什么!”

    冯孝慈眼睛猛的瞪圆:“郓城无粮?”

    吴省之被冯孝慈凌厉的视线吓了一跳,讪讪道:“无粮?!彼杂行呃⒌牡拖峦?,可是忽然醒悟这冯孝慈也太没人情了些,不问贼人攻城之事,哪怕就是客套话的慰问也要说两句,竟然只关心粮草!想到这里他又抬起来,看着冯孝慈说道:“本官已经力,有城姓作证?!?br />
    冯孝慈刚才只是心急惊诧,因为郓城没有粮食对于右侯卫来说是个巨大的难题。他率领大军比原计划早了几日赶到郓城,一,是想突袭,打贼人一个措手不及。二,是因为他军根本没有携带太多的粮草。如今才到东平郡竟然得到这么一个坏到不能再坏的消息,他如何能不心急?

    见吴省之脸色一变,冯孝慈也立刻反应过来。

    “那些该死的贼人!”

    他佯装大怒道:“府君放心,这次本将军一定将燕云寨的那些贼人杀个片甲不留。前几日贼人攻打东平郡的事府君已经上奏朝廷了吗?若是没有,本将军倒是愿意与府君联名上奏?!?br />
    这话是示好!

    吴省之立刻就反应过来:“多谢将军!”

    冯孝慈连忙摆手道:“这只是公务而已,府君何需谢我?只是……我军无粮,士兵们憋着肚子怎么和贼人厮杀?府君你看……”

    吴省之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只能说,力……将军若是不信,可进城一看,府库和粮仓,都被贼人搬了个精光??!”

    “贼人兵力多少?”

    冯孝慈问道。

    “不下十万!”

    张三恒咬了咬牙,一脸悲愤的说道。

    冯孝慈一怔,心里忽然生出一股极强烈的不详来。

    ……

    ……

    好歹坚持着吃完了吴省之和张三恒安排的接风宴席,冯孝慈便推脱军还有要事处理便略显匆忙的从酒楼返回营地。他是没有进城住进吴省之安排的宅院,而是选择住了军大帐之内。

    “匹夫!败类!”

    进了大帐让左右退下,冯孝慈喝了一口凉茶却越来越忍不住心怒意于是破口大骂。

    说什么郓城被贼人攻破,什么城姓死伤无数,都他娘的骗人的!

    若是没有进城,光看那半边坍塌的城楼冯孝慈还以为巨野泽燕云寨的贼人真的攻破了城门城烧杀抢掠了,可是进了城之后冯孝慈立刻就看出了不对。城姓的房子没有一家坍塌失火的,粮仓虽然是真的空了可里面并不狼藉也没有厮杀打斗的痕迹,再说府库,竟然连院子里地上的草都没有被人踩断,这便是乱匪进来横行的样子?

    只略一思,他便明白了其的真相。

    “人误国,匹夫误国!”

    冯孝慈咬着牙怒骂,过了好一会儿才渐渐的平静下来:“来人,请虎贲郎将崔志,鹰扬郎将刘世宝来我大帐议事!”

    不多时,与他一同赴宴才回去自己军帐的两位得力战将急匆匆的赶了回来。冯孝慈看着两个久随自己征战的下属叹道:“这一战,只怕难打了。郓城内没有粮草,咱们还没有朝廷的补给,只能速战速决。所以明日一早,你们二人便随我去查看巨野泽的地形,务求将贼人引诱出来决战?!?br />
    他看了虎贲郎将崔志一眼道:“另外,你多派人手去罗船只,多多益善?!?br />
    他站起来看着军帐外的星空负手而立,背影落寞。

    “若是贼人坚守不出,咱们是从水路进攻,还是……撤回?”
  • <s id="LRTTBXB"></s>
  • <u id="LRTTBXB"></u>
  • <u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u> <button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button>
    <u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u>
  • <s id="LRTTBXB"></s>
  • <kbd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kbd>
  • <u id="LRTTBXB"></u>
    <kbd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kbd>
  • <s id="LRTTBXB"></s>
  • <u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u>
    <u id="LRTTBXB"></u>
  • <kbd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kbd>
  • <kbd id="LRTTBXB"></kbd>
  • 74280436 2018-02-23
  • 910545435 2018-02-23
  • 828142434 2018-02-23
  • 920627433 2018-02-22
  • 124322432 2018-02-22
  • 607882431 2018-02-22
  • 732946430 2018-02-22
  • 689525429 2018-02-22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