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二百二十八章 问路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二二十八章问路

    冯孝慈只带了十几个护卫还有手下两位得力战将,虎贲郎将崔志和鹰扬郎将刘世宝一行人换了便服,出了军营后便骑马往巨野泽方向飞驰。他打算亲自去查看一下巨野泽的地形再决定这一战到底如何开打,毕竟东平郡郡守吴省之给他的舆图太过简单了些,而且这一战冯孝慈明白必然凶险万分所以非但派出去大批斥候打探,还准备亲自去看看否则心里着实的不踏实。

    为了保证安全,一千精骑后面三四里跟着,毕竟这是到燕云寨贼人的地盘上查看虚实,谁也保不准燕云寨的贼人会不会出来劫财。

    距离梁山四五里处,遥遥能看见山峰奇峻绿木成荫,冯孝慈见前面不远处有个小小村庄,便率先下马朝着村子里缓步走去。这小村子规模并不大,只有十户人家。到了这村子外面之后冯孝慈驻足观看了一会儿随即微微皱眉,心没来由的生出几分不痛快。

    虎贲郎将崔志见他脸色不好看,也跟着叹了口气。这么多年他和刘世宝两个人一直跟着冯孝慈,对将军心里想些什么他其实早已经猜到。从驻地出一路往东平郡来,沿路上就没见过一个完好无损的村子,田地荒芜,野狗饿狼横行偏偏却看不到几个人。村子都破败了,田地都荒凉了,往往里内都看不到一点生机。到了东平郡后初看也是如此,于是冯孝慈趁机以反贼的残暴狠毒为鼓舞士兵们士气的借口,可是越是靠近巨野泽所看到的景象便越是不同,离着巨野泽还有里距离,基本上沿途所过之处的村子里就能看到姓正常出入生活,田地也打理的很干净。

    而到了这小村子外面之后所见到的景象,是让人惊疑感叹。

    如今已经到了十月所以田地里已经没有了什么农活,离着还远就能看到村口垂柳大树下有一座凉亭,围拢着不少人也不知道看什么,等到了近前才看清,原来是两位老者正凉亭下棋,很多略懂棋道的村民都围一边观看。不时有人支招,也便有了争吵,可是这些村民虽然争吵却不动怒,似乎每日都会由此一争般习以为常。而见了二十余鲜衣怒马的外人到来,那些村民竟然没有一点反应,下棋的还下棋,支招的还支招,争吵的依然还争吵。

    再往前看去不远处有一条小溪,四五个村妇正坐溪边浣衣,也不知道她们是低声交谈着什么,不时传来一阵笑声,悦耳动听。

    “已经有多久未曾见过这般怡然自得的景象了?”

    冯孝慈喃喃低语道。

    刘世宝想的却是另外一个道理,他脸色微怒道:“此间姓安心与贼为邻,想来也没有什么好东西。据说此前张金称时也不是没有兵马征剿过巨野泽,都是泽外这些姓给那些贼人通风报信导致朝廷的人马屡次失败。要我说,先把这些刁民都杀了才是?!?br />
    冯孝慈知道刘世宝心性狠戾,为人却并不残暴所以那话多半也是气话,但冯孝慈还是肃然道:“如今长江以北各郡都有贼人作乱,越是靠近郡治姓反而生活的越是凄苦,偏偏很多贼人匪巢的附近,姓生活安稳康宁,这不得不让人深思?!?br />
    崔志叹道:“连贼人都懂得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道理,不伤害他们地盘上的姓?!?br />
    刘世宝道:“兔子不吃窝边草?可相对于朝廷来说,这个窝太大了些,天下姓都是窝边草!”

    他这话其实有些不敬,其的意思到好像是说皇帝陛下才是大的那只兔子似的。

    冯孝慈摆了摆手制止刘世宝再说下去,他看着远处起伏不连绵不绝的山峦叹道:“这些话你们以后还是少说的好,咱们都是大隋的军人,既然是军人那就有除贼卫国?;ど琊⒖赝燎鹇牡脑鹑?,朝廷里的事不是咱们该管的事?!?br />
    崔志和刘世宝垂道:“属下记住了?!?br />
    冯孝慈笑了笑,指着那边凉亭道:“走,咱们去看看,说不定能探得什么消息也说不定?!?br />
    “将军还是小心些,我过去便成了,此间姓与贼为邻必然也俱是狠辣之辈,万一他们起了什么歹心再惊扰了您?!?br />
    崔志劝道。

    冯孝慈捋了捋下颌上的灰白胡须笑道:“我自从军至今大大小小何止战?就算这里民风彪悍,难道还能吓的住我?若是真被一群姓吓破了胆子,我也就没脸再带着右候卫数万精锐了?!?br />
    他虽然是说笑,但却透着一股自信。

    ……

    ……

    “老人家,你们这个村子叫什么名字啊?!?br />
    冯孝慈将战马的缰绳交给亲随,走到凉亭外对一个正观棋的老者问道。

    那人看起来五十岁左右年纪,穿一身松松大大的土布衣服正负着手观棋,听见有人说话回头看了看,眉宇间颇为不耐?;蚴潜蝗巳帕诵酥?,又或是不愿意搭理生人,只是冷冷淡淡的看了冯孝慈一眼随口说道:“没有名字?!?br />
    “村无名,那老人家贵姓???”

    冯孝慈笑呵呵的问道。

    那老者皱眉,颇有些恼火的说道:“你这人烦不烦,能不能不要打扰我看棋?”

    冯孝慈愕然,伸手拦着怒气上来的刘世宝,对那老者抱拳笑了笑道:“我们远道而来,沿路所见皆是一片焦土,唯独这山村姓安乐怡然所以才会好奇,打扰之处,多有得罪?!?br />
    那老者听他说话客气倒也不好装作没听见:“那是自然,巨野泽有燕云寨的好汉,谁敢这方圆里内撒野?敢糟蹋姓的都被好汉们剁成了肉泥,哪个还敢来惹是生非?对了,你们是外乡来的,若是游山玩水还是离这里远一些的好,若是被燕云寨的好汉们现以为你们是朝廷派来的细作,那你们可就有苦头吃咯?!?br />
    听他好言提醒,冯孝慈便继续攀谈道:“老人家你有所不知,我这人生来胆子就大,从年轻时就爱结交好汉豪杰,正因为知道巨野泽燕云寨大当家声名赫赫,所以特地来此处看看。只是我胆子再大也不敢贸然进山,所以只好先跟老人家打听一下燕云寨的事?!?br />
    那老人眯着眼睛看了冯孝慈一眼道:“你不会真是朝廷派来的奸细?”

    刘世宝怒道:“好端端的跟你说话,你这人怎么这么不知趣?说我们是奸细,我看你们这村子里的人和燕云寨里的人必然有所勾结,外面的姓都活不下去,你们倒是活的快活自只怕也没少给燕云寨的人通风报信才换的庇护?”

    冯孝慈瞪了她一眼怒道:“我好好的与这位老人家说话,你插嘴做什么,退下!”

    他对那老者歉意的笑了笑道:“家的护卫不懂规矩,老人家莫要见怪?!?br />
    那老人看了他一眼,也不惧怕刘世宝的凶恶面容走到刘世宝身前说道:“你这后生说话真没道理啊,照你这意思燕云寨的好汉庇护我们,我们还有罪了不成?”

    刘世宝道:“我虽然也看不起朝廷行事,但也不屑于与山贼勾结?!?br />
    老人怒道:“你个白痴!”

    他指着刘世宝的鼻子尖骂道:“世道大乱,为什么大乱?还不是朝廷连年兴兵抓劳丁增赋税所致?以前张金称巨野泽的时候,朝廷就派兵来剿过,没错,我们是给张金称通风报信了,那是因为我们只不过想活下去!为朝廷官军引路,不管是打赢了还是打输了都不会管我们,巨野泽里的人杀回来还不是我们遭殃?而给巨野泽里面的人通风报信,不管他们是打赢了还是打输了,绝不会难为我们还会有所厚赠,你说,要是换了你怎么办。你个白痴二愣子,憨傻痴呆货!”

    刘士龙一愕,怒气大盛却被冯孝慈拦住。

    ……

    ……

    “这世道啊,就是这么一个世道,以前老姓心向朝廷,是因为朝廷实实的为老姓做了实事??誓昙?,大隋天下也有人造反,可那些造反的有一个落得好下场的吗?别说朝廷不容,就是我们这些老姓也恨那些家伙,恨不得活活咬死他们。如今开皇改成了大业,你再看看,这天下还有不反的地方吗?”

    那老人坐路边的大石头上叹道。

    冯孝慈点了点头道:“或许皇帝陛下只是这两年只顾着征伐高句丽,确实劳民伤财了些,不过等将高句丽灭国之后,用不了一二年,我想姓们的日子还是会好起来的?!?br />
    “还打?!”

    老人皱眉怒骂道:“再打下去,不等灭了高句丽,大隋就要灭国了!”

    冯孝慈一窒,却不好训斥。

    “朝廷也是不得不打啊,你想想,若是不把家门口的强敌打怕了,打没了,这不是大患吗。高句丽人年年蚕食我大隋的疆域,今天占一些明天占一些,皇帝肯定是要打的,因为大隋的国威不容侵犯?!?br />
    “看你这个人说话,倒真好像是官府人?!?br />
    老人警惕的看了冯孝慈一眼。

    冯孝慈哈哈笑道:“不瞒老人家,我家祖上还真是做官的,只是到了我这里也就断了,家虽然颇有财富却无心仕途,还是整日游山玩水结交豪杰的好啊,自!”

    “有钱人才自!”

    老人瞪了他一眼道:“我劝你还是别打算进山去了,燕云寨的好汉们放下吊桥,就算你长了翅膀都别想飞进去。山寨前面的小路崎岖难行,就算朝廷派来十万大军也上不去?!?br />
    冯孝慈眼神一亮,试探着问道:“老人家久居此处,难道就不知道别的法子进去?”

    老人叹道:“进山的路就那么一条,所以朝廷历次派兵来都会无功而返。不过,若是你想远远的看看燕云寨的山寨,倒是可以从水泊进去。只是千万别靠近山寨,不然会被乱箭射成刺猬!”

    “我听说水泊转十八弯,若是没人带路也根本进不去啊?!?br />
    “这倒是真的?!?br />
    老人笑道:“上次东平郡的郡兵也想从水泊进去偷袭,结果因为没人带路水泊里转了两天硬是没有转出芦苇荡,只得退了回去?!?br />
    冯孝慈心一笑,不过脸上却装作好奇问道:“老人家,你认识水路吗?”

    “那是自然!”

    老人拍了拍胸脯道:“我从小这巨野泽边上玩耍,水泊里的鱼有多少都瞒不住我!”

    冯孝慈微微笑道:“那便太好了?!?br />
    刘世宝和崔志两个人也是眼前一亮,随即会心一笑。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