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二百三十一章 不攻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李茂和李老头两个人手拉着手往那片断崖的方向跑过去,一边跑一边声嘶力竭的喊了一句:“燕云寨的好汉们,要为我们爷俩报仇!”

    父子二人相视一笑,这一刻仿似时间也随着他们两个人的笑容而冻结。

    眼看着他们两个人就要到了断崖边上,反应过来的刘世宝以为那两个村民要跑,他并不知道那里是一片断崖,所以立刻就朝那着那边追了过去,十几个亲兵跟后面飞奔。因为打算夜袭燕云寨所以右候卫的士兵没敢点燃火把,林子里漆黑一片难以辨别方向,李茂临崖欲跳的时候那一声高呼倒是给刘世宝指点了所,他咬牙怒目,心说你们自己找死就休怪我无情了。

    李老头和李茂两个人刚要纵身跃下的时候,忽然从草丛一左一右扑出来两个人将他们两个拦腰抱住按地上,还没等他们两个人反应过来便被人扯着腿拉进了草丛里面,随即,两个人的嘴巴都被人捂住。

    刘世宝带着人急追,冲前面的刘世宝隐约看见前面人影一晃便找不到了,他随即减慢了速小心翼翼的靠过去,只是他哪里想得到前面会是断崖?持刀往前忽然脚下一空,赶紧想往后退却哪里还反应的过来,身子往前一倾就从断崖上摔了下去,一声惨呼从断崖下面出后便再也没了声音,可怜他堂堂四品鹰扬郎将身经战,竟然就这么简简单单到令人感叹的失足摔死断崖下面。

    后面跟着的亲兵见将军前面晃了一下便没了踪迹,紧跟着便是啊的一声大叫。听声音是自上而下渐去渐远亲兵们已经觉不对,后面的人连忙止步。有人小心翼翼的上来走到崖边往下看,哪里还能看得到刘世宝的影子。若是白天或许还能看到断崖下面那一具摔得扁平的尸体,此时黑的连几米外的东西都看不清,何况几十米下的死人?

    刘世宝的亲兵吓得脸色惨白,傻傻的站那里不知所措。过了一会儿才有人反应过来连忙往回跑去禀告冯孝慈,只是他才往回跑了几步忽然脚下一绊扑倒草丛,这一下摔得极重,这士兵闷哼了一声只觉得胸腹里内脏似乎都被摔得移了位置。刚要站起来,忽然感觉脖子上凉了一下,下意识的伸手摸了一把确实一手滑腻。到了这个时候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脖子上挨了一刀,而疼痛的感觉一直到他眼前一黑才姗姗来迟,死亡随着疼痛后面紧跟着就到了。

    就这时,忽然四周一片声响,紧接着数不清的黑影从草丛站了起来,随着一声大喊,密密麻麻的羽箭朝着右候卫的队伍射了过去。黑暗也不知道茂密的草丛藏了多少人,只听见嗡嗡弓弦响声很快右候卫的队伍便哀声一片。

    黑夜根本无法瞄准,而事实上埋伏的人马也根本无需瞄准,只需将羽箭送出去,几十米外长龙一样往前行进的右候卫队伍士兵太密集,羽箭顷刻而至,立刻将这条长龙的血肉狠狠的撕下来一层。

    一个士兵毫无反应的情况下被羽箭正射眼窝,他身子猛地晃了一下却没有栽倒,因为突然被刺穿了眼窝只感觉脑袋里嗡了一下,还能下意识的抬手去摸自己的眼睛??墒鞘植盘鹄从秩砣淼拇沽讼氯?,他脑子里一空失去意识,身子向前扑倒,羽箭顶地上又往脑子里钻了进去,噗的一声刺穿了后脑。

    他连呼喊都没来得及出便命丧当场,被羽箭击碎了的眼球和红色的血液还有白色的浓稠物从眼窝里缓缓的挤了出来。

    “敌袭!”

    有人大声呼喊,却因此而招来数不清的羽箭打击。这一声敌袭喊出去,这人才抽出横刀身上就被十几支羽箭射,他摇晃了几下软软倒了下去,身体撞击地面上,于是身前的羽箭纷纷从他背后刺穿出来。

    打击来的太突兀,突兀到就连冯孝慈第一时间都没有反应。

    幸好他的将军甲胄足够厚实,有两支羽箭打他的身上却被铁甲拦住没能刺入,他身上的链甲是防御羽箭好的护具,一个一个的小铁环成功的将羽箭阻拦身体外面??杉幢闶钦庋?,冯孝慈被这两箭打的几乎从马背上掉了下来。纵横沙场二十年,这是冯孝慈第一次觉得自己犯了大错误。

    他并不知道其实历史已经改变,如果不是李闲的燕云寨人马早早的便击杀了张金称的话,那么两年后他因为轻敌冒进而了张金称的埋伏战死沙场。但他知道自己这次轻敌了,自己突然之间想出来的妙计也没有逃过燕云寨那些贼人的眼睛。

    这是贼人的地盘!他们的眼线何其之多,怎么可能瞒得住人家?

    了两箭的冯孝慈的思维没有停顿,反而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其关键。

    “结阵,举盾!”

    冯孝慈大声呼喊着,耳朵里听到的却都是手下士兵箭后的哀嚎声。

    ……

    ……

    事实上,冯孝慈因为太过于骄傲,他以为自己已经足够重视对手的时候,其实还是看不起那些反贼。虽然他明知道燕云寨的人马曾经也是大隋的府兵,可心里深处断然没有想到过自己会败。

    当数不清的羽箭从黑暗飞来的时候,他依然不觉得他的士兵会战败。

    而冯孝慈的反应也当得起临危不乱处变不惊这八个字,他一边大声呼喊士兵们举盾防御,一边下令弓箭手还击,虽然看不到敌人具体什么地方,但只要以羽箭反击压制住敌人,不让那些反贼冲过来就不至于溃败。训练有素的大隋府兵这一刻也表现出了惊人的素质,骤然遇袭初的惶恐之后很快就开始反击。

    因为队伍太过狭长,冯孝慈的指挥下人马开始迅速的聚拢结阵,然后一边朝着密林以羽箭还击一边缓缓后退,林子里太黑了,黑到交战双方的人都没有选择近战肉搏而是以羽箭攻击。大部分的羽箭都被树木挡住,但依然不断的有人箭倒地。

    李闲手里持了叶怀袖特意为他制作的一柄复合硬弓静静的站一棵大树后面,不时有羽箭飞来打树干上出啪啪的声响。他一直没有出手,而是侧耳倾听着什么。当冯孝慈大声下令的声音终于被他捕捉到的时候,李闲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正东,火把!”

    李闲大声的喊了一句。

    树上的,草丛的燕云寨士兵立刻点燃火把朝着李闲喊的方向掷了出去,一时间少有二多支火把翻腾着火苗被掷向右候卫的队伍。藏身树上的燕云寨士兵火把掷的极远,很多都打右候卫士兵的身上?;鹦撬慕?,映照出一张张惊慌失措的脸。

    几只火把丢过去,冯孝慈所的地方顿时变得明亮起来。

    “将军小心!”

    崔志奋力向前冲到冯孝慈的身前,还没等他将冯孝慈从马背上拉下来,一支破甲锥带着破空的风声迅疾而来,羽箭精准的找到冯孝慈,正冯孝慈的左腿。链甲只能护住上半身,露外面的腿才是李闲攻击的目标。而且从一开始,李闲就没打算杀了冯孝慈。

    冯孝慈啊的一声大叫,那力十足的一箭竟然将他的大腿射了个对穿,箭簇从大腿里面钻出去又扎马鞍上,竟然将他的大腿钉那里。崔志上前将冯孝慈从马背上扯了下来,触动羽箭疼得冯孝慈立刻就冒出来一身的汗水。

    “结阵而退,天色太暗,绝不能让贼人靠近!”

    他急促的吩咐道。

    崔志点头,让一名亲兵背起冯孝慈,他亲自持了盾牌一侧守护向后撤退,就那士兵刚将冯孝慈背起来的时候,第二支破甲锥从深邃黑暗的树林钻了出来,精准的射冯孝慈的一只手臂上,这一箭如同他大腿上那一箭一样,将他的胳膊也射了个对穿。冯孝慈疼得一声惨呼,眼前一黑神智短暂的都模糊起来。

    “别靠近,只用弓箭杀敌!”

    李闲低声下令,随即再次闪身大树后面。

    亲兵用号角声传递传递命令,号角声响过之后燕云寨人马射出来的羽箭密集了几分。右候卫的士兵边战边退,不断用弓箭还击,可他们的羽箭到底有没有射杀敌人谁也不知道,他们路上而敌人树林,本身就处劣势。而敌人只是不断的呐喊,却并没有人马靠近??稍绞钦庋?,对右候卫士兵的压力就越大。

    他们退,而敌人追。

    追的敌人却偏偏不肯靠近,只是很卑劣的不断用弓箭和连弩射击。

    就这样一路往山下撤,丢下一路的尸体。

    眼看着撤到了山下的空旷处,冯孝慈强打着精神指挥士兵们结成方阵。不能再将后背放敌人的弓箭面前了,这样下去还没有直接交手士兵们的死伤就已经让冯孝慈难以接受。他猜到了贼人不敢靠近,但没有想到贼兵竟然粘的这么紧。这种素质,才让冯孝慈恍然自己的对手也同样是身经战。

    不能再撤了,这样的黑夜就算右候卫的士兵训练有素,可这种压力下难免也会崩溃!

    “结阵,不要再撤了!”

    冯孝慈说话的声音都变得嘶哑,其充满了苦涩。

    崔志的指挥下,右候卫的士兵们慌乱的凑一起,因为之前黑暗退下来的时候,喊叫着维持队形的低级军官反而成了贼人羽箭的打击对象,所以从山上退下来的时候旅率,校尉之类的低级军官死伤惨重。

    李闲一路追着右候卫的退兵,当看到右候卫的士兵山下空旷处开始结阵的时候不由得赞了一句,即便这样,右候卫的士兵依然没有散,由此可见冯孝慈治军确实很不一般。若是换做一般的军队,黑夜骤然遇袭早就崩溃了。

    “将军,右候卫的兵结阵了,攻不攻?”

    一身重甲的雄阔海凑到李闲身边跃跃欲试的问道。

    “公,公鸡要打鸣了?!?br />
    李闲伸了个懒腰笑道:“你要真是手痒痒,让你的厚土营去甩甩胳膊把投枪都甩出去。你自己也可以投几个,不过要是扎死了冯孝慈我跟你没完?!?br />
    “投完了收兵,留下一千人换着班的呐喊放箭,其他人回去睡觉!”

    他甩了甩胳膊,自始至终只了两箭却好像很疲劳的样子。

    “睡觉?这仗打的也太不痛快了!”

    雄阔海嘟囔道。

    “那你自己可以去冲一阵,当然,一个兵也不许带?!?br />
    李闲背着手往回走,一边走一边看起来很洒脱悠闲的吟诗道:“待到秋来月八,我花开后花杀……”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