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二百四十章 家访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大年三十的整个上午李闲他们三个人一直在后山,隆冬时节天气本来就冷的拿不出手,再加上山风仿似能直接吹进人的骨头缝里似的,更加寒冷的让人恨不得放火将整座山都点燃来取暖。但叶怀袖和欧思青青两个人即便被李闲劝了好几次依然没有回去,李闲让她们两个找一个避风的地方等着她们两个同时倔强的摇了摇头,然后两个人女人看了看彼此,同时微笑。

    李闲在每一座坟包前都停下来说一阵话,敬一杯酒,烧一大捧纸钱。

    他将自己厚实的貂绒大氅脱下来让欧思青青她们两个人披上御寒,只穿一身青衫的身形显得更加修长挺拔。欧思青青和叶怀袖两个人裹着李闲的大氅,手拉着手站在一边静静的等着,只是目光却从没有离开过那道挺拔的身形。

    当李闲烧完了纸钱敬完了酒之后,他没有如在燕山上那样一坐就是一天。因为今年不同,有两个挨不住风寒的女子就在不远处等他。这一百多座其实都是空坟,血骑和铁浮屠的兄长们大部分都埋在燕山上,也埋在李闲心里。铁浮屠的很多人战死在别的地方,李闲在巨野泽也都为他们立了坟。

    对着一座座空坟还如此肃穆的祭奠在别人眼里看来或许或多多少有些可笑,可李闲敬酒烧纸一言一行一丝不苟。而叶怀袖和欧思青青两个人站在那里心中绝没有什么轻慢之心,因为她们两个都知道,李闲此时在祭奠的不仅仅是那些曾经为了?;に廊サ娜?,还有一段逝去的岁月。

    “走吧?!?br />
    李闲拎着篮子走回来,看着两个人微笑着问道:“冷不冷?”

    欧思青青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而叶怀袖只是笑了笑。

    “想不到这里比燕山上也一点都不暖和?!?br />
    李闲笑着说道:“你们两个也是,为什么非得看着我?”

    叶怀袖接过李闲手里的篮子,转身往山下走如一只骄傲的孔雀,一边走一边轻声道:“我只是怕你昧了我的篮子不还我,所以等你?!?br />
    欧思青青同样骄傲的昂起下颌道:“我也是!”

    李闲扑哧一声笑了,心中那一缕阴霾消散不见。不能回燕山上给兄长们烧一把纸钱,他心里觉得很愧疚。他不知道自己在巨野泽烧的纸钱会不会送到兄长们手里,也不知道那些家伙们会不会挑剔巨野泽自酿的新酒不够味道??扇绻蛔稣庑┦?,他或许会更加的不痛快。

    李闲他们三个人走了之后,张仲坚和达溪长儒从一块大石头后面走出来,两个人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然后相视一笑。

    他们手里也提着篮子,篮子里也是烧酒和纸钱。

    “青青和安之很般配?!?br />
    达溪长儒叹道。

    张仲坚笑了笑问道:“另一个呢?”

    达溪长儒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也很般配?!?br />
    “你不觉得那小子太贪心了些?”

    张仲坚问道。

    达溪长儒撇了撇嘴道:“你是在小狄担心吧?”

    “放屁!”

    张仲坚攥了攥拳头说道:“小兔崽子要是敢不要小狄,老子一拳打烂他的狼心狗肺。只是……小狄确实还小些,现在好像争不过她们俩啊。我只怕小狄再等两年,那两个也不知道谁会不会已经生个娃出来了。不行,回头我得去找个道观求一道符,先把小兔崽子的那东西封印了再说?!?br />
    “为老不尊!”

    达溪长儒瞪了张仲坚一眼,随即看向那三人的背影。他抬手在欧思青青的背影上比划了一下轮廓,又在叶怀袖背影上比划了一下认真道:“都是好生养的女人,屁股大,生儿子?!?br />
    “你才是为老不尊!”

    张仲坚笑道:“小兔崽子艳福不浅,我真没想到叶怀袖这样的女人也会被他降服。嗯,有我当年的风采!”

    达溪长儒喝了一口烈酒,撇了撇嘴。

    “小一辈儿女情长的事,咱们就别管了。他们有自己解决的办法,况且,安之不是个负心之人?!?br />
    张仲坚点了点头道:“他自然是不敢负心的,不然婉承回来能饶得了他?

    ……

    ……

    “安之,下午陪我去放纸鸢?”

    欧思青青一边走一边说道:“难得都清闲下来,还有叶姐姐,咱们一起去吧,再叫上嘉儿?!?br />
    叶怀袖摇了摇头道:“飞虎密谍还有一些事没有处理完,我下午还要和几个档头碰面商议一下。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br />
    “过年了,放松一下吧”

    李闲装作目不斜视看着前面的山路说道。

    “这是军命还是劝说?”

    叶怀袖理了理额前的发丝道:“如果是将军的军命,我便答应。如果是劝说,那还是算了吧,今年的事我总不能拖到明年再去做?!?br />
    李闲懊恼的看了叶怀袖一眼,却不好说什么。

    其实从东平郡郓城回来之后,欧思青青已经敏锐的察觉到了李闲和叶怀袖之间肯定发生了什么事,虽然叶怀袖看起来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可看着李闲的时候眼神里偶尔流露出来的神采格外的明亮。那种眼神,欧思青青能读懂。所以她在心中暗暗发誓,绝不能输给了叶怀袖。

    在三妻四妾很寻常的时代,欧思青青这样的草原上的女子就更不会觉得李闲有其他女人是不可以的事。

    “不去算了,我和你去?!?br />
    李闲摆了摆手对欧思青青道:“就咱们两个去!”

    说完举步往前走去,欧思青青心中一阵小雀跃紧紧的跟上。而叶怀袖看着李闲的背影忽然笑了笑,轻声自语道:“还说你不是个小家伙?哪有连这种事都赌气的?大丈夫可不是这个样子啊……”

    她摇头笑了笑,随即走向自己在后山的小院。

    院子里,二档头独孤锐志,三档头李飘峰,四档头邱鱼,五档头冷亦已经在等她了。

    叶怀袖回来之后众人起身相迎,叶怀袖摆了摆手道:“都坐着吧,今天把手里的事都收收尾,总结一下,明年将军有大举动,咱们飞虎密谍就是为大军出泽打前站的,该安排好的都要安排好,这样过年也轻松些?!?br />
    “将军说,朝廷还要第三次东征高句丽,大隋的天下必然会彻底大乱,所以咱们也不能总在寨子里闲着了,眼皮底子的东平郡是必然要拿下的,虽然郓城并不难攻下,但咱们的任务就是减少大军的损伤,最好能不损伤?!?br />
    叶怀袖接过嘉儿递给她的香茶喝了一口道:“郓城虽小,却是检验咱们飞虎密谍的第一战。所以你们都要上心一些?!?br />
    “我对你们都有信心,打郓城不过是牛刀小试,但总归要做的漂亮些,不能让山寨里的人说咱们飞虎密谍是吃闲饭的?!?br />
    “大档头放心!”

    三档头李飘峰道:“几个月前就埋进郓城里的那些暗桩只等着命令行事,只要将军下令攻城,我保证城墙上没有一个人指挥那些郡兵!”

    叶怀袖点了点头道:“我直接管着的密谍和你手下的刺客会联络,关键……是城门?!?br />
    ……

    ……

    整个下午李闲都陪着欧思青青在后山放纸鸢,一起的还有小狄和许智藏老人,再加上张仲坚和达溪长儒,就在山下水泊边上疯玩,李闲第一次孩子一样拉着线绳疯跑,奈何实在没有放风筝的经验所以一开始屡屡掉落都没能将风筝放起来。

    小狄很厉害,掐着小腰指挥张仲坚飞奔,不时训斥几句,粗狂的绿林大豪张仲坚也只有唯唯诺诺的份,哪里敢顶嘴?

    一直到天色将暗的时候众人才回到大寨聚义大厅中,当晚众人又是喝得酩酊大醉。就连叶怀袖都被众人逼着喝得两颊酡红,走路都有些摇晃起来。张小狄吵着要喝酒,奈何张仲坚就是不允,她跑去找李闲评理,李闲直接在她脑壳上敲了一下道:“小孩子喝什么酒!”

    朱一石的妻子孙氏一直忙活着,饭桌上的酒菜倒是多出自她之手。这女子贤良淑德,做的一手好菜,而且众人没想到的是她酒量也颇为惊人,最后朱一石被灌得口齿都不伶俐的时候反倒是孙氏站出来帮丈夫挡酒,来者不拒,一口一杯,吓倒了一片大老爷们,众人不得不挑一挑大拇指赞一句女中豪杰。

    已经醉的快人事不省的朱一石这时从桌子下面爬起来骄傲道:“那……那是……你们,你们也不看看,这是谁媳妇!”

    众人哄堂大笑,本想取笑朱一石几句可他说完了这句话之后却再次滑进了桌子下面,任人如何摇晃都醒不了。

    当夜一场好醉,最后聚义大厅中横七竖八竟然倒了无数好汉。

    最引人瞩目的便是雄阔海这五大三粗号称酒量天下无双的大汉,竟然因为自吹自擂被嘉儿鄙视,两个人拼酒,一个娇小柔弱,一个虎背熊腰,实在没想到的是雄阔海竟然不敌!也不知道嘉儿那平平的小肚子里怎么就装得下那几斤烈酒,拼倒了雄阔海之后少女脸色酡红的大声欢呼胜利,那样子和前些日子征服了李闲的大黑马一样得意……只是才挥舞了几下手臂,少女嘿嘿的笑了几声随即身子一软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叶怀袖和手下女兵将嘉儿扶回去,她自己洗了一个热水澡后也上床休息。洗过澡之后去了几分酒意,迷迷糊糊间刚要睡着忽然感觉有些异样。她下意识的摸到床边的长剑,坐起来看向从窗子里钻进来那黑影问道:“什么人!”

    不小心碰翻了笔筒的某人尴尬的笑了笑,压低声音道:“嘘……那个……我是代表山寨来做家访的……”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