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二百四十一章 礼单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我努力来写,写多少发多少,收藏就靠你们了,多谢?。?br />
    大业十年三月十三是东平郡郡守吴省之的生日,所以这一天郡守府上热闹非凡,宾客如云,往来者络绎不绝。前来贺寿的除了郓城内大大小小的官吏,还有东平郡的士绅,还有自称是冒着生命危险赶来为郡守大人贺寿的巨野县县令,县丞。

    数百名客人将郡守府上几乎装满,客厅里自然是坐不下这么多人所以院子里也是熙熙攘攘,有资格进入客厅的都是东平郡县丞以上的官员还有本地大户中最佼佼者。

    门口迎宾的管家不断的唱着人名,高喊着有客到。

    吴省之很高兴,他“勉为其难”的接受了下属们祝寿的好意,不然以他这样的清官自然是不会如此大张旗鼓的为自己过生日。然后他又勉为其难的收下了宾朋们送来的贺礼,还要板起面孔说下不为例。这话,他去年说过前年也说过。

    到了正午时分看看宾客们已经差不多到齐,宴席开始。郓城内酒香楼,半仙居等有名酒楼的掌勺大师傅们都在厨房忙活着,当然,他们忙活也是白忙活,最后估计着一个铜板的工钱也拿不到,不过这没关系,因为这份钱自然是各自酒楼的老板出。府君大人做寿,他们这些平日里上不了台面的商人也算找到了一个巴结的机会。老早各酒楼的老板们就交代过,让那些厨子们拿出十分本事,毕竟今天在府里的吃酒的人们非富即贵,能结交其中一部分对酒楼生意就有极大的帮助。再者,这些各酒楼的掌勺大师傅们凑在一起自然有了攀比之心,谁对谁都不服气,做起菜来都卯足里力气,都不愿意输给别人。

    大隋大业十年三月,东平郡饿死的百姓有四千两百一十二人,正赶上青黄不接的时候,大批的难民涌到郓城外,却被守城的郡兵射死了数百人驱散,然后张三恒派人给朝廷报功,某年某月某日,数万反贼围攻郓城,东平郡郡守吴省之,东平郡郡丞张三恒率领郡兵奋力杀敌,力保郓城不失,斩杀草寇五千余人,数万匪徒被击溃。

    到处都在饿死人,田里荒芜的更加惨不忍睹,可就是在这样一片萧条苍凉的景象后面,郡守府里正上演着一处病态的繁华闹剧。

    酒席开始,各种菜肴流水一般送到席面上。来自各县的官吏士绅推杯换盏,说一声久仰,道一声客气,三杯酒下肚便成了推心置腹的好朋友??吞锩娴哪切┒娇さ拇笕宋锩浅运堑?,院子里的人们也不去管席面上的饭菜是不是有所不同,反正他们今天必须要来,见不见的到府君大人反倒并不在意了。

    同院子里的热闹有些不同,客厅中的三桌酒席旁围坐着的都是东平郡身份最尊贵的人们,所以他们表现的也都很有礼仪。自然不会出现什么划拳拼酒之类的俗事,当然,有歌姬舞女陪伴这样高雅的事自然也不能少了。

    吴省之站起来说了几句客套话,随即笑道先干为敬,然后一饮而尽。随之而来的是一片赞美之声,诸如府君大人豪迈壮阔,酒量不俗之类的马屁如滔滔大河般连绵不绝,似乎郡守大人的一杯酒比得上普通百姓喝百斤大缸那么多酒一样,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就在这时候,忽然从街上转角处拐过来一队人,披红挂彩,吹吹打打好不热闹??囱尤耸簧?,足有百人。皆是青衫皂靴,走在前面的是三十几个青衫大汉开路,面貌凶恶,手中持了哨棒,将在郡守府不远处看热闹的百姓赶开让路,其实也无需他们去驱赶,见了那么多人从街头走过来,百姓们早就让出来一条道路。

    后面的几个青衫客挑着礼盒,显然也是去往郡守府拜寿的,最引人瞩目的是再后面有八个壮汉抬着的一口棺材,披红挂彩,看起来竟然颇为喜庆。棺材上面盘腿坐着一个一身黑衣的男子,饮一口酒,便对路边的百姓抱一抱拳,面貌和善,嘴角上的笑容也很亲近。在棺材后面的是数十名背负横刀的青衫客,步伐整齐,昂首阔步。

    那坐在棺材上的黑衫男子看样子能有三十岁上下,面貌虽然说不上英俊,甚至普通的放进人群中绝不会引起人的注意,但此人总是一副笑呵呵的样子,似乎并不介意围观百姓们的注视。

    这样一队奇特的人马自然引起很多人的关注,不多时,街道两侧便围满了人,众人看着那口棺材啧啧称奇。

    队伍到了郡守府门前的时候被衙门里的差役和帮闲拦住,这些人平日里都是在郓城中凶恶惯了的一个个凶神恶煞一般??墒遣恢牢裁?,才拦在那百十名青衫客前面,只问了一句话便灰溜溜的退走,不一会儿便不知道藏到什么地方去了。

    坐在棺材上的黑衣男子从棺材上跃下来,负手走到门前。

    “你们是什么人……要做什么!”

    门口迎客的管家哆嗦着舌头问道,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

    “烦劳通报一声,巨野泽燕云寨李将军,给郡守大人送贺礼来了?!?br />
    见那管家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黑衣男子叹了口气后认真问道:“你怎么不唱名?”

    不多时,浑身颤抖着的管家踉踉跄跄的到了客厅,手里拿着的那份礼单已经被他的汗水打湿,幸好没有模糊了字迹。

    鱼一条,肉一斤,还没成熟的大青杏百颗,横刀一柄,棺材一口。

    吴省之看着礼单立刻就白了脸,颤声道:“巨野泽燕云寨的人,这是要干嘛,这是什么意思!”

    郓城望族裴家的家主裴世生看了看礼单,脸色大变。他隐约猜到了这礼单中包含的意思,却没敢说出来。

    ……

    ……

    不多时,那黑衫男子被请进了郡守府里,老管家小心翼翼的走在前面,经过院子的时候那黑衣男子竟然还有兴趣和那些正在吃酒的客人们打招呼,面对一院子不认识的人,他笑呵呵的拱手抱拳。

    “这是谁啊”

    有人低声询问同桌邻座之人,只是问来问去谁也不认识。

    “应该是哪位大人派来的人吧,你看,直接被官家引领进客厅了。若不是大人物,能进客厅?”

    “也不一定,真要是某位朝廷大人物派来的人,按理说府君大人应该出迎才对啊?!?br />
    “管他呢,来来来,喝酒!”

    到了门口的时候黑衣男子看到几十名郡兵匆匆赶来,在客厅门外站定,手扶横刀刀柄,看起来气势汹汹,可他们眼神里的惶恐还是没能藏得住,有的人握刀的手因为紧张用力而关节泛白,更有人已经一脑门子的汗水,却连擦都忘记了。

    进了客厅之后黑衣男子依然是一副笑呵呵的样子,表情和善,对屋子里的人抱拳示意。

    “恭贺府君大人,祝大人年年有今日?!?br />
    吴省之已经问过,来人只有百十个所以放下了些担心,张三恒已经离席去调集郡兵了,所以他黑着脸问道:“你是何人?”

    “我姓李,叫李飘然?!?br />
    黑衣男子依然微笑,可是笑容却怎么看怎么阴寒:“奉了我家将军之命,特意来为府君大人贺寿,送上一份薄礼?!?br />
    “反贼!”

    吴省之站起来怒斥道:“你来错了地方吧!就不怕本官将你绳之以法?”

    李飘然笑着说道:“怕啊,可将军派我来我就必然要来,因为我更怕将军?!?br />
    正在这时张三恒从外面进来对吴省之点了点头,吴省之随即怒喝道:“来人,将这巨野泽的反贼给我拿下!”

    不是吴省之忽然间就变得胆子大了,不是巨野泽的名号吓不住他。

    而是那礼单上的东西实在让他受不了,这简直比杀了他还要难受,而且当着外面数百名宾客的面,还有屋子里那么多人,难道让他堂堂郡守大人委曲求全?

    他不傻,自然明白礼单上那些东西什么含义。

    鱼一条,肉一斤,青杏百颗,横刀一柄棺材一口。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