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二百四十二章 父母官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鱼一条,肉一斤,杏子百颗,横刀一柄棺材一口。其意为鱼肉百姓,该杀。

    李飘然听到吴省之的大喝非但没有生气也没有吃惊更没有反抗,而是平伸出双手做出一副欢迎你来抓我的样子。他的脸上依然是一副笑呵呵的表情,眉宇间的戏谑让吴省之更加的愤怒。

    “拿下拿下,无需审问直接砍了!”

    他怒吼道。

    “等等?!?br />
    裴世生连忙拦住吴省之,低声在他耳边说道:“大人息怒啊,若是因为杀了这贼人而引来巨野泽燕云寨的报复,得不偿失??!大人忍一时之辱,待朝廷府兵东征归来,大人上书朝廷请兵剿匪,日后自有报仇的机会?!?br />
    “我还真怕了他燕云寨不成!”

    吴省之低声道。

    “大人你看,那贼人不骄不躁,大人下令抓他也不害怕,而且似乎还盼着大人抓他似的,我看这其中有诈啊?!?br />
    “你是说……”

    吴省之脸色一变低声道:“这是燕云寨贼人的计策,就为了激怒本官然后……若是我上当杀了送礼的贼人,燕云寨的人马就有借口出兵攻城?”

    裴世生道:“十有**就是这个样子了,燕云寨的贼人一定是想试探大人。前阵子他才从咱们郓城劫掠走了那么多钱粮,按理说就算那李大当家再贪心也不能这么快就再来打咱们郓城的主意吧,我觉得其中肯定有什么事情……会不会和右候卫有关?”

    “右候卫?”

    吴省之喃喃了一遍随即醒悟:“朝廷派右候卫将军冯孝慈去剿灭燕云寨,结果非但没能将贼人铲除冯孝慈倒是先丢了性命。难道那李大当家,是因为咱们东平郡为右候卫供给粮草而发怒?”

    “大人英明!”

    裴世生道:“千万不能上了贼人的当啊,这样的话,或许整个郓城都会被燕云寨的贼人夷为平地,大人难道忘了那威力巨大的抛石车?咱们郓城的城门,可禁不住贼人轰几下的。如今朝廷大军第三次东征,光凭咱们东平郡的郡兵肯定是抵挡不住那些贼人,以我之见,大人还是委屈一下吧,忍一时风平浪静?!?br />
    吴省之叹了口气肃然道:“若是能保住郓城,?;ほ┏鞘虬傩?,我一时荣辱又算得了什么?”

    裴世生看着吴省之悲天悯人的表情在心中叹了口气,心说要不是不想陪着你一起送死我才懒得劝你。明明是个没良心的,何必做出这样一副为国为民的样子来?

    吴省之抬起头,摆了摆手示意郡兵们退下后问李飘然道:“你们燕云寨的人怎么也要讲些信用吧,怎么能出尔反尔?我今日不杀你,不是因为怕了你们燕云寨,而是因为我身为朝廷命官自然要遵守法度,就算要杀你,也先要确定罪行,再发公文到刑部?!?br />
    “府君大人好气魄啊?!?br />
    李飘然笑了笑道:“我下山之前将军便说过,府君大人深明大义,自然不会伤害我的,不过将军还说,若是我因为此次来为府君大人贺寿而出了什么意外的话,将军一定会为我讨个公道?!?br />
    果然!

    吴省之心中冷笑,燕云寨的贼人果然是就是来故意挑衅的,看来是因为东平郡为右候卫供给粮草的事,只是这结怎么才能解开?

    “将军本来是要亲自为府君大人你贺寿的,只是大军行进远不如我们人少走的快,不过不出意外的话,将军明日午间应该也就到了?!?br />
    “你到底想怎么样???”

    听说燕云寨的人马明日就要到了郓城,吴省之立刻变了脸色。

    “今日我来只是给府君大人贺寿,至于我家将军想怎么样,我还真不知道,明日将军到了之后大人你自然也就知道了?!?br />
    李飘然笑呵呵的问道:“还抓我吗?不抓我可要回去了?!?br />
    吴省之无语,张三恒也知道不能乱来,所以客厅里一阵沉默,李飘然哈哈大笑起来,转身往外走去:“我家将军说的没错,就算把你气个半死你也不敢怎么样。因为你怕,怕因为杀了我而惹恼了燕云寨,以至于招来屠城之祸?!?br />
    李飘然顿住脚步回头看着吴省之笑道:“你们这些做官的,一个个都以为自己很聪明,其实不过是一群大小白痴?!?br />
    他遥遥指着吴省之的鼻子说道:“我今天就是来故意消遣你的,你给右候卫供给粮草这事你以为这么轻易就完了?之所以说你是白痴,是因为你觉得杀了我便会惹恼我家将军以至于引来祸端,可是你不想想,我家将军若是想取郓城,需要费这个力气找借口吗?”

    “需要吗?”

    三个字,如惊雷贯耳。

    李飘然笑道:“告辞,别送了?!?br />
    吴省之脸色惨白,气的浑身发抖。只是他却也明白了一件事,那燕云寨的贼人要想攻取郓城,哪里需要用什么借口?他们是贼,我怎么就忘了他们是贼?

    ……

    ……

    “这可如何是好?”

    吴省之在书房中来回踱步,烦躁的恨不得一头撞在墙上,他皱着眉苦着脸,脚步走的很急。张三恒在一边的椅子上坐着,被吴省之来回走动搞得更加烦躁。他也没想到巨野泽的贼人竟然猖狂到了这个地步,明目张胆的到了郡守府里就为了羞辱吴省之。这些贼人难道就不怕都被杀死在城中?为了羞辱人就敢干如此疯狂之事,怪不得人家都说凡是反贼没一个正常的。

    “这次燕云寨的贼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了,你说,这次还拿什么去堵那些贼人的胃口?当初你我千算万算,怎么就偏偏忘了这个?”

    “吴大人,别心急,燕云寨的贼人无非是求财,放心,他们不会把事情做绝的。东平郡还在,他隔一段日子找个借口便来勒索一番,可若是逼得急了,他什么都得不到?!?br />
    “再给?”

    吴省之恼火道:“裴世生他们那些人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再往外掏银子?”

    “正因为他不是傻子?!?br />
    张三恒自信道:“他知道那些贼人什么根性,如果不出银子,只能是死路一条。若是他们不肯掏,我倒是有个办法,就怕府君大人你不答应……”

    就在他和吴省之商议对策的时候,裴世生的大宅子里也是灯火通明,不少郓城的富户家主都登门拜访,同样在商议着燕云寨人马第二次来袭的事。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其中一人道:“燕云寨那些好汉来一次,府君大人便让咱们捐一次,如此下去有多少家底也不够这样挥霍的啊,谁家里也没有聚宝盆!”

    裴世生也烦躁,所以没注意到,那人说话的时候没有用贼这个字,而是用的好汉。

    “就是,凭什么每次都是咱们掏钱?”

    “说起来,府君大人家里家财十万,买郓城之平安,难道他就没有份吗?”

    “嘘!你小声些?!?br />
    “怕什么!不就是个官吗,如今大隋这天下,当官的还不如造反的义军仁义,真要逼急了老子,老子倾家荡产都捐给燕云寨的好汉,说不得还要给我一个当家的的做做。这样下去,非但一点好处捞不到,早晚咱们都被榨干净,那个时候别说燕云寨的好汉,恐怕第一个下手的倒是他吴大人!”

    裴世生叹了口气道:“诸位,都心平气和,以我之见还是等等吧,据说这次燕云寨的人马杀来,是因为东平郡为右候卫供给粮草的缘故,这件事是府君大人下的令,他应该也在想办法吧?!?br />
    “办法!”

    “他的办法还不是让咱们掏钱!”

    “裴兄,咱们今日都到你这里,还不是因为你德高望重?你总不能就这么敷衍咱们吧,说起来,上次裴兄你一个人就出了三万贯肉好,他吴省之还不是装聋作哑,连个谢字都没提?!?br />
    “我听说吴省之最近巴结上了裴矩,这样一来更加的不把咱们放在眼里了?!?br />
    裴世生叹了口气,有些诧异于这些平日里绝不会说这些大逆不道之言的士绅们,今日怎么一个个都如此张狂。平日里这些家伙可一个个的没有胆子说这样的话,他们之间也远没有到推心置腹的地步,谁知到这些话,明天会不会传到府君大人耳朵里?可是,今天这是怎么了,一个一个他们怎么都如此反常?

    “如果,咱们开城迎接燕云寨的人马进来?”

    有人更加大胆的设想道:“念在咱们的功劳,会不会不动咱们的家产?”

    “自重!”

    裴世生微怒道:“他们是贼!你何曾见过贼讲道理?还有这样叛逆的话,你以后还是不要胡乱说的好?!?br />
    “贼?”

    这时,坐在房间角落里一直没有说话的那个人忽然冷笑道:“如今大隋的天下,官比贼还要狠毒,贼比官要仁义!你倒是说说,燕云寨的人马这一年多来可曾祸害过百姓?可曾滥杀过无辜?倒是吴省之,这些年鱼肉百姓的事没少干吧。我听说裴兄一直颇有善名,也时常接济穷苦百姓,难道这官场上的事你看的还不够透彻?”

    “你是谁!”

    裴世生皱眉问道。

    这个人是随着富户士绅们一同到来的,当时裴世生正烦恼着所以没有注意,只是觉得此人有些面生,进来之后这人一直垂头坐着,一言不发,这时他张嘴说话裴世生才注意到他。

    “我?”

    那人抬起头笑了笑,将下颌上胡须扯掉:“咱们白天的时候不是才就见过面吗?”

    “李飘然!”

    裴世生惊慌失措道。

    “好记性!”

    李飘然笑道:“我与他们已经谈过,如今只差裴兄你一人了。大家都同意我的提议,所以今日才来府上叨扰?!?br />
    “什么提议?”

    裴世生惊惧问道。

    “不知道裴兄,有没有兴趣做东平郡的父母官?”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