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二百四十四章 月黑风高夜 杀人放火时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现在轮到张三恒了?!?br />
    裴世生看着脚边不远处吴省之的尸体,然后看了看院子里到处都是的血迹,微微皱眉,但脸色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其实人并不是心狠便不会恶心,有许多人杀人之后也不仅仅是千篇一律的有快感,战场上将胃液都吐干净的比比皆是。裴世生之前没有杀过人,但很显然,他适应这种气氛。

    “我一直搞不懂?!?br />
    李飘然认真的问裴世生道:“你们这些世家大户出来的人,是不是天生冷血?”

    裴世生摇了摇头,认真的想了想之后回答道:“或许是因为我们见的,远比普通百姓见到的要多得多,虽然我不过是个裴家远枝出身的人,但普通百姓为了生计发愁在田地里挥汗如雨的时候,我在看别人勾心斗角阴谋算计。普通百姓数着碗里的米粒过日子的时候,我却已经见过不止一个富家大户倾覆鸡犬不留?!?br />
    他摊了摊手道:“不是冷血,只是不容易热?!?br />
    “如果换做是你,从小便看着诸多阴险狡诈,看着为了谋夺利益而算计杀人,看见整个家族被夷为平地或许血也会变得冷一些。这很正常,并不是我与众不同?!?br />
    李飘然嗯了一声叹道:“有个人也曾经说过,家有巨富自然是非多?!?br />
    这话是叶怀袖说的,当初从江都接朱一石的时候,她便断言,朱家两兄弟决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和谐,那么兄亲弟恭。

    “这话不错?!?br />
    裴世生蹲下来仔细的看了看吴省之的尸体微微皱眉然后很认真的说道:“人死了真丑?!?br />
    李飘然笑道:“他活着的时候也不漂亮,这和相貌无关?!?br />
    “你这句话值得喝一杯?!?br />
    裴世生站起来,再次问道:“张三恒怎么还不来,该他了?!?br />
    李飘然笑了笑道:“他来不了了?!?br />
    张三恒确实来不了了,李飘然需要的仅仅是裴世生想办法将张三恒从他戒备森严的府里引出来,只要出了们,他就算身边带着再多的护卫也毫无意义。他是燕云寨飞虎密谍第三部的档头,第三部,专管刺杀。从数万人中精挑细选出来的杀手,又经过达溪长儒,张仲坚,叶怀袖,甚至李闲亲自调教了这么长时间,怎么可能会放张三恒一条生路?这是飞虎密谍第三部第一次针对某个人采取的行动,怎么能失误?

    张三恒没骑马,虽然他是郡丞,乃是武职,但他从来就没有骑马的习惯。他已经六十岁了,人年纪大了就容易疲劳,腰酸背痛的,虽然吃了不少药丸可也不管用,一口气上二楼就气喘吁吁。所以他才会喜欢那些青涩的小女孩,因为征服那些小丫头不需要他耗费太大的体力。

    郡丞大人要出门平时也会带三五十个护卫,再加上今天郡守府里出的那件事,张三恒不得不小心一些,虽然明明派人盯着那百十个青衫客自郡守府离开后已经出了郓城,但谁知道他们会不会潜回来?

    所以,他特地调了一百五十名郡兵到吴省之的府里护卫,而他自己的宅子里,却足足调了三百人。

    郡兵不同府兵,府兵长期在一起训练,所以战力格外的强大,士兵之间的配合也十分默契,各兵种之间的协调调度,大将军也能做到如臂使指??け际堑钡氐陌傩?,闲暇时训练,农忙时种田,不过东平郡却与其他地方不同,首先,东平郡境内四分之一还要多些是巨野泽,境内本来土地就少,而且自从张金称占据巨野泽之后,比较远的两个县其实与郓城已经很少有来往。

    所以东平郡的郡兵相对来说凑在一起训练的时间反而多了不少,理论上他们比其他地方的郡兵战斗力应该强一些才对,但事实上,他们即便聚在一起也不曾训练过,因为他们的郡丞大人是张三恒。

    一百名郡兵被紧急召集起来,再加上二十个亲随?;?,可以说防御重重,而且从郡丞府到郡守府并没有多远,走路用不了半个小时。

    转过一个路口就是一道长街,长街的另一头便是吴省之的府邸。

    ……

    ……

    走在最前面的二十名郡兵打着哈欠低声骂着街,本来睡的正香甜却被赶起来任谁都不会乐意。再者,如今城门紧闭,从郡丞府到郡守府就那么远的路,至于这样小心翼翼?

    “听说了吗?”

    一个郡兵小声道:“之所以把咱们调进郡丞大人的府里,是因为明日巨野泽燕云寨的反贼又要来攻城了!”

    “你他娘的吓唬人呢吧?!这才半年!”

    “吓唬你?还不如去吓唬你他娘!白天的时候郡守府门前来了百十个青衫客你知道吧,抬着棺材,还披红挂彩的,那些都是燕云寨的反贼!”

    “不会吧!这么大胆子!”

    “你不知道,当时我就在郡守吴大人的客厅外面当值!我亲眼看见那伙青衫客为首的人进了客厅的,直接就说是从巨野泽来的,你没看见,吴大人那脸都吓得跟猪肝似的?!?br />
    “妈的,就咱们这百十号人,调咱们进郡丞府有个屁用?上次燕云寨用的那种抛石车,太他娘的吓人了。不需要多,有十架,轰开咱们郓城轻而易举?!?br />
    “嘘……你说话小声点?!?br />
    “我不说话还不行!”

    噗!

    不说话的人这辈子都没机会再说话了,一支弩箭精准的钻进了他的咽喉里,弩箭将他的脖子射了一个对穿,血一下子就喷了出来。只是还没等他身边的同袍有所反应,从两边屋脊上骤然站起来数十个穿黑衣的大汉,几乎同时扣动了手中连弩的机括。突突突的声音中,最前面的二十名郡兵和围在马车周围的护卫接二连三的倒了下去。

    “有刺客!”

    “?;ご笕?!”

    “跑??!”

    “我滴娘??!”

    各种声音响起,也就是两分钟之内,?;ふ湃愕目け簧浞怂奈迨?,大部分都没有立刻死去,躺在地上不住的哀嚎呻吟。而更多的人不是准备还击而是寻找地方躲避连弩的袭击,可笑的是,张三恒带了那么多护卫出来,当连弩发威的时候他的马车周围居然很快就变得冷清起来,就连赶车的马夫都跳下来兔子一样钻进了一条小巷子里。

    为了躲避连弩,很多郡兵都下意识的躲到街道两侧的墙根下,这样一来就将张三恒的马车彻底暴露在了三部刺客的眼皮子底下。

    本来李飘然设计了一整套的刺杀方案,连弩突袭,然后埋伏在小巷子里的人杀出,逼退张三恒的护卫,再之后分兵切断张三恒的退路,另一部分人负责阻击万一出现的援兵,甚至还专门派人负责干掉拉车的驽马。

    但是才一开始,连弩袭击这第一步才走完,指挥的三部密谍首领就有些懊恼的发现,后面的步骤完全可以省略了,直接进行最后一步。

    他吹了一声口哨,埋伏着的密谍立刻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在房顶上的那数十个刺客射空了弩匣之后没有退回去,而是纷纷从房顶上跃了下来,他们手脚麻利的从背后将绑着的投枪抽出来,然后众人发一声喊,四五十个人围着张三恒的马车,几乎同时将沉重的投枪猛的掷了出去。砰砰的声音不绝于耳,顷刻间那辆马车就被扎成了一个大号的刺猬。

    可怜张三恒,在无尽的恐惧中被十几支投枪刺中,当场毙命。

    与其说?;げ蝗缢滴Ч鄣目け缓宥?,哪里还管郡丞大人的死活?

    “去城门!”

    领头的密谍急促的说了一句,随即转身就走根本不理会那些落荒而逃的郡兵。这次出动了近一百人伏杀张三恒,等实施的时候密谍们才有些懊恼的发现,或许派十个人过来就能解决这件事。

    就在他们往城楼上赶的时候,城们边的另一处好戏已经开锣了。

    ……

    ……

    几十辆大车载着数不清的大箱子往城门这边走来,离着还有一段就被守城门的郡兵拦住。

    “干什么的!都停下!”

    为首的队正大声叱问道。

    “今日是谁当值?过来见我!”

    这时,从第四辆马车上传来一道声音,有人撩开帘子说完了这句话之后便缩了回去,但当值的队正还是看清了那一身官服,他微微皱眉,心说郡守大人怎么会这么晚到城门口来?他一边走一便琢磨,还没走到马车前面就明白了过来。

    郡守大人要弃城逃跑!

    这队正也听说了明日午间巨野泽燕云寨的人马就要杀来的消息,所以立刻就反应了过来。吴省之这是他娘的要跑啊,怪不得这么多大车,车上拉着的都他娘的是他这几年搜罗的金银财宝!

    “大人……你这是要出城?”

    队正即便想到了这一点,可还是没有办法阻拦。而且他也不敢拦,就算吴省之要跑,人家现在也还是东平郡的郡守。

    “你走近些,把你手下守门的士兵也都叫过来?!?br />
    从马车里丢出来一个包裹,有人上前打开,里面都是白灿灿的银子。马车里有人说道:“今夜你们当值也辛苦了,这些银子是我奖励你们的,分了吧?!?br />
    郡兵队正一愣,随即明白过来这是买路钱,他连忙招呼手下人都过来,笑呵呵的拿了银子给车里的人行礼道谢。就在这时,那些护卫着马车的人忽然动手,砍瓜切菜一般将几十个郡兵砍翻在地。

    “上城墙!”

    “开城门!”

    马车里的李飘然跳出来,接连下达了两个命令。紧接着,他手下密谍和裴世生等人的家丁仆役从马车中出来,手持兵器杀上城墙,十几个人跑到城门边上,奋力的将城门打开!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samp>
<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video></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