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二百五十四章 且当是酒后狂言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我都不得不佩服张须陀!”

    李闲由衷的赞叹道:“若是换做我的话,可不敢只带十几个亲随就到敌人营地里谈判,就算身边有秦叔宝罗士信这样的虎将,我还是不敢?!?br />
    达溪长儒笑了笑道:“安之,我想问你一个问题?!?br />
    李闲嗯了一声道:“您问吧?!?br />
    达溪长儒顿了一下,似乎是在整理措辞:“你日后是不是要取齐鲁两郡?”

    李闲想了想点头道:“齐鲁富庶,是为根基之地。日后等燕云寨人马再壮大一些,自然是会取齐鲁两地?!?br />
    达溪长儒叹道:“那你不觉得自己错过了一个好机会?”

    李闲笑了笑问道:“师父的意思是说,我应该趁着这个机会拿下张须陀?”

    达溪长儒点头道:“齐鲁两地之所以显得富庶,便是因为有张须陀坐镇,远近绿林道上的队伍没人能攻进去,不夸张的说张须陀是齐鲁两地的守护神。只要除掉他,齐鲁之地再无良将,若燕云寨人马全力而击的话拿下这两个郡应该没有问题。如此好机会,你为什么不把握???”

    李闲看着达溪长儒认真道:“师父明明知道我是怎么想的,何故还要问我?”

    达溪长儒哑然失笑道:“不听你说说,终究还是觉得有些遗憾?!?br />
    李闲想了想说道:“为时过早?!?br />
    “齐鲁富庶,我确实看着眼馋,若是经营的好那便是真正的立足之地,可现在就想去齐鲁两地确实太早了些。大隋虽然已经如腐朽的巨树即将倾倒,可其兵威还是不可小觑。如今大隋的百万大军还在辽东,趁此机会拿下齐鲁两地看起来是个不错的选择,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一旦咱们杀了张须陀继而拿下齐郡鲁郡,立刻就会成为众矢之的。朝廷必然会调集兵马倾力来攻,以咱们燕云寨如今的实力还扛不住大隋全力一击?!?br />
    “以前那些打齐郡主意的,如王薄,孙宣雅,郝建德,石河子,裴长才之流无非是想劫掠一番,也并不敢有占据这两地的打算。一旦有人真的占据这两地,除了朝廷调集来的大军之外还要应付其他各路义军的挑战?!?br />
    “现在占齐鲁,还是太早了些。再等等吧,等大隋的根基烂的再彻底一些,到时候莫说绿林道,就算是各卫的大将军,各地的总管,甚至各郡的郡守只怕也会趁乱而起,隋失其鹿,人人都想分一杯羹。待那个时候,各路人马谁拳头硬谁说了算,不必再担心朝廷的打击,咱们占着东平郡紧挨着齐鲁两地,不急?!?br />
    他看了一眼天上的繁星闪烁认真道:“而且,我不想因此而与罗士信和秦叔宝交恶。他们两个人都是难得的将才,若是日后能得到他们二人相助,咱们燕云寨将如虎添翼?!?br />
    达溪长儒笑道:“说来说去,最后这句才是真正的理由!”

    李闲笑了笑,喝一口酒后叹道:“一城一地易得,一良将难求?!?br />
    他低声道:“若是将齐郡和罗士信秦叔宝相比较让我选择,我宁愿不要齐郡也不想与他们二人失之交臂?!?br />
    达溪长儒点了点头道:“如今咱们燕云寨不缺精兵但缺强将,说起来铁獠狼,洛傅,东方烈火他们几个,领一营兵马已经是其最大的能力了,论武艺,他们几个人勉强上得了台面,可论兵法战阵称不上将才。说起来,如今咱们燕云寨可堪大用的倒是只有雄阔海,牛进达,刘黑闼三个,你虽然让陈雀儿为水军之主将,可按我来看,陈雀儿其才也不足以当此重任?!?br />
    李闲没有说话,但他心里知道达溪长儒说的没错。现在五行大营的五个都尉,除了雄阔海之外其他四人都出自血骑和铁浮屠马贼。当时之所以如此任命,是因为那个时候李闲麾下确实没有将才,而且这四个人也都是心腹??纱幽芰ι侠此?,铁獠狼还好些,东方烈火,朝求歌,还有洛傅三人大局观都差了些。倒是如今陈雀儿手下的牛进达和刘黑闼两个人,颇有见地。

    算来算去,五行大营五个都尉,倒是只有雄阔海确实算得上将才。

    达溪长儒笑道:“那裴行俨虽然看起来有些憨傻,但从小就随其父征战,见多识广而且勇武过人,可堪一用?!?br />
    李闲点了点头,笑了笑像是自语般说道:“会有的,都会有的?!?br />
    ……

    ……

    当夜张须陀等人并没有急着离去,虽然这次来见李闲极有可能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给他按上一个私通反贼的罪名,可因为罗士信的缘故张须陀却不得不来。按理说,罗士信不过是他的下属,他没有道理因为一个下属而犯这样的错误。即便罗士信再坚持他也无需妥协,可他知道即便自己不来也拦不住罗士信。拦得住人也拦不住心,就算他下令将罗士信绑起来,那也不过是让两个人离心离德再也不复以前的情义。

    整个齐郡,只有张须陀自己知道罗士信的身份,就连秦琼也一直以为罗士信是个放牛出身的苦孩子,因为以秦琼之仁义不会怀疑罗士信亲口所说的话,虽然这谎话漏洞百出,单单是一样就已经让人生疑。一个穷苦人家出身的孩子,整日放牛,哪里能练得出这样一身本事?普通百姓家根本就用不起那一条长槊,也请不起善于使槊的师父。

    但秦琼从来没有问过罗士信,因为他知道,等到了时候罗士信自然会告诉自己,他如今刻意隐瞒也必然是逼不得已。

    正因为张须陀知道罗士信的身份,他才会冒着被人弹劾的危险与其一路来见李闲。他怕的是万一罗士信受到那燕云寨贼人的蛊惑留下不肯回去,那就真的不好交代了。罗士信为人重义,但凡被他认做是兄弟便会倾心相交。张须陀还真怕万一李闲强留下罗士信,那样的话他与罗士信的父亲就没办法解释了。幸好他与齐郡郡守裴操之关系很好,裴操之也深知齐郡离不开张须陀的道理,而且齐郡百姓官员都对张须陀敬重有加,他倒是不怎么担心有人借此机会向朝廷告密。

    而张须陀没想到的是,居然会在燕云寨的人马中见到达溪长儒。

    两个人相谈半夜,慢慢的话题从弘化当年那一战便转移到了如今大隋的腐朽。在达溪长儒面前,张须陀也没必要隐瞒自己的真实想法。半夜畅谈,他总算也将这几年来淤积在心中的怨气都抒发了出去。

    能见到达溪长儒,这是这次与李闲会面最大的收获。

    这是令他欣慰的事,令他心忧的则是,连达溪长儒这样真正的名将都愿意辅佐那个才十五六岁的少年,愿意忘记自己之前的辉煌甘愿在幕后出谋划策,那个少年究竟是什么来头?他是如何让达溪长儒这样的人都能甘心追随的?若说他义气,这显然不是一个好的理由。

    少年人重义,确实会被人尊敬。

    可达溪长儒这样的人,已经看透了世间沉浮怎么会如此肤浅?

    他心忧于大隋这座大厦将倾,心忧于自己还有没有能力守护齐郡,心忧于这天下百姓何日才能安稳太平。

    与达溪长儒一番深谈后,虽然说出了心中一些淤积的烦恼,可那种短暂的畅然却无法遮挡住他心中深深的忧虑。

    这一夜,张须陀彻夜无眠。

    后半夜的时候,见他帐中的灯火还亮着,秦琼披了件衣服出了自己住的军帐打算去看看,才出门,就看见罗士信也拎着一袋子酒从帐篷里走了出来。两个人相视一笑,一同进了张须陀的军帐。

    ……

    ……

    “将军怎么还不休息?”

    罗士信在胡凳上坐下来,将手中的酒袋子递给张须陀笑着问道:“要不,我和秦大哥再陪您喝几杯?”

    张须陀一脸慈祥的看了看罗士信又看了看秦琼,笑着点了点头:“可惜,有酒无菜?!?br />
    罗士信站起来一边往外走一边笑道:“何须跟那燕云寨的大当家客气,咱们三个人就算在这里白吃白喝再白拿,难道还能吃穷了他?”他也不问张须陀是否同意,直接到了外面找来巡逻的李闲特意派来的亲兵,让其帮忙去弄一些酒肉来。李闲安排的亲兵是为了防范自己手下士兵和张须陀等人有所冲突,也是为了方便罗士信他们有什么需求。

    很快,李闲的亲兵便端着满满的一大托盘肉食走了进来,笑着对罗士信等人道:“将军吩咐过,所以这酒肉一直备着。肉还是热乎的,刚好下酒?!?br />
    罗士信笑道:“我就说,安之不是个小气人?!?br />
    李闲的亲兵将酒肉放下后便转身离去,一直到了距离军帐几十米外才站住按刀戒备,张须陀点了点头道:“这燕云寨的大当家倒也是个磊落之人,不然只需让他的亲兵在门口不远处站了,咱们三人想说什么也都要顾忌着?!?br />
    秦琼笑道:“依我看,那李闲倒是做不出这般小家子气的事?!?br />
    张须陀喝了一口酒,沉默了一会儿问秦琼道:“叔宝,好像你对这燕云寨的大当家也颇为推崇?这可不像是你的为人,你嫉恶如仇,这几年来死在你手里的反贼多如牛毛,从不曾见你对一个反贼的首领有什么好感?!?br />
    秦琼微微怔住,自嘲的叹了口气道:“或许是因为这一年来见过太多让人无话可说的龌龊事,什么是贼,我已经难以分清了??銮艺庋嘣普拇蟮奔乙膊皇呛屯醣≌沤鸪颇切┤艘谎?,他不侵扰百姓,不屠害良善,我听说还在东平郡分良田给百姓,由他们燕云寨来出粮食种子,而且收的赋极低。说起来……倒是第一次让我觉得反贼也有仁义之人?!?br />
    张须陀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眼神凄苦。

    “大隋,这是怎么了?”

    他抹了一把下颌上流下来的酒,感觉满嘴都是苦涩:“这才三十年啊,短短的三十年,大隋怎么腐朽到了这个地步?”

    罗士信默然,喝了一大口酒,看着那一大盘热气腾腾香喷喷的肉食却一点胃口都没有了。

    秦琼叹道:“若是一年前,我自己或许都不会相信,我会和一伙反贼坐下来吃酒,而且心中居然没有几分负罪?!?br />
    接下来便是很长时间的沉默,三个人喝酒,谁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这样,直到所有的酒都被他们三人喝完之后,罗士信起身打算再去要酒却被张须陀拦住,他看着自己最欣赏最爱护的两个手下,忽然说了一句让他们二人心惊不已的话。

    “若有一日我身死,朝廷不仁,你们两个…..就自己寻个好出路吧,这大隋……已经无力回天了?!?br />
    秦琼和罗士信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张须陀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张须陀看着两人惊诧的样子,笑了笑摆手道:“我老了,你们还年轻,这天下再乱终究还是要太平下来的,你们两个跟着我这么久,心性如何我还能不清楚?叔宝忠厚仁义,士信直爽,你们两个都不是心狠手辣能用阴谋诡计的人,所以无法自己成就大事,大隋就要完了,真的要完了,你们两个记住,要选,就要选一个真正能成就大事的人来辅佐,以你们的本事将来封侯拜将轻而易举,说不得能再创一个世家出来!待我死后,你们也不必再守着这腐朽的大隋?!?br />
    他忽然笑了笑,一脸苍凉:“且当我酒后发狂吧,我这一生,从没有如今日这般轻狂过,我能看着大隋一统天下,想不到或许还能看到它消亡无形……”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