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二百六十章 游说到瓦岗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为什么!”

    程知节不解的问道。

    徐世绩微笑着将王薄率领十五万大军已经即将杀到东平郡的事情说了一遍,他看着程知节笑道:“所以,你且安心喝酒,估摸着这一仗一时一日不打完,咱们便一日回不去瓦岗寨?!?br />
    “军师,咱们就这么在这里忍了?”

    程知节眉毛倒竖,眼看着就要发火。

    徐世绩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稍安勿躁,这两年在山寨中每日练兵,倒是也确实有些累了。你就当做是在郓城休息些日子,每日饮酒享乐岂不美哉?只要不出这郓城我估计燕云寨的人也不会刁难。这城中酒楼青楼皆有,倒是也不错的地方?!?br />
    “军师你又在说笑!”

    程知节道:“咱们若是久不回去,翟让大哥他们还不急疯了?他李闲怕咱们瓦岗寨趁着王薄来攻之际抄他的后路,将咱们变相囚禁在这里不准回去,难道就不怕被翟让大哥知道他扣下了咱们,瓦岗寨的兄弟们也会来攻打郓城吗!我敢打赌,只要咱们比预计的回去晚个三五天,翟大哥立刻就会点起人马来跟李闲要人,到最后这一场仗还是要打?!?br />
    徐世绩微笑道:“你以为李闲想不到?”

    他看着天上明月,清风拂过将他的长发吹的飘动起来。饮一口老酒,吃一口浓香熟肉,徐世绩淡然道:“若是不出预料,只怕李闲会派一个得力人手去瓦岗寨解释?!?br />
    程知节怒道:“解释?只怕立刻就会被翟大哥扣下?!?br />
    徐世绩哈哈一笑道:“李闲便是要翟大哥扣人。他派一个得力人手去瓦岗,为了表示他没有敌意,就算翟大哥不扣下来人,估摸着李闲派去的人也不会走了。就在瓦岗寨留下来,等咱们回去之后那人再回来。虽然今日才初见李闲,但此人心思缜密灵动,不可能不考虑到扣下你我的后果。所以,派去之人必然是燕云寨中身份极高之人,如此做,是为了让翟大哥安心?!?br />
    程知节整了一下:“难道咱们就真的只能在郓城呆着了?”

    徐世绩微微颔首道:“无妨,不会太久?!?br />
    程知节叹道:“你倒是沉得住气!那王薄携十五万大军而来,气势汹汹,燕云寨才打下东平郡没多久还需要分兵据守,李闲能调动多少人马迎战?以我看来最多不超过三万人马,就算他手下士兵再精锐,三万对十五万胜算也不大?!?br />
    “你错了?!?br />
    徐世绩笑了笑道:“依我看来,燕云寨如今能调动出去正面抗击王薄的人马,最多两万?!?br />
    程知节诧异道:“那你还说不会太久?”

    徐世绩道:“两万百战精兵对十五万土鸡瓦狗,足以?!?br />
    “军师为何如此推崇那李闲?”

    徐世绩笑着摇了摇头:“非推崇李闲贬低王薄,不信你看着便是?!?br />
    “不行!”

    程知节站起来道:“咱们非走不可?!?br />
    正说着,忽然听见外面有人笑道:“故人到来却没能迎接,抱歉!”

    程知节看到那人后猛的瞪大了一眼:“是你?!”

    裴行俨拎着一壶酒缓步走进院子里,对徐世绩和程知节抱了抱拳道:“我只听说瓦岗寨的军师到了郓城,不曾想原来瓦岗寨的马军首领程知节竟然也到了。咱们还真是有缘分,想不到才相别了几个月就再次相见?!?br />
    程知节看着裴行俨问道:“你……莫非是投了燕云寨?”

    裴行俨笑着问道:“怎么,不可?”

    程知节冷笑道:“你倒真是个孝子!你阿爷还在我们瓦岗寨做客,你却独自跑来东平郡投靠燕云寨,难道就不顾及你阿爷的生死?”

    裴行俨看着程知节道:“所以我才要来看看二位,而且还带着酒。不把你们两个伺候好了,我怎么用你们换回我父亲?”

    “无耻!”

    程知节怒道。

    “我无耻?”

    裴行俨猛的将酒袋子丢在一边指着程知节的鼻子怒道:“扣我父亲来要挟我,是我无耻还是你无耻!”

    “你再敢指着我,我扭断了你的脖子!”

    “我还怕了你不成!”

    两个人本来就谁也不服谁,当日在瓦岗一战两个人都没能奈何得了对方。如今再次见面,裴行俨窝着一口气,程知节被扣在郓城何尝也不是心中憋闷?两个人一见面便觉得对方不顺眼,没说两句话便打了起来。

    一时间院子里乒乒乓乓的声音不绝于耳,两个人赤手空拳战在一处。徐世绩看着他们两个相斗也不劝阻,而是搬起桌子护着酒菜远离他们两个,在距离那两个人足有二十米外坐下来,一边喝酒一边看二人交手??戳艘换岫?,徐世绩忽然扑哧一声笑了,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李闲啊李闲,你这是怕我闷得慌特意找人来相陪的?”

    郡守衙门中灯火通明,燕云寨如今在郓城的主要人物都在。

    “我去吧?!?br />
    达溪长儒站起来说道:“好歹我也有些名气,那翟让应该知道我。而且,再加上燕云寨大当家的师父这个名头,应该够了。你们去了也没有用处,估摸着他还不会为难我,你们只需尽快击败王薄,所以倒也无需担心我的安危。只要你们善待徐世绩,他翟让还能真的铁牢囚禁我不成?”

    “不行!”

    张仲坚道:“你去不适合!”

    达溪长儒道:“你去就适合?”

    张仲坚点头道:“那是自然,早年间我与翟让有过几分交情,他曾经帮过我,我也帮过他,此人重义气,有以前的情分在他不会太过分的。你是安之的师父不假,难道还能比得上我这个老子?”

    达溪长儒辩驳道:“如今什么世道,谁还会念及江湖上的几分旧交!”

    张仲坚道:“照你这么说,旧交他都不会念着,会顾忌你?”

    达溪长儒一窒,倒是找不到话来反驳张仲坚。铁獠狼皱眉道:“依我看您两位都不能去,十个百个徐世绩也比不上您两位的安危重要,我看,还是我去吧。论身份,我是咱们燕云寨的骑兵统领,也不比那徐世绩差什么?!?br />
    张仲坚道:“你觉得我这条老命值钱,翟让还觉得徐世绩更值钱。不必再争了,你们点起兵马去宿城汇合雄阔海,给我狠狠的揍王薄那王八蛋一顿,最好能生擒活剐了他。赢的越快,我也能早日回来。

    他看向李闲道:“就这么定了吧!谁也不要再说什么了!”

    达溪长儒叹道:“不如……你我一同前去吧?!?br />
    他也看向李闲道:“此乃为大局着想,安之,没有比我们两个人更合适的了?!?br />
    众人皆看向李闲,却见他神色淡然的看着面前舆图,嘴角勾勒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可谁也看不出他到底是怎么打算的。刚才大家谈到,为了安瓦岗寨翟让等人的心,必须派一个人去瓦岗做人质,待战胜了王薄放回徐世绩之后再交换回来。这样,才能保证后路无忧。如果不这样做的话,万一瓦岗寨的人马见徐世绩等人久久不回必然来要人,到时候打起来,燕云寨就要面对腹背受敌的局面了。

    众人都看着李闲等他拿主意,他却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似乎一点也不着急。

    “安之,你倒是说话??!”

    张仲坚急切道。

    李闲抬起头,扫了众人一眼缓缓道:“谁也不去,这件事莫要再提。把自己人送去做人质这种事,我是不会考虑的。燕云寨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去瓦岗寨做人质,哪怕一个普通士兵也一样?!?br />
    ……

    ……

    官道上一队百余人的骑兵护着一辆马车前行,眼看着已经能看到瓦岗寨的城墙了马车队伍缓缓的停了下来。百余名骑兵下马后持刀戒备,一个一身白衣的俊美男子从马车上跳下来,手搭凉棚往前面看了看。

    “到了?”

    他轻声问道。

    一个护卫抱拳道:“密公,前面三里处便是瓦岗寨了。我怕再往前走会有危险,您看,是不是先去派人通报一声?!?br />
    李密点了点头道:“你去吧,就说我慕名而来,专程为拜访翟让大当家?!?br />
    那护卫点了头头,招手带了三四个人上马往瓦岗寨的方向飞驰而去。

    李密的两个书童取来清水,伺候着李密在路边洗了脸。他站起来看了看四周的风景笑道:“这日子过的真快,才从济北郡出来好像没走几日便到了东郡?!?br />
    小书童笑道:“主公每日研究天下大势,在车中看着舆图一看便是一日,自然觉得日子过得很快,咱们可是已经走了二十天了?!?br />
    “已经二十天了?”

    李密有些失神道:“竟然这么快?!?br />
    小书童道:“主公心中装着天下事,每日要想的事情太多了。咱们出济北郡的时候主公还说让咱们走的快一些呢,咱们一直赶路,生怕误了主公大事?!?br />
    李密笑了笑道:“一晃二十天匆匆而过,这个时候,怕是那知世郎王薄已经率军进逼东平郡了吧。我应了他十日之内送去粮草,也不知道他现在会不会望穿秋水般等着我派去的人马。只是这战争一旦打起来,他就算想抽身也来不及了。他无故去攻打燕云寨的地盘,那燕云寨的人会轻易放过他?”

    他站直了身子,环视四周。那种眼神就好像在俯视着属于他的江山,属于他的锦绣繁华一般。

    “主公妙算,此时那王薄只怕已经骑虎难下了?!?br />
    “还不够啊……”

    李密笑道:“若是再将瓦岗寨拖进泥潭,让这三郡越乱越好,最好能引得朝廷调派人马去剿灭,我方好行事?!?br />
    正说着话,忽然见前面一阵尘烟冒起有大队人马从瓦岗寨的方向冲了过来,不多时便到了李密等人身前。来人不下三千,皆是瓦岗寨的精锐骑兵。为首一人骑着一匹枣红马,大概五十岁上下,留着三缕长髯,面如重枣,身材极雄壮,身后有亲兵举着一杆大旗,上面写着斗大的一个翟字。

    “前面便是密公吗?翟让特来相迎!”

    他从马背上一跃而下,一边走一边哈哈大笑:“早就敬仰密公,谁想到今日竟能相见!”

    李密微微一笑抱拳道:“见过翟大当家?!?br />
    翟让连忙上前扶着李密道:“怎么当得起密公一礼,翟某迎接来迟,还望密公莫要怪罪。若是密公先派人来知会一声,翟某早就亲自带人出东郡之外迎接了?!?br />
    李密寒暄了几句,随即弃了马车不做也上了一匹战马。

    翟让接了李密后转身吩咐道:“来人!让寨子里的兄弟们都到门口迎接密公。我要大办宴席为密公接风洗尘!”

    李密推辞几句后便于翟让闲聊,他看了看瓦岗寨的骑兵后脸色肃穆赞道:“我这几年为了解天下百姓倒悬之苦奔走四处,见过绿林道上诸多豪杰??墒墙袢找患源蟮奔吟庀峦吒谡娜寺聿胖朗裁唇凶鋈送庥腥颂焱庥刑?,纵观整个绿林,瓦岗寨兵马之精锐当为翘楚!翟大当家之威望,当为绿林第一!”

    他语气诚挚道:“人都说河北窦建德,济北知世郎乃是世间豪杰英雄,可在我看来,与翟大当家一比,他二人如米粒之辉,翟大当家却为皓月之光!”

    他手指翟让手下兵马赞道:“瓦岗寨兵马竟然精锐如斯,壮哉!”

    翟让听名满天下的蒲山公如此赞美自己,立刻便喜的心花怒放。

    一时间,他竟然暂时忘了刚才还在寨子里发火骂娘,也忘了,徐世绩和程知节两位兄弟如今还被扣在东平郡燕云寨,甚至,忘了自己今日本来是要率军出征去救人的。

    ps:推荐一本新人新书《仙道窥天》作者虽然是网文界不折不扣的新人写手,但也是看书十几年的老油条。文笔很好,情节也很好,开头很有新意,建议喜欢看仙侠的朋友去看看这本书,对于写手来说收藏才是硬道理,所以大家也帮忙收藏一下这本书,多谢。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