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二百六十一章 破敌用何策?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二百六十一章破敌用何策?

    “济北知世郎也好,东郡瓦岗寨也罢”

    李闲看着手下众人认真道:“无论是面对哪一个,咱们也没必要妥协退缩。王薄敢率军来侵我东平郡,那就打回去便是。恰好瓦岗寨的军师徐世绩这个时候到了,咱们必然要扣下,哪里需要考虑那么多?我记得我曾经说过,燕云寨无需对任何人低头。咱们不去招惹别人,别人也不要来招惹咱们,就算咱们招惹了别人,别人还是不要想来欺负了咱们燕云寨?!?br />
    他视线缓缓扫过看着手下十几个将领,一字一句说道:“你们都要记住,任何人不能有了惧敌的思想。就算王薄手下有十五万人马能怎么样?杀散了便是。就算瓦岗寨和王薄联手又能怎么样?杀散了便是!”

    他沉声道:“你们回去告诉士兵们,咱们燕云寨的人,从来不会惧怕任何敌人。就算敌人再多再强横也不能有害怕的心思,只需记住一点。我们去打别人的时候要勇往直前打得别人没有还手之力。别人来打我们的时候,还是一般无二,打得他妈都不认得他!”

    手下众将领哄然一笑,纷纷高呼道:“打得他妈都不认得他!”

    众人被李闲说的心情激荡,一股敌人再多我们也只管打过去的豪气在每个人心中升起。李闲没有说什么宁愿必死也誓不低头的壮阔话语,没有渲染什么宁愿站着死不能卑躬屈膝的气氛,偏偏是这种我不打你你也不要打我,就算我打了你你还是不能打我的有些无赖的道理,让李闲手下将领们都觉得这才是世间最真切的道理。将军讲的道理就是硬道理,所以跟任何敌人都无需去讲道理。

    李闲和徐世绩见面之后一番长谈,知道雷泽和巨野两县流民闹事应该不是瓦岗寨的人主动怂恿唆使??善拘焓兰ㄒ环澳训览钕芯突嵝潘??难道瓦岗寨在这其中就真的那么无辜?只怕借机推波助澜的便宜徐世绩这样的人也不会不占。

    众人笑得畅快猖狂,有人大笑说非但要打得他妈不认得他,便是他奶奶来了也不认得。有人道这算什么,应该打得他姘头来了都认不出才对。

    李闲笑了笑,摆手示意众人安静下来道:“战略上我们轻视任何敌人,但战术上我们不能轻视任何人。瓦岗寨的军师扣下便扣下了,这一点无需多想。但却不能大意,该认真思考如何破敌之策还是要认真思考?!?br />
    他看向达溪长儒道:“所以,师父之前您提出将烈火和青木两个营的兵马调回来我不同意,调陈雀儿的水军赶去汇合雄阔海我也觉得不妥?!?br />
    达溪长儒微笑着道:“你是燕云寨的决策者,只需告诉我们,你如何决定的便是?!?br />
    李闲嗯了一声点头道:“瓦岗寨不得不防,换过来考虑,若是你们其中任何一人被瓦岗寨扣了,我也会立刻率军去讨个说法,没说法打就是了。所以,瓦岗寨的人也未必能因为我一封信就忍得下。烈火和青木两营非但不能调回来,陈雀儿的水军留一半人守着山寨,另一半人马和新兵都要调去御敌?!?br />
    他对达溪长儒抱拳道:“师父,那边就交给您来指挥?!?br />
    达溪长儒怔了一下问道:“那王薄呢?人马皆调到西线,东线宿城须昌可是就只有雄阔海的厚土营,朝求歌的洪水营总计一万两千多人的兵马?!?br />
    李闲笑道:“还有锐金营骑兵?!?br />
    他指着舆图道:“明日一早我亲自率领锐金营骑兵出发前往宿城,三个营兵力相加也有差不多两万人马?!?br />
    “两万?”

    张仲坚皱眉道:“你是打算以两万人马迎战王薄的十五万大军,却将四万余人马布置在雷泽巨野一线防御瓦岗寨?据我所知,瓦岗寨全部人马也就四万人左右?!?br />
    李闲微笑道:“四万只狼和十五万只羊,您说,我该重视哪一个?王薄的人马再多,都是难民根本无需操心,去年时候清河郡丞杨善会以区区一千郡兵杀的王薄三万余人狼狈而逃,几乎全灭,杨善会能,咱们没道理不能。而瓦岗寨的人马则不同,虽然兵力不多,但那徐世绩乃是不可多得的帅才,经由此人练兵几年,怎么能是王薄那些草寇能比得了的?”

    他微微叹气道:“王薄,瓦岗寨,其实我都不如何放在心上,兵来将挡水来土屯就是。我在想,到底是谁在幕后操控,唆使王薄来攻燕云寨,还派人在雷泽巨野两县怂恿流民作乱?”

    “这个人,才是对手啊?!?br />
    ……

    ……

    “将军,我还没打得痛快,为何将我叫回来?”

    裴行俨有些不服气的说道:“那程知节拳脚功夫稀松平常,若是再给我一会儿时间我一定能把他干倒?!?br />
    其实李闲昨日便已经知道那灰衣护卫的头领便是在后世大名鼎鼎的混世魔王程咬金,这并不让他感到意外,军师亲自出行,翟让自然不会放心所以派了得力干将随行?;ひ彩呛苷5氖?。他进郡守府之前便刻意留意过那灰衣军的首领,虽然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那人便是程知节。

    程知节一点儿也不似后世评书中说的那么肥胖笨拙,身高九尺,虎背猿腰,四方脸,络腮胡须,看起来倒是和三国演义中猛张飞的形象颇为相似。如此一条大汉,怎么可能如评书中描述的那么不堪?

    当时,李闲便注意到。程知节站在郡守府门外的时候,手中持了一条长槊,在他后腰位置上还挂了四柄短小的飞斧??吹侥切┬「返氖焙?,李闲其实心中已经隐隐有些怀疑此人的身份了。

    之后他特意派人找裴行俨来辨认,果然便是瓦岗寨的马军首领程知节。

    李闲看着裴行俨认真的问道:“哪个让你去和他打架了?”

    裴行俨一愣道:“不是将军让我去好好招待他们的吗……”

    李闲摇头叹道:“招待便是让你去打架的?那你就不怕你父亲被瓦岗寨的人如此招待?”

    “他们敢!”

    裴行俨怒道:“若是敢对我父无礼,我便去一把火烧了瓦岗寨!”

    李闲拍了拍裴行俨的肩膀道:“我只是随口一说,你无需担心,瓦岗寨的人不知道你如今在我这里,不会为难你父亲的。你且先回去休息,清早你要随我出征。本来我还在发愁凭着我义父和翟让的那点往日旧交能不能将你父亲要过来,现在倒是不必担心了,待你随我击退了王薄之后,我便用徐世绩他们两个换回你父亲便是?!?br />
    裴行俨点头道:“我知道了,但凭将军安排!”

    李闲点了点头,随即缓步走向柳华巷。他没有去看裴行俨,心中也没有什么愧疚。他是故意提及裴行俨的父亲的,这样做只是让裴行俨安心留下。而今日他故意让裴行俨去和徐世绩程知节见面,只是想看看,裴行俨会不会私下里和瓦岗寨的人有什么交流。他能做到用人不疑,可前提是,疑人不用。

    进了门,他就看见那威武壮阔的程知节蹲在地上生闷气,院子里一片狼藉?;ɑú莶菀膊恢辣凰团嵝匈膊人懒硕嗌?,就是院子中几棵小腿粗的树也没能逃过一劫,被打断了凄凄惨惨的歪在一边。

    见李闲进门,正在生闷气的程知节站起来骂道:“你这不仗义的东西,我今日便打死你!”

    话没说完,他已经跳起来一拳砸向李闲面门。

    这一下突如其来,速度极快。

    李闲抬手在程知节的胳膊上托了一下然后顺势向外一带,身形微微闪开躲过这一拳。程知节一拳落空,左腿猛的抬起狠狠的撞向李闲小腹,李闲双手下压在程知节的膝盖上按了一下,借助程知节这一腿的力度身子轻飘飘的往后退了出去。

    他落地之后对程知节抱了抱拳微笑道:“程将军息怒?!?br />
    这两下电光火石之间完成,快的一般人根本没有看清。

    远处已经喝得微醉的徐世绩站起来说道:“程大哥,不要鲁莽?!?br />
    程知节愤恨的瞪了李闲一眼,走回徐世绩身边站住??雌鹄此丫吲目烀涣死碇?,却没人听到到他走到徐世绩身边时用极低的声音说道:“此人武艺不凡,便是裴行俨也没有这般灵活身手?!?br />
    徐世绩不露痕迹的点了点头,嘴里却说道:“再如此鲁莽,回瓦岗寨之后我定然重重的罚你?!?br />
    他微笑着对李闲抱拳道:“李将军,我正想着是不是求那守门的小兄弟请你过来,只是又怕跟你提那要求太过冒昧了些,有些难以开口?!?br />
    “行?!?br />
    李闲没问徐世绩是什么难以启齿的要求,他只是微笑着点头说道:“寅时出发?!?br />
    ……

    ……

    程知节催马追上徐世绩低声问道:“他就这么答应了带咱们去观战,难道就不怕咱们半路跑了?”

    徐世绩一边细心观察了燕云寨锐金营骑兵一边赞叹道:“程大哥,咱们瓦岗寨的马军,可没有这般精锐!你看,这燕云寨的骑兵完全按照大隋府兵的编制,三百人为一团,每一团都士兵所用之兵器也不相同,冲锋在前者用长槊,随后者用朴刀,你看,居然每个团差不多都有百人配备了连弩!如此装备,真是令人羡慕啊?!?br />
    程知节懊恼道:“军师!我在问你别的事?!?br />
    徐世绩笑道:“他怕的什么?咱们这百余人就算真的走了,难道他追不上?就算他不追,咱们便能从雷泽县安安全全的回去?就算咱们绕出东平郡返回瓦岗寨,最起码多走半个月,那个时候说不定他已经击溃了王薄,他还怕什么?”

    “程大哥,你还是仔细看着的好,你是咱们瓦岗寨的马军首领,刚好趁这个机会好好留意燕云寨的骑兵如何作战,日后,大有用处?!?br />
    程知节叹道:“军师你怎么装傻?你明明知道我问的是什么?!?br />
    他看了一眼前面李闲所在后担忧道:“那李闲完全不避讳咱们,咱们要跟着他便让咱们跟着,咱们要看便随便看,难道军师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他如此放松毫不在意,我想来想去也只有一个可能?!?br />
    他看着徐世绩道:“那厮根本就没打算放咱们回去,说不得半路上便下令将咱们兄弟都杀了!”

    徐世绩看了程知节一眼,忽然一笑道:“真若是能和程大哥同年同月同日死,倒也是一件快事,哈哈!”

    说完,他竟然催马向前追李闲去了。

    “又在故弄玄虚!”

    程知节看着徐世绩叹气自语道:“你倒是一点也不担心!”

    徐世绩追上李闲,笑了笑问道:“将军心中可有破敌之策?”

    他一个外人,竟然丝毫也不忌讳这是人家军务上的机密,竟然直接问了出来。

    李闲想了想说认真道:“本欲坚守,耗尽王薄粮草后再趁势而击??上А遗碌源蟮奔夜ノ液舐?,只好不避锋芒一鼓作气破之?!?br />
    徐世绩点了点头便不再问。

    清晨的微微光明中,十几骑人马已经出了郓城几十里,一人双骑,丝毫也不爱惜马力在官道上狂奔。这十几人皆是一身青衫,为首一人身后负了一个包裹,包裹中却只有一封书信。

    这十几个人昨夜便从郓城出发,目标,齐郡历城。

    信封上一行规整字体:张将军亲启。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samp>
<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video></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