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二百六十二章 两封信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罗士信看了看手里的信,再看看张须陀有些难看的脸色忽然笑了起来,一开始是抿着嘴笑,到后来变成开怀畅笑,声音越来越大。

    秦琼看了看张须陀,又看了看罗士信随即也笑了起来。

    “笑什么笑!”

    张须陀板着脸道:“就看看你们两个交的这个朋友!”

    他站起来在书房中来回踱步,胡子气的都几乎气得翘了起来。走了不下于五个圈,他忽然一个跨步过去将罗士信手里的信抢过来想撕成碎片,最终还是忍了下来将书信又看了一遍,可是越看越生气。

    “他难道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张须陀生气道:“一个反贼,居然写信来请求我出兵相助,还说什么同心协力一同将为祸济北郡的反贼王薄剿灭,难道他不知道自己也是个反贼?!居然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气……气死我了。士信,去把那封信烧了!”

    罗士信笑着起身,将那封信拿过来之后从怀里掏出火折子点燃。

    “烧是必然要烧掉的,不然被一些宵小之辈知道了将军和安之通信,说不得会拿这件事大做文章。要是捅到朝廷里,只怕对将军不利?!?br />
    张须陀怒道:“哪个和他通信了!”

    秦琼笑着劝道:“没有没有,是安之一厢情愿而已,将军怎么会理他那个无趣之人?”

    罗士信将信纸的灰烬扫到一边,笑着说道:“我看安之倒是给咱们想了个好办法啊,朝廷派咱们齐郡郡兵跑去千里之外的东郡作战,而且朝廷还不给咱们粮草补给,也不给咱们补齐了盔甲装备,士兵们没一个愿意出郡作战的,军心不稳,这次跟以往不一样!”

    秦琼也道:“上次去北??せ骼9皆?,那是因为北??ず驮勖瞧肟は嗔?,若是任由郭方预将北??すハ吕吹幕?,就如同在齐郡边上点上了一把火随时都有可能烧过来,所以不得不去打??墒钦獯稳肥挡灰谎?,让士兵离开家乡千里迢迢去剿灭瓦岗寨的反贼,士兵们一百个不愿意。他们为什么而战?还不是为了守护自己的父老乡亲?现在让他们去东郡,军心不可用啊将军?!?br />
    罗士信点头道:“所以说嘛,安之帮咱们想的这办法属实不错。我看可以,将军,要不我现在就帮您研墨?”

    张须陀叹气道:“让我欺骗朝廷……我如何能做的出来?”

    罗士信对秦琼使了个眼色,秦琼笑着将信纸铺开,罗士信则在一边研墨:“其实这也不算是欺瞒朝廷吧?济北郡反贼王薄挥兵十五万欲进攻齐郡鲁郡,这么大的一股反贼来袭,咱们齐郡郡兵是无论如何也脱不开身的。朝廷不会不讲道理吧,为东平郡平了贼却失了齐郡鲁郡,这大亏朝廷才不会吃呢。这简直就是丢了西瓜捡芝麻的事,朝廷里那些大人们一个比一个精,不会不准的?!?br />
    张须陀看着两个心腹一个铺纸一个研磨,他无奈的叹了口气道:“你也知道朝廷里那些大人物们一个比一个精明,朝廷才下了让咱们出兵东郡的命令,咱们紧跟着就上这么一份奏折,能瞒得住那些精明鬼?”

    “能!”

    秦琼看了张须陀一眼后有些忐忑的说道:“刚才……刚才我和士信先去找过郡守大人了。裴大人说,愿意号召咱们齐郡乡绅凑一笔钱财出来送去朝廷……”

    张须陀哑然,随即叹了口气道:“你们也皆不愿去东郡?”

    罗士信和秦琼见张须陀有所松动,连忙再劝道:“要是击败王薄十五万大军,这么大个功劳报上去,朝廷也不会再有人说什么吧?”

    张须陀看了看秦琼,再看看罗士信无奈的笑了笑,走到桌边站住,提起了已经沾饱了墨汁的毛笔。

    ……

    ……

    东郡瓦岗寨

    翟让将手里的一封书信递给他身边落座的蒲山公李密,脸上带着些怒气道:“密公你来看看,这东平郡燕云寨的大当家李闲猖狂到了什么地步!不瞒密公,今日若不是密公到来,我已经领着手下兄弟们兵发东平郡了!”

    李密将书信展开,第一眼看过去就不由得在心中赞了一句:好字!

    这封信李闲用的依然是宋体,字字端庄,李密在书法上也很有造诣,所以才看这信便觉得令人眼前一亮。他微微皱眉,一字一字的往下看,随着看,手指不自觉的在桌面上临摹着信纸上的笔迹。

    一封信看完,他足足用了十分钟。

    一千三百三十九个字,他每一个字都临摹了一遍。

    “欺人太甚!”

    李密猛的将书信拍在桌子上怒道:“这燕云寨的大当家李闲到底是何方神圣?怎么竟然如此张狂?”

    翟让道:“他那山寨取名燕云寨,有人说他便是大业八年朝廷第一次东征的时候在辽东那少年将军燕云。到底是不是此人却没人知道,只是揣测,此人在辽东立下赫赫战功,却因为被宇文述等人迫害愤而出走,在涿郡燕山拉起了队伍反抗朝廷?!?br />
    李密眉头一挑:“如此说来,倒也是个人物。只是,他也不能如此没有道义吧?”

    坐在下首陪着的黑脸汉子单雄信怒道:“我们军师好心去东郡提醒他,他居然扣下了军师,这口气,无论如何也不能忍下来!”

    “提醒,提醒什么?”

    李密问道。

    翟让叹了口气,将东平郡流民闹事的事跟李密讲了一遍,一边说,一边骂那背后黑手无耻。众人也都来了气,一边骂李闲一边骂那幕后怂恿流民之人。李密的脸色变了一下,有些难看。他略显尴尬的笑了笑却没有说话,在场众人义愤填膺所以没人注意到他脸色的变化,即便有人注意,也不会联想的什么。

    他再次将李闲那封信看了看,心中暗自记下了两个名字。

    李闲,徐世绩。

    这个李闲,从信中知道此人也看出了东平郡流民闹事,肯定是有人故意挑拨瓦岗寨和燕云寨的关系,还有那徐世绩,这两个人如此精明,还是尽早除去的好。他心中窃喜,心说幸好那徐世绩被李闲扣在东平郡,不然今日这一番挑拨说不得被他识破。他脸色渐渐恢复过来,心中已经在考虑如何除掉徐世绩和李闲了。

    “翟大哥,以我来看,这一仗还是要打的?!?br />
    李密沉吟了一会儿对翟让说道。

    “哦?”

    翟让问道:“密公也觉得,不能忍了这口气?”

    李密点头道:“大丈夫行事当顶天立地,不能屈从于人,我想,即便是军师徐世绩在的话也不会赞成大家忍气吞声。从信中看,这燕云寨的大当家李闲为人阴险狡诈,说什么是因为和徐军师发现了有人阴谋挑拨,所以留下徐军师一同调查,这纯粹一派胡言!”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那李闲瞒得住别人,还能瞒得住我?”

    “我来瓦岗寨拜访翟大哥之前路过东平郡,从齐郡过宿城,恰好遇到一件事,这件事才是那李闲扣下徐军师的关键!”

    “是什么!”

    翟让等人立刻坐直了身子,等待着李密的回答。

    “济北知世郎去年攻打齐郡,那李闲居然不顾绿林同道的义气与老贼张须陀联手将知世郎击退,知世郎王薄损失了十余万人马,此等血海深仇王薄如何能不报?我过宿城的时候,恰好遇到王薄率领十五万大军攻打东平郡,徐军师定然也是知晓了此事才被李闲扣下的,他是怕咱们瓦岗寨趁机抄了他的后路!”

    “原来如此!”

    翟让叹道:“如此说来,懋功去的真是不巧!”

    他想了想说道:“我只是担心,若是兄弟们率军去东平郡要人,那李闲会伤害了懋功兄弟!“

    李密摆手道:“翟大哥此言差矣!若是弟兄们不去要人,只怕那李闲更会下毒手!你想想,若是你们忍了这口气不去,李闲定然会觉得瓦岗寨软弱可欺,他还有什么忌讳?只怕他还会趁机宣扬瓦岗寨怕了他燕云寨,然后再以怂恿流民闹事的理由杀了徐军师!翟大哥若是不去,才中了那李闲的算计!”

    他站起来说道:“虽然我来瓦岗只是为了拜访翟大哥和众位兄弟,可得知军师被人扣下也是愤慨不已。今日我便留下一句话,若是翟大哥和兄弟们要去东平郡讨回公道,我必然不遗余力支持瓦岗寨!我这些年云游天下结交了不少豪杰,大家也都给我几分薄面,若是我奔走的话,定然能请来几位豪杰相助!”

    他眼神扫过众人道:“汇聚四方豪杰,再趁着知世郎十五万大军进攻东平郡这个机会,剿灭燕云寨不费吹灰之力!”

    翟让站起来赞道:“密公高义!”

    众人皆起身道:“密公高义!”

    李密笑了笑,心中却在暗想,应该派些人潜入郓城,无论如何,也要杀了徐世绩!只要徐世绩一死,瓦岗寨和燕云寨这个仇就算是解不开了。本来没指望王薄,李闲,翟让这三个人不死不休,可是现在天赐良机,若是不把握住岂非可惜?

    他想到这里,嘴角不自觉的勾勒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