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二百七十三章 到了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二百七十三章到了

    吃过午饭后一通战鼓响罢,王薄纠集全部十万左右人马四面围攻宿城。其中,东门有一段坍塌城墙是燕云寨的人用泥浆沙袋堵死的,这一段便是宿城防守最薄弱的地方,前几天的济北军对东门的攻势便一直以这里为主,只是燕云寨的人马在这一段重兵防御,滚油,石灰,滚木,投枪,几乎所有的手段都在这一段用上了。

    这次王薄亲自指挥丘基的人马,还是以这段坍塌城墙为主攻方向。

    后面有王薄手下五万多人马督战,丘基原来手下的士兵们知道后退也是一个死,倒不如奋力向前,若是能攻克宿城的话不但能保住性命,说不得还能发一笔小财。当然,要是能保住性命的话,破一笔小财也是可以接受的。

    在王薄手下几个亲信将领的指挥下,原来丘基手下的士兵们开始嗷嗷叫着往宿城方向冲了过去。不到两万人被督战队逼迫着不得不拼了命的往前跑,他们奋力将手里简陋的盾牌高高的举起来,阻挡住暴雨一样从城墙上射下来的羽箭。

    黑压压的济北军士兵不要命似的往前跑,羽箭如冰雹落在庄稼地里一样落进人群中,被砸倒了的庄稼一样济北军的士兵接二连三的倒下去。只是相对于济北军的数量,倒下去的人不过是极少的一部分。如果是从高空中往下看的话,隐约能看到被羽箭射翻了的士兵倒下去形成一小块空当,如雨打沙滩的坑坑点点般,只是很快,这空当便被后面冲上来的人堵死。

    前面的人倒下去,后面的人踏着他们的后背继续往前冲。

    羽箭连绵不尽如急雨,而济北军的士兵却连绵不尽如汪洋。

    雄阔海站在城墙上看着城外潮水一样涌过来的济北军微微皱眉,侧头对身边的李闲说道:“将军,看来王薄是打算今日拼了。济北军大营全都空了,说不得王薄今天也会亲自上阵指挥?!?br />
    李闲屈指算了算日子道:“抗到傍晚,若是齐郡张须陀不到,我便让铁獠狼带锐金营出城冲击,直接杀向王薄的中军。你让重甲步兵们准备好,今日说不得也会用到他们了?!?br />
    雄阔海笑道:“那些家伙一个个全都憋疯了,只等着将军你的命令呢?!?br />
    李闲微笑道:“便是要他们蓄足了杀气?!?br />
    他看了看那段残破城墙,低声对雄阔海吩咐了几句。雄阔海点头,快步走出去按照李闲的吩咐安排。

    徐世绩站在城墙上微微摇头不解的说道:“真不知道,李闲究竟在等什么?!?br />
    程知节也随着他的动作摇了摇头道:“莫非真如军师猜测,他在等援军?只是咱们也推测过,燕云寨的人马大部分应当都在雷泽巨野两县布防,他还有什么援军?”

    徐世绩看着城外忽然心中一动:“莫非……他等的竟然是那人?”

    “谁?”

    程知节好奇问道。

    徐世绩苦笑一声道:“若真是那人,这李闲也算得上个鬼才了。竟然能想到这个办法,不但借了宿城之围还让咱们瓦岗寨欠他一个人情,佩服!”

    “到底是谁??!”

    程知节急不可耐的问道。

    徐世绩缓缓的舒了一口气道:“齐郡通守,张须陀?!?br />
    “李闲前几日说过,大隋那糊涂皇帝下旨调齐郡通守张须陀率军攻打咱们瓦岗寨。现在想想,他原来早就做好了算计!王薄的济北军攻打东平郡,张须陀以此为借口出兵攻击王薄就不必再劳师动众的去东郡和咱们瓦岗寨交战。这样一来,李闲得益,张须陀也得益,便是咱们瓦岗寨看起来也得了益,好像……只有王薄是个倒霉鬼?!?br />
    正在说着,他忽然看到李闲缓步朝这边走了过来。他看了程知节一眼,程知节会意两个人便不再说这件事。

    “看来今天王薄是要拼命了啊?!?br />
    程知节看着李闲笑了笑说道。

    李闲嗯一声却并没有接过去话题,而是忽然说了一句有些不着边际的话。

    “我知道是谁了?!?br />
    程知节一头雾水,徐世绩脸色一变。

    “是谁?”

    徐世绩问道。

    李闲看着徐世绩怅然道:“看来我与瓦岗寨之间一战在所难免?!?br />
    这两句话说的前言不搭后语,程知节听得云里雾里不明所以,徐世绩却皱紧了眉头,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我手下的探子昨夜冒死穿过王薄大军的连营,悄悄回到宿城带回来一个消息?!?br />
    李闲吸了口气缓缓道:“有一人在一个月前拜访了济北王薄,在王薄的山寨中停留了十几日才离开。之后便一路往西南方向走了,据说是去拜访瓦岗寨翟大当家。而在去济北郡见王薄之前,此人派了不少人潜入东郡怂恿百姓涌入我东平,然后再趁机挑动百姓闹事?!?br />
    徐世绩的脸色越来越白,他抿着嘴唇等待着李闲说出那个人的名字。

    “李密?!?br />
    李闲摇头一叹道:“此人一番算计,把东郡,东平郡,济北郡都搅乱了起来,看来……是要有大图谋啊?!?br />
    徐世绩摇头苦笑道:“也就是说,我瓦岗寨的人马,也不过是李密手里的另一柄刀子?”

    他忽然心里一亮:“东都!”

    李闲嗯了一声道:“九成便是如此了?!?br />
    ……

    ……

    王薄催动丘基手下的士兵们蚂蚁爬墙一样往宿城上攻,尤其是东门这边,燕云寨守军防守的压力越来越大。只坚守了半个时辰,便有济北军的士兵顺着云梯爬上了城墙。厚土营的士兵们奋力扑过去,厮杀一阵将济北军的士兵又逼着纷纷从城墙上掉了下去??墒钦庋焕?,城墙上的燕云寨弓箭手不得不后退,济北军的士兵们涌到城墙下的士兵更多了。

    “给我推!”

    王薄手下亲信王海大声呼喊道:“冲城锤上不来,就是用手推也要将这段残破城墙给老子推到!”

    数不清的济北军士兵涌上去,手脚并用的开始从那段残破城墙上往下扒。碎裂的泥土和沙袋逐渐被拉出来,付出了数百人的伤亡之后,轰的一声,被掏出来一个大洞的城墙终于坍塌下来。泥土和沙袋落下来激荡起漫天的烟尘,而烟尘中济北军的士兵们则爆发出一声震天动地的欢呼。

    “城墙破了!”

    “杀??!”

    “弟兄们杀啊,大当家说了,第一个攻进宿城的人无论是谁,赏黄金五十两,肉好一千贯,城中女子随便他挑,还能坐上咱们济北军的第七把交椅!杀??!”

    王海大声的呼喊着,鼓舞着济北军士兵们的斗志。

    “杀??!将燕云寨那些杂碎全都砍死,粮食和女人都是咱们的!”

    “弟兄们往前冲啊,屠城!”

    “屠城!屠城!屠城!”

    在一片屠城的大喊声中,二百多名济北军的士兵没等坍塌下来的沙袋砸出来的灰尘散去就顺着斜坡爬了上去,一边呐喊着一边疯了似的往上爬。而城墙上的燕云寨守军则以羽箭不断的射杀下面的济北军士兵,很快,这段坍塌的城墙下便堆满了济北军士兵的尸体。

    大约一百多人冲破了烟尘也冲破了燕云寨士兵们在城墙上的封锁终于冲进了宿城,可是他们还没来得及高兴,一片箭雨从城内飞了过来,进城的一百多名济北军士兵片刻之内便被射成了刺猬。

    尘烟散尽,但见缺口里面,大约七八百名弓箭手组成了一个四四方法的阵型,手里的硬弓上已经再一次搭上了羽箭。

    “别退!燕云寨已经没有多少人马了,只要杀到弓箭手身边,他们就是任你们宰割的牛羊!杀??!”

    王海大喊一声,挥手带着十几个亲兵率先顺着斜坡爬了上去。

    济北军的士兵们此时已经看到了胜利的希望怎么可能被一轮箭雨吓倒?随着王海的呼喊,数不清的士兵们黑压压的蚂蚁一样顺着坍塌的斜坡爬了上去。城内的燕云寨弓箭手随即动作整齐的松开了弓弦,一片箭雨激射而出,冲上斜坡的济北军士兵就好像被镰刀放倒了的麦子一样一层一层的倒下去。

    只是弓箭手虽然一步未退,他们射出去的羽箭也组成了一道必杀封锁,可济北军冲上来的人越来越多,死了一个,两个顶上了,死了两个,四个顶上来。济北军的士兵就好像看见了鲜肉的狼群,疯狂的扑上来准备去大口吞食那些血肉。

    终于,济北军的士兵顺着斜坡冲进了城内,距离燕云寨的弓箭手越来越近。

    “退!”

    燕云寨指挥弓箭手的校尉一声大喝,弓箭手立刻毫不犹豫的向左右一分往两侧跑去。济北军的士兵们嗷嗷的叫着冲上去,打算将那些防御力在各兵种中最低的弓箭手全部杀死??伤孀叛嘣普滞笥乙环?,看清了后面是什么的还在发力往前冲的的济北军士兵们立刻顿住脚步,惊恐的喊叫着想往后跑,可是后路被他们的同袍堵住,根本就退不回去!

    弓箭手后面,是一片整整齐齐列队的重甲步兵,再傍晚的余晖中,那一身玄色重甲散发出一种幽暗的冷硬色彩,密密麻麻的重甲步兵站在那里,就如同一道钢铁铸成的堤坝。在那些重甲步兵的身边低声都插着一柄沉重的横刀,而此时,他们手里则握着一柄投枪。

    “杀!”

    雄阔海一声令下,数百支投枪陨石雨一样投了出去。只片刻,冲进城内的济北军士兵便几乎全部被钉死在地上??墒呛笮娜瞬恢狼懊娣⑸耸裁椿乖谕俺?,很快便又有几百人涌了进来。

    “厚土重甲!”

    雄阔海以陌刀向前一指。

    “向前!”

    “向前!”

    “向前!”

    随着整齐的呐喊声,重甲缓缓启动。一片陌刀冷冽的刀光中,济北军的士兵们脸上惊恐的表情被逐渐放大。

    血雾暴起!

    燕云重甲,势不可挡!

    徐世绩和程知节在城墙上看到那一队重甲陌刀手的时候几乎同时瞪大了眼睛,两个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其中的意思都是不可思议!

    “不好!”

    徐世绩低呼一声道:“翟大哥他们不知道燕云寨有如此规模的重甲陌刀手,若是雷泽巨野也布置了重甲步兵的话,瓦岗寨要吃大亏?!?br />
    恰在此时,只见城外济北军的后面忽然一阵大乱。一面面大隋烈红色的战旗飘扬起来,喊杀声直破云天!

    齐郡张须陀,到了!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