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二百七十七章 绝情酒,有情人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徐世绩理解李闲那句话是什么意思,这也是他最担心的事。李密在瓦岗寨的时间越久,对翟让等人的影响就会越大。自己明明已经写了一封亲笔信回去,告诫翟让千万不要攻打燕云寨,可翟让还是尽起瓦岗寨人马来了,事实上,徐世绩猜到了翟让会率军前来逼李闲把自己放回去,可那不是没有转换余地的出兵。如今李密来了,翟让出兵的目的或许便不仅仅是单纯的想救出自己。

    在别人眼里看来,李密是一个站在神坛上的人。真命天子的名头也不知道唬住了多少人,知世郎王薄便是最近的一个例子。从杨玄感开始,李密帮忙出谋划策辅佐的人就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死了的绝不仅仅是杨玄感一个,而李密至今还活的逍??旎?。

    这一点,徐世绩看的无比透彻。

    因为他从小就被徐家培养,立志做一个超越那些名门子弟的人。李密也好,韩世萼也好,那些世家子弟名扬天下,徐世绩一直想找个机会将这些名气大的人尽皆知的才子击败。所以,他对于李密的关注绝不是一般人可以相比的。从李密骑牛挂角读书冲撞了楚公杨素开始,徐世绩就一直在详细的思考着李密这个人。

    他才不会傻到也相信李密会读书入神到冲撞了大队人马?;ぷ诺某钏卣娴氖俏抟獾?,李密家财甚巨,名门之后,若是没有目的他又怎么可能去骑牛?就算是为了求一个读书的意境,怎么就那么巧撞到杨素的队伍?

    事实上,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李密得到了楚公杨素的赏识,将其推荐给了大业皇帝杨广??上?,杨广却并没有重用他。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姓李。

    再之后,因为那首桃李子的民谣,李密从东都潜逃投靠杨玄感。他给杨玄感想出的那个传遍整个大隋的上中下三策,在徐世绩看来更是漏洞百出。

    在徐世绩眼里,李密不过是个喜欢阴谋的小人罢了。

    而徐世绩,推崇的则是阳谋,堂堂正正的击败敌人。

    他知道自己讨厌李密,但徐世绩无论如何想不出,李闲怎么知道自己对李密没有丝毫好感的?但李闲说的一点错都没有,李密在瓦岗寨的时间越长,对自己越不利。就拿这次来说,李密怂恿翟让出兵,瓦岗寨兵马尽起,此时就算自己赶回去只怕也很难劝动翟让撤兵,不战而退,这样的耻辱翟让接受不了,单雄信等人接受不了,整个瓦岗寨的人都接受不了。

    这便是李闲明明早就知道幕后的谋划者是李密却一直等到与王薄决战前才告诉他的原因,李闲要的就是瓦岗寨出现不团结的矛头。

    有人站在自己这边,就必然有人站在李密那边。

    再者,对于翟让这个人,徐世绩太了解了。

    以翟让的品性,李密仅凭着他的名头便会成为瓦岗寨最尊贵的客人。而若是有着天下第一名士美誉的李密再给翟让出谋划策的话,翟让自然不会驳了李密的面子。他身为大当家,既然已经下了命令攻打燕云寨,自己回去再劝的话那便是折了翟让的面子,这让他在瓦岗寨众人和李密面前如何下的来台?所以,徐世绩清清楚楚的知道,虽然他还没有见到李密,却已经输了一筹。

    一路上,徐世绩都在沉思,如何才能既让翟让等人不觉得亏了面子,又能暂时不与燕云寨的人马交锋。

    这确实是个难题,很难很难。

    从宿城到郓城,徐世绩还是没有想到一个好办法。而就在路过郓城的时候,他有些懊恼有些欣喜的发现,某人竟然为自己送来一份大礼。

    这礼物很特别,是一群人。

    ……

    ……

    郓城北门外三里送客亭,顾名思义,这个不起眼而且看起来颇为残破的小亭子本来是送别友人的地方。这样的亭子几乎每个城池外面都会有。送客亭,主人将客人送到这里之后也就要挥手告辞,俗话说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千里是没有几个人能送的,就算城外三里凉亭,也没有多少人真的就走这么远来送别客人。

    这亭子本来前几年的时候还有专人负责修缮,可是自大业六年张金称占了巨野泽聚众造反之后,这亭子便彻底荒了,莫说有人来修缮打理,就算有人从官道经过也是行色匆匆。后来倒是成了乞丐们躲避雨雪的地方,可是今天,原本聚集在这亭子里的乞丐却一个都看不见了。

    乞丐没有,倒是有个绝色佳人。

    破败的凉亭中,一位身穿白色长裙的女子安静的坐在已经被人擦拭的干干净净的石凳上,支着下颌,认真而专注的看着石桌上摆着的一盘残局。无论从正面看还是侧面看,她的面容身材都是一样的精致迷人?;蛐硎且蛭庖荒昀葱奶系母谋湓偌由嫌曷蹲倘?,她看起来比以前更加的娇艳欲滴。

    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喜欢面对一盘残局的习惯她还没有改变,只是,看棋盘的人却已经变了。

    凉亭石桌上,一盘棋,一壶酒,两只酒杯。

    自从她坐下之后只走了两步棋,滴酒未沾,倒是喝了几口清水。

    凉亭外官道上,百余名黑衣大汉肃然而立,每个人手中都有一根锋利无匹的黑色铁钎,铁钎长一米三棱三血槽,若是捅进人身体里的话纵然不是致命伤,只怕也会流血不止。这铁钎的设计者正是那个面貌清秀的少年郎,他自然不会说后世的军刺便差不多是这个样子。

    齐刷刷的两排黑衣大汉中间,也就是官道的正中央跪着十几个被捆绑的结结实实的汉子,大部分垂头丧气,也不知道他们已经在这里跪了多久,有人的身子已经开始摇晃,有心智不坚定者已经倒在地上喘息,有狠戾者依然咬着牙挺直了身子,只是他们却站不起来,因为跪着的这十几个人中最阴狠坚强的人,都已经给挑断了脚筋剜去了髌骨。

    那些身穿黑色长袍的大汉也不去管那些跪着的人,倒下的便倒下,跪着的便跪着,若是有人实在喊的声音大了些烦着了那凉亭中的白衣女子,便会有黑衣大汉上前用特制的木牌狠狠的在喊叫之人的嘴巴上扇个五六七**十下。

    直到嘴唇被扇得破烂不堪牙齿落尽再也喊不出一个字,黑衣大汉才会沉默的转身走回去站好。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凉亭中的女子动作很小的舒展了一下身体,站起来走到凉亭外面往远处看了看。

    恰在此时,一骑自官道上飞驰而来。

    白衣女子便是叶怀袖,那些黑衣大汉都是飞虎密谍中精挑细选出来的护卫。

    骑马赶来的密谍离着二十几米停下战马,下马后快步跑过来抱拳道:“大档头!人来了,稍后就到?!?br />
    叶怀袖点了点头,指了指凉亭石桌上的酒壶说道:“端过来?!?br />
    有密谍过去,将那一壶酒两只杯端了过来站在叶怀袖身后。

    不多时,远处官道上一阵尘烟荡起,百余骑人马缓缓减速停了下来。为首的年轻男子正是徐世绩,在看到叶怀袖之后微微皱起眉头。他从战马上跃下,拍打了几下身上的尘土后走过去抱拳道:“见过叶大家?!?br />
    叶怀袖微笑还礼:“见过徐军师,程将军?!?br />
    “你特意在这里等我们?”

    徐世绩问道。

    叶怀袖点头微笑道:“我家将军飞鸽传书,说徐军师要回瓦岗寨让我准备一份厚礼相送,算计着军师差不多要赶到郓城,所以便在此处等候。将军说,军师回去或许有些难题不好解决,特意准备了礼物为军师分忧?!?br />
    “礼物?”

    徐世绩看了看那些跪在地上的人皱眉道:“这些人?什么人?”

    叶怀袖缓声道:“这些人,李密的人?!?br />
    “也是杀你的人,他们不知军师随我家将军去了宿城,在郓城潜入县衙时被我的人捉了挨不住拷打便说了实情,军师如果带回瓦岗寨的话,说不得会有用处?!?br />
    徐世绩脸色一变,随即释然一笑道:“雪中送炭?!?br />
    叶怀袖将托盘从密谍手里接过来笑道:“我家将军还说,要请您和程将军喝一杯酒?!?br />
    徐世绩看着那酒壶看了好一会儿,终究叹了口气道:“不喝!”

    说完,转身回去,程知节不明所以,对叶怀袖歉然笑了笑,快步去追徐世绩问为什么不喝。徐世绩只吩咐一声带上那些刺客立刻启程,再无一句话,甚至没有对叶怀袖说一句告辞的话,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如此无礼的举动,偏偏叶怀袖非但没有生气反而露出很开心的笑容。

    嘉儿走到叶怀袖身边,看着徐世绩等人的背影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道:“幸好他没喝?!?br />
    叶怀袖叹道:“幸好没用上?!?br />
    说完,她缓步走向官道一侧的马车。从官道两侧的树林中,忽然出来不下五百人的精锐士兵,手中皆持连弩硬弓,列成队列后跟在马车后面迈着整齐的步伐返回郓城。

    几里外,程知节不解的问徐世绩道:“军师,为什么不喝那杯送行酒?”

    徐世绩摇头道:“没什么,只是今日没有喝酒的性质?!?br />
    他在心中叹道,哪里是什么送行酒?分明是一杯断头酒。李安之啊李安之,你明明是个心狠手辣之人,为什么下不去手?其实......纵然这里没有伏兵在侧的话,那一杯酒我还是不会喝的。你送的是绝情酒,你却是个情义人......
  • <ruby id="LRTTBXB"></ruby>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ruby id="LRTTBXB"></ruby>
  • <ruby id="LRTTBXB"></ruby><ruby id="LRTTBXB"></ruby>
  • <ruby id="LRTTBXB"><nobr id="LRTTBXB"></nobr></ruby>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del id="LRTTBXB"></del></nobr></button>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
  • 595161391 2018-02-11
  • 264751390 2018-02-11
  • 863932389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