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二百七十八章 深谈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二百七十八章深谈

    “您把所有降兵都留给我,就不怕日后我燕云寨的实力越来越大,大到连您也没有把握能控制的???”

    李闲给张须陀倒了一杯酒,面带着温和笑意问道。

    张须陀看了李闲一眼,将酒杯端起来一饮而?。骸巴醣∈窒碌哪切└隼寺?,你也看得上?我只告诉你一件事,那些士兵如果你不要就全都杀了,别烂好心装什么圣人把人都放了,那些败类你只要放回去便还是匪,别管他们跟着谁都是为祸一方的祸害?!?br />
    “哪有您想的那么不堪?!?br />
    李闲笑了笑道:“就算是四万坨大粪,在里面挑啊挑的总是能挑出几个隐藏在粪便中的珠玉,就算一个都挑不出来,难道我就不能把这四万坨大粪拿去养庄稼?您知道的,我东平郡在屯田?!?br />
    他摊了摊手道:“您也知道,我可不是什么圣人,一个铜板好处都没有的事我是万万不会去做的,圣人嘛……是大隋皇帝陛下那样的人,我没有那个本事做圣人?!?br />
    张须陀看了李闲一眼出奇的没有反驳什么,而是叹了口一口气道:“我知道你在辽东受了些窝囊气,可陛下终归是陛下,就算是圣人也做不到绝对的公平,做不到任何人都满意。能让大部分满意,这就已经很难很难?!?br />
    李闲笑道:“您错了?!?br />
    “陛下最起码做到了,让大部分人都不满意?!?br />
    张须陀一窒,摇头道:“你这是气话?!?br />
    李闲摆手打断他说道:“千万不要再跟我说什么陛下一统天下,开科举这样的事。你是他的臣子,你维护他是必须的,这一点我很理解。当初我从军的时候也曾经有过一段时间甚至怀疑过自己最初对陛下的判断。所以,咱们今日只谈善后东平郡的事,不谈皇帝不谈朝政甚至连风花雪月都不要谈,我现在最感兴趣的只是如何让燕云寨的人都过上好日子,再迈一大步讲也就仅仅是让东平郡百姓过的好一点?!?br />
    张须陀肃然道:“你能让东平郡百姓过上好日子,这就足够了?!?br />
    他看了看正在远处和裴行俨雄阔海聊天的秦琼罗士信他们,压低声音道:“说一句我身为大隋臣子不该说的话,只要你能将东平郡治理好我便不会寻你的麻烦。只是,你也不要好高骛远,有些事,不是你这样的人能参与其中的?!?br />
    “比如……”

    李闲伸开双臂做了个怀抱天下的动作后说道:“逐鹿天下?”

    张须陀见李闲明白了自己的意思索性也不再说的隐晦,而是直截了当说道:“你应该了解大隋的现状,你看看,那些绿林道上起兵造反的可有一个有好下场的?他们那些人不过都是世家门阀的棋子罢了,大隋已经腐朽,老夫也不避讳说起这个话题,但你应该明白,倒了的是陛下的杨家而不是所有的世家,现在所有的叛军都算上,不过只是试水的小喽啰而已,真倒了大隋倾塌的时候,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大人物们之间的较量!”

    李闲微笑道:“您说的我能理解?!?br />
    张须陀抬起头看着蔚蓝的天空说道:“主宰天空的白天是日晚上是月,至于浮云和星辰,注定了不过是日和月的衬托罢了。那云便如同现在大隋天下中那些造反的绿林人物,他们能在很短的时间内聚集很多人马,就好像一大团能遮挡住太阳的乌云,看起来壮阔无比,其实一阵风就会将其吹的烟消云散。而这天下百姓,便是夜空中数不清的浩瀚繁星,就算再亮,也不过是米粒之光,终究只能臣服在日月的脚下?!?br />
    李闲摇了摇头,展露出一个灿烂干净的笑容说道:“或许您不知道,你所说的那些米粒之光的星辰,其实远比您想象中要大?!?br />
    他伸手在天空挥舞了一下,如同搅乱了一片大局:“说不定哪天天象大乱,就有一颗平时看起来很渺小的星星突然亮起来,将日月的光芒都压下去,取而代之?!?br />
    “天象不会大乱!那是亘古不变的!”

    张须陀大声道。

    李闲笑了笑道:“天象不会乱,是因为您的眼睛看不到?!?br />
    张须陀不想在这种毫无意义的话题上争执,他看着李闲一字一句道:“我比你年纪大很多,经历的事情也比你多,你放眼看古今,能成大事的哪里有一个寒门百姓?听我一句劝,治理好你的东平郡,无论这天下将来是谁坐,你只要手里有兵还有东平郡这块地方,都会受到重用,说不得封侯拜将,年轻人……要知足?!?br />
    李闲微笑道:“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知足,以前我最大的理想便是能平平安安踏踏实实活下去,这样我就知足。到了现在,我最大的理想就是在那些当初想置我于死地的每个人身上都捅他十七八个透明窟窿,我不死,便要他们死的不能再死,不然……我怎么能踏实的活下去?”

    张须陀一怔,看向李闲时的眼神变得迷茫中甚至还带着一丝不易觉察的畏惧。

    ……

    ……

    宿城一战波澜壮阔可也就勉强算得上有惊无险,王薄的十五万大军看起来气势逼人,可他败就败在没有粮草不得不发力狂攻,若是他粮草丰足的话只需以大军围困住宿城,不出一个月说不得守城的燕云寨人马就会主动出击了。如果说王薄是败在李闲和张须陀的手中,倒不如说他从一开始就败给了李密。

    而李密也没有得到自己预想中的局面,他本以为王薄就算再不济,凭着那十五万人马打下东平郡一两个县城还是没有问题的,就算燕云寨的人马再善战要是想击败王薄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再拉上瓦岗寨的人马抄了燕云寨的后路,这几个郡的局面彻底乱起来,将齐郡张须陀,黄河北面的杨义臣都拖进水里,最好促使朝廷再调集东都的人马围剿,那他要图谋的大事便已经成功了五分。

    没错,诚如徐世绩猜测的那样,李密的图谋是东都洛阳。

    他在去寻王薄之前,便已经收拢了数支绿林队伍,总兵力加在一起不下二十万。但他还是不放心,对于绿林人马的战力李密也是了如指掌。二十万人看起来遮天蔽日浩浩荡荡,可朝廷只需派遣一良将率领三五万人马便足矣挡住甚至击溃。而如今朝廷里的名将大部分都随着那糊涂皇帝杨广去了辽东第三次征伐高句丽,除了张须陀杨义臣等人他颇为忌惮之外,他便再没有什么顾虑。

    按照他的设想,只要搅乱了局势后缠住杨义臣张须陀,他便能轻易拿下东都,而只要拿下东都,以他李密的名号只需在洛阳登高一呼,到时候还愁没有人来投?那些如今大部分还在观望着的世家,只怕也会纷纷派人来投效自己。

    种下梧桐树,还愁引不来凤凰鸟?

    可以说,李密的图谋已经成功了一大半。

    东平郡雷泽县城外,瓦岗寨三万多人马正在忙忙碌碌的搭建着营寨。而四座军营堵住雷泽四门,瓦岗寨的人马几乎将一座小小的雷泽县城团团围住,只等大当家翟让一声令下便会发力攻城。

    瓦岗寨大军的营寨外面,游骑不断的来回飞驰。大营内士兵们忙着搭建帐篷,还有执法队的士兵手持朴刀来回巡视。

    因为程知节不在,瓦岗寨的骑兵首领便暂时有单雄信担任。

    单雄信在江湖上有着很高的地位,与翟让二人起兵之际便是靠着他的号召力,引来无数江湖上的好汉来投效,在瓦岗寨中他的地位仅次于翟让。此人身高也就一米六上下,又黑又矮,但却壮实的如同一头牤牛。而且相貌寻??雌鹄淳褪且桓銎掌胀ㄍǖ呐┓虬愫敛黄鹧?,是那种放进人群中也不会引起格外注意的人。

    可此人一身本事当真不可小觑,善用一条大铁枪,便是程知节比起他来也要稍逊一筹,两个人平日里比武交手,十次中程知节赢下一两次已经实属不易。他那有些矮胖的身材,再骑一匹高头大马看起来难免有些滑稽,可瓦岗寨的人都知道,真要到了沙场上厮杀,这滑稽之人便会化身为厉鬼凶神。

    如今正在雷泽县城外叫阵的,便是瓦岗寨二当家单雄信。

    他只带了三五百骑兵,在雷泽县城门外挑衅般来回飞驰,不时有瓦岗寨的精悍骑兵对着城墙上的燕云寨守军打一个响亮的口哨,然后众人便是一阵哄笑。单雄信使手下骑兵不断大声讥讽燕云寨守军,想将城中人马引出来交战。只是燕云寨的士兵只是木头一样站在城墙上,竟然对他们在城外的挑衅视而不见。

    ……

    ……

    单雄信回到瓦岗寨军营之后将头盔摘下来随手抛出去,一个亲兵手脚麻利的接住头盔双手捧着跟在单雄信身后进了大营。

    “他***!”

    才进翟让的大帐单雄信便破口大骂道:“那些燕云寨的人当真都是乌龟王八托生?老子在城外喊得嗓子都哑了,城墙上的人却他娘的好像木头一样,好生无趣!”

    “单二哥豪气干云,马上步下的功夫天下少有人及,那些燕云寨的小丑自然不敢出来与单二哥交手?!?br />
    李密挥动手中的羽扇微笑着说道。

    如今天气已经变得颇为炎热,他穿一身白色儒衫,手持羽扇,看起来儒雅不凡。被他夸了两句,单雄信连忙摆手道:“密公说笑了,我这点本事不值一提,若是我程兄弟回来我给您引荐,那才是有万夫不当之勇的真豪杰?!?br />
    翟让笑了笑道:“我瓦岗寨中文有懋功,武有咬金,此二人都是天下一等一才俊,可惜密公不能得见。不如……密公就留在我瓦岗如何?日后也可以和弟兄们都亲近亲近?!?br />
    李密摆手笑道:“我也想留在瓦岗寨,可现在还不到时候?!?br />
    他站起来侃侃而谈,分析了一番天下大事之后说道:“为了天下百姓,为了翟大哥,我愿奔走天下为瓦岗寨收拢人马聚集力量,待我为咱们瓦岗寨拉来几十万大军的助力,那个时候我再留下来与兄弟们把酒言欢?!?br />
    “密公这就要走?”

    翟让站起来诧异问道。

    李密摇着羽扇微笑道:“正是,我已经联络好了河北几路绿林道上的好汉,今日便要向翟大哥告辞,待我劝得那些豪杰来投奔瓦岗后便会回来?!?br />
    “可惜……”

    翟让叹道:“我还说等救出懋功和咬金兄弟后,引荐他们二人与你认识?!?br />
    李密笑道:“哪有什么可惜的,多则一年,少则半年我便会再回瓦岗寨,到那个时候我便赖在这里不走了?!?br />
    翟让一把拉住李密的手欣喜问道:“密公此话当真?”

    “当真!”

    李密微笑说话,羽扇摇动间,风度翩翩。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samp>
<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video></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