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二百八十七章 生不如死的突厥信使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二百六十七章生不如死的突厥信使

    等那突厥使者急匆匆的离去,李闲看着那道背影出了院门之后随即招了招手,也不知道藏身何处的黑衣密谍立刻闪出来快步跑到李闲跟前,李闲低声吩咐了几句那密谍转身离去。李闲想了想,将铁獠狼又叫过来吩咐了几句。铁獠狼领了命令也转身快速离去,李闲便转身往厨房方向走去。

    一边走,他一边喃喃低语:“该来的,好像一件也没少?!?br />
    只是他说话的声音极轻,除了他自己之外再无一人听到。从阿史那去鹄的信里李闲确认了一件事,这让他心里变得踏实了几分。这种踏实的感觉只有他自己能够理解,也只有他自己能够体会。

    阿史那去鹄的信中并没有详细说明想请李闲做什么,可正值这个时候李闲如何能推测不出来?历史上该出现的大事还是要出现,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到来历史就变得面目全非这是李闲之所以感觉到踏实的原因。只是他却没有什么保住历史真实面目的伟大觉悟,他最大的担心便是因为自己这只小蝴蝶随便扇动几下翅膀后这个时代变得陌生异样,他可没有什么担心出现偏差后大隋之后的历史也随之改变,他担心的是如果改变的太厉害那他那点前世知道的东西就再无一丝用处,他自己之后要走的路便会变得迷茫充满未知。

    说来说去,后世什么的李闲没精力去操心。

    他需要的是掌控自己现在的生活,掌控住这个时代的脉搏?;蛐砗芏嘞附谏系氖滤⒉恢?,但李闲深深的明白一个道理,那便是只要能控制好自己知道的那些大事,就能给自己带来极大的利益。

    既然那件大事还是要发生的,这就好,最起码证明历史还是按照一定的轨?;夯旱那靶?,就算有些许小小的如张金称提前身死之类的无关紧要的事情出现,但终归大的方向还是没有一丝移动。

    想起自己还应了人家一顿晚饭,李闲笑了笑,忽然生出几分大显身手的念头来,可是仔细想了想却忽然忘记了自己做什么才是最拿手的。

    再想起叶怀袖和阿史那朵朵之间的事,他忽然又变得兴致淡薄了起来。

    正在厨房门口犹豫着自己该做些什么,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道极清脆悦耳的声音:“在发愁做什么款待我?”

    李闲回头看去,却见阿史那朵朵俏生生站在自己身后。李闲下意识的看向她的眼睛,于是便发现了那还略显红肿的双眸中淡淡的哀伤。只是阿史那朵朵却站在那里灿烂的笑着,露出一颗漂亮之极的小虎牙。李闲不知道那笑容背后的淡淡哀伤是因为什么,但他知道阿史那朵朵现在的心情绝对和脸上的笑意不相符。

    “我在想,若是做的太好吃你舍不得走了,以后我岂不是要多准备一个人的饭菜?所以,刚才我心里一直盘算着,是将饭菜烧的好吃一些你舍不得走之后我要多少饭钱才会不亏?又或者,干脆将饭菜烧的难吃至极?”

    阿史那朵朵愕然,随即笑道:“我劝你还是将菜烧的越难吃越好?!?br />
    李闲摊了摊手问道:“为什么,莫不是堂堂草原的圣女拿不出几个银子来付饭钱?要不这样,我给你办一个包月或者包年?”

    “什么意思?”

    阿史那朵朵不解问道。

    李闲解释道:“包月呢,便是你一个月付账一次,我可以只收你九成的饭费。若是包年呢,那便是一年付账一次,我可以只收你六成的饭费,如此大力度的优惠,你难道不觉得怦然心动?”

    阿史那朵朵摇头叹道:“我只觉得你贪财无耻?!?br />
    李闲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然后极认真的问道:“你若是真的没有银子付账的话,那么便不收你饭费,你留下来之后可以帮我烧水沏茶研墨洗笔铺床叠被还账如何?”

    “你就不能大方一些?”

    阿史那朵朵听到铺床叠被这四个字的时候脸上一红,有些懊恼的说道:“吃一顿饭怎么如此麻烦?”

    李闲似乎对这个话题极有兴趣,居然恬不知耻的说道:“若你觉得亏了些,要不我按月发给你例钱?你看,我已经大方到了感天动地的地步了吧?!?br />
    “你真的想让我留下来?就不能给我一个像样些的理由?”

    阿史那朵朵忽然换了一种让李闲有些心慌的语气问道。

    李闲挠了挠头发,有些难为情的说道:“若是让整个大草原上的圣女为我沏茶倒水研墨洗笔,这样我岂不是很有面子?”

    阿史那朵朵怔住,随即猛的一跺脚转身就走。

    李闲笑了笑,快步追上去问道:“想吃什么?”

    “什么都不吃!”

    “是想吃味道浓重一些的还是清淡一些的?”

    “不吃!”

    “不吃小炒,要不我给你包饺子吃?”

    “不吃!”

    “烤肉还是烤鱼?”

    “烤肉!”

    阿史那朵朵猛的站住回身恶狠狠的瞪着李闲:“我要吃烤龙肉!”

    李闲怔住,喃喃道:“不知道地龙算不算龙……”

    ……

    ……

    阿史那朵朵问什么是地龙?李闲从随身带着的鹿皮囊中摸出那柄削铁如泥的匕首,在院子里一颗大树下蹲了下来然后用匕首挖着坑,不过显然这块土地很不给他面子,他足足围着大树挖了一圈才找到一条像样的地龙。当他将那个软绵绵鼻涕一样恶心的东西捏着在阿史那朵朵眼前晃了晃的时候,阿史那朵朵的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

    阿史那朵朵实在没想到所谓的地龙便是这般恶心讨厌的肉-虫子,看到这种东西她哪里还有什么食欲?

    李闲却捏着那虫子极认真的说道:“其实这个东西很好吃,口感爽-滑而且能补充体力,绝对是个好东西?!?br />
    他看着阿史那朵朵惊慌厌恶的表情一本正经的说道:“看你的样子我就知道你一定是把这个东西想象成了鼻涕,难道你就不能想的美好一些?”

    “这个东西我能想出多美好来?你倒是告诉我,应该想成什么?”

    李闲笑了笑比划了一下说道:“面条行不行?”

    阿史那朵朵看着李闲讨厌的样子,忽然眼圈一红哭了出来。李闲见她哭了却并没有慌张混乱,而是将那条软塌塌的虫子丢在一边走过去,看着阿史那朵朵的眼睛轻声道:“哭出来便好,若是强忍着心里的委屈却偏要笑出来,那种感觉我理解,便如刚才那虫子一样的恶心?!?br />
    他柔声道:“告诉我,你和你师父之间,是不是真的已经无可挽回了?”

    阿史那朵朵看着他,凄婉的摇了摇头道:“我和她之间似乎没有什么不可原谅的事,若是我没有原谅她又怎么会千里迢迢来寻她?就算我不想在草原上生活,天大地大难道真的没有我容身之处?”

    “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伤心?”

    “我哪里伤心了,分明是被你气哭的?!?br />
    “女人最瞒不住自己真实想法的便是她的眼睛,幸好我不是一个傻子,所以不会相信你的话?!?br />
    他想了想问道:“若是没有叶大家的关系,那么……是草原上出了什么事?”

    阿史那朵朵看着李闲的脸,心中想着的是无关姐姐无关草原无关任何人,偏偏便是因为你可我怎么能说?既然不能说,我何必要得到你的关心?

    “是草原上的事,你知道了也没什么关系,阿史那去鹄和我父汗打算让我做一件我不想做的事,所以我是逃出来的。打算找我师父,然后就到我师父在江南的草庐中隐居。再不回草原,再不见父汗”

    然后她在心里追加了一句:“再不见你?!?br />
    “隐居何必非得去草庐?”

    李闲忽然笑了笑道:“你想隐居无非是不想被草原上的人再找到你,如果我把跟踪着你的突厥人都杀了,不知道你会不会介意,毕竟那是你的族人。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把跟踪你的人尽皆杀了,这世上便再无一个突厥人知道你在何处,你又何必非得跑去江南草庐?”

    不等阿史那朵朵回答,他忽然指了指巨野泽的方向说道:“无栾的坟还在燕山上,不过我在巨野泽的山坡上也给她立了一个,若是你想,可以在巨野泽隐居下来。若是你不想见任何人包括我在内,我可以为你见一座尼姑庵再送你一座古佛一盏青灯?!?br />
    “当然”

    李闲看着阿史那朵朵顺滑的长发说道:“修行虽好,头发还是要留下来的?!?br />
    阿史那朵朵看着他认真的表情忽然笑了起来,眼角上还挂着一颗晶莹剔透的泪珠:“看来你是真的不想让我离开?!?br />
    李闲难得的脸皮薄了一次扭过头去说道:“还是想想吃什么吧,我已经愁的打算薅头发了?!?br />
    “世间莫若修行好,天下无如吃饭难……”

    他转身往厨房走去,一边走一边极苦恼偏偏认真的自语道:“看来还是得将菜烧的好吃到极致才好,养刁了你的馋嘴我看你还怎么去别处……不过,既然要修行便是要吃素的,这个素菜……倒是应该怎么做?”

    阿史那朵朵看着李闲摇头晃脑的背影,听着那苦恼的语气忽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

    ……

    给李闲送信的突厥使者匆匆离开柳华巷之后便一路出了郓城,他的行色匆匆却并不马虎,不断的回身去看是否有人跟着自己,确认没有什么危险之后他还故意绕出去四五里路,这才转头往郓城东面五里左右的那个小村子走去。

    这村子很小,全村只有四十几户人家一百多口人,这些居民还是新近几个月才定居于此的难民,也不知道原籍何处,不过现在却皆是东平郡人,而且他们也以此感觉到骄傲和幸福。如今这大隋的天下整个长江以北,能定居种田的地方并不多了。

    突厥使者脚步匆匆的进了村口,两个守在村口的同伴接应他之后低声询问了几句,然后点了点头随着他一同返回村子里面。

    在村子最东头的老刘家,三十几个突厥人在院子中有些焦急的来回踱步。见那信使回来之后那些突厥人立刻便围了上去,七嘴八舌的询问着什么。在院子的东面厢房中,老刘一家三口都被捆了丢在地上,门口还有一个拎着刀子的人监视着他们。这些突厥人虽然都穿了汉人的衣衫,可鹰鼻鹞眼的摸样却是改变不了的。

    村口放哨的突厥人正低头看着自己靴子上踩着的狗屎,懊恼的在地上来回蹭着,忽然被人从后面勒住了脖子,然后一柄雪亮的刀子从他的咽喉上划过?;乖谙胱殴肥旱耐回嗜怂凳裁匆裁幻靼?,踩了狗屎怎么会丢了性命?

    紧跟着三百铁骑将村子围了起来,然后大批黑衣人涌进村子中,只半个小时不到老刘家里的突厥人便全部被制服。

    叶怀袖缓步走进院子,看着那些被放翻在地的突厥人,嘴角挑了挑。

    “留两个?!?br />
    她轻声说道。

    噗噗的声音响过之后,三十几个突厥人只留下了两个其他皆被剁成了两段。叶怀袖举步走到其中一个突厥人面前问道:“会说汉话吗?”

    那人惊恐的点了点头,叶怀袖嗯了一声微笑道:“那就好,你听着就行了?!?br />
    “将我家将军的信送回去交给阿史那去鹄,所以我才不杀你们,可我又不放心你们这么回去会不会胡乱说什么,比如我燕云寨的兵力什么的,你们说我担心的是不是有道理?那么你们帮我想一个办法,保证你们不会胡乱说话的?!?br />
    在那两个突厥人惊恐不安的视线中,叶怀袖忽然冷冷笑了笑道:“我倒是想到一个办法?!?br />
    一个月后,这两个突厥人艰辛无比辗转回到了塞北,而找到阿史那去鹄的时候,这两个人加在一起或许也就只剩下半条命。

    两个人没了双手,割了舌头,皆被捅破了耳膜。

    追杀阿史那朵朵,便是阿史那朵朵忍得,叶怀袖怎么会忍得?李闲,又怎么会忍得?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