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二百九十三章 偷袭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二百九十三章偷袭

    徐世绩在自己的帐中盘膝坐在地上,面前放着三件东西,他垂着头看着那些东西怔怔出神。

    一壶酒,一柄刀,一封信。

    刀子已经出了鞘,刀锋很亮,在油灯的映照下还有一丝一丝蓝幽幽的光彩不断闪烁,显然之前徐世绩精心擦拭过,这刀子并不长,是一柄只有一尺半左右的短刀,单面开刃两道血槽,看起来很锋利。刀子的木制刀柄上刻着一个徐字,由此可见这是徐世绩的贴身兵器。

    那封信认真来说并不能说是一封信,只是一张很小的字条。字条上也只有寥寥十几个字,字迹略显仓促所以看起来字体并不是很漂亮。徐世绩辨认过,这不是李闲的笔迹,虽然李闲善于运用多种笔体,可徐世绩曾经仔细的观察过还是能发现在一些细微处李闲有着固有的习惯,徐世绩推断这个字条或许便是裴仁基写的,从字迹仓促还能推断出,这字条一定是裴仁基逃走之前才急急忙忙写下来的。

    凝视着那一柄刀一张字条,徐世绩忽然笑了笑,拿起面前那一壶酒仰脖灌了一口,然后砸吧砸吧嘴似乎是在品味那酒的味道,只是这酒年份并不久远,越是细品起来越是有一种涩味,味道中略微带着一点点苦。

    “可惜……”

    徐世绩喝了一口酒之后轻轻叹了一声,脸色变得有些落寞。

    “可惜,临行之前竟然无好酒?!?br />
    这时军中打更的兵卒恰好在他帐外经过,徐世绩侧耳听了听,发现竟然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亥时,距离那字条上的约定时间也只有一个时辰了。他将字条捏起来仔仔细细再看了一遍,忽然将字条塞进嘴里缓缓咀嚼起来,然后用一口酒将那字条冲下去吃进了肚子里。以纸条佐酒,那上面还残留着墨臭,可是看起来徐世绩偏偏吃的津津有味。

    将酒壶中的酒全部喝尽,他将短刀插回刀鞘绑在自己的腰畔,只是才绑上他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又将短刀解下来去了刀鞘,以一块葛布将短刀包了放进袖口里,试了试手掌能触及到刀柄他这才放下心里。

    吃了纸条喝尽了酒藏好了刀子,徐世绩起身,看了看自己帐中熟悉的东西微微叹气,然后举步往外走去。刚要出门的时候忽然帘子被人从外面撩开,徐世绩向后退了一步让开,见进门的竟然是程知节,王伯当,谢英登三人。

    “懋功,你要出去?”

    走在最前面的王伯当见徐世绩换了一身干净衣服,随即笑了笑问道、

    徐世绩脸色微不可查的变了一下,但是却很快被他以一个惊讶的表情掩饰了过去:“这么晚了,你们三个怎么凑到了一起?”

    谢英登笑道:“本来是在咬金哥哥帐中喝酒,谁想到他小气的要命,只喝了一壶他便推说没有,说什么再也不肯拿酒来给我们喝,逼得急了,他就说懋功你这里必然存了陈年老酒,连拉带拽的非要到你这里来讨酒喝,你说他小气不小气?”

    程知节最后一个进来,听到谢英登说话后佯装生气道:“明明是你们两个喝光了我帐中的酒,还说我小气?懋功你倒是评评理,哪里有这么恶人先告状的事情?!?br />
    三个人说着话,倒是恰好将徐世绩的军帐门口堵住了。徐世绩心中有事,可此时程知节三人来了他只能安耐着性子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道:“你们三个若是找我说话倒是来的恰好,正巧我也觉得闷热睡不着想出去走走。要是想喝酒……”

    徐世绩指了指脚边那空了酒壶一脸歉意道:“真是不巧的很,我这帐中的酒更少的可怜,只有一壶,而且已经被我喝了个精光,便是一滴也倒不出来了?!?br />
    “真没酒?”

    王伯当懊恼道:“原来懋功才是真小气!”

    谢英登微笑道:“咬金哥哥那里没了酒,懋功这里也没了酒,让我想想这营地中何处还有好酒?要不……咱们四个当一回飞贼,去辎重营那边偷几坛子酒喝?”

    “何须去偷!”

    王伯当笑道:“我倒是知道一个地方,自然少不了好酒,便是你我四人喝到天亮也足够喝的,而且,若是咱们四个去了想喝多少便喝多少,料来那酒主也不会说什么?!?br />
    “哪里有这么好的地方?”

    谢英登好奇问道:“就在咱们营地中?”

    “自然是在营地中?!?br />
    王伯当笑了笑道:“咱们若是去大哥的帐中讨酒喝,难道他还能不准?”

    “哈哈!”

    谢英登大笑道:“果然是个好地方!”

    徐世绩眉头一挑,随即心中苦笑,原来今夜来的这三个都是和事老,是想拉着自己去翟让的大帐中喝酒,顺便将白天时候的误会解释清楚。他看了三个人一眼,心中温暖,心道兄弟们还是念着这份情分,便是大哥只怕也仅仅是一时气愤罢了,并不是真的记恨自己,说不定只要自己跟着他们三个去了,说不定便能和大哥和好如初。一想到这里,他心里又生出几分不舍来。

    “懋功,咱们一起去?”

    王伯当微笑着问道,脸上都是希冀。

    徐世绩看了王伯当,看了看谢英登,再看了看虽然进门后说话很少的程知节,终究还是点了点头道:“好,咱们便一起去!”

    ……

    ……

    深夜中的巨野泽水泊上显得宁静而深邃安详,越是空旷的地方其实黑夜便越是显得更加浓烈,所以即便水泊上传来一阵轻微的水泊划动的声音却很难辨认的出来,那声音到底是从东西南北那个方向传来的。

    一艘燕云寨人马从黎阳抢来的运粮大船划破了水面上的宁静,从东往西破开水泊如镜的水面速度很快的向前行进。大船上点着灯笼火把,所以船上面的的人倒是能看的十分清楚。

    一个身形壮硕魁梧的大汉靠在船舷上屈膝坐着,抬头看着天空中浮云里若隐若现的月亮,喝一口酒,然后啃一口手中的一条鸡腿。这鸡腿看起来有些冷了所以显得颇为油腻,只是他似乎却毫不在意。

    “阿爷!”

    一个娇小活泼的少女从楼船的房间中蹦跳着出来,声音如银铃般清脆悦耳:“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喝酒,还不回去睡觉!”

    那喝酒的大汉正是绿林道上被人称为虬髯客的大豪张仲坚,而那个自然而然的将张仲坚手里的酒壶抢过来随手丢在一边的,除了他的爱女张小狄还能是谁?

    “你不去睡觉,偏来管你阿爷的喝酒!”

    张仲坚装作恶狠狠的说道,只是早就知道他不敢真的凶自己,张小狄怎么会怕他?已经十二岁半的小丫头掐着纤细的小小腰肢瞪着眼睛说道:“安之哥哥说过,子夜之后和早晨喝酒是最最不好的,你都这么大人了难道记不???”

    张仲坚讪讪的笑了笑道:“安之这不是不在吗,偶尔一次也没什么关系?!?br />
    “安之哥哥不在,但是我在!”

    张小狄挥舞了一下小拳头说道:“又不是不让你喝酒,只是夜深和早晨不许你喝罢了,你若是再犯我就……我就……”

    张小狄皱眉想了想忽然眼前一亮想出了一个威胁她阿爷的好办法:“我就也天天喝的烂醉如泥!”

    张仲坚一怔,苦笑道:“你是女孩子,怎么能喝醉酒?”

    “你是大丈夫,怎么能说话不算话!”

    张小狄针锋相对。

    张仲坚苦笑无奈的摇了摇头道:“酒都已经被你扔了,你就不要教训你阿爷了好不好?无论如何,我还是你爹吧,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你看,阿爷对你好吧,你说要去找安之,我便找船连夜带你去,你连个谢字都不说也就罢了,但你也不要这么凶行不行?”

    “不知羞!”

    张小狄道:“明明是我自己求了叶姐姐,怎么变成是你带我去找安之哥哥的?”

    张仲坚有些头疼的说道:“其实你应该叫她姑姑?!?br />
    “我不!”

    张小狄撇嘴道:“叶姐姐让我叫姐姐的,为什么我非得叫她姑姑?”

    “???”

    张仲坚懊恼想到,这个叶怀袖看来是明知道小狄早晚也是要嫁给安之的,所以才让小狄叫她姐姐,这是在提前搞好关系……不过安之那个臭小子倒是好运气,他娘的老子将来一定要一份大大的彩礼,只是想到这里张仲坚又恼火的想到,安之的东西也是他的东西,从自己家里拿东西送给自己家里人,这好像一点也没赚到。

    正想着,却见一身白衣的叶怀袖缓步从船楼中走了出来。

    “叶姐姐!”

    小狄叫了一声道:“你怎么也还没有睡下?”

    叶怀袖牵起小狄手,微笑道:“姐姐睡不着啊,所以出来透透气?!?br />
    张仲坚看着叶怀袖,忽然心中生出一股不安。

    “是不是密谍探听到了什么消息?”

    他忍不住问道。

    叶怀袖摇了摇头道:“没有……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安之出征,我心里一直有些不踏实……若是不跟过去看看,我不放心?!?br />
    ……

    ……

    王伯当等人实在没有想到,这么晚了单雄信居然还在翟让的大帐中。桌子上摆着残酒剩菜,显然两个人已经交谈了很久。而众人进门的时候翟让和单雄信两个人脸上露出来的诧异,尤其是单雄信眼神中的那一点点慌乱更是让人能轻易推测出,他们两个人正在说些什么。

    “明日说不得便有一场大战,你们怎么还不睡觉养足了精神?”

    单雄信咳嗽了一声后问道。

    王伯当想了想还是决定不如实说出,而是一脸肃然的说道:“刚才我和英登商议破敌之策,越想越是头疼于是便拉了军师和咬金哥哥一块来,想问问大哥,明日这一战如何打?”

    “我和你们单二哥也正在商议,既然你们都来了那便一起吧?!?br />
    翟让微笑着说道。

    “懋功,你不好好休息,怎么也来了?”

    单雄信看了徐世绩一眼后声音有些不善的问道。

    徐世绩想了想,然后点头道:“正要回去休息,大哥,单二哥……告辞?!?br />
    他说了一句,转身便往外走去。程知节叹了一声,转身也跟了出去。倒是王伯当和谢英登两个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打这个圆场。

    出了门之后徐世绩径直往自己军帐方向走去,程知节追了上来安慰了几句,徐世绩只是微笑点头然后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两个人走到一处偏僻地方的时候徐世绩忽然看着前面问道:“单二哥你怎么在这里?”

    程知节脸色一变,立刻往前看去。

    徐世绩却忽然绕到程知节后面,一掌切在程知节的后颈上。程知节回头看了徐世绩一眼随即软软的倒了下去,昏迷前看着徐世绩那眼神充满了不可思议。

    “抱歉!”

    徐世绩轻轻说了一句,扶着程知节倒下去放在地上,然后他缓缓的吸了口气,大步朝着大营东北方向走去。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