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二百九十六章 对骂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二百九十六章 对骂

    整整一夜,张小狄都守在李闲身边,到天快亮的时候她惊喜的发现李闲身上的烧已经退了,才刚刚换过的绷带上渗出来的血也不再是那种漆黑如墨的颜色变得稍微浅了几分。李闲的呼吸也平稳了许多,只是脸上依然看不出一点血色白的吓人。

    张仲坚喝了一夜的酒也不知道喝空了多少酒壶喝了多少斤酒,只是无论怎么喝却都没有一丝困意。到太阳升起的时候父女两个人的眼睛里都是血丝,看起来同样的憔悴。

    “小狄,安之他怎么样了?”

    张仲坚看着躺在床上的李闲,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声音竟然沙哑的好像风吹过破锣的声音,喝了一夜的酒嗓子里竟然还是干疼的要命,就好像一股火持续不断的烧着一样。

    “我也不知道……”

    小狄的嗓子同样变得有些嘶哑,她缓缓摇了摇头:“那徐世绩也不知道安之哥哥昏迷之前吃的那颗药丸是什么,虽然朱顶红的毒已经散的差不多了,可另一种毒好像还是没有缓解多少。我不知道这种毒是什么,不知道安之哥哥自己用的什么药,不敢胡乱下手?!?br />
    “不过,看起来安之哥哥自己服下的那颗解毒丸应该效果是极好的,虽然没有将毒性尽解但最起码缓和了毒性发作,等到独孤大哥和师父来应该是不会出现什么意外?!?br />
    张仲坚叹道:“那就好……那就好……这小子福大命大,肯定不会出什么事的?!?br />
    他下意识的去摸酒壶,却发现所有的酒壶都已经被他喝空了。

    正说着,叶怀袖撩开帘子走了进来挨着张小狄在李闲床边坐下来,伸手在李闲的额头摸了摸眼神随即明亮了一些:“烧退了?”

    张小狄点了点,看着叶怀袖问道:“叶姐姐,昨夜你一晚上没睡,还再查是谁给安之下的毒?有什么线索吗?”

    叶怀袖缓缓摇了摇头道:“谈何容易,安之本身就是用毒的高手,能瞒着他将毒下了只能说明两个问题。其一,这是一种连安之都无法辨认出的奇毒,而且毫无征兆,就算中了毒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发现。其二,下毒的人一定是安之特别信任的人,他毫无防范……可是,燕云寨中安之特别信任的人,谁又会给他下毒?”

    这个推论似乎陷入了死结中,无法解开。

    “若是知道安之中的什么毒,什么时候中的毒,往前推测过去或许会有所发现,现在这个时候我也暂时想不到什么好的办法?!?br />
    张小狄垂首,眼圈一红又忍不住哭了起来。

    “都是我没有学好医理毒理……”

    “如果是独孤大哥在的话,应该能看得出来安之哥哥体内这慢性之毒到底是什么。我……倒是想到了一种毒,只是我从来没有见过只是印象中这中毒和安之哥哥现在的状况差不多,看着像是金狼花,可是却不敢胡乱下药?!?br />
    张小狄轻声道:“若是下错了药,万一安之哥哥有什么不妥就麻烦了?!?br />
    叶怀袖微微皱眉道:“金狼花是什么?”

    张小狄缓缓道:“我记得独孤大哥给我讲过,金狼花是一种生长在沙漠中金色的小野花,本来是无毒的,而且这种花朵晒干之后碾成粉末还可以当做香料使用,即便是直接吃进肚子里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在西域,很多人都有这种金狼花粉末烹调食物,能够增加菜肴的香味?!?br />
    叶怀袖不解道:“如真是金狼花,既然无毒为什么安之会中毒这么深?”

    张小狄道:“关键就在这里了,金狼花无毒而且可以当做香料用作烹调,可唯独不能用来烹调鱼,所有的鱼都不行。加了金狼花粉末不管是任何一种鱼,都会产生一种毒性,只是这毒性却极为柔和,即便是中了毒也不会有什么征兆。若是毒量少的话,便是三五年也未必有什么祸端,除非是整日吃用金狼花粉末烹调过的鱼,毒性缓缓积累起来后突然发作?!?br />
    “你说金狼花是产自西域的东西?”

    叶怀袖微微皱起眉头问道。

    张小狄点了点头道:“独孤大哥是这样说的,他说金狼花需要极炎热干燥的地方才能种植,咱们中原并不适合,所以中原人对这种花知之甚少,我记得独孤大哥说过,他研制的朱颜红便是在朱顶红的基础上添上了这一味金狼花粉末,然后使朱颜红真正做到了无色无味?!?br />
    听张小狄解释完,叶怀袖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些。

    李闲喜欢吃烤鱼,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如果燕云寨中有人利用李闲的这个嗜好然后将金狼花的粉末放进烤鱼中,一次性的药量虽然不多不浓烈,但长此以往的话李闲体内的毒素就会积累到一个惊人的地步。

    可是李闲吃的烤鱼都是他自己动手烤的,用的也都是他自己配置的调料……既然小狄都能隐约猜到金狼花这种东西,李闲没理由不知道。总不能是李闲给自己下毒想慢慢慢慢的毒死自己吧?

    “将领们都还扣着?”

    张仲坚问了一句。

    叶怀袖摇了摇头道:“今天天没亮的时候,达奚江军就将铁獠狼,骆傅,雄阔海和陈雀儿裴行俨五个人叫了出去,其他人都还在大帐中?!?br />
    “有律臣在,军务上的事就不用太担心了?!?br />
    张仲坚叹了口气道。

    叶怀袖想了想忽然低声道:“虽然还暂时看不出谁的可疑最大,但这个人下的既然是慢性毒药所以只怕他也没想到安之会出事,他本来就是想用这慢性之毒掩人耳目的,可安之突然出事,这就必然会让这个人惊慌,只要他还在咱们燕云寨,他一定会露出马脚来?!?br />
    她看了张仲坚一眼缓缓道:“我一定会查出来!”

    ……

    ……

    达溪长儒将铁獠狼,骆傅,雄阔海,陈雀儿,再加上一个裴行俨从那座大帐中叫了出来,让他们各自回营约束手下士兵,若是瓦岗寨人马前来挑衅的话就谨守不出,没有他的命令任何人不准出营迎敌。

    铁獠狼依然领锐金营,雄阔海兼领厚土和洪水两营,骆傅依然领青木营,裴行俨为巡营大将,领执法队来回巡视,不准任何人擅自出营。

    安排好了之后达溪长儒又派人进雷泽城中联系镇守雷泽的烈火营都尉东方烈火,让他按约定好的计策行事。

    已经很久不曾亲自领兵的达溪长儒忙活了后半夜和整个上午,已经五十多岁的他难免感觉到疲乏。只是安排好了所有事情之后却没心思去休息,快步赶到了李闲的帐中探望,而此时李闲依然还在昏迷之中。

    或许是因为徐世绩来了燕云寨大营的缘故,上午瓦岗寨那边也没有什么动作。斥候能看到瓦岗寨中人马调动,却一直没有出营。达溪长儒下令提前吃了中午饭,果不其然,按照往日正常时候才吃午饭的时间,瓦岗寨大队人马浩浩荡荡而来。

    瓦岗寨马军首领程知节亲自在燕云寨营外叫阵,燕云寨中人马尊达溪长儒的号令只是做好准备迎战却并不出营。从午时左右开始,程知节命令士兵不断在营门外叫骂,骂的话语极尽恶毒,燕云寨中诸多将士都被气的请命出营交战,达溪长儒以李闲的名义命令诸军凡有人擅自出营者杀无赦。

    瓦岗寨的人在外面足足叫骂了一个时辰,燕云寨将士没有将令不敢出营一个个都有些憋屈,将士们都不知道李闲受伤的事,所以大部分人还以为这是李闲的计策。只是营外那瓦岗寨的人马也太得寸进尺了些,叫骂的词语十分伤人。这种情况直到王启年匆匆自雷泽城中赶来才扭转了过去,只见号称李闲麾下第一虎将的王启年王都尉,带了几百名护粮兵在营门口列成阵势,他喊一句那些护粮兵便跟着整齐大喊一句,一时间骂回去的话倒是花样百出层出不穷,没用多久便扭转了颓势,倒是把那些瓦岗寨叫阵的人马骂的一个个脸红脖子粗恨不得立刻冲上去厮杀。

    一个时辰之后瓦岗寨换了单雄信带了两千骑兵叫阵,单雄信见燕云寨的人马不敢出营交战,于是命令骑兵在燕云寨大营外来回奔驰挑衅,换了生力军的瓦岗寨这一波骂战倒是又有了起色,只是骑兵们却不敢靠得燕云寨大营太近,燕云寨中数千弓箭手已经严阵以待,只要有人靠近立刻乱箭射过去。

    单雄信又带着人足足叫骂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燕云寨的人马依然坚守不出。而且因为王启年的“善战”士兵们之前的颓丧一扫而空,有人更是找来一个高凳扶着王启年爬上去,十几个士兵举着盾牌将其周身上下都护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张嘴便是。

    “原来我还以为燕云寨的人也是一路英雄豪杰,原来却是一窝胆小怕死的老鼠!要是不敢应战就滚回家去帮着婆娘奶孩子吧,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单雄信催马在距离燕云寨大营百米左右来回奔驰,一边纵马一边破口大骂。

    王启年见那敌将嚣张,清了清嗓子骂道:“门外那个矮冬瓜死矬子还不如马鸡-巴高的侏儒残废,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们燕云寨的人说一是一说二是二,你们家军师跑来投降我家将军高兴于是给你们瓦岗寨点脸面今日不跟你们打,可是你也别给你脸不要脸啊。再说了,就算是要打我们燕云寨的英雄豪杰也只是跟人打仗,瓦岗寨整个猴儿骑马出来丢人现眼我们也跟猴儿打?我们就当是看杂耍呢,而且你越跑的欢叫的欢,老子看的越开心快活!”

    这一番话骂出去一气呵成,中间一点停顿都没有那叫一个水到渠成。单雄信本来就因为身子太矮而有些自卑,此时被燕云寨那对骂的人揪着这一点不放往死里恶心他,他早已经气的七窍生烟。单雄信一张脸都气成了铁青色,勒住战马以长槊遥遥指着王启年大骂道:“只知道躲在盾牌后面的缩头乌龟,有本事出来跟你单雄信爷爷决一死战?!?br />
    王启年扯着脖子哈哈大笑几声后喊道:“你先说老子是缩头乌龟,然后又说你是我爷爷,傻-逼了吧!不过看你那样子还真像是个去了壳的王八,来来来,转过身来让我们看看,屁股上有没有一根小尾巴。老子不出去是因为怕日后被绿林同道笑话,说我燕云寨鼎鼎大名的王启年欺负你一个板凳高的小娃娃,我丢不起那个脸!你还真当我怕了你?”

    单雄信气的几乎吐血,高声喊道:“有种你出来!”

    王启年不屑的撇了撇嘴道:“有种你进来!”

    “你出来!”

    “你进来!”

    到了后来,这对骂便好生无趣起来。
  • <ruby id="LRTTBXB"></ruby>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ruby id="LRTTBXB"></ruby>
  • <ruby id="LRTTBXB"></ruby><ruby id="LRTTBXB"></ruby>
  • <ruby id="LRTTBXB"><nobr id="LRTTBXB"></nobr></ruby>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del id="LRTTBXB"></del></nobr></button>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
  • 595161391 2018-02-11
  • 264751390 2018-02-11
  • 863932389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