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三百零九章 救单二哥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三百零九章救单二哥

    单雄信一生之中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凶险的时候,他的腿在摔出去的时候断了,身边的亲兵为了?;に?,已经有至少四十人战死,其中有近一半是在围成人肉城墙的时候被乱箭射死的。其余的人皆是他落马之后被从山坡上冲下来的燕云寨士兵杀死。

    狭长的山谷中,从两侧山坡上杀下来的燕云寨士兵很容易将瓦岗寨的骑兵分割开来,地上都是乱石,骑兵速度上的优势发挥不出来,地域狭小施展不开,坐在马背上反而成了步兵们长矛的靶子。

    被分割开来的骑兵陷入混战,其结果只有一个。

    虽然有大批的人咬着牙往前冲打算营救单雄信,可两侧挤过来的燕云寨士兵一个个都十分悍勇,想要冲开隔开的壁垒谈何容易?

    当单雄信被手下人搀扶着坐在一块石头上的时候,他身边已经不足十个人。而从山谷里面返身杀回来的燕云寨人马已经遥遥在望,山坡上还不断有穿着深蓝色号衣的士兵不断的涌下来。单雄信抹了一把迷住眼睛的血水,脸色变得越来越凝重起来。

    “二当家!”

    他手下亲兵刘二宝一边撕下衣服包扎着单雄信被长矛刺伤了的小腿一边咬着牙说道:“一会儿我背着您往外杀,弟兄们合力,就不信杀不出去?!?br />
    单雄信鼻子一酸,使劲拍了拍刘二宝的肩膀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走!”

    刘二宝将单雄信的腿伤包扎好,抄起单雄信的胳膊将其背了起来:“弟兄们!咱们跟二当家一起杀出去。让那些燕云寨的人瞧瞧,什么叫好汉!咱们瓦岗寨的人没一个孬种,要死,也站着死!”

    “杀!”

    十余人一同喊了一句,随即簇拥着刘二宝和单雄信往外冲。

    三四个人一手持盾牌一手持刀围在单雄信身边,以盾牌挡住单雄信的身体,然后挥舞着横刀奋力的往前冲,刘二宝的身形并不魁梧反而看起来略显单薄了些,好在单雄信身子更矮,虽然很沉,可刘二宝咬着牙跑起来倒也不算太艰难。十余个人组成了一个小小的攻击阵型,不顾一切的往前冲。

    噗!

    一名燕云寨士兵的半边肩膀被卸了下去,他倒下之前嗷的叫了一声一口咬在单雄信亲兵的脖子上。那亲兵吓的哈哈大叫,拼了命的用力往外推那燕云寨士兵,只是面前这个缺了半边身子的敌人一口咬着他的脖子,独臂死死的勒住他的后颈。单雄信的亲兵惊恐的大叫着,一边奋力用横刀往前捅着,一刀,两刀,三刀……

    横刀的刀尖在那燕云寨士兵的后背上冒出来又缩回去,如此十几次,他的后背上早就烂的看不出本来的模样,血口子里不断的往外溢着血,还有一小块一小块森白色的骨头渣子。他的前胸和腹部更是惨不忍睹,被横刀捅出来的口子豁开连在一起,内脏一块一块的往下掉,根本就分不清到底是什么。唯一能看清楚的,便是那一大团落下来缠在两个人脚上的肠子,血糊糊的东西将两个人的脚牵绊在一起,然后两个人同时失去平衡摔倒在地。

    终于,在临死前燕云寨的士兵一口咬破了单雄信亲兵的脖子,他张开嘴吐出一大口血肉,其中还有一小块颈骨。被咬破了喉管的士兵再也发不出声音,只有从断裂的喉管中不断的冒着血,而气流经过,那血还有血泡出现。

    两个人相拥着倒在地上,横刀还在燕云寨士兵的肚子里,握刀的手却再也没了一分力气往前刺,而咬人的燕云寨士兵,其实在咧开嘴笑了笑的那一刹那就已经死去。

    当他们两个人几乎同时走上黄泉路的时候,其他人?;ぷ诺バ坌乓丫蚯巴唤撕眉覆?。

    而这三四步的冲刺,已经是极限。

    “二当家小心!”

    一个亲兵叫了一声后再没了动静,单雄信侧头去看的时候才发现那亲兵身上已经至少有七八个血糊糊的洞,那是被长矛戳出来的,可是直到自己实在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他才提醒单雄信小心,因为他已经再也没有力气握住那块挡在单雄信身边的盾牌。在侧面,三名燕云寨的长矛手冲过来,竖起长矛在那倒地将死的亲兵身上再捅出几个血洞,然后持矛刺向单雄信。

    另一名亲兵咬着牙过来补上位置,可他手里没有盾牌只有一柄已经崩出了豁口的横刀。他用自己的身体将单雄信挡在后面,奋力的以横刀将刺过来的长矛全都拨开??伤暮岬抖?,敌人的长矛有优势,他只能防御而不能进攻,只坚守了片刻便被一柄长矛刺穿了小腹,他疼的一皱眉却咬着牙坚持着没有倒下去。

    挥刀将刺进自己小腹中的长矛斩断,他就这么挂着半截长矛继续护着单雄信往前走。只是随着他的血越流越多,他的动作也渐渐的慢了下来。一杆长矛看准机会刺过来,从他的左眼刺进去又从后脑穿了出去。

    矛头突兀的出现在人的后脑壳上,那士兵立刻便是去了意识。

    十六步。

    刘二宝背着单雄信往前冲了十六步,单雄信身边已经只剩下他自己了。

    刘二宝脸色惨白的笑了笑:“二当家,看来今天我是不能陪着您一起杀出去了?!?br />
    他抬头看了看,距离最近的一面瓦岗寨的旗子还在二三十步外,而这二三十步之内,皆是燕云寨的士兵??吹降バ坌潘橇礁鋈斯?,同样杀红了眼的燕云寨士兵立刻分出来四五个人冲了过来。

    其中一人持长矛直接选择了刺向刘二宝而不是单雄信,因为这士兵看的仔细,刘二宝此时便是单雄信的两条腿,而那穿铁甲的显然就是个瓦岗寨的首领。燕云寨有一套严肃而详细的功劳制度,每杀一人报上去便会记录下来,战场上杀五人转一级,而若是擒住或是斩杀一个敌将,那将直接升为旅率。

    长矛迅疾的刺向刘二宝,单雄信大喊着让他往一旁闪开,可刘二宝却并没有那么做,而是背着单雄信站在原地没有动。

    噗!

    长矛刺中刘二宝的小腹,他身子猛的摇晃了一下却没有倒下去。下一秒,稳住身子的刘二宝忽然腾出一只手抓住矛杆用力的往自己身体里拽!就这样,他竟然硬生生的把那燕云寨士兵拽了过来。

    “二当家!杀!”

    刘二宝攥着矛杆吼着,森白的牙齿上都是血。

    “杀!”

    单雄信流着眼泪大吼一声,一刀将那燕云寨士兵的头颅削飞。而紧接着,另一杆长矛狠狠的刺进刘二宝的胸膛里,刘二宝眼前一黑,身子几乎栽倒可还是牢牢的抓住那矛杆,拽了一次却没有拽动,于是刘二宝松开手猛的迎着长矛往前冲了两步:“二当家!再杀!”

    “再杀!”

    单雄信脸上的泪水和血水混合在一起,嗓子已经变得嘶哑的如同野兽。

    噗!

    第二个燕云寨士兵也被砍死。

    “二……二当家,我站不住……也跑不动了……”

    刘二宝歉然的说了一句,然后身子一软倒了下去。只是他身体里的两条长矛却将其支住,死而不倒。

    在他倒下去的时候,滚落在地的单雄信忽然想起自己两年前,在路边遇到逃荒几乎快饿死的刘二宝,他给了他一个馒头:“你这小子看样子不像是个没力气的,来,试试能不能背我起来,能背起我,你以后就跟着我干,有酒有肉!”

    “干了!”

    瘦猴一样极其虚弱的刘二宝咬着牙将单雄信背了起来:“这位将军,以后打仗的时候要是有危险,我背着你跑!”

    “放屁!”

    将馒头塞进刘二宝嘴里的单雄信怒骂道:“老子在战场上,什么时候跑过!”

    ……

    ……

    程知节听到山谷中杀声震天,知道单雄信的骑兵营肯定是中了埋伏??伤肀咧挥胁蛔阄灏偃?,杀进去只怕也起不了什么作用。而若是此时中了埋伏的是徐世绩,又或是王伯当等人,只怕程知节已经带人杀进去解救了??芍辛寺穹钠堑バ坌?,程知节犹豫了十几分钟也没有下定决心。

    终于,当他听到山谷中传出一声一声震天大喊的时候,他咬了咬,抓起长槊催马向前。

    “杀单雄信!”

    山谷中传出的那吼声如雷。

    “赵三金,你带两个人赶回去告诉大当家,就说二当家中了埋伏,老子要进去救人,叫他别拖拖拉拉的,能他娘的跑多快就跑多快!”

    程知节一边催马向前一边喊了一句。

    他手下亲兵队正赵三金应了一声,回头吩咐了手下士兵快快回去通知大当家,而他自己则抓起骑兵盾紧紧的跟在程知节身侧,程知节回头看了他一眼骂道:“老子让你回去,你他娘的怎么不回去!”

    赵三金倔强的摇了摇头喊道:“我若是走了,谁给程大哥挡箭?”

    程知节一怔,哈哈大笑道:“好!咱们兄弟便一起杀个痛快!”

    他一拍战马加速向前,五百骑兵跟在他后面踏出一片雷声冲进了山谷之内。只是才往前冲了百十步就再也冲不进去,地上都是乱石,战马根本没办法跑起来,一个不慎马腿踢在石头上立刻就得人仰马翻。

    而且,冲进去百十步,里面便都是密密麻麻围杀瓦岗寨士兵的燕云寨人马。

    “杀进去!”

    程知节从战马上跃下,挺槊往前冲了过去:“跟我救单二哥!”

    “救单二哥!”

    五百骑兵下马步战,面对着一眼望不到边际的燕云寨士兵,他们毫无惧色,这便是瓦岗寨骑兵营,他们也是这世间最骄傲的士兵,他们也同样是这世间最无畏的士兵。只是,这次他们面对的不再是以往那些一战即溃的大隋郡兵,也不是那些如难民般的其他绿林人马,他们这次面对的,是比他们骄傲,比他们无畏,比他们还要好战善战的疯子,燕云寨的士兵!

    数万疯子。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