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三百一十一章 吓吓人还可以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三百一十一章吓吓人还可以

    徐世绩亲自指挥长龙盾阵缓缓的往山谷里面挤进去,从高空中看过去的话,那长龙盾阵其实看起来更像是一条巨大狰狞的蜈蚣缓缓的爬进山谷一样,在这条巨大的蜈蚣面前,阻挡在前面的燕云寨士兵显得那么渺小。

    可是这仅仅是看起来的渺小,从盾阵入谷开始,燕云寨的人马看似在不断退却,而且有些拿那个盾阵没有办法,羽箭穿不破盾阵防御,而靠近了冲杀的话又会被盾阵中刺出来的长矛阻挡,一时之间似乎只能任由瓦岗寨的人马往山谷中挤,可是作为指挥者,偏偏徐世绩的眉头越皱越紧。

    他总觉得,事情绝对不似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

    但他此时也没时间去思考这些,在警惕的同时指挥着第二个千人盾阵进入了山谷。山谷狭窄,两个盾阵如果并肩而行的话几乎将山谷占满,这样一来燕云寨的士兵就只能往后退,也只剩下了进攻盾阵正面一个选择??墒俏宋韧?,徐世绩并没有让两个长龙盾阵齐头并进,而是首尾相连一前一后进入山谷。

    在两个长龙盾阵的后面,是一个千人队的弓箭手,尾随在盾阵后面,羽箭漫射无差别攻击,用来保证攻击盾阵的人不敢靠近,而进入山谷之后,这个千人队的弓箭手则变得有些被动,因为山坡上燕云寨的弓箭手居高临下占据着优势。

    弓箭手的护送实在走不了多远,越是深入弓箭手的伤亡就越大,接下来只能看盾阵突入多远了,这次进攻旨在救人而不是决战,所以徐世绩也没想和长龙盾阵能对燕云寨的人马造成多大的伤害,其实这盾阵本身的攻击力并不大,除非到达目的地后散开,不然盾阵只要不解体,敌人不靠上来,根本无法起到杀敌的作用。

    徐世绩也不知道程知节和单雄信已经杀进山谷多远,若是超过三里,他担心盾阵也会因为进入太深的话被团团围住。虽然防御力惊人,可盾阵并不是无敌的,只要被困住,蚂蚁咬死大象这种事其实并不是什么天方夜谭。

    况且,盾阵不是大象,而燕云寨的人马,更不是蚂蚁。

    就在这山谷谷口往里面二里处,一侧山坡上有一块凸出来的巨石,巨石后面是一小块平地,勉强可以站着十几个人。此时,达溪长儒便负着手站在这里,低着头看着那两条大蜈蚣缓缓的爬了过来。他身后雄阔海等人也是脸色平静,似乎并因为那长龙盾阵的不断压入而有什么烦恼。

    “当初大隋平灭南陈的时候?!?br />
    负手而立的达溪长儒有些怅然的缓缓说道:“渡过长江之后与南陈军决战,当日南陈大军便是摆出了这长龙盾阵直冲大隋军阵,楚公杨素下令以弩车阻拦,以精骑游走盘旋,用长槊一点一点的将盾阵挑翻?!?br />
    “只是如今咱们手里,无弩车,山谷狭窄骑兵也派不上用处?!?br />
    “看起来,长龙盾阵倒是极适合这山谷中作战?!?br />
    达溪长儒笑了笑:“只是世事无绝对,看似适合的事,其实皆有正反两面,瓦岗寨指挥盾阵入谷的人能看清大的环境,却忽略了细节?!?br />
    雄阔海问道:“指挥盾阵的人,没有让两个盾阵齐头并进,其实是想到了山坡上多乱石,怕咱们以乱石投掷,两个盾阵并行的话连躲闪的余地都没有,此人的心思看起来倒也算得上细密了?!?br />
    “可这山谷中不止有乱石?!?br />
    洛傅笑了笑道:“还有很多大树”

    达溪长儒微微笑了笑,然后将手中令旗挥舞了几下。山谷中的燕云寨士兵得到命令,开始潮水一般的往山谷里面退去。在长龙盾阵前面百米左右,两边山坡上的燕云寨士兵正在奋力的伐树。而在第二个长龙盾阵后面的山坡两侧,燕云寨的士兵们也在伐树。

    “不好!”

    站在山谷口瞭望的徐世绩大惊失色。

    “弓箭手!压进去,射杀山谷两侧的燕云寨士兵!”

    徐世绩大声命令道。

    数百弓箭手冒着被射杀的危险,在盾牌手的?;は峦锍?,试图将山坡两侧的燕云寨士兵逼退,只是已经晚了,一支羽箭射在正抡动斧头的一个燕云寨士兵额头上,他身子猛地晃动了一下,然后缓缓向前扑倒撞在那棵参天大树上,或许是只差这么一丝力量,已经摇摇欲坠的大树轰然倒了下去。

    这似乎就是一个信号,随着第一棵大树倒下去,山谷两侧的树木接二连三的顺着山坡倒下,十几分钟的时间,就将进入了山谷的盾阵两头全部堵死!那两个千人盾阵,前后都被巨木封??!

    徐世绩一声长叹,身子摇晃了一下险些栽倒。

    “弓!”

    随着达溪长儒的令旗挥舞,燕云寨原本退回去的士兵又杀了回来。山坡上冲下无数人将盾阵前后都围住,随着一声令下,燕云寨的士兵纷纷将包裹着浸油布条的火箭点燃,数千支火箭火雨一样射向那两条巨大的蜈蚣。

    蜈蚣有厚甲,刀剑不入,却挡不住烈焰焚烧。

    ……

    ……

    “报!”

    一个斥候气喘吁吁骑马飞奔而来,来不及下马直接在马上抱拳道:“大当家,燕云寨大队人马从后面杀来,烟尘蔽日,也不知道有多少兵力。张当家已经抵挡不住,他命我速来请大当家派援军过去!”

    “???”

    翟让听了之后大惊失色:“那燕云寨哪里来的这么多人马!”

    “懋功,这可如何是好!”

    他看着徐世绩急切问道。

    徐世绩此时心中已经有些乱了,他不是没有想到燕云寨的人会以火箭攻击长龙盾阵,也想到了燕云寨的人会以乱石投掷,可他却只能将救出程知节和单雄信寄托在运气上,因为这山谷地形的优势全在燕云寨那边,就算是孙武再生武侯再世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来。他只是没想到,燕云寨的那些人竟然如此之狠,竟然先以巨木封堵进退之路后才以火箭攻击,根本就没打算给那两千盾兵和其中隐藏的上千长矛手一丝活路。

    指挥燕云寨人马的不是李闲!

    徐世绩猛的想到一个问题,若是李闲指挥,或许会砍伐巨木封堵,或许会以火箭攻击,但在下令放箭之前,李闲一定会劝说那些被困的瓦岗寨士兵投降。这不是因为李闲心慈手软,他也绝不是什么善人,是因为李闲舍不得那些巨盾,若是一把火烧了只怕他会心疼。

    在燕云寨中的日子,徐世绩深切感受到了李闲的贪婪。

    那种贪婪并不是贪得无厌,而是不会浪费任何对他有用的东西,虽然有些宁缺毋滥的小家子气,可这种性格并不讨厌,两千面巨盾,对于装备步兵来说那是一大笔财富!

    而且,李闲说不得还会借机要挟瓦岗寨退兵。

    可是现在,燕云寨的人丝毫机会都没给那些瓦岗寨盾兵,直接封堵随即火杀,下令之人性格冷硬干脆,显然不是李闲的风格。

    徐世绩一皱眉,心里一亮。

    李闲在后队进攻的燕云寨人马中!

    “大当家,全军向后,尽全力攻打后面杀来的燕云寨之敌!李闲就在后面燕云寨军中,只要击败后面的敌军,燕云寨山谷中的伏兵不足为虑!”

    徐世绩想到这里大声向翟让建议。

    翟让一怔,犹豫道:“可是……可是单雄信和程知节他们两个还在谷中,咱们怎么能弃他们而去?”

    “李闲伤重,而且后面的燕云寨人马兵力绝然不会太多,说不得是李闲的疑兵之计,大当家率军尽力攻击,只要将后队燕云寨的人马围困住,擒住李闲,再以其换回单二哥和程知节!”

    ……

    ……

    后队燕云寨的人马其实真的不多,只有烈火一营兵马,再加上千余人的雷泽城民勇,全部兵力加起来也不过七千人左右??墒谴映∶嫔峡雌鹄?,倒是好像有不下两三万人似的,气势汹汹。

    正前面是列阵向前冲杀的烈火营士兵,后面则是那千余民勇拖着树枝来回奔走,烟尘蔽日,确实看不出后面有多少人马。张亮手下只有三千人,本来就挡不住烈火营的攻势,此时见燕云寨后面的人马还是绵绵不尽的杀来,他心中也是惊惧不安。

    张亮本来是没打算和燕云寨的人硬碰硬的打一仗的,他本想稍微接触一下自己便带兵撤走,自己保下这三千人马,要么带兵往西走去追李密,要么在一侧观望,若是瓦岗寨大败的话自己趁势杀翟让取而代之??上У氖?,他本意是邀徐世绩一块走的,可徐世绩偏偏装傻不跟他走。

    如今徐世绩不走,张亮便没了信心拿下瓦岗寨的主导权。

    所以,他只好硬着头皮和燕云寨的人马交战,可燕云寨烈火营的兵力本来就是他的两倍还多,再加上烈火营以逸待劳,这段日子一直没有战事,士兵们精力充沛,士气旺盛。所以张亮的人马被杀的节节败退,眼看着就要被燕云寨的人马突破过去。

    “再去报大当家,让他速速派援兵过来!”

    张亮咬牙切齿的喊道。

    一个亲兵领命去了,骑马往山谷方向飞奔。

    燕云寨烈火营中,李闲没有出现在阵前,而是骑着大黑马战在后队中。在他身后几百米外,便是那些拖着树枝来回奔走的民勇。不时有士兵跑回来向他报告前面的战况,他却没有下达什么军令,只是让东方烈火放手去攻。

    算计了一下时间,李闲不禁微微皱眉。

    “怎么还没来?”

    在他身侧的叶怀袖骑了一匹红棕马,换了她那身精致漂亮的铠甲,整个人看起来少了几分妩媚,多了几分英气。只是这红色铠甲太精致了些,非但没有遮挡住她的身材,反而看起来曲线轮廓更清晰了些。

    她没有什么以手帕挡住口鼻的小女人姿态,脸色平静,似乎并不介意不远处那些民勇激荡起来的烟尘。

    “该架起来了。也该打出来了?!?br />
    叶怀袖淡淡道。

    李闲笑了笑:“我已经打出去了?!?br />
    叶怀袖微微笑了笑:“你若是打出你的帅旗,瓦岗寨人会来的更快些?!?br />
    李闲摇了摇头:“我若真的打出帅旗,他们反而不会相信?!?br />
    “至于该架起来了……”

    李闲笑了笑:“确实是时候了,只是稍微少了些,吓吓人还可以,真碰上不要命的,咱们说不得转身就得逃?!?br />
    他一挥手,不远处早就准备好的千余名士兵立刻忙活起来。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