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三百一十二章怎么会是你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随着李闲的命令,上千名燕云寨士兵开始将后队中以大车拉载的东西卸下来,然后忙而不乱的开始组装在一起,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装置大车上的东西也算得上轻车熟路,他们非是烈火营的人马而是全部归属于青木营,在平日里训练的时候这一千余人合练最多的不是阵型,而是组装抛石车。

    当初李闲扣下徐世绩的第一件事,便是下令洛傅将青木营中专门操作抛石车的人马全部调往雷泽,因为雷泽,是距离距离瓦岗寨最近的地方,而且只要拿下雷泽,瓦岗寨的人马就可以长驱直入杀到巨野泽。

    李闲骑在大黑马上伫立一侧,看着士兵们将抛石车一点一点的组装架起来不由得叹了口气:“这东西威力自然不必说,可建造一个也不是简单的事。光是这抛石车的投石大臂制造一个就极其繁杂,甚至比造一艘五牙大船的龙骨也省不了什么事。要强度还要韧性,当初我只是设想造这么一个东西,谁想到过程竟然这么麻烦?!?br />
    叶怀袖笑了笑道:“有时候我都有些搞不懂,你脑子里怎么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br />
    李闲撇了撇嘴道:“这哪里是乱七八糟?”

    叶怀袖抿嘴微笑:“反正一般人肯定是想不出来的,这抛石车看起来构造简单,也没有什么想不同的道理在里面,可用人力搅动盘索抛石,古而有之,最远不过二百步。你想出这以机括轮盘之力抛石,当真有些匪夷所思,正常人……想不到的?!?br />
    李闲看了叶怀袖一眼眯着眼睛问:“你是在赞美我超乎常人,还是在讽刺我精神不正常?”

    叶怀袖撅了撅嘴不屑道:“我怎么会讽刺你精神不正常?”

    李闲点了点头开心道:“如此甚好?!?br />
    叶怀袖看着李闲极认真的说道:“你精神什么时候正常过?这个还需要我讽刺吗?”

    李闲懊恼道:“我若是真不正常,就把你先-奸-后-杀?!?br />
    叶怀袖瞪了她一眼,却没有退避李闲看似凶狠的眼神。李闲比划了一下,见叶怀袖无畏,自己觉得无趣索性收起那副恶狠狠的摸样,有些怅然的说道:“可惜,世事弄人,我如此一个清纯可人的美少年,最终还是被你祸害了……”

    叶怀袖眼神猛然一凌厉,某人立刻催动大黑马装作一本正经的说道:“嗯,我去看看前面打完了没有,据斥候说瓦岗寨和东方烈火交手的那支人马打的张字大旗,瓦岗寨姓张的首领我知道的只有一个张亮,此人颇为狡猾多智,不能让东方烈火吃了亏才是……”

    叶怀袖看着某人离去的背影,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恰在此时,只听见前面一阵闷雷一般的声音传来,李闲才催马往前走了十几米,烈火营的斥候已经赶了回来:“报!将军,瓦岗寨大队人马已经在五里之外!”

    李闲点了点头道:“你去告诉你们东方都尉,让他收拢人马,结方阵?!?br />
    那斥候领命走了,李闲转身又吩咐亲兵道:“让那些民勇不要再来回奔走了,让他们多拿旌旗,一百人却要结成千人队的摸样,方阵中间空出来,只插旌旗不必布置人手,那一千多人,说什么也要摆出一万人的样子来?!?br />
    他见叶怀袖催动红棕马走了过来,笑了笑说道:“让烈火营前面那五千人马装出一万来,只怕也瞒不住久经战阵的人,倒是后面这一千多民勇装出一万人的样子来,他们的差事着实轻松些?!?br />
    “你就不怕徐世绩看出你的布置?”

    叶怀袖有些担忧的问道。

    “兵法虚实,徐世绩比我看得明白,我瞒不住他,可是瞒不住他,他未必就能破的了我这计策?!?br />
    李闲笑了笑说道:“他自己做不得主,而我自己做得了主?!?br />
    正在两人说话的时候,青木营那一千士兵已经将三架抛石车架设起来。三个庞然大物矗立在军阵后面,已经准备完毕。

    “只有三架,确实太少了些?!?br />
    “谁叫你那么贪心……”

    叶怀袖有些无奈道:“工匠说能投三百步的抛石车,按照你给的工期能造出最少二十架来,就算是投石四百不步的抛石车,工期之内造出十架也不是很难,可你偏偏要这能投五百步以上的大家伙,造出来的少了怨的别人吗?”

    李闲轻笑道:“这东西要是有一万架……”

    叶怀袖看了他一眼,颇为鄙视某人的痴心妄想。

    ……

    ……

    翟让留下五千人马做后队,以防山谷中的燕云寨人马杀出来袭扰大军后路。他和徐世绩带着两万多人马往回赶去,等汇合了张亮的时候,燕云寨那边已经布置好了防御,方阵整整齐齐,每千人一个方阵,粗略一数竟然差不多有二十个。这让翟让心惊不止,侧头去看徐世绩,却见他脸色倒是没有什么惊讶。

    翟让问徐世绩道:“要不要派人叫阵?”

    徐世绩摇头道:“哪里还有时间扯皮?直接杀过去就是?!?br />
    “可是,燕云寨的人马不比咱们少啊,若是耽搁的久了,再被山谷中的敌军杀上来,咱们必然腹背受敌。懋功,你难道就没想到个稳妥的法子?”

    翟让有些担心道:“雄信和咬金还不知道怎么样了,要不然咱们和那李闲谈和?”

    徐世绩脸色一遍,有些懊恼道:“大哥!单二哥和程知节若是被燕云寨的人擒住,咱们若是谈和李闲必然百般刁难。只有一鼓作气向前,将李闲困住生擒,再和他手下人谈判,换回程知节和单二哥?!?br />
    “燕云寨人马……”

    翟让看了看徐世绩,后面的话却被徐世绩堵了回去:“不过是虚张声势!”

    正说着,忽然听见几声很奇怪的声音,有人眼尖立刻就看到几个巨大的黑乎乎的东西从燕云寨阵中飞了出来,遥遥直奔瓦岗寨大军而来。等稍微近了一些人们这才看清,那竟然是几块巨大的石头,看样子最少也有二三百斤!

    “??!快闪开!”

    发现那巨石飞来的士兵狂吼着往一边挤,随着他的狂吼众人也都发现了那从天而降的巨石,一时间瓦岗寨中士兵顿时慌乱起来,士兵们叫着往一边闪。只是因为慌乱,不少人撞在一起扑倒在地,还来不及站起来那大石就已经到了。

    “往两侧闪!别顺着石头来的方向跑!”

    徐世绩大声的喊着,声音却很快就被惊慌的呼喊淹没。

    嘭的一声巨响,第一块数百斤沉重的巨石狠狠的砸进瓦岗寨的军阵中,几个被吓坏了的瓦岗寨士兵因为慌乱跑的方向不对,被砸落的巨石狠狠的拍在了下面,轰的一声,巨大的冲击力直接将地面砸出来一个大坑,尘土猛的的炸起来呼的一下子席卷了出去。方圆几十米之内瞬间就被烟尘笼罩,那巨石将三四个瓦岗寨士兵砸死之后深深的陷入土地中,几个士兵的残肢断臂露在外面,看起来格外的恐怖。

    巨石落下,看起来威势和一颗炮弹落下来几乎无异。只是远没有炮弹的威力,不过场面上看起来真的太震撼人心了。漫天的烟尘中,人们都被吓傻了。第二块第三块巨石接连飞来,第二块砸进骑兵队伍中,直接砸在一匹战马身上将人马都砸成了肉泥,那大石颇为圆滑,再加上下面垫着马尸人肉所以没有陷入地下,反而迅速的往前滚了出去,竟然一连串撞翻了三匹战马,而受到了惊吓的马群立刻就惊了,骑兵约束不住,战马四散奔逃。

    第三块巨石恰好飞向翟让这边,徐世绩眼疾手快,拉着翟让的战马缰绳往一侧跑出去,巨石轰然而落,砸出来一个深深的大坑。

    “这是……这是什么东西!”

    吓得白了脸色的翟让颤抖着嘴唇问道。

    “回回炮!”

    徐世绩咬了咬牙脸色沉重:“据说极西之地有波斯国,那里的人多能工巧匠,有人造回回炮,可发射数百斤巨石,最远者能投掷五六百步,是攻城的利器?!?br />
    “这……还怎么打?”

    翟让脸色苍白的问道。

    ……

    ……

    “有的打!”

    徐世绩大声道:“这回回炮虽然威力巨大,可发射一次之后再想发射,需要间隔一段时间,而且李闲军中的回回炮并不多,这乃是攻城拔寨的不二利器,可用于平原野战却并不适合,只要杀过去一把火烧了,没什么可怕的?!?br />
    “王伯当!”

    徐世绩大声命令道:“你带一千骑兵往左侧迂回,不要急着攻击,待我大军和燕云寨的人马纠缠在一起,你便率军绕过去杀尽那些操控回回炮的士兵,将回回炮毁了!”

    “遵命!”

    王伯当抱拳应了一声。

    “张亮,你带三千人,攻燕云寨右翼,牵制敌军!”

    “遵命!”

    张亮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干脆的应了一声。

    徐世绩肃然道:“谢英登兄弟还带着人马在后面阻挡山谷中的燕云寨人马,咱们没时间耽搁!杀过去,生擒李闲!”

    “生擒李闲!”

    瓦岗寨的士兵们喊了一声,可声音中却没有几分勇往直前的气势。徐世绩一怔,这才想起,自己知道那回回炮野战威力并不如何巨大,可是士兵们不知道!尤其是骑兵,战马受惊,士兵慌乱,此时竟然有些约束不??!被巨石砸过的地方,百米之内都没有人愿意靠近,瓦岗寨的军阵空出来三个地方,看起来难看的就好像是人头顶的秃癍!

    “还是……”

    翟让看了徐世绩一眼叹道:“还是不要打了吧……军心……不可用?!?br />
    他见徐世绩脸色极为难看,神色间带着一丝狰狞。所以说话的时候他尽量语气平缓了些,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翟让竟然有些怕自己激怒了徐世绩。

    “打!”

    徐世绩大声说道:“必须要打!燕云寨没有那么多兵力,也只有三架回回炮,李闲不过是在虚张声势,只要杀过去,必然能生擒他!大哥!必须要打!”

    “吹角!”

    徐世绩眼神冰冷的喊道:“吹角,全军进攻!”

    当李闲听到瓦岗寨中号角声响起的时候微微叹了口气,有些可惜的说道:“看来真的是徐世绩在指挥,吓得住别人,吓不住他?!?br />
    叶怀袖看着李闲极认真的问道:“要撤吗?”

    李闲微笑着说道:“这个撤字用的极好,我很高兴你没用逃这个字?!?br />
    玩笑归玩笑,他才不会这么轻而易举的撤走。待山谷中大军返回,瓦岗寨依然没有胜算。就算自己这边只有七千人马,可用来防御并不是什么太艰苦的事。就在他下令让东方烈火准备迎战的时候,忽然对面瓦岗寨中一阵大乱。

    “快跑??!大当家要杀军师啊,咱们瓦岗寨完了?!?br />
    “大当家杀了军师,大家各自逃命去吧!”

    “别再拼命了,军师都死了!”

    一时间,瓦岗寨竟然自己乱了起来?;炻掖油吒谡寺淼淖笠砜悸?,谣言迅速的传遍军中,听到呼喊声,徐世绩脸色大变!

    “军中有燕云寨的奸细,大当家你坐镇中军,我去稳住左翼?!?br />
    说完,徐世绩催马带着亲兵往左翼赶去安抚军心,只是左翼数千人马已经全都乱了,士兵们纷纷溃逃,不分东西南北,不辨敌我双方,徐世绩冲过去大声的呼喊安抚军心,突然有人从后面一棍打在他的后脑上,徐世绩身子一僵从马背上掉了下来,昏过去之前他看到了偷袭自己的人,不可思议的喃喃道:“怎么……会是你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