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三百二十七章 黄泉路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马车的车厢四分五裂早已没了原来的样子,文刖的这一刀竟然如劈开一块豆腐一样将半个车厢劈开,那匹拉车的马本来受了惊吓往前冲了出去,却被反应奇快的龙庭卫乱刀砍落了马头。

    没了脑袋的驽马扑通一声倒在地上,马车一歪险些冲进路边的深沟里,马血染红了路边一大片野草,那马竟然还没死透,四肢还在微微抽动。

    文刖吩咐了陈素带府兵进入卢县搜索那些假的龙庭卫,然后便盘膝坐在残破的马车闭目养神。

    青鸢和凰鸾一左一右站在他身边,冷冷的看着那软倒在地上卢县县令王灵之。

    文刖的脸色看起来有些白,这让他俊美如女子的脸看起来更加的妖异。闭目养神中,他的呼吸平稳,似乎王灵之带着哭腔的解释,他一句都没听进去。只是王灵之这会却变成了个不知趣的人,跌坐在官道上还是一句一句的解释着什么。终于,文刖的脸色微微一变,皱眉说了两个字。

    “聒噪” 凰鸾眼神一凛,猛的闪身在王灵之身前,一脚侧踢正中王灵之的侧脸,这一脚太突然了些,太狠了些,一脚踢出后,王灵之的身子横着擦着地面往一边飞了出去,搓着官道路面出去两三米远。王灵之的脑袋狠狠的撞在地面上,立刻就没了声音,也不知道是被这一脚直接踢死,还是脑子受了震荡昏迷了过去。

    “割了他的头!” 凰鸾冷声道。

    一个龙庭卫锦衣士兵立刻大步上前,一手抓着王灵之的头发提起来,横刀一扫,那一颗大好头颅便被割了下来。血一下子喷涌而出,染了那龙庭卫士兵一身。只是他却似乎做惯了这种事似的,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一个大隋从七品的县令,就这么说杀就杀了,下令杀人的那娇美少女和杀人的士兵都没有一丝犹豫,在他们看来似乎杀一个县令就和杀一只草鸡毫无区别。

    “卢县县令勾结巨匪王薄,试图行刺都尉。县令王灵之,以及随从刺客尽皆被斩!” 凰鸾看着那还在滴血的人头声音清冷的说道。

    这句话一说完,周围围着的龙庭卫士兵立刻动手,那些王灵之的随从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顷刻间就被砍瓜切菜一样砍翻在地。几十个人,甚至还没来得及跑就被杀了个干干净净。龙庭卫的士兵们面无表情的将所有人头都割下来,然后堆在一起?;损桨诹税谑值溃骸按巳パ忝殴厍Ю锾鎏?,这些证据就不要带着了?!?br />
    她吩咐完,龙庭卫士兵便默然转身,抬起无头的尸体就丢在路边的深沟里,就在他们提起那些人头准备丢了的时候,只说了聒噪两个字后便再无一言的文刖缓缓睁开眼,微微叹了口气道:“将这些人头以木盒装好,赵三,你带一队人,带着这些人头送去济北郡郡治,交给郡守王春堂,告诉他,卢县县令王灵之勾结匪患,抗旨不尊,被我就地诛杀,让他写一份奏折送去雁门关他若是不知道如何往雁门关送奏折,我可以亲自去一趟济北城?!?br />
    “喏!”

    叫赵三的龙庭卫队正应了一声,随即将那些人头收集起来,点齐了自己手下五十名龙庭卫士兵,向文刖行了一个军礼然后上马就走,丝毫也不拖泥带水。

    文刖起身,从残破马车上下来看着赵三他们远去的背影低声道:“王春堂见了这些人头,自然明白我的意思。那是个机灵人,当初认了宇文述做义父,孝敬了一对价值连城的碧玉狮子,所以才会平步青云从一个执笔小吏一跃当了郡守。如今他义父也被困在雁门关,他这个做义子的怎么也不该装作不知道”

    说到这里,文刖又想到宇文述。

    杨广喜爱奇珍异宝,所以宇文述这些年来送进宫里的珍玩好歹算算也能装满三辆大车。宇文述屡次率军征战,战胜之后所得的战利品,其中所有的金银铜钱,从来没有上交过国库,而是每次都装车封好送进宫里去,他这样做无疑有违体例,可却没有一个人敢说什么。因为受贿的是皇帝,而且皇帝很喜欢宇文述这样做。

    王春堂送给宇文述的那一对碧玉狮子,早就摆在了杨广的桌案前面。

    斩将夺旗7皇帝知道宇文述贪,但是也知道,宇文述是在替他贪。

    “王春堂才是和王薄勾结最深的那个,杀了王灵之,他会明白我什么意思的,如果他不发兵去雁门关,我不介意带兵去济北城绕一圈?!?br />
    文刖淡然说了一句,感觉体齤内的毒性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他缓步走向自己的坐骑:“进城,然后张贴告示,城中所有青壮男丁,一律随军前往雁门关。另外将县库打开,所有粮食银钱都充作军资?!?br />
    王灵之死的很冤枉,在文刖率领大军进入卢县的时候,说不得他此时正和那几十个随从一起,抱着自己的脑袋茫然的走在黄泉路上。

    大军进城之后立刻封锁四门,挨家挨户的清查青壮男丁。一时间小小的卢县县城内鸡飞狗跳,乱的一塌糊涂。满城都是大队大队的府兵在抓人,只是百姓抓了不少,却没见到一个穿龙庭卫锦衣服饰的人。

    文刖进城之后便直接去了县衙,进了公堂后便在县令大人那张椅子上坐了下来。想了想,提笔亲自写了一张告示,让手下人贴在县衙外面。

    留在县衙的地方小吏战战兢兢的奉上热茶,只是却被青鸢拦住,看了一眼那茶水,端起来泼在地上。那小吏被吓的哆嗦起来,也不明白其中的缘故是什么。正惊慌失措的时候,文刖新提拔的府兵别将陈素带着几个亲兵快步走进县衙大堂。

    他走进来之后躬身对文刖抱了抱拳道:“大人,城中都已经搜索过,没见着一个穿龙庭卫服饰的人,不过属下却在城中一户周姓富户家中搜出了这个。那周姓富户一家三十几口,都被人捆了封住嘴巴丢在柴房里?!?br />
    他一挥手,后面的亲兵立刻将抱着的东西放在文刖面前的桌案上,那是一堆龙庭卫的衣服,看样子最少有二三十件。

    “末将怀疑,那些贼人已经逃出县城了?!?陈素垂首道。

    文刖点了点头道:“你去统计城中青壮男丁,有多少人算多少人,告诉他们,随军去雁门关,若是有人反抗你自己看着办吧?!?陈素领命去了,文刖随即将视线定格在堂下站着的那几个瑟瑟发抖的衙役身上。 “你们几个到近前来?!?他低声说道。

    那几个吓得惊慌失措的衙役挪着脚步到了公堂里面,几个人站成一排,垂着头,谁也不敢看文刖的脸色。他们身上的佩刀都已经被卸了,腰带上挂着的锁链也被摘了,浑身上下似乎连一寸铁也没有,他们也已经知道发生了生么事,知道县令大人已经赶着去阴曹地府报到了。

    “那些人呢?”

    文刖看着堂下站着的那几个衙役低声问道。

    “人人都走了?!?br />
    他抬起头看了文刖一眼,又迅速的把头低了下去:“就在县令大人出城迎接您之后,那些那些侍卫大人便从北门出城走了,他们说说是有刺客从北门逃了,带队的那周旅率便骑马一路追了出去。已经走了小半个时辰,此时,估计已经出去二十里了?!?br />
    “那些人什么时候来的,你仔细说给我知道?!?文刖语气平淡的问道。

    领头的那衙役咽了口吐沫,吞吞吐吐的将周知命等人进城之后的事说了一遍。倒是与王灵之之前所说的一般无二,显然王灵之也是被那些人诓骗了。只是他死倒是算不得冤枉,因为文刖早已经查清,这济北郡所有的官员就没有一个和王薄没有联系的。不过王灵之若是肯老老实实组织民勇北上的话,这条命还是能保住。

    等那衙役说完,文刖点了点头问道:“你们几个,可愿意随军北上?”

    “愿意!愿意!” 那几个衙役点头如捣蒜,知道自己的命算是保住了。

    文刖嗯了一声道:“你们下去吧?!?br />
    那几个衙役连忙躬身行礼,领头的那人起身的那一刻,忽然一抖手从袖口里甩出一包白色的粉末,直接打响文刖的面门!

    文刖见那一包粉末飘洒着打向自己,他微微皱眉,单掌往上一撩,那巨大的桌案便被他撩起来飞了出去,于此同时,他已经伸手抄了一件原本在桌案上摆着的龙庭卫的衣服,呼呼抖动起来,那衣服如风车一样卷出一股风,将那些飘洒的粉末扫开。

    有毒?

    文刖眼神一凛,杀机暴现。

    就在这个时候,那几个衙役从自己的头发里拽出来藏好的匕齤首,竟然不顾那毒粉,同时朝着文刖杀了过去。文刖刷的一下撕下一条衣衫蒙住自己的口鼻,几乎同时一脚将最先冲到身前假扮衙役的密谍踹飞了出去。那几个密谍身手都极好,第一个才被击倒,第二个已经跃过来匕齤首笔直的刺向文刖的咽喉。

    文刖蒙住口鼻之后身伸手一叼,拿出那密谍的手腕一拧,咔嚓一声,那密谍的手腕便被折断,白森森的骨头茬子从肉里钻出来,上面还挂着肉丝。匕齤首被文刖顺手夺了去,只是那密谍竟然悍勇无畏,右手折断,左手一拳打向文刖的面门。文刖身子往前一欺让过那一拳,匕齤首往前一推噗的一声没入那密谍的咽喉中。

    下一秒,文刖闪开另一柄刺过来的匕齤首,一拳轰在第三个冲过来的密谍脸上,这一拳力度奇大,直接将那人的脸面砸的坍塌下去,半边头颅都变了形状。在那密谍喷洒的血雾中,文刖单手抓住那人前襟,提起来猛的将那人的身子掷了出去,嘭的一声将最后一个冲上来的密谍撞到在地。

    电光火石之间,五个装扮成衙役的密谍竟然都没有碰到他的衣服就被全部放翻。

    被同伴尸体撞回去的密谍见已经没了机会,立刻将手里的匕齤首刺进了自己的心口中,一点迟疑都没有,狠辣的让人心悸。

    而第一个被文刖踹飞出去的那密谍,这一下摔的极重,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的时候已经被反应过来的龙庭卫擒住,两支胳膊立刻被卸了,噗噗两声,他双腿也被龙庭卫的人往反关节的方向折断,四肢俱断的密谍扑通一声掉在地上,就好像一条没有骨骼支撑的肉-虫子,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地上随着他的挣扎而被血液涂抹成了红色。

    “

    你们是什么人?” 文刖缓步走到那密谍身边,脸色阴沉的问道:“可是燕云寨李闲的手下?”

    那密谍躺在地上咳嗽了几声,吐出一大口血。他抬起头看着文刖,凛然无惧,脸色苍白的笑了笑,森白的牙齿上还挂满了血丝。

    “你既然知道,何须要问?”

    密谍又吐了口血,如蚯蚓一样挪动着身子靠在一根柱子上,极艰难的坐起来,目直视着文刖的脸一字一句说道:“燕云寨要杀你,从来没有想过隐瞒身份。将军说你该死,你便是该死?!?br />
    说完,他低头咬住自己的衣领,吞下一颗早就准备好的药丸,喉结一动咽了下去。

    “阉人,你这一趟走的便是黄泉路!”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