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三百三十七章 都杀了吧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此时被一杆大铁枪钉在甲板上的文刖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而且还是一具凄凉到惨不忍睹的尸体。他的右臂和左腿被雄阔海以陌刀刀柄砸断,断处血肉骨骼碎的一塌糊涂。这断处并不是如刀割剑斩那般整齐,这种断处无法用文字来形容,因为太过血腥了些。

    他的左臂被裴行俨硬生生拧断,关节骨骼也不知道断了多少截。那一条左臂看起来就如同一个麻花,血水都被拧床单一样拧出来。

    至于他的右腿倒是看起来还算好一些,只是被那杆大铁枪穿了一个血洞。

    李闲以自己为饵,硬生生挨了文刖一剑。

    然后裴行俨如猎豹,雄阔海如猛虎般扑了上来,借着这个机会接连暴击将文刖几乎打成了一滩泥,其实即便李闲不在他心口上刺上那一剑,文刖也是必死无疑的。四肢中两臂一腿都成了齑粉,就算是他熬得住如此剧痛,流血也要流死了。李闲刺上这一剑,是因为他必须要刺。

    铁浮屠,血骑,一百多条人命的累累血仇压在他心口,所以他必须戳烂了文刖的心口,必须,必须,必须!

    李闲自己撕开上衣,从鹿皮囊中取出外伤药递给雄阔海,示意先给裴行俨包扎,裴行俨却走过来将伤药接过去倒在李闲的肩膀上,然后撕下一条衣衫给李闲包扎好。然后雄阔海又为他上药,等包扎好了之后三个人都坐在地上大口喘气,这个时候才感觉到深切的似乎被抽空了力气一般的疲劳。

    三个人坐在甲板上,看着文刖的尸体。

    看着看着,李闲忽然笑了起来,然后裴行俨和雄阔海也笑了起来,三个人越笑声音越大,最后笑得没了力气躺在甲板上。

    “就这么杀了他?”

    雄阔海此时才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上次在沂水河畔那一战,我便知道此人绝对不是可以力敌的,可是今天居然杀了他,哈哈……我怎么总觉着不该如此轻易啊?!?br />
    裴行俨躺在甲板上白了他一眼道:“就你没挂彩,你还不觉得轻易?”

    李闲笑得没了力气,喘息了一会儿才说道:“过程看起来轻易,可为了杀他足足准备了几年,其实说起来,他只是没有想到一件事,所以才会在最后时刻露出破绽,而咱们只需他一个微小的破绽就足够了?!?br />
    他挣扎着坐起来,看着文刖那张被裴行俨踩的变了形状的脸低声道:“他觉得我怕死,觉得我一定会逃,会躲,会避让。所以他败了,在他败了的时候我终于发现了一件事,原来……他比我还要怕死,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他强大的一塌糊涂,可实则他内心中原来竟是如此懦弱胆小?!?br />
    “现在想想,他极爱干净,安静,永远一副气度不凡的摸样,不过是因为他是个阉人,他自卑,而越是自卑,他就越是想将其掩饰起来。所以他才会表现的强势,表现的霸气,表现的足够有风度?!?br />
    “可是他的心不坚定?!?br />
    李闲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微笑道:“谁都怕死,这世间绝没有什么视死如归之人,就算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可是究其根本每个人的内心中在死亡来临的时候多多少少都会有恐惧。只不过有的人毅力很强,硬生生将恐惧压制不释放出来罢了。而有的人,平时看起来很不怕死,其实一滴血或许就会吓他一跳?!?br />
    “我从不否认自己是个怕死的人,所以我不能死?!?br />
    裴行俨听到李闲说这番话,沉思了很久笑道:“将军说的不错,这世间谁又真的能在面对死亡的时候一丝畏惧之心都没有?”

    李闲笑了笑,指着文刖道:“他若是听到此时咱们在议论他怕不怕死,只怕会气的胡子翘?!?br />
    雄阔海笑了笑,认真道:“他是个阉人,哪里有胡子可以翘?”

    裴行俨也坐起来,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叹道:“今日之前,我实在想不到这世间最强大之人居然会是个阉人?!?br />
    他忽然想到一件事,看向李闲问道:“将军,文刖临死之前说要以一个秘密换他的命,将军却连他说话的机会都没给,难道将军知道他要说的是个什么样的秘密?”

    李闲微笑着摇了摇头:“哪里有什么秘密?不过是他临死前胡言乱语罢了?!?br />
    说完这句话之后李闲在心里叹息了一声,心说文刖啊文刖,你果然是个了不起的人物,本以为可以用这秘密来要挟我,可是你难道就没有想到,用不了多久,这秘密只怕就再也算不得什么秘密了。又想起之前自己在文刖耳边说的那一句,其实我本就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人呢,虽然是说给一个将死的人的知道,可是那种憋闷了十几年后一朝释放出来的畅快,依然让他觉得浑身轻松。

    他在心里笑了笑,有些自豪的想到,文刖,你应该满足,因为你在临死之前知道了一个真真正正的秘密,只有我自己才知道的秘密。

    思绪又回到了那个风雪天,回到了那个躺在襁褓中的婴儿身上。

    李闲笑了笑,意味深长。

    ……

    ……

    原本撤到了远处的十几个水军士兵过来,手忙脚乱的将李闲三人扶起来,其中一个士兵指了指黄河北岸依然还在带着人马狂奔的那两个女子问道:“将军,那些人怎么办?”

    李闲摆了摆手道:“掉头回渡口去,她们若是想跟着再跑回去就是了?!?br />
    看着河岸上那两个婀娜的身影,李闲叹了口气道:“她们两个也不过是一对可怜人罢了,文刖收养了他们这么多年,她们却连自己的出身都不知道?!?br />
    听到这句话,裴行俨诧异了一下问道:“将军知道?”

    李闲点了点头:“我想杀文刖,从我自江南逃往河北涿郡开始,已经十年,我筹谋杀文刖,从塞北归来开始,已经五年。而定计杀文刖,我足足又准备了一年。飞虎密谍从组建就开始在查,查到了今天为止,文刖很多别人不知道的秘密我都知道?!?br />
    “比如之前我说,文刖背上的伤口不是他自己所说的故意诱敌,而是因为狼狈逃走的时候被人从后面接连砍中,我又不是神仙能掐会算,虽然有一些是推测得来,但事实上,是因为文刖被南陈皇宫中那姓王的高手追杀时候,有人恰好藏在一棵大树上躲避隋军的搜查,所以看得一清二楚?!?br />
    “而这个人,如今就在咱们燕云寨中?!?br />
    “谁???”

    雄阔海也好奇起来:“莫非是许智藏?”

    李闲笑了笑道“咱们寨子里只有他一个是当年的南陈的人,除了他还能是谁?这世间缘分就是如此巧妙,文刖自以为掩盖得严严实实的真相,其实从始至终就没有掩盖住,当年许老被南陈皇帝陈叔宝封为散骑常侍,宫廷御医,平日里就住在皇宫中。那一天隋军攻破皇城,许老爬上一个大树藏身,恰好看到了那一幕?!?br />
    “后来,许老被隋军抓住,送进俘虏营中受了许多苦。当时恰逢杨素听说了许老是当世名医,所以举荐给杨广,后来杨广登基称帝,也封了许老为散骑常侍,御医之首??墒切砝暇鹊姆⑾?,那日在南陈皇宫中被追杀的人竟然是皇帝身边的一个宦官,而且还是皇帝最最宠信的宦官……”

    李闲笑了笑道:“许老可是个有心眼的,担心自己知道的那事万一泄露出去的话,文刖肯定不会放过自己。于是他就逃了,在荒山隐居,一住就是十年?!?br />
    李闲在椅子上坐下来,喘了口气说道:“一年前,密谍的人便根据许老说出的真相去查,也就是那个时候,我其实便知道了文刖身边那两个女子的来历。

    说到这里,李闲微微叹气道:“文刖死了,也不知道她们会选择一条什么样的路继续走下去?!?br />
    大船掉头,顺流而下。

    风帆一展数十里,却谁也没有心思去看两岸风光妙景。

    李闲的伤药效果极好,虽然这一剑穿了一个前后通透,但却并没有伤着筋骨,这种红伤其实并不可怕。他又本身是个有大毅力的人,所以在他脸上看不出什么痛苦之色。其实说起来,他虽然自幼便被追杀,可却极少受伤,前阵子徐世绩在他身上刺的那一刀,就已经算是比较重的伤势了。

    而文刖这一剑,是李闲十几年来受的最大一处伤。

    回到卢县北边黄河渡口的时候,顺流而下的大船已经将北岸的青鸢和凰鸾等人远远的丢在后面。而李闲下船换了件衣衫的时候,青鸢和凰鸾正面对着很大的一场麻烦。

    ……

    ……

    南岸的陈素带着不足两千人的队伍逃了,其中有一半的禁军一半的府兵。而见到这一幕的北岸官军,渐渐的也变得混乱起来。青鸢凰鸾二人带着人马往上游去追那大船,队伍便拉出去老长跑的前后脱了节。等她们再折返回来,队伍中已经出现了溃逃。

    南岸的队伍已经跑了,对龙庭卫的影响不大,可对府兵来说影响是极大的,因为在他们看来,那阉人终究不是他们的首领,陈素虽然是那阉人提拔起来的,可陈素毕竟是府兵校尉出身,算不得外人。

    如今陈素逃了,前后三任别将死了两个逃了一个,他们这支队伍彻底散了,没有人指挥,他们茫然而没有前进的方向。也不知道是谁先喊了一声各自归家吧,然后队伍轰然一声崩塌下来。

    青鸢和凰鸾哪里有心思去管这些事,她们两个带着龙庭卫往回跑的时候因为散乱的府兵拦了路,龙庭卫的士兵和府兵冲突起来,也不知道是谁先抽刀杀了人,府兵本来就对趾高气昂的龙庭卫看不顺眼,所以冲突很快升级变成了大规模的混战。青鸢和凰鸾背府兵困住,身边的龙庭卫虽然精锐,可让他们这些擅长追踪刺杀锁拿罪犯的人和成规模的大隋府兵交战,又怎么可能打得赢?

    虽然没有将领指挥,可在校尉和旅率们的带领下,府兵结成战阵,龙庭卫的人根本就不适应这种沙场厮杀。很快,龙庭卫的士兵便被逼得节节败退。

    眼看着身边的龙庭卫越战越少,青鸢和凰鸾也慌了手脚。

    就在龙庭卫结成的防御线被府兵突破的死后,忽然从渡口方向传来一阵轰隆隆的马蹄踏地之声,厮杀的双方立刻停了下来,往远处看去的时候却见数不清的骑兵洪流一般顺着河岸杀了过来。

    “投降不杀!”

    气势汹汹的骑兵将府兵和龙庭卫的人马都围了起来,然后军阵分开一道缝隙,一个身穿黑色长袍,面容冷峻的年轻男子缓缓上前。

    当看到这个人的时候,青鸢和凰鸾立刻变得绝望起来。

    李闲扫了一眼被围着的官军,低声对身边的雄阔海说了几句话。雄阔海点头,催马上前大声道:“我家将军有令,降则活命,抵抗,杀无赦!”

    跟随李闲一同而来的裴仁基催马上前,劝说府兵投降。他们已经和宫廷禁卫杀了一阵造反已经成了事实,这个时候哪里还有什么别的选择?几个校尉商议了一下,索性带着不足两千人的队伍降了。而数百名龙庭卫的人则聚集在青鸢和凰鸾身边,仇视的看着燕云寨的骑兵。

    “带那两个女子过来?!?br />
    李闲伸手指了指青鸢和凰鸾,然后淡然道:“其他龙庭卫的人,都杀了吧?!?/div>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