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三百三十八章 最苦处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马车是文刖的马车,可文刖已经去了酆都城报到,走黄泉路,过奈何桥,喝孟婆汤,也不知道这会是不是在欣赏彼岸花。这马车足够大,足够宽敞,所以车里装了很多书,还有时鲜水果,还有酒。而此时坐在这辆马车里安静的看书的不是文刖,是李闲。此时的马车中,还有两个安静坐在李闲对面的少女。

    从马车中的东西就能看出文刖是一个非常懂得享受的人,最大的遗憾或许便是不能享受美人。

    虽然他的身边一直有两个美人,可只有文刖自己知道,很多次,他对那两个少女都动了杀心。他不知道自己当年那个决定是对是错,养大了的两个少女会不会有朝一日成了反咬一口的美女蛇。

    当年南陈那姓王的人斩了文刖十三刀,这件事文刖一直表现的没有挂怀,他就好像忘了似的,很少与人提及??墒鞘昵?,当他听说那人的儿子练成了双刀,正在四处寻找仇人的时候,文刖跟杨广说了此事,当时为扬州总管的杨广便下了一道军令,让文刖带两千甲士赴江陵,查一件南陈旧臣谋逆的案子。

    这案子的主犯自然是那双刀客,灭门也就成了水到渠成的事。

    也不知道为什么,文刖唯独留下了两个还在襁褓中的女婴。

    或许,是一个阉人无子无女以至于被这两个女婴触动了心事?;蛐?,是他想留下这两个女婴以后日日折磨?;蛐?,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做出这个决定。这两个女婴,一个是那双刀客正妻所生,一个是小妾所生,倒恰好是一日生辰。文刖带兵灭了那王家满门的时候,恰逢是这两个女婴满月之日。

    这件事知道的人并不少,但谁也不会提及。

    皇帝也知道,但他却并没有说什么。

    那个时候杨广还不是皇帝,也不是太子,而是一个隐忍在扬州的晋王,一个似乎看起来没有可能继皇帝位的皇次子。但杨坚对杨广很信任,开皇元年封杨广为晋王,开皇六年,封为淮南道行台尚书令,八月,又晋为雍州牧,内史令??拾四?,以杨广为行军总管,统帅五十一万大军灭南陈,后封为扬州总管,江南之事皆由其处理。

    在扬州那几年,杨广正是以一个谦卑,廉洁,简朴的形象迷惑高祖皇帝的时候。他做事小心翼翼,绝不会有一丝把柄落在别人手里。他娶了江南萧家的女子为妻,和江南文人同游同乐,在江南极得人心,在杨坚眼里他是一个治世之才。他穿旧衣,每餐只有一个菜,他几次上书请求减少自己的俸禄,用来奖赏有功的将士。

    就是在这个隐忍收买人心的时候,杨广能为了让文刖安心,派两千甲士帮他将那双刀客一门几乎杀尽,其中也是冒了极大风险的。事实上,太子杨勇的亲信得到这个消息之后,还是想办法让高祖皇帝知道了,可皇帝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而迁怒杨广。

    当时的杨广在高祖杨坚心里,几乎是完美无缺的。

    有此就可以看出,杨广对文刖的宠信。

    杨广登基称帝之后,更是不顾朝臣的反对,以文刖为都尉,组建龙庭卫,专管缉拿谋逆造反之类的重罪犯人,其权利之大已经让朝臣都深感不安。最初的时候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编排了罪名告文刖的状,可杨广依然对其信任不移。数年之后,朝臣们也就习惯了这个禁宫中另类的存在。

    曾经有人说过,杨广最信任的两个人,内廷文刖,外廷宇文述。

    而那两个王家的女婴便在文刖身边长大,这十六年间文刖总是懊恼自己当初为什么留下了这样两个祸端,可每当想下手除去这两个少女的时候他又触动了心中极隐秘-处的柔软,所以,他时而对这两个少女严苛无比,时而又视如己出,这两个女子就在这样的环境中逐渐长大。

    十六年后,她们没能看到文刖之死,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她们两个坐在李闲面前,眼里没有一滴泪。

    “尸体在哪儿?”

    凰鸾语气平淡的问道,看向李闲的眼神中也没有多少恨意。青鸢也是如此,竟然以无比平淡的方式接受了文刖的死。

    “没有尸体?!?br />
    李闲将视线从书卷上缓缓抬起来,看了看两人淡然道:“我让人将尸体剁碎了撒入黄河喂鱼,所以没有尸体?!?br />
    他垂下眸子,继续看着手中的书卷:“如果没有什么事,你们两个可以下车去了。你们可以走,我不会拦着。若是想留下来,寻找机会杀了我为文刖报仇,我肯定不会给你们机会,虽然杀女人这种事我一点儿也不喜欢?!?br />
    “我们不走?!?br />
    青鸢平淡道:“也不报仇?!?br />
    凰鸾道:“对于我们来说,什么是仇?”

    李闲猛的抬起头,似乎从凰鸾的话中猜到了什么。

    ……

    ……

    文刖曾经说过,如果自己真的死于李闲的手里,青鸢和凰鸾不许去报仇,只需看着他,看着李闲早晚会做的那件人世间最悲哀可笑的事。当然,悲哀可笑,是站在文刖的角度来说的,至于这件事会不会发生,是不是悲哀可笑的,对于李闲来说也许算不得什么。原因很简单,李闲,是外人。

    对于整个时代来说,李闲是个外人。

    而这个外人,为了活下去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或许都不算过分。至于悲哀和可笑这样的字眼,在李闲看来归结起来就是扯淡。

    青鸢和凰鸾下了马车,没有多说一句话。

    青鸢很客气的请车夫离开,然后亲自执鞭?;损皆蛟谇囵吧肀咦吕?,眼神平淡的看着前方。

    一日之前,她们两个就是如此,在五千兵马中跟着文刖北上。一日之后,她们两个依然如此,在五千精骑中跟着李闲北上。马车还是那辆马车,她们两个还是他们两个,不同的事,坐马车的人。

    车厢中,李闲缓缓将书卷放下,闭目凝思。

    他在想一件事,想知道青鸢和凰鸾是不是知道那件事。文刖是她们两个的仇人,李闲没有说,因为在他看来,刚刚杀了文刖之后,再告诉她们两个其实文刖才是她们的仇人,这本身就是一件可笑的事,换做是谁,只怕都不会相信?;蛔鍪撬?,只怕也会觉着李闲是个卑鄙无耻的人。李闲不抗拒卑鄙无耻这四个字,但他比较怕麻烦。

    可她们两个没有表现出愤怒和仇恨,甚至李闲故意说出没有尸体这番话的时候,她们两个也仅仅是脸色变了变而已。

    李闲自然而然的想到,她们两个是不是很久之前就知道了什么。

    马车行进中,李闲撩开帘子道:“我要去边关,这一趟大凶险,你们若是没有容身之处,可以去巨野泽。我会写一封信,你们可以在泽中安居下来?!?br />
    青鸢看了看凰鸾,两个人此时才表现出一丝无助和悲伤。

    “铁枪没有坏掉,黑伞我也会找人修好,你们两个若是想留做纪念,可以带回巨野泽去?!?br />
    两个人同时摇了摇头,谁都没有说话。

    终于,按耐不住的李闲直接问道:“你们两个是不是知道什么?”

    这一问,两个少女的表情同时变得僵硬,然后化作凄然。

    青鸢缓缓舒了一口气,看着李闲极认真的说道:“一个皇宫里的宦官,却收养了两个女婴一直养大,时而关心时而苛责,这是不是一件怪事?就算任何人不觉得奇怪,这两个女婴长大之后也会觉得奇怪?!?br />
    凰鸾道:“正因为她们觉着奇怪,所以才会特别想知道自己的出身。一个从小进宫的阉人,自然不可能是她们的父亲。而想要查到她们的身份,其实并不是一件特别难的事?!?br />
    李闲叹了口气道:“可你们两个并没有想做什么?!?br />
    凰鸾抬起头看着李闲认真道:“他或许想过要杀了我们,可终究还是没有。我们也想过要杀了他,可一样的下不了决心?!?br />
    李闲默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

    ……

    “为什么选择留下?”

    李闲认真的问道。

    青鸢和凰鸾对视了一眼,青鸢很诚实的说道:“文刖说过,若是他死在你的手里,不许我们两个为他报仇,只需看着你,他说你早晚会死于亲人之手,要不然就是手刃亲人。他说这是天下间最悲哀可笑的事,他说就算他死了,也会笑呵呵的在阴曹地府看着你,看着这个笑话?!?br />
    凰鸾认真道:“所以我们两个想留下来,看一看到底有什么事要发生?!?br />
    李闲懊恼的看了她们两个一眼道:“你们这样直截了当的说出来,难道就不觉得是一件很不道德的事?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们两个哪怕什么都不做,就留下来看着我也是在为文刖报仇?”

    “或许吧?!?br />
    青鸢缓缓的舒了一口气叹道:“他没死之前,我们盼着他死,然后还不允许别人杀了他,自己又下不了决心杀他,你知道这是一种多矛盾的心情吗?”

    “你们什么时候知道的?”

    李闲忽然问道。

    “一年前”

    李闲点了点头,恍然道:“所以,你们北上这一路,我派人袭杀文刖,自始至终你们两个都没有出过手?”

    青鸢和凰鸾听到这句话随即神色黯然,缓缓点了点头。

    在卢县县衙中,五个密谍假扮衙役刺杀文刖,自始至终她们两个没有出手?;故窃诼?,文刖身中那一箭之前,凰鸾站在文刖身边戒备,她面对的方向,切好能看到那几个密谍持弓瞄准。在黄河岸边,文刖让她们两个乘坐另一艘船的时候,她们两个也没有拒绝。因为,她们希望文刖死。

    在马车上,文刖中了檀香中的毒,她们第一时间找出解毒药丸。在县衙中,毒烟散去,她们两个再次第一时间将解毒丸送到文刖手中。文刖中了那一箭,她们两个又下意识的为其上药包扎,即便是到了黄河边,文刖的大船逆流而上,她们还是带着人奋力追着。因为,她们又不希望文刖死。

    李闲看着这两个命运凄苦的少女,忽然想起一句前世时候感触颇深的话。

    此心拖泥带水,是人生最苦处。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