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三百四十章 不合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三四十章不合

    “你便是四弟?”

    李世民似乎并没有因为李元吉十分不礼貌的话而生气,他脸上的表情依然温和而开心,连忙从战马上跃下来,快步走到李元吉身前道:“五年前咱们见过一次,看来四弟是不记得了?!?br />
    他自己胸口比划了一下道:“不过这也难怪,那个时候你才这么高?!?br />
    “那次父亲带着咱们去狩猎,你还连弓都拉不开呢?!?br />
    李元吉往后退了一步,皱着眉头说道:“四弟?我是李家的三公子,这是众所周知的事,而且你说的那事我是一点儿也不知道的,李家上下哪个不知道,我七岁便能开弓射兔子的眼睛?你说的拉不开弓的,是我二哥?”

    “二哥?”

    李世民表情有些黯然,只是很快又恢复了笑容道:“你说的三弟玄霸?玄霸自幼身子便弱些,我陇西郡老家的时候特意找了些方子,应该对玄霸的病有些用处?!?br />
    “哪个要你好心!”

    李元吉哼了一声道:“若不是母亲大人逼着我来,我才不会这大太阳下晒半日等着。李家上上下下,这太原城男女老幼,哪个不知道李家只有三个公子?父亲带兵去雁门关救驾,大哥要打理城大小事务抽不开身,其实我却知道,他分明也是不想见你罢了。至于二哥玄霸他倒是想来,可惜爬不上马背?!?br />
    他看了李世民一眼道:“二哥的病也不劳你惦记着,父亲母亲请了不少名医来,他的身子比起往日来也好了不少,至于你说的什么偏方,我看也不过是荒野指不定什么野草呢,有毒没毒的,谁知道?”

    “还有啊,咱们李家规矩礼仪是极讲究的,你初来,进了府千万不要闹什么笑话。让下人们见了,还要说老家来的人一点规矩都没有。什么事不懂得,岂不丢了李家的脸面?不管什么事,你都要学着点?!?br />
    他一转身,挥了挥手道:“走,既然你也到了,我也好对母亲大人复命了?!?br />
    说到这里,李元吉忽然一转身道:“我倒是要告诉你一件事,母亲大人这阵子身子不妥,你不要胡言乱语些什么,若是惹恼了母亲大人,父亲回来有你好看的!另外,母亲身体不好,见了你也不会开心,性你也不要去行礼了?!?br />
    这话的意思明白无比,那就是我无论怎么样奚落你,你也别想去母亲大人那里告状,就算你告状,母亲大人也不会向着你的。你不过是个家遗弃了十几年的人罢了,将你接回来便是怜悯你,你千万不要有什么非分之想。

    李元吉看来,这个便宜二哥和自己那些庶出的兄弟姐妹毫无区别。完全不必要有什么尊重,因为那些庶出的孩子,和嫡出的孩子相比跟下人也没有什么太多的不同。

    他轻蔑的看了李世民一眼,随即转身上了马车。

    刘弘基看着生气,可却不能说些什么。

    李世民略显尴尬的站那里,笑容凝固脸上。

    刘弘基走到他身边,想安慰几句什么,终究也只是一声长叹后:“二公子,咱们走,夫人还等着您呢?!?br />
    李世民笑了笑道:“好?!?br />
    正说着话,忽然前面几匹战马迅疾的冲了过来。领头的一人到了城门不远处飞身下马,快步走过来,一边走一边歉然道:“将手里的事处理好便立刻赶来,城纵马已经违背了父亲定下的规矩,幸好没有伤了姓,只是紧赶慢赶还是晚了些,二弟,大哥接的晚了,你千万莫要生气?!?br />
    李世民抬起头看去,见一个身材修长,穿一身锦衣,面貌忠厚笑容和蔼的青年男子大步朝着自己走了过来。刘弘基脸色一喜,连忙说道:“大公子亲自来接您了!”

    李建成快步走到李世民身前,先是仔细打量了一下然后亲切笑道:“上次见面,二弟还未脱稚气,如今已经是个英俊魁梧的男子汉了!看你这一身风尘仆仆的,路上肯定也赶的急了?”

    他拉着李世民的手就往回走:“莫说是你,我这心里也是急的不行。奈何府衙里的琐事太让人头疼,从一清早就开始忙着,好不容易理出个头绪我便立刻赶来接你,可还是慢了。咱们回府里去,母亲大人估计着也等的心急了呢!”

    “大哥”

    李世民怔了一下,随即挣脱开李建成的手,他向后退了一步,然后整理了一下衣衫,神情庄重的行了一个大礼:“小弟世民,见过兄长!”

    李建成哈哈一笑道:“自家亲兄弟,你哪里来的那么多规矩?!?br />
    他上前一步拉着李世民手亲切道:“虽然你自幼便独自守护着老家,咱们兄弟间难得见上一面,可你要知道,咱们都是亲兄弟,身子里流淌着的是一样的血液。所以你千万不要觉得生分,父亲和母亲对你其实也是一样的,你不父亲母亲身边所以你不知道,母亲每天都会想你,想起你便会心疼的落泪?!?br />
    他一边走一边说道:“我想你也知道当初父亲为什么将你送回陇西老家去,龙虎山那道长说你的命格太硬,若是养下来的话会与母亲相克。他劝父亲将你送去别人家,不要了你这儿子??赡盖孜蘼廴绾我膊煌?,宁愿自己担着危险也要留下你。父亲无奈才将你送回老家住着,可你也知道,自从有了你之后母亲便身子一直不好”

    李世民表情一怔,张了张嘴,却终究只是一声苦笑。

    李建成见他表情如此,连忙笑道:“你看我,跟你说这些事做什么。走走走,父亲去了雁门关,短时日内怕是赶不回来,昨日弘基兄先派回来的人说你今日便能到了太原,母亲昨夜一夜不曾睡好,今天一早便起来等着呢?!?br />
    李世民心翻腾,脸上却逐渐恢复了平静。

    “那咱们赶紧走,莫要让母亲大人等的太过心急?!?br />
    他翻身上马,心却叹道,大哥啊大哥,你说些话无非是帮父亲和母亲找些借口罢了。说我与母亲命格相克,说母亲抱病多年是因为留下了我,还不是想让我心有所感激,有所负疚?说来说去,还不是怕我争些什么东西?

    李建成一直微笑,面色平和。

    他一边走一边和李世民说话,不断的询问着李世民老家过的如何。李世民也微笑着回答,彬彬有礼。

    马车的李元吉猛的放下车窗的帘子,冷哼一声道:“又摆什么兄长的样子,全天下就是你假好心!”

    回到李家的宅子后,李世民也顾不得洗澡衣直接去见李渊的妻子窦氏。窦氏昨夜一直没睡着,太阳还没升起来就起床客厅坐着等着,下人们劝了半天,她依然吃不下早饭,不时便会吩咐一声让老管家出门去看看,忍着身子不舒服就是不肯回房去躺一会儿。

    李世民进了门之后老管家已经快步跑回去禀告,窦氏激动的身子颤抖了一下想站起来,可两条腿却软绵绵的没一分力气,努力了几次竟然站不起来。她刚吩咐丫鬟扶着自己出去,却见一个一身尘土的少年快步跑了进来。

    那少年进门之后仔细打量了一下窦氏,表情明显怔了一下。

    “母亲!孩儿回来了!”

    李世民扑通一声跪倒地,使劲磕了三个响头。

    “世民”

    窦氏挣扎着站起来,却又跌坐椅子上,一瞬间,泪水便涌了出来。

    李世民跪着往前挪过去,抱着窦氏的双膝嚎啕大哭。

    窦氏颤抖着伸出手,随即紧紧的将李世民的头抱怀里。

    回到特意收拾出来的房间,李世民舒舒服服的洗了一个热水澡然后换了一身干爽的衣服。他拒绝了丫鬟服侍自己洗澡,拒绝了下人为自己衣,自己木桶泡了小半个时辰才起身,感觉身上的疲乏也去了不少。穿好衣服后他缓步房间转了一圈,打量着房间的布置。

    随着仔细看过去,李世民的心骤然一紧!

    这房间的布置,竟然和自己陇西郡狄道城老宅的房间一模一样!无论是床,是书桌,书架,字画,甚至床铺上铺着的锦被都和老宅自己房间的别无二致。见到房间竟然如此布置,李闲的心情顿时变得异样。他实没有想到,母亲对于自己竟然真的如此意。

    他书桌前坐了下来,陷入沉思。

    想起刚进城门的时候,李元吉的样子和他说过的那些话,李世民的眉头微微皱起,脸色随即也变得阴沉下来。又想起大哥李建成看起来温和亲切的笑容,想起他话语猛的听起来那浓浓的亲情,他的脸色变得加难看,阴晴不定。

    他坐书桌前面,从笔筒取出一支毛笔,然后浇水化开了砚台的墨,提笔宣纸上写了一行字。写完了之后他看着那一行字沉思,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笑了笑,然后将那宣纸揉成了一团,随手抛书桌下的角落里。

    他站起来,走到铜镜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然后让自己的脸色挂上微笑,随即吩咐自己从陇西带来的亲信仆从拿上专门带来的礼物走向客厅。他才出门不久,一个人影鬼鬼祟祟的钻进了他的房间。

    “母亲,这是我寻了三年半,走便了陇西郡才找到的一对成型何乌,应该对您的身子有些好处?!?br />
    “大哥,这是我自己从岁开始便一点一点慢慢编造出来的链子甲,虽然粗糙了些,可也是我一片心意?!?br />
    “三弟,我知道你身子弱,所以特意走访了许多名医,将他们请到一起来商议出了一个方子,应该能治好你体虚的毛病?!?br />
    “四弟,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但上次来见你格外喜欢狩猎,所以特地找人打造了一张铁胎弓送你,保证能一五十步之外射穿猛虎的额头?!?br />
    几个人都很感动,唯独李元吉懊恼道:“我如何能拉得开这铁胎弓?你弄来这么个东西莫不是故意羞辱我的?”

    窦氏脸色一变,李建成立刻瞪圆了眼睛。

    李世民却惶恐道:“既然四弟不喜欢,我回头再去选一样别的礼物送你可好?都怪为兄,你千万不要气恼?!?br />
    李建成斥责了李元吉几句,李元吉性扭头走了。

    他一边走一边愤怒的喃喃道:“我偏就不信,你真是个什么都不想争的!”

    李世民想追出去道歉,被窦氏拉住道:“莫要理他,从小就被娇惯坏了!”

    李世民连忙垂解释,低下头的时候,没人注意到他的脸色带着一抹笑意,笑的那么意味深长。
  • <ruby id="LRTTBXB"></ruby>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ruby id="LRTTBXB"></ruby>
  • <ruby id="LRTTBXB"></ruby><ruby id="LRTTBXB"></ruby>
  • <ruby id="LRTTBXB"><nobr id="LRTTBXB"></nobr></ruby>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del id="LRTTBXB"></del></nobr></button>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
  • 595161391 2018-02-11
  • 264751390 2018-02-11
  • 863932389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