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三百四十四章 收起所有的心软吧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三四十四章收起所有的心软

    “将军”

    青鸢看着李闲叫了一声,这段日子以来她和凰鸾已经习惯了这个称呼。从都尉到将军,这期间的心理变化有多大,又或是没有丝毫变化,或许只有她们两个人自己知道,只是她们两个经历过太多事情,自然不会轻易将自己心所想说出来。

    李闲靠大黑马上似乎有些无聊赖,听见青鸢叫他回头嗯了一声问什么事。自从抄近路进了燕山之后李闲再想赖马车上是不可能了,幸好之前派出来的密谍早早便找到了一条路,不然大队骑兵只能绕道走山口出关。

    “什么事?”

    李闲问道。

    时隔数年,再次回到草原上李闲难免会有些感慨。队伍走了两日,从山转了出来,此时地势已经平坦了不少,再走不了多久就出了山区。

    “咱们为什么走的这么慢?”

    青鸢想了想,还是极认真的问了出来。这个疑问她心里已经存了许久,直到今日到了草原上她才实忍不住。听她问,凰鸾也凑了过来,侧着耳朵等待着李闲的答案。

    李闲看着青鸢那郑重认真的表情,忍不住笑了起来。

    “看你这样子,好像已经好奇了不止一天两天?那怎么快出燕山才问我?憋了这么久难道心里就不会不舒服?”

    “我只是个随从”

    青鸢喃喃道。

    李闲微微皱眉道:“刖的扯淡习惯?该告诉的自然告诉你们,不该你们知道的也不许问?”

    青鸢和凰鸾缓缓点了点头,对李闲说刖扯淡还有些许的不适应。

    李闲嗯了一声,看着她们俩极认真的说道:“以后不必再守着这种烂规矩,你们若是好奇,直接问我就好了,何须心里憋的这么难受?你们问了,我自然会告诉你们。如果不能告诉你们我就当你们没问?!?br />
    青鸢和凰鸾一怔,脸色都变得有些尴尬。

    李闲哈哈一笑道:“其实道理很简单,之所以走的慢,是因为我身上有伤进了草原自然是要杀人的,身上的伤碍事杀人就不会太爽快。既然数千路走了过来,若是不能痛痛快快的杀一番,我岂不遗憾?”

    语气虽淡,杀气凛然。

    青鸢和凰鸾俱是心微震,都从李闲淡然话语听出了一股浓烈至极的血腥味道。她们想象不出,这个看起来温和淡然的少年,表情下隐藏着几许愤怒,几许暴戾。草原上每一次南下,哪一次不是腥风血雨?李闲既然率领大军数千里而来,肯定不会轻而易举的再回去。草原人自己造下的孽,终究还是要还的。

    说完这句话之后李闲便沉默下来,虽然表情看起来没有变化,可青鸢和凰鸾两个人都能感觉到,那一缕杀气即将出燕山的时候正悄然间释放出来。

    队伍又走了一个时辰,先锋裴行俨已经带着五精骑率出了山。不多时斥候报回来消息,李闲点了点头,随即催动人马加快了速。到了出山的地方,路边有数名骑马站那里等待着的黑衣大汉,皆是之前李闲派过来探路的飞虎五部密谍。那些大汉正簇拥着一人,微笑着等待李闲的到来。

    看那一张祸国殃民的脸,除了叶怀袖还能是谁。

    “比预计慢了几日?!?br />
    叶怀袖催马上前和李闲并肩而行,她回头看了一眼背铁枪的凰鸾和背着残破铁伞的青鸢,微笑道:“原来是美人侧,怪不得?!?br />
    李闲笑了笑道:“闻着好大的一股酸味?!?br />
    叶怀袖轻轻笑了笑,抬手理了理被山风吹乱的丝道:“前面五十里,有一个奚人的部落,我让密谍潜过去看过,部落的规模不小,估计五千人左右,其能战的武士不超过八人?!?br />
    李闲舒服的伸了个拦腰,然后语气极淡然的说了三个字。

    “屠了”

    头奚人和契丹人的战争经历了一年半,终还是奚人占据了一些优势。契丹八部并不团结,被奚人攻击的何大何部孤立无援,能硬扛下这次战争已经殊为不易,后来这战争的挑起者阿史那去鹄因为始毕可汗的命令,亲自来这里调节,双方的战争总算到了头,只是这一战,奚人和契丹何大何部都损失不小,阿史那去鹄的计谋也算得逞。

    这个部落是战后迁回来的,部族善战的武士都随着大埃及埃力弗去了雁门关。据说已经将原人的皇帝困住,再用不了多久就能将其生擒。这个消息传回部落,立刻引来一片欢腾。

    草原人年年南下打草谷,不过也只是小打小闹,不敢太过张扬嚣张,毕竟幽州有一只猛虎盘踞,谁也不敢轻易去招惹。

    可这次不同,突厥大可汗亲自率军南下,非但一举攻入大隋境内,还将原人的皇帝困一座孤城里。这可是大隋立国至今都不曾有过的耻辱,换句话说,也是草原人自大隋立国后难得扬眉吐气的时候。

    黄昏时候,部落出去牧羊的汉子们逐渐返回,大群大群的羊儿有秩序的回到了自家的圈里,牧羊归来的草原汉子大声笑着,相约明天一早再一同出。女人已经做好了晚饭等待丈夫归来,孩子们围着父亲跳着。

    妻子如欢迎归来的勇士一样将丈夫迎接回家,帐篷里已经备好了热乎乎的茶汤和香喷喷的手抓肉。

    一个高坡上,一个老牧民看着南边的天空怔怔呆。也不知道是担心着远征的儿子,还是等着自家羊群归来。

    一个草原女子轻声唤他,请老牧民回去吃饭。

    老人笑着站起来,喃喃道也不知道埃斤现打到哪儿了,回来的时候是不是能带回成群的奴隶和数不清的财富。他笑着对儿媳说,当年他也曾经南征过,见识过原天下的繁华锦绣。长城南边,有一望无际的庄稼,有繁华到让人眼花缭乱的城池,有数不清的财宝,还有堆积如山的粮食。

    草原女子笑着说,自己的丈夫一定能带着荣耀归来。

    老人笑了笑,眉宇间却有些担忧。

    那个叫做大隋的帝国,虽然听说这几年到处都造反,可这个经历过南征的老人知道,那可是一头猛虎。如果一个不小心,打虎的猎人就会被那猛虎一口吞下去。当年他还年轻的时候,曾经追随突厥大可汗出征,四十万大军啊,硬是被大隋两千精骑杀的没了胆子继续南下,灰头灰脸的撤了回来。

    这时,草原女子忽然怔了一下,然后抬手指向南方问道:“那是什么?”

    老牧民顺着那女子的指点回头看过去,于是看到了一道如土黄色的浪潮奔涌而来。他没有见过长江黄河,没有见过大海,所以他不知道浪潮会有多壮观。但是他知道,那绝不是浪潮,那是骑兵踏起的尘烟。

    “敌袭!”

    老牧民疯狂的喊了一声,然后从高坡上拼全力的往部落奔跑。一边跑,一边声嘶力竭的呼喊着。

    “敌袭!”

    只是他才踉踉跄跄的跑进部落,他之前静坐南望的那座高坡上就出现了一道黑色的围墙。

    那是整整齐齐的黑甲骑士,还有数不清的烈红色战旗。

    李闲喜欢红色,因为他觉得那是一种激昂不屈的意志。那是火一样的意志,那是,能焚天灭地的意志。

    留守部落的奚人武士还来不及上马,来自原的黑甲骑兵已经潮水一样涌进了部落。为的是一个用双锤雷神一般的悍将,没有一个人能他的战马前面抵挡一个回合。那一对金光闪闪的铜锤,带着风雷之声砸碎了一个又一个草原人的头颅。

    一个奚人武士挥舞弯刀冲了上来,只是他的刀子才举起来,裴行俨的铜锤已经狠狠的砸他的胸口上,砰地一声,巨大的力直接将那奚人武士从马背上砸飞了出去。落地之前,这奚人已经死透了。铜锤直接将他的心口砸的塌下去一个大坑,半边身子几乎所有的肋骨都被砸断,碎骨将内脏刺穿,人还没落地的时候就已经没了呼吸。

    裴行俨一马当先杀进这个奚人部落,一锤将一个武士的头颅砸碎,鲜红色的血液和白色的脑浆飞溅,再一锤将跑过来的一个女子的半边肩膀砸的坍塌了下去。

    四五个燕云寨骑兵甩出飞勾勾住一个帐篷,催动战马往一侧跑,轰的一声那帐篷就被拽得翻向一边,帐篷有老年的妇女和孩子抱一起,随着燕云寨骑兵一个队正的命令,十几支羽箭射过去,帐篷里的四五个人都被射死。

    “烧!”

    裴行俨一声大喊。

    士兵们开始四处放火。

    一群妇女拉着孩子,不忘记赶上羊群往一侧疯了一般的狂奔。她们一边跑一边惊恐的回头张望,她们慌乱恐惧的视线,余名黑甲骑兵从后面烈风一样卷过来,用锋利的横刀背后将那些草原人全部砍翻地。

    临时组织起来的余个奚人武士,骑着马悍勇的朝着燕云寨精骑动反冲锋,试图为部族的其他人争取逃走的时间,为的武士是这个部族埃斤的儿子,一个才十七岁的少年,他嗷嗷的狼一样的叫着,挥舞着弯刀第一个冲向那些精锐的汉人骑兵。

    “杀!”

    他用大的声音吼着,为自己鼓起勇气。

    噗!

    一杆长槊笔直的刺过来,程知节双臂一较力将那少年从马背上挑了起来。长槊斜指长生天,然后狠狠的将挂槊锋上的少年摔地上?;姑凰劳傅纳倌暾踉畔胍酒鹄?,程知节纵马往前一踏。

    战马的前蹄狠狠的踩那少年武士的前胸上,噗的一声,那少年武士猛的喷出一大口浓稠的血液,血液还有一小块一小块的碎肉,也不知道是肺叶还是胃。随着马蹄踩他的身上,一大团血糊糊的肠子从他被长槊刺出来的伤口挤了出来,就好像小孩子玩泥巴的时候,攥了一团手心然后用力一挤,泥巴从指缝钻出来的样子相差无几。

    嘉儿看着惨烈的沙场,看着已经燃烧起来的熊熊烈火。

    她转头看向李闲,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没有说话。李闲感觉到了她的目光,神色平静的问道:“是不是觉得残忍了些?”

    嘉儿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李闲平静且认真的说道:“一报还一报罢了,哪里有什么残忍不残忍的。我带五千人来草原,阿史那咄吉世带着十万人原我杀的还不够啊,不过没关系,原,阿史那咄吉世一把火多少一个村子,一个镇子,一个县城。我若是选一个风大的日子草原上放一把火,说不得明年能饿死几十万人?!?br />
    他指了指面前的战场严肃道:“这就是战争,收起所有的心软?!?/div>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