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三百四十五章 王庭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三四十五章王庭

    五千精骑踏平一个同等规模的草原部族,理论上并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草原人悍勇,孩童五岁就能纵马,妇女也能弯弓搭箭,他们似乎都是天生的骑士,只要有马,他们几乎每个人都是战士。

    但燕云寨的精骑踏平这个部落并没有遇到什么太强的抵抗,部落的人都幻想着悍勇的奚人武士原的如画江山耀武扬威,正期待着男人们归来的时候带回大批的奴隶和数不清的粮食财宝。谁又会想到,原人的皇帝被死死的困雁门关,原人的军队不去救他们皇帝,反而杀进了草原呢?

    近几年,除了燕山马贼刘季真的队伍不时进入草原劫掠一番,从没有一支原大隋的正规军队跃过长城。

    草原人已经遗忘了被侵略的痛楚,只记得侵略的快感。

    一个毫无戒备的部落,虽然有五千人口,虽然还有近八善战的奚人武士,可依然难以逃脱覆灭的命运。

    杀绝还是不杀绝之间做选择,李闲绝不会犹豫不决。

    进攻之前他那三个字的命令已经代表了一切,这是战争,为了燕云寨五千精骑还能返回原,这并不是一个极艰难的决定。阿史那咄吉世纠集了十万大军南下这不假,可草原上留守的部族武士还是一股极为庞大的力量。如果一个不小心,燕云寨的五千精骑就会如陷入泥潭般难以自拔。杀沿途所遇的草原人,这是一种必需的自我?;な侄?。如果队伍的行踪被草原上那些大部族掌握的话,那么这五千人马只怕没有人能活着回到长城南边。

    屠了。

    李闲说出这四个字的时候没有什么虚伪的纠结不安,只有一种淡淡的畅快。

    反抗的草原人皆被斩,大约有两千人左右投降。为的老牧民走出来,表示愿意成为奴隶来换取生命。这也是一种无奈的选择,因为草原人的奴隶其地位或许还比不上一头牛。

    这是草原部族之间战争的惯例,打输了的一方将全体成为胜利者的奴隶。一般这种情况下,胜利的一方就要开始欢呼了。

    但李闲没有欢呼,因为他没打算接受投降。他没能力带着两千奴隶上路,轻骑能像风一样草原上卷过,可如果带着俘虏,那就好比骑兵的战马四肢上绑上了沉重的沙袋子。只要是一个合格的指挥者,都不会做出这样伪善的决定。

    叶怀袖看着微微皱眉的李闲,轻声问:“是不是犹豫杀还是不杀?我草原上生活过几年,所以,我不得不提醒你,这些现看起来好像绵羊一样的草原人如果不杀,明天他们就能引来一大群豺狼?!?br />
    李闲缓缓的摇了摇头,极认真的解释道:“我不是想杀还是不杀,而是想,怎么杀才会简单些快捷些?不能让我手下的人杀人杀的太累,因为咱们还要赶路。当然站道义的角上来说,也不能让俘虏死的太痛苦?!?br />
    叶怀袖微微怔住,随即叹了口气。

    “有时候你的心软的像一块豆腐,有的时候,又好像是一块冷硬的石头?!?br />
    李闲微笑,想起一段话用这个时候似乎倒是合适,于是清了清嗓子用朗诵般的语调对叶怀袖说道。

    “对待同志,要像夏天一样的火热。对待敌人,要像冬天一般的冷酷?!?br />
    “什么叫做同志?”

    叶怀袖不解的问道。

    李闲呃了一声,然后极认真耐心的解释道:“这个世界上有两种常常被世俗眼光所唾弃的感情,但毫无疑问这两种感情是真真切切存的。往上数几千年就已经存,往后推几千年也不会消失,其一种叫做同志,嗯另一种叫做合”

    对于李闲这样恶趣味的笑话,叶怀袖明白之后自然懒得理会。

    她骑那匹红棕马上,看着远处被分开的俘虏,五人左右一队,分别被燕云寨的精骑带着走向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每一支队伍之间的距离都三里以上,苍茫的草原上,那些俘虏回能看到同伴的背影,却看不清面目,他们被命令席地而坐,然后屠杀开始。

    当凄厉的呼喊声从远处响起的时候,李闲拨转大黑马走向一边。选了一处干净的草地,李闲跃下,然后仰躺草地上看着蔚蓝蔚蓝的天空。

    青鸢和凰鸾已经适应了自己的的角色,所以两个人一左一右距离李闲五米站住。铁枪还是完好的铁枪,只是青鸢背上负着的大黑伞已经残破。李闲转过头看着残破的黑伞怔怔出神,忽然笑了笑,然后将青鸢叫到身前。

    他将用毡布裹着的古剑巨阙随手丢给她,然后轻声道:“背着一柄残破的铁伞实没有什么美感,跟你身段不怎么搭调,还是背着这个?!?br />
    青鸢下意识的接住巨阙剑,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我来拿着?”

    李闲微笑道:“伞已经破了,如果你不舍得就留下做个念想。这柄剑太沉了些,我比较懒,而且我总觉得自己拿着柄剑再拎着柄刀,样子看起来会很傻?!?br />
    青鸢看着手里的巨阙剑怔怔出神,过了一会儿摇了摇头道:“还是您亲自掌管的好,这是天下第一等的神兵利器,比您的黑刀或许还要锋利坚固些?!?br />
    李闲笑道:“你暂时先拿着,这是一柄价值连城的古剑啊??墒俏沂掷?,我总是琢磨着什么时候把它融了改成一柄刀?!?br />
    青鸢还想再拒绝,叶怀袖走到李闲身边坐下来轻声对她道:“将军让你拿着你就拿着,他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br />
    叶怀袖认真道:“放不下的时候,就算你们两个身上没有剑没有铁枪没有大黑伞,依然放不下。放下的时候,就算都你们身上,还是放下了?!?br />
    青鸢和凰鸾听到这番话都愣了一下,然后陷入沉思。

    “我就说,你有时候心软的好像一块豆腐?!?br />
    叶怀袖看着李闲微笑道。

    李闲重躺草地上,没有回答叶怀袖的话而是看着天空问道:“草原人信奉长生天,如今我躺草地上看天,天是不是也看我?我长生天的注视下杀他的子民,他会不会愤怒?”

    叶怀袖想了想道:“天不会怒,天没有七**?!?br />
    李闲笑了笑然后认真问道:“你的意思是,我杀再多的草原人也不会遭到天谴?”

    叶怀袖道:“草原的天和原的天是完整的一块,没有裂缝,所以说天是一样的,既然是一样的,那么草原人原杀人不会受到天谴,为什么你草原杀人就要遭到天谴?”

    李闲嗯了一声道:“你这样说我就舒服多了,毕竟这是我第一次下令杀这么多俘虏。我没你想的那么心硬如铁,也没你想的那么残酷无情?!?br />
    叶怀袖微笑问道:“你心里有愧疚吗?”

    李闲撇嘴道:“愧疚个屁,我还不是怕被天打雷劈?不过看这万里无云晴空一片,似乎长生天并不介意啊?!?br />
    叶怀袖愕然,随即笑道:“那你还担心个屁?”

    李闲听到这个屁字,转头看着叶怀袖认真道:“你学坏了”

    五千余人被屠杀干净,燕云寨的精骑大部分出身大隋府兵,对于杀草原蛮人没有一丝抵触,不会觉着屠掉一个部族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相反,他们杀这些外敌远比内战觉得快意,而李闲接下来的命令加大快人心。

    吃饭!

    这部族不小,有数千匹马,有数万头羊,马是一定要带走的,多多益善。至于羊是一定要吃掉的,能吃多少吃多少。

    杀仇人之后畅饮饱餐,这绝对是一件快意事。

    只是当烤羊的香味缭绕方圆几里的时候,斥候忽然飞骑而来。

    “报!”

    斥候从战马上跃下,抱拳道:“将军,有一支人马自东南方向而来,皆是骑兵,有数千骑,黑甲红披风,看样子正是突厥狼骑,正往这边而来?!?br />
    李闲的眼睛微微眯起,心也不免有些诧异。

    突厥狼骑怎么会突然出现奚人的草场上?突厥王庭距离此地不下千里,如此规模的突厥狼骑出现,莫不是要趁机吞并奚人的地盘?

    “据此多远?”

    “不足二十里?!?br />
    “列阵!”

    李闲挥了挥手下令道:“裴行俨,你带一千骑兵前。程知节,你带一千骑兵为左翼,裴仁基,你带一千骑兵为后队!”

    众将领命,没多久五千精骑纷纷上马。

    不多时,只见东南方向一片混黄的尘烟席卷而来,轰隆隆的战马踏地的声音如闷雷一般。很快,一道黑红相间的浪潮便涌了过来。那队伍来势奇快,之前就已经有斥候现了燕云寨的人马,所以距离李闲的军阵二里外缓缓的减速停了下来。

    李闲站高坡处盯着对面那一片红云似的队伍,眉头微微皱起。

    “报!”

    斥候再次归来,用一种不确定的语气说道:“来人,好像不是突厥狼骑。属下与那支军队的斥候相距没有多远,仔细观察过,对方的斥候虽然是突厥狼骑的装扮,可他们用的是横刀?!?br />
    李闲嗯了一声下令道:“裴行俨,带人过去看看!”

    裴行俨得令,带着余骑朝着对面跑了过去。见这边有人出阵,二里外的队伍也分出一队人马迎着跑了过来。李闲远远的看见裴行俨和对面那将领凑到了近处,然后裴行俨带着人马快速的返回,而那敌将竟然也跟着裴行俨一同往燕云寨人马这边来了。

    还没跑到近前,李闲就已经看出了那人是谁。

    他哈哈大笑,催马迎了过去。

    “安之!你让我追的好辛苦!”

    罗士信大笑着说道。

    李闲笑道:“你那老爹居然肯放你出来?”

    “唉来的晚了,竟然让你已经先屠了一个部族?!?br />
    罗士信啃着羊腿有些失望的说道。

    他看了李闲一眼认真问道:“有没有个具体的想法?还是说就这草原上转悠,遇到一个部族屠掉一个部族?”

    “小打小闹怎么成?!?br />
    李闲喝了一口酒微笑道:“要干自然就干让阿史那咄吉世肉疼的事?!?br />
    他指了指西北方向说道:“有没有胆子跟我去突厥王庭?”

    罗士信哈哈大笑道:“我就猜到你若是进了草原,肯定不会轻易罢手回去,所以才让我的骑兵都装扮成突厥狼骑。不过,你就不怕陷进去出不来?”

    李闲摇了摇头道:“那要看怎么打了?!?br />
    “说说!”

    罗士信顿时来了兴致。

    李闲低声对罗士信说了几句,其四个字才是这法子的精华之处。

    声东击西。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