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三百四十六章 好心人 我迷路了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三四十章好心人我迷路了

    济北郡卢县黄河渡口顺着官道一直向北,行十里,转而向东,再行二十里有一座无名小山,这山不巍峨,但是绿木掩映倒是有几分玲珑秀气。本来山南侧有一个几十户人家的小村子,大业年的时候被叛军洗劫,村子被付之一炬,村民或是被杀或是从了贼,自此这里便没了人气。

    残垣断壁的村子后面,有一条上山的小路,也不知道多久没有人走过,小路都几乎被两边疯长的野草吞噬。正值盛夏,不时有蛇从草丛钻出来横过小路,快速的钻进另一边草丛消失不见。

    没了人烟,所以此处显得格外冷清寂寞。

    太阳升到高处的时候,忽然一队骏马顺着小路往矮山方向疾驰。马蹄踏地的声音打碎了这里的宁静,藏身草丛的蛇鼠雀儿纷纷被惊的四散。余骑骏马载着看起来颇为彪悍的骑士直接穿过小村子,不多时便到了山脚下。

    为的骑士是个看起来有些威严气势的年男子,穿一身锦衣,头上顶着一个斗笠遮挡毒辣的太阳。抬头望山上看的时候,露出一双神采奕奕的眼睛。他身材算不得精壮,看起来略显臃肿了些。

    或是这几年锦衣玉食不必四处奔走,他自己也感觉确实胖了不少。

    拍了拍战马的脖子,这人笑了笑说道:“也忒小心了些,找了这么个偏僻冷清的地方藏着,堂堂一个七尺男儿竟然怕成了这个样子,说出去也有些丢人?!?br />
    他后面一个身穿灰衣的大汉解下腰间的水囊递过来,笑了笑说道:“真不知道他担心的什么,怎么惧怕燕云寨那人好像如惧怕恶鬼一般。大哥你留他军任职他偏偏不肯,非要选这么一处地方躲起来。山野生活,粗鄙凄苦,他居然也能忍的下去?!?br />
    “哈哈!”

    那锦衣大汉笑道:“多年前我还未起兵之际,他便自家后院开了荒地种菜日,很少与人有交道,性子冷僻,这荒山独居,倒也与他性情相符。伏宝,你带几个人先上山去知会他一声,免得咱们这么突兀的上山去他再以为是追杀他的人?!?br />
    递水囊那壮汉应了一声,带着几个骑士率先往山坡上而去。

    那锦衣大汉坐马背上四顾,随意看了看笑道:“这里倒也称得上灵秀,若是承平天下此隐居倒也是一件乐事??上?,如今天下大乱满目疮痍,就算想隐居便能隐居得了?既然我来了,他也就乖乖的跟我回去共商大事好了?!?br />
    说这话的时候,他语气透着一股淡淡的自信。

    “将军,我倒是觉着他不过是个被吓破了胆子的怂人罢了,何必跑这么远的路来寻他?这大热天的真他娘的受罪?!?br />
    他身侧的年男子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有些郁闷的说道。

    “曹旦,一会儿上山见了黑闼,你可不许胡说八道!”

    锦衣大汉侧头说道。

    那叫曹旦的汉子笑了笑道:“我只不过是牢骚罢了,一会儿上了山我把自己当哑巴就是了。赶了这么久的路,嗓子都冒了烟,我就是觉着有些不值得”

    见那锦衣男子面露不悦,曹旦连忙摆了摆手道:“好好好,我不说了?!?br />
    众人此等了一会儿,锦衣大汉有些不耐道:“殷秋!你带人头前开路,咱们上山去。这里晒着快流油了,咱们走?!?br />
    殷秋领命,带着十几个人率先往山上行进,才走出去几十米,从山上步行而下几个人,走前面的正是从燕云寨叛逃的刘黑闼。他大步走了下来,一边走一边高呼:“建德兄,你怎么来了!”

    穿锦衣的正是黄河北面的绿林大豪窦建德,见刘黑闼快步下山,他哈哈大笑,从马背上一跃而下大声道:“你这山住着,外面的事只怕什么都不知道。如今我也是落魄了,特来投你!”

    刘黑闼听到这句话脸色骤然一变,急切问道:“出了什么事?”

    窦建德一把拉着刘黑闼的手说道:“特意来寻你下山帮我,如何?”

    刘黑闼皱眉问道:“你倒是先说说,到底出了什么事?”

    大业十一年,李密率军围攻东都洛阳,邀请高鸡泊大当家高士达共同出兵,窦建德极力反对无果,高士达欣然率五万大军前往。行至清河郡,却被本来打算北上救驾的隋郡讨捕使杨义臣所败,高士达兵败被俘斩于清河,五万大军灰飞烟灭。杨义臣趁势率军猛攻高鸡泊,闻高士达身死,叛军皆溃,窦建德只带余人杀出重围,杨义臣急着要去雁门关救驾,并未派人马追杀。

    高士达被杨义臣击败,窦建德逃亡,此事竟然比历史上早生了一年,而且缘由也有所改变。

    历史,悄然间生了变化。

    草原上的夜色浓的几乎如化不开的墨,黑暗往四下里看过去,深邃的放佛被困海底深处,让人充满了无力的感觉。不时有几声野狼的嚎叫声从远处传来,凄厉而惊悚。这样的草原黑夜,极容易迷失方向。

    草丛有不少黑影快速的朝着前面有灯火闪亮处潜行过去,他们弓着身子,手的横刀也用葛布裹住,这样是怕雪亮的横刀会反射出月亮的微弱光芒。草丛,他们穿行而过,就如同一只一只盯住了猎物的饿狼。

    灯火闪烁的地方是一个规模只有三四人的小部族,他们是为了躲避奚人和契丹人的战祸迁到此处的。因为部族的规模太小,以至于根本就抽不出男人参加突厥始毕可汗率领的南征大军。事实上,部族的领已经十岁的阿拉汉知道始毕可汗的命令,但他同样知道,自己的部族太小了,小到经受不起战争。

    阿拉汉拎着一袋子烈酒,站自己帐篷前面看着天空。

    “速该!”

    他回头说道:“看到月亮周围那一个白白的还着光的圆圈了吗?”

    一个十八岁的青年壮汉走到他身边,抬头看着月亮嘿嘿笑了笑道:“当然看见了,我说老阿拉汉,你不会又要说自己看到了月亮上有神仙跳舞?”

    他的语气似乎对领并没有多少尊重,但事实上,这个老人部族有着绝对的权威,只是这部族太小了,小到每一个人都特别的熟悉彼此。所以与领说话的时候,叫速该的青年显得十分随意。

    “放屁!”

    阿拉汉微怒道:“我什么时候说过看见过月亮上有神仙跳舞!”

    “你每次喝多了都这么说!”

    速该辩驳道。

    阿拉汉脸一红,讪讪的笑了笑:“不说这个了,你看见那光圈了吗,这是伟大的长生天给咱们牧民的启示,明天会有一场大风,不过你看那光圈有个缺口,这说明明天的风不会持久。你去告诉大家伙,把羊群看护好?!?br />
    他有些担忧的说道:“越是这种天气,草原上的狼就越是会变得疯狂?!?br />
    速该笑着应了一声道:“知道了,睿智的老阿拉汉?!?br />
    说完,他转身往远处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笑道:“老阿拉汉,你的酒喝完了吗?如果喝完了,过一会儿我通知了大伙后再给你送一些来?!?br />
    他走了几步,却没有听到老阿拉汉回答他的话。

    速该回头看去,火把下面哪里还有老牧民的影子?

    速该的第一反应是狼群来了,他立刻将腰畔的弯刀抽了出来。然后从身侧的帐篷上将火把摘下来,一边呼唤着老阿拉汉的名字一边小心翼翼的往前走。他听族的老人无数次提起过,野狼吃人会从后面突袭。当现有东西拍你的肩膀的时候千万不要回头,因为只要一回头就会被野狼咬断了脖子。

    这样的故事速该从小听到大,所以铭记于心。

    他手持弯刀,一步一步的往前挪。说不怕是假的,他的心砰砰砰的几乎从嗓子里跳出来??墒且幌氲嚼习⒗河锌赡鼙灰袄浅缘?,他心的愤怒就战胜了恐惧。

    忽然,他看到面前的草丛晃动了一下。

    “该死的野狼!”

    速该咒骂了一声,挥舞着弯刀那片草丛胡乱劈砍了几下。他们这个小部落信奉的是圣洁的白天鹅,所以对于突厥人奉若神明的狼并没有几分尊敬。

    就他胡乱劈砍的时候,忽然一个黑影从他身子一侧蹿了出来,一拳正打速该的鼻子上,顿时,速该就感觉自己脑子里嗡的一声便短暂的失去了意识。

    当速该苏醒过来的时候,并不太明亮的火把光芒却耀的他双眼有些刺痛。他挣扎着想站起来,却现自己已经被绑住了胳膊和双腿,根本就站不起来。他奋力的翻了个身,终于看清原来这还是老阿拉汉的帐篷外面。而老阿拉汉则同样被人捆的结结实实,就躺自己身边不远处。

    他扭动着身子,费力气才坐起来,于是他看到了几乎所有的部族同伴,无论男女老幼都被人捆绵羊一样捆了丢地上。

    火把亮的地方,有一个一身黑色长袍的年轻男子站那里。

    那人身材修长,面容俊美,尤其是有一头草原人绝不会拥有的顺直黑,主要的是,他的眼睛特别的明亮。

    而那个漂亮的男子此时正对着他微笑。

    “告诉我去突厥王庭怎么走?!?br />
    那个漂亮男子和颜悦色的说道:“草原上好客的好心人,我们来自原,想去突厥王庭拜访始毕可汗他妈妈,可是草原太大了些,我们迷路了?!?br />
    他说的很诚实认真,速该甚至没觉出他的话有多好笑。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速该咬着牙说道。

    年轻的男子正是李闲,他缓步走到速该身边蹲下来,看着速该的眼睛极认真严肃的说道:“咱们做个交易,你告诉我去突厥王庭怎么走,我放了你的族人。当然,你也可以不说的,我会把你和你的族人葬一起?!?br />
    速该脸色骤然变得惨白,看向老阿拉汉。

    “我来说!我来说!你不要难为孩子!”

    老阿拉汉急切的说道。

    一身黑色长袍的李闲站起来,得意的笑了笑对不远处有些郁闷的罗士信说道:“你看,我就说威胁老的不管用。虽然吓唬人这种事很无趣,但也是有技巧的?!?br />
    然后他对阿拉汉说道:“我会带上你们所有人一起上路,如果我现你说了谎指错了路,你知道的,你们的始毕可汗正我的家园里杀我的族人,所以我杀他的族人绝不会心慈手软?!?br />
    老阿拉汉怔住,心惊恐的打鼓。他忽然有一种错觉,那个笑得温和漂亮的年轻汉人,是一个恶魔。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