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三百五十章 阿史那去鹄的领地(四)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三五十章阿史那去鹄的领地

    阿是那次沥干看着面前匍匐毡毯上的三个年轻貌美的女奴,他晃动着银制酒杯的烈酒眼神迷离。这三个女奴是博塔晚饭后亲自领过来的,据说都是铁勒部贵族的女儿,是阿史那去鹄去年向北扩张领地的时候抢回来的,她们三个今晚特意来伺候尊贵的叶护,这三个女奴不但年轻美丽,而且都有纯正的铁勒贵族血统,这让阿是那次沥干的小腹里一股热火越烧越旺。

    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走到其一个女奴身前蹲下来,用手指勾起那女奴的下颌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尊贵的叶护,我已经忘记自己的名字了?!?br />
    美丽的女奴抬起头看着阿是那次沥干妩媚的笑了笑:“我只是您的奴隶?!?br />
    “哈哈!”

    阿是那次沥干得意的笑了起来,他站起来伸出左脚说道:“我的皮靴沾了灰?!?br />
    美丽的女奴立刻匍匐他的脚边,吐出粉红色的舌头一点一点的舔着阿是那次沥干的皮靴,她丰满圆润的臀部高高翘起,这个姿势显得她的腰肢格外的纤细。阿是那次沥干微笑着看着那女奴认真的舔着自己的靴子,他缓缓的将银杯的酒浆淋她的后背上。感受到了酒浆的温,那女奴**的呻吟了一声。

    阿是那次沥干再也忍受不住,一把将那女奴拎起来,女奴娇美的脸淫-荡的眼神,还有脸颊上沾染了那一点灰尘都让他觉得充满了诱惑。

    哧啦一声,阿是那次沥干撕开女奴的衣服,然后一把攥住她胸前的一个饱满柔软的山峰疯狂的揉-搓起来。女奴被他揉的疼的叫起来,可是她知道自己这位尊贵的叶护面前,地位或许还不如一只绵羊,所以她量让自己叫得动听一些。

    这种叫声无疑刺激了阿是那次沥干的兽性,他猛的将女奴推到地。然后脱下自己的衣服,将那女奴翻转过来狗一样趴地上,他一把将她的裙子撕开,抱着她的臀部从后面粗暴的挺了进去,没有一点温柔的前-戏,这种粗暴的方式让女奴感到了一种撕裂般的疼??杉幢闶钦庋?,作为奴隶,她也只能承受而不敢有丝毫的表现。

    阿是那次沥干疯狂的撞击着女奴雪白的臀部,啪啪啪的声音大帐显得格外清晰。

    其他两个女奴互相看了看,然后缓缓的将自己身上的衣衫褪去,赤-身-裸-体的走到阿是那次沥干的面前不远处,两个人开始跳起能勾动男人原始**的舞蹈。

    她们都经受过训练,知道如何挑逗男人。

    看着那妙曼淫-靡的舞姿,阿是那次沥干变得加癫狂起来。

    而与此同时,阿史那蒙目的大帐里,也上演着几乎相同的戏码。

    博塔站草地上,看着阿是那次沥干帐篷里摇曳的灯火叹了口气。他想起已经被隋人抓走了二十天的可敦,还有阿史那卜托,他的心里就充满了焦急和不安??墒?,阿史那去鹄部族能调动的武士几乎都派了出去,去寻那支隋人骑兵,如果没有王庭的帮助,他知道只怕永远也无法抢回可敦和特勤的儿子。

    他如今能做的,就是力的去满足那两个王庭派来的叶护。

    如果让他们两个开心的话,说不定他们明天一早就带兵向北去追击那支隋人的骑兵了。

    博塔又想起自己离开王庭前大可敦的话,忍不住出一声长叹。

    傻子也不会同一块石头上绊倒两次。

    如果各部族能够团结一致,那么突厥将天下无敌。

    博塔叹着气,心说如果特勤知道了领地被人攻破,可敦被人劫走的话,只怕会勃然大怒。

    他再次将视线看向阿是那次沥干的帐篷,还能听到从帐篷传出来的叫声。他心说道,希望能让两位叶护感觉满意。希望明天是个风和日丽的好天气,希望明天一早狼骑就会向北去剿杀隋人。

    他转过身,走向自己的帐篷。

    就这个时候,突然间他感觉到了一丝异样。

    有闷雷的声音着地面传了过来,对于博塔来说这声音熟悉的不能再熟悉,那是战马踏地的声音,那是大群骑兵来袭的声音!

    阿是那次沥干慌慌张张的穿上衣服冲出来的时候,营地已经有不少地方着起了大火,有不少帐篷被人点燃,火光摇晃,他看到远处有身穿了黑甲的骑兵来回冲杀,而还没有来得及上马的狼骑被一个又一个的砍翻地。

    他的第一反应是阿史那去鹄部的人造反了。

    因为他看到杀人的是突厥狼骑,而被杀的则是自己带来的狼骑。

    一样的黑甲,一样的红披风。

    当他看到博塔慌乱惊恐的跑过来的时候,他愤怒的一脚将其踹倒地:“博塔!你想造反吗!”

    “叶护!”

    博塔爬起来跪地上颤抖着说道:“是隋人!隋人又来了!”

    “不可能!”

    阿史那蒙目也冲了出来,怒视着博塔喊道:“你不是说过,隋人的骑兵千里之外袭击了一个部落吗?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么快就从千里之外回到这里!”

    “是隋人!”

    阿是那次沥干瞪大了眼睛看着远处的厮杀场面颤声道:“咱们的人,不会用槊!”

    是的,那是如林般的长槊。

    是的,那槊锋上带着无的杀意。

    三天前,李闲和罗士信的千骑兵还千里之外屠灭了一个草原部族。但是他们却用了两日两夜急行军千里,天黑之前就回到了阿史那去鹄的领地三十里之外。短暂的休整了几个小时之后,李闲和罗士信带着杀气腾腾的骑兵再次杀进了这片二十天前他们刚刚蹂躏过一次的营地。

    博塔悲哀的现,不是傻子,也会同一块石头上绊倒两次。

    同样的深夜,同样的敌人,同样的如鬼魅般而来,那些隋人骑兵好像恶魔一样,骤然从地下钻了出来,用他们手里的长槊收割着一条又一条生命。到处都是凄厉的呼喊声,到处都是逃命的突厥人。

    “来人!”

    阿是那次沥干疯了一样的大喊着:“牵我的马来!所有人,不许慌乱,跟着我,杀过去!”

    刚才被他摧残的那美丽女奴如今抱一起缩帐篷里瑟瑟抖,她们还没有穿上衣服,抱一起的三个女奴,就好像三头挤一起取暖的小白羊。阿是那次沥干冲进大帐,红着眼大喊:“给我穿上铠甲!”

    那三个女奴慌慌张张的爬过来,手忙脚乱的给他将甲胄披挂上。

    阿是那次沥干一脚将那个舔-他皮靴的女奴踹开,抓起桌案上的弯刀再次冲了出去。亲兵已经将他的战马牵了过来,他的万人队睡梦遭到突袭,如今仓促聚集起来的人不足一千人。

    “阿史那蒙目!”

    阿是那次沥干大喊道:“你去召集人马,我挡着那些隋人!”

    “你要小心!”

    阿史那蒙目大喊道。

    “苍狼的子孙,无所畏惧!”

    阿是那次沥干咆哮了一声,然后带着不足一千人的狼骑朝着火光耀眼的地方杀了过去。

    罗士信带着三千骑兵已经从东到西将阿史那去鹄的营地杀了一个对穿,直到这个时候那些狼狈不堪的狼骑还有的人没有找到自己的皮甲和兵器。罗士信看着那些被吓破了胆子四处乱跑的突厥人哈哈大笑,以长槊向前一指大喊道:“幽州儿郎!敢不敢再随我杀一遍!”

    “向前!”

    “向前!”

    “向前!”

    三千精骑爆出一阵震耳的呼喊。

    “虎贲!”

    罗士信大喝一声,催马向前冲了出去。

    “幽州虎贲!”

    幽州精骑整齐的跟着喊了一声,然后将手的马槊齐刷刷的放低,钢铁丛林一样的槊锋再一次指向了突厥人的营地,然后骑兵开始加速,跟罗士信后面,三千精骑如一个整体,带着滔天的杀气再次冲进了突厥人群。

    罗士信一槊将挡面前的狼骑士兵挑飞,下一秒,长槊已经毒龙一般找到了一个突厥人的咽喉。三尺长的槊锋轻而易举的将那突厥人的咽喉切开,那人还没有扑倒地的时候,罗士信的长槊已经将第三个人的身体戳穿。他猛的将长槊举起来,弹性极好的槊杆弯曲后突然间绷直,挂槊锋上的尸体立刻被弹了出去远远的落地上。

    罗士信正杀的畅快间,忽然看见远处有一队狼骑朝着自己这边迅疾的冲了过来。为的是一个看起来颇为彪悍的狼骑将领,看他身上精致的铁甲就知道此人的身份一定不低。罗士信叫了一声来得好,然后将长槊指向那支狼骑队伍。

    “虎贲!”

    随着他的喊声,三千精骑整齐划一的喊声响彻云际。

    “天下无双!”

    罗士信迎着那人杀了过去,对面而来的正是阿是那次沥干。眼见着自己的队伍已经彻底溃败,阿是那次沥干的眼睛都变得赤红。他如一头狂暴的野狼,嗷嗷的叫着挥舞弯刀冲向迎面而来的隋人骑兵。

    罗士信一槊刺向阿是那次沥干,久经战阵的突厥人闪身避开,然后顺着槊杆一刀斩向罗士信的手臂,罗士信眼前一亮,碰到一个硬手让他变得加兴奋起来。他将长槊一拨挡开弯刀,然后顺势以槊杆砸向阿是那次沥干的后背。

    阿是那次沥干伏马背上躲过这一槊,两个人的战马交错而过。

    双方的骑兵疯狂的厮杀穿越了彼此的队伍,然后随着各自的主将兜了一个大弧线再次杀了过去。罗士信的兵多,而且已经杀出了士气,这一个回合后阿是那次沥干的狼骑就被杀死了超过三分之一。

    阿是那次沥干觉得这是突厥狼骑的耻辱,正面战场上,狼骑几乎从来没有被敌人的骑兵击败过,可是今天,这种骄傲被敌人杀的荡然无存。

    他嗷的叫了一声,挥舞着弯刀带着五多狼骑再次动了冲锋。

    罗士信冷笑一声,催动坐下战马迎着他冲了过去。眼看着就要和阿是那次沥干再次交锋,罗士信竟然将马槊挂了得胜勾上。阿是那次沥干一刀砍向罗士信的咽喉,罗士信侧身让过弯刀猛的一探手抓住阿是那次沥干身后的袢甲绦。

    他竟然一把将魁梧的阿是那次沥干从马背上提了起来,这个时候,他的亲兵们迅速上前,挡住了后面突厥狼骑的攻势,罗士信减慢战马的速,然后将阿是那次沥干单臂高高举起,猛的的往下一砸!

    “死!”

    罗士信一声暴喝。

    将阿是那次沥干砸下来的同时,他的膝盖猛的的往上一顶。

    咔嚓一声,堂堂突厥叶护阿是那次沥干竟然被罗士信拦腰折断!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