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三百五十一章 陆十三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三五十一章陆十三

    罗士信硬生生将突厥叶护阿史那次沥干拦腰折断,松开双手,阿史那次沥干的尸体软软的从马背上掉了下去。扑通一声,这个突厥部族地位尊崇的叶护死的如此轻易如此简单。罗士信哈哈一声长笑,从得胜勾上将马槊摘下来纵马又冲到了前面。三千幽州精骑以他为矛头,突厥人的营地横冲直撞。

    博塔大声的招呼着部族牧民,阿史那去鹄部的狼骑都派出去那支隋人队伍了,谁知道敌人竟然昼夜奔行千里,突然之间又杀了回来。他骑着马营地来回奔走,不少慌乱的牧民听到他的呼喊聚集他身后,半个小时左右,博塔竟然组织起了一支超过两千人的队伍。

    只是这支队伍聚集起来的太过仓促,大部分牧民都没有战马也没有兵器。他们只是慌乱听到了博塔的呼喊,就好像溺水的人看到了一根漂浮的圆木,就好像迷航的船儿黑夜看到了一座灯塔,他们聚集一起只是下意识的一种行为。

    博塔一边招呼人手,脑子里却没来由的不断的想起大可敦的那句话。

    傻子也不会同一块石头上绊倒两次。

    他苦笑一声,心里竟然对那位指挥隋人骑兵的将军生出来几分敬意。他从来没有想到过,隋人会有一天以骑兵草原上战胜突厥狼骑。他没有想到过,突厥人的营地会别隋人的轻骑踏破。

    两日夜奔行千里,刚刚屠灭了一个部族之后不作休整立刻杀回来。这领兵的隋人将军无疑是个真正懂得作战的人,他赋予了这支骑兵强大的战斗力。

    一边想着,博塔一边命令人们跟自己后面往营地外面突围。

    他没想过带着人去和隋人骑兵拼命,现这种情况下是绝无可能可能战胜隋人的。他只想多的保住一些阿史那去鹄部的牧民,经历了两次打击,如果不多救出一些人的话,那么弱肉强食的草原上上,阿史那去鹄部将再也没有昂着头行走的资本。他是阿史那去鹄的心腹,他知道阿史那去鹄一直想要做什么。

    如今阿史那去鹄南方征战,可敦又被隋人劫走。

    博塔知道自己必须做点什么,保住部落。

    但是他也知道,经过隋人的这两次打击,特勤阿史那去鹄只怕再也没有资格争夺可汗的位子了。

    正带着人往营地外面突围,忽然一队只有余骑的隋人队伍从斜刺里杀了过来。为的是一个穿铁甲的将军,手里拎着一对并不常见的兵器??茨侨松砩媳魃隙际茄?,博塔的心里忽然生出一股难以抑制的恐惧来。

    “哈哈!”

    裴行俨带着余骑兵从侧面扑过来拦住了博塔的队伍,他见到这么大规模一支突厥人的队伍立刻变得高兴起来。已经杀的兴起,他居然丝毫都不意双方实力的巨大差距。他身后只跟着人不足,而他拦住的突厥人此时却足有两千。

    “隋人!”

    博塔大声呼喊道:“让开道路,不要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

    裴行俨大笑道:“对你们这群狼崽子,就得往死里欺负!”

    博塔脸色一变,抽出弯刀大声道:“自大的隋人,你会为自己的狂妄付出代价的,难道你真的以为,凭着你身边这一点人马就能拦得住我们?赶紧让开,不然休怪我不客气了!”

    “哪个要你客气,管过来!”

    裴行俨催马往前冲了过去:“杀你这几千残兵,老子这些人足矣!”

    博塔不善与人拼斗,他虽然也懂得些武艺,也练过箭法,可这些年他一直做的都是官的事,早就不适应了战场厮杀,此时见那个浑身散着血腥味的汉人将军杀了过来,他心里确实紧张的要命。

    “拦住他!拦住他!”

    他一边拨马后退,一边大声呼喊自己的亲兵挡住裴行俨。

    十几个狼骑催马上前将博塔护身后,裴行俨的马也到了。一个狼骑士兵挥刀砍向裴行俨的肩膀,裴行俨一锤砸那弯刀上,嗖的一声,那弯刀被一锤砸飞了出去落十几米外,那狼骑士兵的虎口立刻就裂开,整条胳膊都好像断了似的竟然提不起一点力气。

    裴行俨左手一锤磕飞了弯刀,右手一锤砸那狼骑士兵的头颅上。砰地一声,那突厥人的脑袋就好像被狠狠砸碎了的西瓜一样爆开。只一锤,那士兵的脖子上顿时没了东西,整个脑壳竟然被砸的四分五裂。

    巨大的压力瞬间砸头顶,突厥士兵的两颗眼珠子噗的一声喷了出来,脑壳被直接崩碎,脑浆四处乱溅。

    裴行俨一锤一个,顷刻间就把拦前面的几个突厥人杀了个干净。博塔吓得掉头就跑,被汉人骑兵杀的没了胆子的突厥人随即一哄而散。

    “废物!”

    裴行俨骂了一句,从后面追上博塔一锤砸他的后背上。这一下势大力沉,博塔被砸的直接从马背上往前飞了出去,后背几乎被砸穿,脊椎骨瞬间就全部碎裂。他被砸的落自己的战马前面,而那马还往前飞奔,一只前蹄正踩博塔的后脑上,噗的一声那脑壳就被踩碎,战马也被绊倒,轰然摔了下去。

    “真不痛快!”

    裴行俨懊恼的嘟囔了一句。

    阿史那蒙目正后面组织狼骑准备突围,他让亲兵举着自己的大旗营地来回奔驰,同时让人吹响牛角,召集人马往这边聚集。只是他的万人队睡梦突然遇袭,大部分人还没有来得及爬上马背就被汉人的骑兵斩杀。何况那些该死的汉人冲进营地后第一件事就是将马厩冲塌了,突厥狼骑的战马受惊早就跑的不知去向。

    所以半个多小时过去,阿史那蒙目虽然聚集起来三千狼骑,有他的部众也有阿史那次沥干的部众,但是大部分人都没有穿上皮甲,还有一部分人连弯刀都没有抓手里。三千狼骑,竟然有一小半没有马骑!

    没有战马的狼骑还叫狼骑吗?

    他恼火的大喊,试图让手下士兵们恢复秩序。就这个时候,几个狼骑士兵慌慌张张的跑过来扑倒他脚下。

    “叶护阿史那次沥干大人被杀了!”

    “什么?!”

    阿史那蒙目顿时瞪大了眼睛,他可是知道阿史那次沥干的本事的。突厥人尚武,阿史那次沥干军素有勇武之名。就连始毕可汗都曾经夸奖过他,说阿史那次沥干就是自己的樊哙。阿史那蒙目不知道谁是樊哙,所以还特意打听过。

    可是,始毕可汗的樊哙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被人杀了。

    “跟我杀出去!”

    阿史那蒙目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下去了,局面如此不利,若是再等一会儿汉人骑兵合围过来,自己再想走也来不及。阿史那次沥干已经死了,他可不想死这里。身为突厥部族的叶护,他有着绝对尊崇的地位,他没必要陪着阿史那去鹄部的人葬送自己的荣华富贵。

    “杀出去!”

    他一马当先冲了出去,三千多狼骑紧紧的跟他身后,因为战马不足,有的人则是两人乘一匹战马。

    营地的大火越烧越旺,而营地外面远处的草原则显得加深邃幽暗了起来。阿史那蒙目知道,只要自己冲出去火光之外,不熟悉地形的汉人骑兵绝不敢黑夜贸然的追击自己。

    因为营地的火太大了些,所以火光后面几乎什么都看不到。

    阿史那蒙目冲出火光的时候本来刚要松一口气,可是眼睛适应了黑暗之后立刻惊恐的长大了嘴巴。

    火光后面的黑暗,数千汉人骑兵列阵等那里。

    呼!

    一片箭雨倾盆而下,阿史那蒙目不甘的哀嚎了一声,身上少了七八箭,被直接从马背上射落地。而后面的狼骑根本就看不到火光后面有什么,接连冲出来随即接连被射死。前面倒地的战马阻挡住了后面骑兵,一瞬间跌倒的狼骑不计其数。

    李闲目光冷冷的看着面前的场面,心却充满了快意。

    陆十三带着三幽州轻骑连续赶路一夜一日,到了第二天的傍晚终于出了突厥人的领地。他知道再往前没多远就是一个之前被屠灭的草原部族营地,前路上没有什么人阻挡归途,所以他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下令士兵们下马休息,陆十三让人准备晚饭,他打算这里宿营,明日一早再继续赶路。连续的厮杀和急行军,士兵们都已经疲乏不堪。

    陆十三让人给阿史那去鹄的妻子和儿子送了些食物和水,他草地上躺了下来。后背一接触草地,他忍不住舒服的呻吟了一声。这几天确实太累了些,浑身的筋骨都几乎散了架。躺下美美的睡一觉,此时他看来竟然是这世间舒服的一件事。

    没多久,他就进入了梦乡。

    等他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辰。他舒展了一下身体站起来,准备巡视一遍营地。

    “今夜是谁守夜?”

    他转头问自己的亲兵。

    “是陈队正带着人守夜!”

    亲兵回答道。

    陆十三嗯了一声,感觉饿的厉害打算巡视完之后去找点吃的。一边走,没来由的想起李闲来。这几年李闲的变化之大出乎预料,那个曾经燕山上落草的少年郎,那个时候还还带着青涩,如今竟然已经成了一方大豪。想到这里陆十三笑了笑,心说那个家伙还真是不简单。

    正往前走着,忽然听到有些异动。他立刻将横刀抽了出来,心里突然间冒出来一股极强烈的不安和恐惧。

    呼的一下子,火把骤然亮起。数不清的人出现营地四周,已经用羽箭瞄准了正休息的幽州骑兵。

    陆十三心道一声坏了,怎么被人围的这么紧居然毫无知觉?守夜的人呢?难不成悄无声息的被人杀了?

    “不要乱动!不然格杀勿论!”

    他听到有人大声喊道,听到这句话陆十三心一喜。

    是汉人!

    他立刻将横刀丢地上,晃动着手臂喊道:“不要动手,我们也是汉人!我是幽州虎贲大将军罗艺麾下的郎将陆十三,请问来的是谁?”

    “罗艺的人?”

    火把后面的黑暗有人诧异了一下,然后缓步走了出来。

    陆十三抬头看了看,现对面走过来的是一个身穿铁甲的年轻男子??吹侥侨说囊凰布?,他竟然恍惚了一下。

    这人竟然和李闲长得有分相似,黑夜若不是仔细看的话险些看走了眼。面前这人看起来十五岁年纪,身材修长,眉宇间真的与李闲有不少地方相像。只是身材比李闲显得瘦弱几分,而且也没有李闲高。他手虽然也拎着一柄刀子,可陆十三第一直觉就是此人比起李闲来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那些被屠了的草原部落,就是你们下的手?怎么只有你们这么点人?其他人呢?你们这是要去哪儿?”

    那年轻男子一连串问道。

    “请问你是?”

    陆十三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

    “我是唐公次子,李世民?!?br />
    年轻男子微微昂起下颌说道。

    “原来是李家二公子!”

    陆十三彻底放下了心,幽州与唐公李渊的关系一向不错。草原上遇到另一支汉人的队伍,这让陆十三也感到几分亲切。

    “我家少将军带着我们进入草原,打算搅乱突厥人的后方逼着始毕可汗退兵。前几天攻破了阿史那去鹄的领地,抓了他的妻子和儿子,奉我家少将军的命令押着俘虏回幽州去?!?br />
    “哦?”

    李世民眼前一亮,快步走到陆十三身前问道:“人哪里?”

    陆十三没觉察出李世民语气的激动,回身指向俘虏的所说道:“就”

    噗!

    一柄短刀刺进陆十三的心口。

    他诧异的缓缓回头,就看到李世民有些狰狞的脸。

    “俘虏我帮你带去雁门关好了,多谢成全?!?br />
    李世民将刀子陆十三心口里转动了几下,语气平淡的说道。

    “杀!”

    站李世民身边的李靖立刻大声下令,刘弘基惊恐的想要阻拦,他实没有想到二公子居然会动手杀自己人,可是他才张开嘴,就被李世民冷冷的目光逼的又不得不将话吞了回去。围外面的太原兵立刻开弓放箭,毫无戒备的幽州精骑惊诧被屠杀殆!

    陆十三缓缓的倒了下去,临死前他看着李世民的脸,眼神充满了愤怒和不甘,他曾经幻想过自己无数种死法,却从来没有想到过,会草原上被自己人杀死。

    李世民淡淡的看了陆十三一眼,他身边蹲下来用手将陆十三愤怒的眼睛抚合。

    “我需要功劳委屈你了?!?br />
    李世民声音极轻的说了一句,然后起身走向阿史那去鹄的妻子。

    阿史那去鹄的妻子冷眼看着李世民,咬着嘴唇冷声讽刺道:“这就是大隋才短短三十几年就即将覆灭的原因,自己人杀起自己人来倒是果决痛快的很!”

    李世民笑了笑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想不到你一个女子倒是比很多男人看得都清楚仔细?!?/div>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