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三百六十九章 狡兔三窟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张须陀临死前那两声哀鸣,或许是他五十几年人生划下终止符号那一刻,他心中最大的不甘。

    我对不起齐郡,对不起陛下。

    这两声对不起,是这个老人心脏碎裂之前所想到的事。后世有人说过,张须陀一死,大隋再无良将。只是没人知道,老人临死前有这两个遗憾,也有一个心满意足。那便是他临行前将齐郡交给了一个正确的人,一个不会让他后悔的人手里。

    就在单雄信一刀剁了张须陀的头颅,拎着那血糊糊的脑袋狂笑不止的时候。从西北方向漫卷过来一片尘烟,黄土被马蹄踏起激荡的遮天蔽日。数千骑兵一身风尘迅疾而来,在骑兵的最前面飘着一面烈火色大隋战旗,大旗下有铁甲将军骑一匹黄骠马。

    星夜兼程,几乎不眠不休,秦琼回来的还是晚了,而且仅仅是晚了不足一个时辰。若是他能再早到一个时辰,张须陀就无需只带几百人马杀回去就耿三张元,秦琼的这几千骑兵虽然劳累,却也算得上一支奇兵,谁也没有料到他会在此时赶回来,他麾下骑兵只需虚张声势的冲一下,瓦岗寨的人马必败无疑??上?,只差这一个时辰。

    秦琼跃马挺槊,杀穿了一条血路后找到被围困的残存齐郡官军,这是一支大约只有两百人已经拼的力竭的郡兵,每个人身上都带着伤,他们手里的兵器大部分已经崩坏,还能站着的不足三分之一。

    秦琼的出现,让这些已经几乎耗尽了力气的郡兵爆发出一阵欢呼。

    “秦都尉回来了!”

    “都尉!”

    秦琼扫视了众人一眼,焦急问道:“将军在哪里?”

    有人往前指着说道:“将军带兵往那边去了,应是去救宋别将?!?br />
    秦琼点了点头问道:“你等可还能走路?”

    “能!”

    残兵咬着牙回应,互相搀扶着站起来往外走。秦琼留下一队骑兵照顾伤员,自己带了人马往前面杀去。又杀穿了几个敌阵,救出数百郡兵,却依然没有找到张须陀。有人指点说将军带着不足十骑返身往西面杀过去了,秦琼再次上马往前去寻。一路厮杀,终于看到前面一处喊杀声最盛,秦琼心中一紧,催马挺槊冲了过去。

    挑开了几个拦路的瓦岗寨士兵,秦琼和麾下轻骑将围着的敌兵杀散,当看清面前场景的时候,秦琼啊的叫了一声险些从马背上摔下去。

    单雄信单手提着那颗白发白须皆被血染红的头颅,翻身上了战马挑衅似的看着秦琼。

    “想不到张老贼临死还留下了后手伏兵,可惜啊,他却没能等到?!?br />
    单雄信冷笑了一声说道。

    秦琼虎目欲裂,手紧紧的握着槊杆,因为用力,手背上的青筋一条条都涨了起来。

    “将张将军的头还来!”

    秦琼怒道。

    单雄信笑了笑,将手里的人头扬了扬冷笑道:“你若有本事,自己来抢就是了?!?br />
    “杀!”

    秦琼一声暴喝,催马向前冲了过去。单雄信将人头丢给身边亲兵,挺槊迎向秦琼,两个人马来槊往交战了十几个回合,他们两个都是槊法精奇狠辣,只是秦琼远来身子疲乏,单雄信冲杀了许久也是气力不足,所以打了十几个回合谁也不能奈何的了谁。秦琼一心想将张须陀的人头抢回来,拨马去追杀那提着人头的瓦岗寨士兵。单雄信在后面又去追他,一时间场面越发的混乱起来。

    有郡兵将张须陀的无头尸体抢了回来,却又被瓦岗寨的人马拦住。秦琼左冲右突杀了不少人也抢不回头颅,又见后面的郡兵被围,无奈只得长叹一声返身往回杀,救出被困的郡兵后汇合了大队骑兵,缓缓的撤出了战团。

    此战瓦岗寨可以说取得大胜,虽然瓦岗寨也损失惨重,但击杀了大隋威名赫赫的齐郡张须陀,又斩杀齐郡官军八千余,这是绿林道这几年都没有过的大胜,毫无疑问,凭借此战,瓦岗寨的名声必将传遍黄河两岸,大江南北。

    秦琼本欲再攻瓦岗寨抢回将军的头颅,奈何手下人马疲惫不堪实在不能一战。他只得带着残兵和张须陀无头的尸体撤军回齐郡,如今齐郡官军损失太大,总计两万的兵力现在残存者不过四分之一,他还哪里顾得上东都留守屈通突不灭瓦岗不许回军的军令?

    “咱们回家!”

    秦琼肃然道:“将军的头颅,我早晚会亲自抢回来!”

    围着马车上张须陀的残尸,五千多郡兵伏地大哭。

    “都尉,将军临行之际,将齐郡交给燕云寨的人马守护,燕云寨那军师徐世绩亲自带了三万精兵进驻历城,咱们……还回得去吗?”

    “自然回得去!”

    秦琼想了想说道:“齐郡是你我家园,是该回家的时候了。燕云寨的人,不会为难咱们的?!?br />
    大业十一年十一月中,齐郡都尉秦琼率领西征残兵五千六百余人,降燕云寨,自此大隋北方最为富庶的齐鲁两郡,属燕云寨之地。

    ……

    ……

    就在五千六百余郡兵披麻戴孝,护送着张须陀的残尸进入历城,历城数万百姓在大街两边伏地痛哭的时候,青牛湖边也正有一场惨烈厮杀。契丹八部有五个部族的留守首领赶到青牛湖与摩会碰面,商议共同抵御黑刀可汗入侵之事。没想到摩会在酒中下毒,契丹五部首领皆被毒死,随行数百人围攻摩会,摩会带着几十个护卫杀出重围,遇着李闲派来的援兵,摩会又率领护卫返身杀回去,将那数百契丹武士尽屠。

    关闭

    当日,李闲将手下近四万可战的突厥人马分作三队,分别猛攻契丹诸部。战争持续了十几天,最终,散乱而各自为战的契丹部族被攻破,各部族损失惨重,整个契丹部族只坚持了不足二十天就被灭亡,其部众皆归黑刀可汗李闲所有。

    就在剿灭了最后一个部族的这天,雄阔海率领数千精兵护送着阿史那朵朵和欧思青青也到了此处。

    在李闲的大帐中,欧思青青和摩会抱头痛哭。

    倒是阿史那朵朵,看着李闲的眼神依然平淡,不悲不喜,进了大帐之后便坐在一边,只是偶尔扫过李闲的视线中,还是有一丝疑惑闪现。

    “安之,为什么要这样做?”

    眼泪还不住流下来的欧思青青凄婉的看着李闲,语气认真的问道。

    “这件事,稍后我在跟你说?!?br />
    李闲对她微微颔首道,然后转头问柯察沁和贴力格道:“今日一战,损失如何?”

    柯察沁道:“回可汗,我部损失一千一百二十七人,杀敌三千余,契丹其余部众两万四千人皆降?!?br />
    贴力格道:“回可汗,我部策应,所以损失不大,损伤士兵三百余人,杀敌七百余?!?br />
    “一千五百人啊……”

    李闲微微叹气道:“从所有的契丹部族中挑出来一千五百人砍了吧?!?br />
    “???”

    贴力格和柯察沁都愣了一下,然后有些不解的问道:“契丹部族初降,人心不稳,若是再杀入会不会激起民变?”

    “杀的少了,才会民变?!?br />
    李闲淡然道:“今日一战后,要让契丹人一百年都不会忘记反抗带来的杀戮之痛。只要他们一想到反抗,随即就会恐惧。契丹人凶悍善变,善治是以后的事,现在善治,他们会以为自己很重要,我不敢杀人。以为我不敢杀,其心必然骄纵。我说杀便杀,去吧?!?br />
    贴力格和柯察沁应了一声往帐外走去,柯察沁走了几步忽然停住,转头对李闲行礼问道:“是不是将青壮男丁挑出来一千五百人砍了?”

    “笨!”

    李闲有些懊恼道:“青壮男丁都砍了,我还要这部族有何用?”

    “那是要杀……请可汗明示?!?br />
    柯察沁垂首道。

    “很简单啊……”

    阿史那朵朵叹了口气,有些怜惜的看了欧思青青一眼后淡然道:“自然是将那些部族中的契丹贵族一股脑都杀了,身份卑贱的牧民和奴隶倒是不必去杀。越是身份尊贵的越要杀,就这么简单?!?br />
    “不要再杀入了……”

    欧思青青近乎于哀求的说道。

    阿史那朵朵看着欧思青青,认真的说道:“你还不明白他让你回来做什么吗?那些契丹部族的贵族不死,他如何能踏踏实实的离开?”

    欧思青青不解的看着阿史那朵朵,犹豫了一会儿摇了摇头。阿史那朵朵贴着她的耳朵轻声道:“他是想在草原再建一个家,万一在中原他败了,也不会无家可归。我记得你跟我说过,有李闲的地方就是你的家。现在,他接你回草原,就是要你做这个家的女主人,而若是那些有能力造反的契丹贵族不死,他担心你这个女主人不安稳?!?br />
    欧思青青惊诧的无以复加,不敢相信的看向李闲。

    有李闲的地方就是家,那么,有欧思青青的地方,难道就不是李闲的家?想到此处,欧思青青心中无尽的惊惧和悲凉缓缓的淡了下来。

    ……

    ……

    “你将欧思青青接回草原,我可以理解为狡兔三窟。那么,你将我也接回草原,为的又是什么?”

    阿史那朵朵看着李闲认真的说道:“我可不是欧思青青,有你的地方就能视其为家。我也不会给你看家,你想回来的时候便回来看一眼,不想回来或许一辈子不会出现。她心中的你,和我心中的你万万不是一个人?!?br />
    “哪个要你做欧思青青了?”

    李闲笑了笑说道:“你说的没错,狡兔三窟这个词用的妙极。青青性子太善良,我若是不把该杀的都先帮她杀了,她会被人骗的?!?br />
    “我看最大的骗子便是你了?!?br />
    阿史那朵朵一脸平静的说道:“你骗了人家小女孩的心去,又把她送回草原上给你看家,这样做,不觉得自己太无耻了些?”

    李闲摇头微笑,却没有解释什么。

    “说吧,你把我接回草原来,到底想让我做什么,只是刚才我已经说了,我不是欧思青青,不会你说什么便听什么。若是只对你有益,我为什么要帮你?”

    “刚才你不是说了吗?”

    李闲微笑着说道:“狡兔三窟,我在东平郡巨野泽有一窟,在契丹部族这里是第二窟,你……”

    阿史那朵朵脸色一变,微怒道:“别打我的主意,莫说我不想再回突厥王庭去,就算是要回去,我也不过是个女子,就算是阿史那咄吉世的女儿,我也终究不过是个女子,除非我想死,不然绝不会帮你做什么。你以为突厥人和契丹人一样弱?几万人就能攻破然后占有?”

    “你不喜突厥王庭,我又怎么可能逼着你回去?”

    李闲叹道。

    阿史那朵朵认真道:“你逼我回去,我就会回去?”

    “你若是不喜欢草原,可以跟我一块再回中原去?!?br />
    李闲看着阿史那朵朵的眼睛说道。

    “我不喜的不是草原,而是突厥王庭?!?br />
    阿史那朵朵想了想,并不回避自己的感情:“在巨野泽的时候你说的没错,我放不下草原,我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是我高估了我自己的控制情感的能力。所以你接我回来,我便回来了。但别指望我会去突厥人那边,永远也别指望?!?br />
    “什么是王庭?”

    李闲忽然问道。

    阿史那朵朵被他问的有些诧异,随即轻蔑道:“突厥可汗的部族所在,便是王庭?!?br />
    “那么……”

    李闲微笑着说道:“我这个黑刀可汗的部族所在,算不算王庭?”
  • <ruby id="LRTTBXB"></ruby>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ruby id="LRTTBXB"></ruby>
  • <ruby id="LRTTBXB"></ruby><ruby id="LRTTBXB"></ruby>
  • <ruby id="LRTTBXB"><nobr id="LRTTBXB"></nobr></ruby>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del id="LRTTBXB"></del></nobr></button>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
  • 595161391 2018-02-11
  • 264751390 2018-02-11
  • 863932389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