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三百七十四章 杀人这种事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大业十二年的时候,杨广居江都,皇帝之令不出三百里便没了作用,帝王之凄凉可见一斑。

    杨广怎么会不知道文刖死了?怎么会不知道死在谁手里?

    只是到了如今这个地步,他不愿意再去追究什么所谓的欺君之罪了。这朝廷里只怕最普遍的便是欺君之罪,最多的便是欺君之人,大隋已经糜烂到了这个地步,欺君不欺君的又能怎么样?杨广下旨将六郡讨捕大使杨义臣召回朝廷,升为兵部尚书,杨义臣到江都谢恩的时候杨广便问过他,知不知道文刖如何死的。

    裴矩以为能瞒得住,虞世基也以为能瞒得住。

    他们却不知道,皇帝只是已经颓丧到根本提不起愤怒来问罪罢了。没错,杨广是活在几个所谓肱骨之臣编造出来的承平世界里,但他不是真的傻真的笨真的白痴,他只是不愿意去面对帝国崩塌的真相,他只是不愿意去面对自己曾经的雄心壮志,不愿意去面对四处燃烧起来的浓烈烽烟。

    他其实什么都知道,只是不愿意表现出自己知道。

    “算了……”

    杨广看着跪倒在地上的裴矩和虞世基,摆了摆手道:“你们一直跟着朕,下边的事你们也未必清楚,地方官员蝇营狗苟的事做起来轻车熟路,你们在朝中耳目闭塞,料来真相也传不到你们的耳朵里,地方报上来的奏折有几个字是真的你们比我清楚,都滚起来吧。把罗艺的奏折给朕,朕倒是要看看,他和李渊到底要干什么?!?br />
    “谢陛下”

    裴矩和虞世基小心翼翼的站起来,裴矩的手微微颤抖着将罗艺的奏折递给了杨广。杨广似乎也真的消了气,走到椅子边坐下来。萧皇后招了招手,一个宫女连忙将茶具都端了上来。萧皇后就在矮几旁边坐下来,亲自动手煮茶。

    杨广侧头看了她一眼,微微笑了笑。

    不得不说,女子煮茶的动作有一种赏心悦目之美。尤其是萧皇后这样柔美端庄,虽然已经年过四十,但依然风采夺目的女子,她动作轻柔舒缓,皓腕轻抬,为皇帝和裴矩虞世基都斟了一杯茶汤。加了一点盐的茶汤清香扑鼻,光是闻着就让人心旷神怡。

    杨广指了指身边的胡凳说道:“你们两个坐吧,有机会品尝皇后亲自煮的茶,也算你们两个运气好?!?br />
    裴矩和虞世基欠着屁股在胡凳上坐下来,先谢过皇帝,又谢过皇后。

    似乎是被妻子的宁静安怡感染,杨广的脸色也逐渐变得平复下来。他怜惜的看了萧皇后一眼,轻声道:“以后这些事,还是让下人们做吧?!?br />
    “这也不是什么劳累的事,陛下莫非是觉得臣妾老得不能动弹了?”

    萧皇后微笑着说道。

    “你若是老了,朕岂不是更老?”

    他比萧怡甄足足大了十二岁,嫁给他的那年,萧怡甄十三岁,他二十五岁。

    杨广笑了笑,端起茶杯品了一口道:“在雁门的时候,李渊的次子李世民劫了阿史那去鹄的妻儿回来,朕就知道事情肯定没有那么简单。罗艺尽遣幽州精骑北上,将草原上杀了个天翻地覆。那个李世民只带了千余人马去,一个才十五六岁的少年郎,就算再出众,怎么可能打到突厥王庭去?”

    “李渊以为朕糊涂了,朕看他才是糊涂了。李世民人马和罗艺的人马在草原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朕大致也能猜出个**不离十。不过是个争功的龌龊戏码罢了,朕当时没打算追究,现在也没打算追究。只是他们两个倒是都不肯吃亏,我看是河西和幽州都承平了,他们两个闲的没事做?!?br />
    “陛下圣明?!?br />
    裴矩连忙道:“诚如陛下所说,自从击溃了阿史那咄吉世的人马,北方安宁,确实没有什么战乱?!?br />
    杨广将罗艺的奏折放下,想了想说道:“不过都是觉着受了委屈罢了,裴矩,你拟旨吧,河西诸郡的赋税再免一年,让百姓们休养生息。李渊的长子李建成好像只是县子,晋乡侯吧,也不能再升了,他早晚是要继承唐公爵位的。至于罗艺那边,他已经是幽州大总管了,再晋爵郡公吧…...再允他扩军一万,替朕好好守着大隋的门户!”

    “臣遵旨?!?br />
    关闭

    杨广想了想说道:“另外,李渊的家眷是不是还有人在大兴城?”

    “回陛下,李渊的几房小妾和庶出的子女有不少都在大兴城?!?br />
    “那就好,有子女在都城,李渊不敢有异心。就说李渊有功于社稷,赏钱三千贯,绢三千匹,送到大兴城李家去,赏给李渊的家眷。让独孤学盯着点,李家的人不许出都城一步?!?br />
    “再有……”

    杨广沉吟了一下说道:“张须陀战死,齐鲁两郡不可无人坐镇,你们想想,谁去比较合适?”

    ……

    ……

    也就是裴矩以为皇帝不知道文刖死在谁的手里,所以他才敢说出一番石破天惊的话来。也就是杨广此时心境萧条,不然真没准下令将裴矩架出去杖责一顿?;蛐硎且蛭艋屎蟮牟?,或许是因为对手下臣子的失望,或许是因为对大隋糜烂的担忧,在听到裴矩这番话的时候,令人惊讶的是杨广看起来居然没有生气!

    “陛下,恕臣直言……”

    裴矩想了想整理了一下措辞道:“陛下,朝廷中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各卫的大将军镇守一方,不好轻易调动,其实最合适的莫过于左祤卫大将军薛世雄,只是河北有个叫窦建德的作乱威胁涿郡,薛将军也抽不开身,再者,薛将军身为涿郡通守,自然不能再兼着齐郡通守的职责?!?br />
    “你简单直接些?!?br />
    杨广喝了一口茶说道。

    “臣有个胆大的想法,还请陛下恕罪?!?br />
    杨广瞪了他一眼道:“胆大胆小,只要是老成持国之言,朕怪你做什么?难道朕是不明事理的昏君?”

    “陛下是明君,千古一帝?!?br />
    “马屁别拍了,说你的想法!”

    “臣觉着……绿林中未必没有真豪杰,草莽中也有忠君人,东平郡有个占山为王的草寇,原本也曾是大隋府兵中的将军,在辽东时候曾得陛下赏识,在高句丽屡建奇功。只是后来因为开罪了宇文述,不得不落草为贼。不过据臣所知,此人忠君爱国之心不改,从不曾危害地方,而且颇有仁义之名……”

    因为在雁门被困的时候,宇文述的两个不成器的儿子宇文化及和宇文智及倒卖军粮,里通外国,竟然将粮草卖给突厥人,被人告发之后杨广大怒,本欲斩了这二人,但念及宇文述的功劳只是将此二人剥去官爵贬为庶民,顺带着连宇文述也解了军职,令其在家养老。所以裴矩此时说话倒也没什么顾忌,在他看来,宇文家再想翻身是很难了。

    听到裴矩这番话,杨广的眼睛立刻就眯了起来。

    只要他愿意去想,没人能骗得了他。只要他愿意去记住,也没有多少事他能忘得了。恰好,因为文刖之死的缘故,裴矩所说的那个人他记得很深刻,所以在听到裴矩提到这个人的时候,杨广心中立刻就翻起了波澜。

    燕云……

    杨广心中念着这个名字。

    他攥着茶杯的手指下意识的紧了紧,关节都泛了白。

    看着裴矩肃然的脸色,听着他认真的话语,杨广叹了口气,道了声罢了:“一刀的仇朕可以放下,只要真能有一人为朕稳固江山,朕什么都能放下。也怪宇文述,好好的一个将才被他逼着从了贼,一刀也是,为什么偏偏揪着他不放?”

    裴矩和虞世基听到这番话顿时吓得白了脸色,扑通一声再次跪了下来。连连叩头,解释说自己根本不知道文刖死在那人手里。

    杨广摆了摆手,缓缓的摇头:“起来吧,是朕问了杨义臣才知道的,你们不知道,也不是罪过?!?br />
    “燕云是吧”

    杨广叹了口气道:“他若是真有报国之心,你可以派人去东平郡传旨,告诉他,朕可以既往不咎,但是有一样……让他进兵河北,为朕将窦建德剿了,再把瓦岗寨剿了,朕也不会吝啬一个齐郡总管的职位!”

    裴矩知道自己之前经历了一场凶险,也隐隐觉得陛下今日这反应有些失常,但他心中的喜悦却更浓一些,只要这件事成了,燕云寨那李将军自然不会装聋作哑,一份厚礼收入囊中是板上钉钉了。

    “臣遵旨,臣这就派人去办?!?br />
    裴矩和虞世基退出去,萧皇后起身坐到杨广身边道:“陛下,臣妾还记得那个叫燕云的少年郎,好像确实是个有本事的。不过此人有反心,一日反,将来说不得也会反,陛下真的要用他?”

    “哼!”

    杨广冷哼了一声:“他躲进巨野泽,朕要杀他还得赔上不少将士的性命。他若是肯答应做官,朕再治他岂不是容易的多?裴矩是个白痴,难道朕也是个白痴?”

    “大隋不能亡在朕的手里,杨家的江山还要千秋万世。朝中正是因为只为一己私利的小人太多,大隋才会腐烂的这么快。朕不是昏君,朕不能让大隋倒下。就先让那个少年郎为朕做些事,待河北诸郡平定,朕要杀他……还不简单?”

    萧皇后一怔,心里没来由的生出一股恐惧不安来。

    “朕的天下,终究是朕的天下。如何治天下,也是朕的事。若是朕连一刀的仇都不能报,朕这皇位还有什么意思?李渊和罗艺要闹,朕由着他们闹??墒且桓鲂⌒〉穆碓粢?,朕难道也由着他闹?”

    “杀人这种事,朕若是想,以前能掀起一股血浪,现在也能?!?br />
    听到这番话,萧皇后终于明白自己惶恐不安的缘由是什么了。因为陛下在算计,算计一个小马贼?;实垡币桓鲂⌒〉姆丛?,居然还需要苦心算计……国家糜烂如此,朝廷糜烂如此,军武糜烂如此,皇帝杀人竟然如此纠结心酸,这难道不是一件天下间最悲凉可怜的事?
  • <ruby id="LRTTBXB"></ruby>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ruby id="LRTTBXB"></ruby>
  • <ruby id="LRTTBXB"></ruby><ruby id="LRTTBXB"></ruby>
  • <ruby id="LRTTBXB"><nobr id="LRTTBXB"></nobr></ruby>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del id="LRTTBXB"></del></nobr></button>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
  • 595161391 2018-02-11
  • 264751390 2018-02-11
  • 863932389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