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三百八十章 飞龙密谍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马车经过闹市,与许多百姓擦身而过,经过长街,与巡城的兵丁擦身而过,经过宫门,与禁军内卫擦身而过。车里面有两个人,一个身穿大红色锦衣的年轻男子,微笑着看着面前躺在马车上抽搐的另一个年轻男人。

    那身锦衣太鲜艳了些,衣服胸口位置绣着的那条锦鲤逼真的如同在游动一样,因为衣服是红色的,锦鲤就好像在血池中游动。红色的锦衣,白皙的脸,还有他头顶上那顶有些别致的高冠,让这个男人看起来透着一股妖邪。比文刖还要浓烈的妖邪,让人不寒而栗。而最让人心生畏惧的,是他的微笑。

    文刖总是一副平静淡然的模样,好像什么事都不会让他的内心有波澜翻腾。而这个年轻男子,他总是在微笑。

    他卸了路秀儿的下颌,他在笑。他卸了路秀儿的两条胳膊,他在笑。他打断了路秀儿的双腿,他在笑。

    他的笑容总是那么温和,那么善意,他的眼角很明亮,明亮的如同天上最璀璨的星辰,只是这星辰被冻了一层寒冰,所以他眼睛除了亮,还很冷。路秀儿的四肢都没法动弹,肩膀虽然被卸了,但是相比于腿上断裂处的疼,肩膀关节处的疼反而显得微不足道。他的两条小腿腿骨都被击碎,准确的说,是被红袍男子用手捏碎的。

    路秀儿不能说,不能动,但他还能看能听,虽然在马车里他看不到外面,但他能从马车的外面人群声音的变化猜到自己大概身处何处。过闹市,过长街,这些他都能感觉到,甚至经过船厂的时候他也知道,因为他听到了工匠们抬木材喊着整齐的号子。

    这个家伙是宫里的,裴矩出卖了我们。

    这是路秀儿到了现在之后做出的判断,但是很快他就否定了第二点。裴矩没必要出卖,他可以将先向楼一锅端了。

    “你在想什么?”

    那个红袍男子微笑着温和问道:“看得出来,你是个很有毅力的人,我捏断了你的腿,你却没有挣扎。这说明你很冷静,你是不是在想我要把你带去什么地方?你也一定在倾听外面的声音,判断着你在什么地方,对吗?”

    他脸色忽然变得歉然,道歉道:“我忘了,你现在说不了话?!?br />
    他俯身,伸手将路秀儿的下颌挂上:“现在你可以说了,也可以骂,更可以大喊大叫,你知道的,如果对一个人动刑,而受刑的人不喊不叫不抗拒,好像木头一样,这是一件很无趣的事。我不喜欢,我喜欢热闹一些?!?br />
    他往后靠了靠,手又缩进宽大的红色绣着银线流云图案的披风中。

    “你叫什么名字?”

    他问。

    路秀儿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活动了一下下颌后叹了口气道:“真他娘的疼?!?br />
    他没有回答,但是那个红袍男子似乎并不生气。

    “你不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没关系。我喜欢听真话,所以我不急。因为我知道真话往往都是在不得不说的时候才说,我在等你到不得不说的时候?!?br />
    “我叫方小舟?!?br />
    他语气和善的说道:“四四方方的方,大大小小的小,舟船的舟?!?br />
    “你是个白痴?!?br />
    路秀儿看着方小舟极认真的说道:“你是不是在坟坑里憋的太久了,找不到人说话?你这样叽叽咕咕的自言自语,难道不觉得很白痴很傻?你以为你说这些就能吓到我,大不了就是死,最多过程辛苦些,你还能对我怎么样呢?”

    方小舟看着路秀儿缓缓收起笑容,一本正经的说道:“你猜对了,我真的是在暗无天日的地方憋的太久了,因为身份的缘故,我很少和人说话,有时候一整天,十天,一个月也不会说一句话。因为我要在我的手下人面前保持神秘和严肃,所以往往我只喜欢和犯人说话聊天,你知道为什么吗?”

    路秀儿没回答,虽然他知道答案。

    方小舟幽然叹了口气道:“你是我见过的最有趣的犯人,可惜,你听了太多,终究还是得死?!?br />
    路秀儿问道:“你不觉得,你提前将我的下场说出来,对你来说没好处?我知道了结局,凭什么还要说些你想知道的事?”

    方小舟笑了笑,看起来很明媚:“难道你不知道,死有很多种?”

    ……

    ……

    马车在一处看起来有些凌乱肮脏的小院门口停了下来,而且并不是小院的正门。方小舟下了车,下车的时候踩着一个红袍侍卫的后背。他脚上的靴子很干净,鞋底上没有一点污垢。

    关闭

    然后路秀儿被人从马车上架了下来,拖着进了小院。胳膊被摘了,软塌塌看起来好像面条一样,或许是疼的太久,以至于有些麻木。路秀儿被拖进屋子之前发现这个院子里挂着很多衣服,各种各样,有男人的,也有女人的。

    只是没有来得及多注意一下,路秀儿就被拖进了房间中。

    进了屋子之后又拐进一条密道,走了挺远才又进了一个看起来挺宽阔的院子。路秀儿此时已经有些迷糊,根本就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只是出了密道之后有豁然开朗的感觉,院子大的有些离谱。

    过道两侧,数百名身穿大红色绣锦鲤锦衣的男子见方小舟进来,立刻躬身行礼。

    “见过执行使大人!”

    数百人同时垂首说话,整齐的好像一个人。

    方小舟微微颔首,并没有停留直接走进了正堂。他指了指后面,然后径直往内堂走去。两个红袍暗侍卫架着路秀儿直接进了后院,打开一间石室将路秀儿丢了进去。不多时方小舟举步走了进来,在椅子上坐下后摆了摆手。石室中的暗侍卫立刻转身离开,屋子里只剩下他和路秀儿两个人。

    路秀儿挣扎着靠在柱子上坐下来,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腿。隔着衣服看不到什么,也没有血迹。

    “你是个有心人?!?br />
    方小舟微笑着说道:“进门的时候你装作垂首忍痛,但你一直在观察。我可以告诉你,最初进门的地方是行宫浣衣房,是宫里面最下贱最低等的人呆的地方。那里的人不是年老的宦官,就是被贬黜的宫女妃子?!?br />
    “是不是觉着挺神秘?”

    他看着路秀儿说道:“我的人叫暗侍卫,顾名思义,就是一群生活在黑暗中的人,除了陛下之外,没人知道我们的存在。我曾经在龙庭卫做事,但是因为某些事我引起了文刖的嫉妒,所以他要杀我。陛下又舍不得我死,只好把我罚去浣衣房。这五年,我都是在浣衣房渡过的。文一刀以为我在受苦,其实他哪里知道,我何止是受苦,简直是煎熬?!?br />
    “我在这里和你说话,但是却不能逗留太久。因为我还要赶回去干活儿,表面上,我还是一个因为得罪了权贵而被贬黜的小宦官。你不知道,浣衣房那个管事老阉人有多狠,我若是回去的晚了,会挨鞭子的?!?br />
    “我在浣衣房干了五年,可是没少挨打,因为我干活儿细致,所以那些宫女妃子们的衣服都是由我来洗,你可能不相信,女人的衣服也臭的很呢。五年,浣衣房的管事换了七个,都是我杀的,都死在这个院子里,只有陛下知道。谁又能想得到,浣衣房的一个不入流的低贱小宦官,竟然是暗侍卫的头领?”

    他笑的有些得意:“我知道你是燕云寨的人,你们燕云寨杀了文一刀,我很开心,所以才会和你说着这么多。有机会我要见见你们的大当家,杀他之前我一定要亲口说一句谢谢?!?br />
    “你就在这里休息一下,等我干完了活儿再来找你聊聊?!?br />
    方小舟站起来,微笑着说道:“我还没和你聊够呢,所以别担心我会杀了你?!?br />
    他走出房门,立刻有几个红袍暗侍卫上来,伺候着他更衣,换了一身看起来肮脏而下贱的低等阉人服饰。他站在那里,几个暗侍卫手脚麻利的帮他将衣服穿好。方小舟回头看了路秀儿一眼,笑了笑,然后转身走了。

    ……

    ……

    路秀儿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忽然有一种吃了死老鼠一般的恶心感觉,想着方小舟说过的那些话,越想越觉得胃里面一阵翻腾,终究还是没有忍住吐了出来。因为身子不能动弹,这一口他都吐在了自己身上??墒强醋派砩夏丘ず亩?,他也觉着吐出来的东西比那个身穿红袍靴子上没有一丝尘土的方小舟也要干净些。

    吐出来之后,恶心的感觉稍微减少。路秀儿仔细打量了一下石室中的布置,然后叹了口气。

    他知道自己必死无疑,诚如方小舟所说,他听了很多不该听的事,看了不少不该看的东西。但是在死之前,他知道自己必须做点什么。镇静下来之后,他开始认真的思考如何能将消息带出去一些。

    这很难,因为他知道自己出不去。

    他闭上眼,陷入沉思。

    沈记粮店一如既往的开门迎客,来来往往的生意看起来倒是不错。掌柜的是一个看起来五十岁左右的老者,胡须有些发白,脸上的皱纹很深,但是看起来却精神奕奕。他低着头在纸张上记录着今天的买卖,不时抬头看一眼外面的经过的人。

    今天的生意很好,所以在算账的他嘴角上挂着笑。但是没人注意到,他不时看向外面的眼神中有些一种深深的担忧。将账目算好之后,他就坐在那里发呆。不多时,沽酒回来的小伙计将酒壶递给他,他掂量了一下分量,忍不住骂了那活计几句。小伙计红了脸,连忙逃开。掌柜的拎着酒壶上了二楼,手心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张纸条。

    敲开一间房门,他恭敬的行了礼:“档头,路秀儿被抓进了行宫浣衣房,咱们的人盯着马车进去的,不过不敢靠的太近,所以没看到马车中还有什么人?!?br />
    坐在椅子上的,是个面貌清秀可人的女子,年纪不大,十**岁。穿一身鹅黄色的衣衫,身材婀娜。正是叶怀袖身边最信任的人,嘉儿。一个月前的时候三当头李飘峰染病卧床,嘉儿便暂代了三档头的职务。这次,是她第一次单独出来做事。

    “宫里面?”

    嘉儿微微皱眉,点了点头道:“去告诉王启年,让他撤出江都。城里的事,换咱们接手?!?br />
    “喏!”

    掌柜的应了一声。

    嘉儿想了想说道:“挑几个身手好的,今晚去探探浣衣房。不要暴漏,你亲自带着人在后面盯着,如果被发现,别让宫里的人再抓着活口?!?br />
    老掌柜郑重的点了点头道:“我明白?!?br />
    与此同时,在江都船厂的一间草棚里,干了一天活的工匠们都陆陆续续的回来休息,为首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精装汉子。他在草棚里坐下来,喝了一口劣酒解乏。忽然有个年岁不大的工匠凑过来,抢了酒就喝,那壮汉手里却不知不觉的多了一张字条。

    他骂了那少年几句,转身去了茅厕。将纸条展开细细看了一遍,随即丢进茅坑中。

    他叹了口气,忽然诡异的笑了笑,低声喃喃道:“终于轮到我飞龙密谍出手做事了?!?/div>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