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三百八十一章 你还没害怕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在大营空地的最东面有一棵歪脖垂柳,正是五月末,垂柳千丝万缕碧绿昂然,这个垂柳树也不知道生长了多少个年月,树枝蒙阴方圆几十米。树荫下是一片草地,还开了两朵不知名的野花,看起来,倒是像极了草原上夏末秋初便开始盛开的格桑梅朵。

    树荫中有一块颇大的青石,表面平滑,也不知道是什么石材,在树荫下日头也晒不到,触手清凉,倒是个休息的好地方。如李闲这样的懒人,自然不会放过这样一块避暑胜地。此时他躺在青石板上闭目养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在他身边草地上放着一桶凉水,他那柄黑刀便在凉水中浸泡着。

    躺了一会儿,李闲闭着眼睛伸出手触摸到水桶,然后从中取出一壶泡在水中的新酒,拔开盖子灌了一口,清凉冷冽,感觉如吃了冰块一般的痛快。这酒是果子酒,并不烈,还带着些甜味,喝一口心里都变得舒坦起来。

    李闲拍了拍黑刀的刀柄,心说当初打造的时候还真没想到,这个东西非但是杀人的利器,还是一口纯天然的节能冰箱。

    黑刀乃是陨铁打造,也不知道怎么就那么冰冷刺骨。浸泡在水里,若是不动的话,用不了半日那水中就会冻上一层冰丝。

    躺在清凉青石板,喝着冰镇果子酒,树荫下如此清闲,倒是真应了他名字中那个闲字。

    只是他心中却是一点也不闲,反而忙碌的要命。已经到了大业十二年,天下之乱已经不是乱于一隅,而是乱于大隋整个江山。燕云寨该怎么走,怎么立足,这是李闲必须要考虑的事。即便是眼前,他也有不少事要操心。虽然如今寨子里人才济济,各方面都有人主掌,可李闲却远没到能撒手不管的地步。

    齐郡鲁郡,有徐世绩守着,兵三万,将裴仁基和伍云召,寻常十万人马来攻也不一定能讨得了好处去。巨野泽中有达溪长儒和张仲坚守着,招募的新兵和部分水军皆在寨子里操练,以巨野泽之险,以达溪长儒之能,基本上巨野泽中李闲根本不必去操心??雌鹄?,他是一个知道如何用人的人,可他偏偏还是个带着些许强迫心理的家伙,若是不将事情理顺,他别想真的清闲下来。

    如今摆在面前的两件事,他就必须想出一个最好的办法来解决。

    瓦岗寨的人虽然将张须陀的人头送了回来,但劳师动众数万人马而来,若是仅仅带回去一颗人头,岂不是太亏了些。以李闲的性子,怎么可能就此打道回府?与瓦岗寨之间这一战早晚都要打,晚打不如早打??墒翘缌舜?,损耗也同样巨大。等到李密和翟让闹翻了之后再打?谁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才会闹翻。

    而另一件事,则是和朝廷之间的谈判。

    朝廷要招安,这是李闲没有想到的事。收买裴矩虞世基,李闲不过是想在朝中多一些耳目。谁知到裴矩还是个好商人,收了钱做了事,还有大礼包送,这个也算是一点意外的惊喜。如果真能从朝廷中拿到些好处,燕云寨摇身一变从叛军变为官军,以后行事要有利的多,至于效忠朝廷,李闲的屁股都没想过这个问题。

    但是杨广为什么同意招安?李闲可不会傻的以为,杨广还不知道他杀了文刖的事,既然杨广知道,那他同意招安是打的什么算盘?

    这些事想并不明白,李闲不踏实。

    所以,江都城中的动向他格外在意。

    可是江都与东平郡相隔太远,就算燕云寨设立不少传递消息的据点,但以这个时代传递消息的速度,还是太慢了些。

    巨野泽无事可操心,齐郡鲁郡无事可操心,瓦岗寨这边暂时不能打,要等着那内应成功将李密和翟让挑拨起来。所以李闲的主要精力都放在盯着江都那边,他忽然有些后悔,叶怀袖只怕嘉儿派过去,是不是有些轻率了?

    嘉儿的心思确实够细,但她毕竟没有单独做过事。想到这里,李闲索性起身,拎着黑刀和酒囊,往营帐方向走去,去找叶怀袖商议。

    ……

    ……

    方小舟回到暗侍卫营地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他回到暗侍卫的营地后便进了石室,虽然换了一身衣服,但他脸上却带着一丝掩饰不住的疲惫。整个下午,他都在浣衣房劳作,手都被水泡得发白浮肿。

    换上了那身大红色绣锦鲤的官服,方小舟眉头还微微的皱着,难得的没有露出微笑,这让路秀儿感觉到一丝诧异。

    “有没有吃过晚饭?”

    方小舟在椅子上坐下来,习惯性的将两只手缩进宽大的披风中。

    路秀儿没说话,只是看向方小舟的眼神中带着些怜悯。这种眼神让方小舟有些懊恼,所以他开始微笑。

    “我忘了,是我告诉下面人不许给你饭吃的,反正你也要死的,吃多少东西也是浪费?!?br />
    他忽然发现路秀儿衣服上呕吐过的痕迹,微微皱眉道:“你这人怎么这么浪费东西?难道你就没想到过我会不给你饭吃吗?你吐出来的东西,足够保证你多活一天的了??上А上??!?br />
    路秀儿戏谑的看着他,微笑道:“你若是实在觉得可惜,我不介意你把这东西都吃下去。早晨我吃的是牛肉汤包,保证你没吃过?!?br />
    方小舟看着那些残渣缓缓摇了摇头,极认真的说道:“我敢保证,用不了几天,你不得不将这些东西再吞回肚子里的时候,你会发现原来看起来如此恶心的东西,比吃热乎乎的灌汤包还要鲜香些?!?br />
    “你知道我在鲜香楼?”

    路秀儿问了一个略微显得有些白痴的问题。

    “知道啊?!?br />
    方小舟笑了笑说道:“不但知道你在鲜香楼,我还知道你们都是燕云寨的反贼,更知道你们打算利用裴矩,换一个清白的身份摇身一变成为官军。我还知道,你们店里有四个伙计一个老板,都是马屁精?!?br />
    路秀儿叹道:“你果然知道的很多,所以你没必要和我说这么多废话了?!?br />
    他看着方小舟,用商量的口气认真的问道:“杀了我?”

    方小舟摇了摇头,严肃的说道:“我还有很多事不知道,怎么能这么快就杀了你?”

    “你想知道什么?”

    路秀儿问。

    方小舟忽然叹了口气道:“我本以为你们燕云寨的大当家不过是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草寇,后来听说了他在辽东的事,我便觉着他有些意思。别怪我孤陋寡闻,我这五年一直在筹建暗侍卫,还要忙着在浣衣房劳作,三次征辽我都没有跟着。你知道的,文一刀不死,我没办法回到陛下身边?!?br />
    “我觉着你们大当家有点意思,但是也没觉着他是个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墒亲チ四阒?,我对你们大当家的看法就又有所改变,连你这样一个小人物都如此让人刮目相看,那么你们大当家必然是有些真本事的,想来,你这样的也只是小喽啰,他自然比你要强过百倍。我要了解的,便是你们那个让人好奇的大当家?!?br />
    “多谢赞美?!?br />
    路秀儿严肃的说道。

    “我只是在理智的推测你们大当家,不是在赞美你?!?br />
    “不对啊…….”

    路秀儿说道:“我一直认为,和我家将军相比,他如皓月,我却连萤火虫都算不上。你说将军强我百倍,自然是在夸我,因为我自己认为,将军强我不知道多少多少倍?!?br />
    “理解了?!?br />
    方小舟点了点头真诚的说道:“看来我设定的计划都要推翻,想杀这样的一个人,我想的太过简单了些,好吧,从现在开始我要逼问你了,有关你们燕云寨中的一切,我都想知道?!?br />
    “如果我不说呢?”

    路秀儿问。

    方小舟笑了笑道:“这样吧,我先让你看看,我们是如何审问犯人的,你看完了再决定说不说好不好?”

    他也用的是商量的口气,很和善。

    只是他却不等路秀儿回答,拍了拍手,随即两个红袍暗侍卫架着一个人快步走了进来,然后扑通一声将那人丢在地上。两个红袍暗侍卫按刀站在那里,冷冷的看着丢在地上的人。

    ……

    ......

    地上的人是个还有半条命的老人,看样子五十岁左右,头发花白,穿一身蓝色衣衫,看样子也是个阉人,路秀儿对阉人官服不是很了解,不过看他衣服的款式,应该是个身份不低的。

    “郑宝成,抬起头来看着我?!?br />
    方小舟看着那老阉人微笑着说道。

    “大人饶命,大人恕罪,大人啊,我不过是个浣衣房的管事,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也没做错事,大人您放了我吧?!?br />
    老阉人郑宝成趴着磕了几个响头,哀求连连。

    方小舟微微皱眉,看了那两个红袍暗侍卫一眼。那两个人立刻明白过来,其中一人一把抓住郑宝成的头发,上前抽了十三四个耳光,直打得血珠子都往外飞溅。那红袍侍卫一边打一边训斥道:“大人让你抬起头,你便抬起头,哪里那么多废话?”

    郑宝成被打的鬼哭狼嚎,不敢再低下下头。只是才看到方小舟,他啊的惊叫了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怎么是你?!”

    方小舟摇了摇头,微笑着说道:“郑管事,怎么,你认得本督?”

    “你……你怎么穿了这么一身衣服,你……你到底是谁?!?br />
    老阉人惊恐说道。

    “下午你打了我三皮鞭?!?br />
    方小舟温和笑道:“现在还很疼?!?br />
    不等郑宝成说什么,一个红袍暗侍卫抓着他的右臂,另一个上来攥着他一根手指,好像折断木棍那样来回折着,扭了十几次,终于在一声轻微的咔嚓声中,硬生生将一根手指折断下来,郑宝成疼的死去活来,哀嚎着求饶。那红袍暗侍卫根本就不理会他,接连折断扯下来三根手指丢在地上。

    路秀儿平静的看着那老阉人痛苦哀嚎的模样,脸色没有一丝变化。

    “下午你骂我是贱人,还记得吗?”

    方小舟问。

    听到这句话,还在哀嚎的郑宝成忽然明白了什么,立刻闭上嘴,紧紧的咬住牙关。那红袍暗侍卫面无表情的伸出两只手,用力的将他的下颌掰开,然后将手探进郑宝成嘴里,在嘴里来回抠着,终于被他逮住了舌头,如扭断手指一样,那暗侍卫抓着舌头硬往外拽,来回拽了七八次,哧的一声将舌头从他嘴里拽了出来,血一下子瀑布一样涌出来,喷了那暗侍卫一身。

    看着那血腥场面,方小舟微笑温和的解释道:“我最讨厌用刀子,太血腥了些?!?br />
    路秀儿点了点头:“是啊,用刀太血腥了些?!?br />
    方小舟听他附和自己,变得更加开心起来:“上天赐给咱们每个人一双手,就是要让咱们靠着双手做事。凡事都太依赖工具,这不好?!?br />
    路秀儿问道:“你可以杀了他了吗?”

    “当然不可以啊?!?br />
    方小舟认真道:“因为你还没害怕?!?/div>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