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三百八十二章 一点也不好玩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方小舟看着路秀儿说道:“什么事,都要亲自动手才能体会出其中的乐趣。只有亲自动手,才会了解过程中的辛劳。也只有亲自动手,才会珍惜取得的成就?!?br />
    他缓缓站起来走到已经疼的在地上抽搐的郑宝成身前,后者躺在地上挣扎着嘴里还发出呜呜的声音,确切的说是嗓子里发出的声音很怪异,就好像野狗受到惊吓缩起来尾巴时候发出的那种声音。郑宝成的眼神惊慌恐惧,看着方小舟就好像看着一只魔鬼。方小舟在他身边蹲下来,郑宝成吓得不断往后缩着身子。

    “你看,马贼劫匪在吓唬人的时候,他们总说你不给钱我就割了你的耳朵!”

    方小舟轻笑道:“可是那些不入流的马贼劫匪又怎么知道,刀子割耳朵有什么乐趣?还是用手撕的比较爽快刺激些?!?br />
    他探出左手捏着郑宝成的一只耳朵,然后很慢很慢的往一边撕。因为动作慢,所以没有一点声音,郑宝成的耳朵就被他直接从脸上撕了下来。同样,因为动作慢,所以血不是喷出来而是缓慢流下来的。他的手法很娴熟,没有一滴血溅在他还略显浮肿的手上。方小舟站起来,捏着那只耳朵走到路秀儿身边蹲下来,仔细的观察着那只血糊糊的耳朵说道:“你看,撕下来的东西虽然不整齐,但是断口却很美,对吗?”

    路秀儿不说话,只是用厌恶的眼神看着方小舟。

    “你中午没吃饭,晚上也没吃饭,而且下午还吐了许多东西出来,现在是不是饿了?”

    方小舟真诚的说道:“如果你饿了,那么就吃了这个好不好?虽然少了些,可也是鲜肉啊,而且你不知道,人的耳朵吃起来比猪耳朵要好吃,我敢保证?!?br />
    “你吃过?”

    路秀儿问。

    “当然啊,我说过,很多事我都喜欢亲力亲为,这样才知道其中滋味?!?br />
    他捏着那只耳朵仔细看了看,皱眉道:“脏了些,也不知道几天没有洗过了?!?br />
    说完,他从怀里掏出一方洁白的緤布手帕,认认真真的将那只血糊糊的耳朵仔仔细细的擦了擦,然后捏着那只耳朵缓缓放进嘴里,咔嚓一声咬下来一小块,他慢慢的咀嚼,然后吐出来说道:“人老了,肉都不好吃?!?br />
    他探出右手捏着路秀儿的下颌,将大半只耳朵塞进他嘴里。路秀儿被强迫着咀嚼起来,血顺着他的嘴角往下流。一开始还是方小舟强制按着他的下颌来回动,后来路秀儿索性自己主动嚼起来,然后咕噜一声咽进了喉咙里。咽进去之后他竟然还舒服的叹了口气道:“果然比猪耳朵好吃一些?!?br />
    方小舟似乎对这样硬气的犯人很感兴趣,他开心的笑起来说道:“我很喜欢你的态度,很久没有遇到你这样可爱的犯人了。既然你觉得好吃,那么再吃一个好不好?”

    “好啊”

    路秀儿愉快的回答道。

    嗤的一声轻响,方小舟将路秀儿的左耳撕了下来,然后微笑着说道:“来,我请客,多吃些,别客气?!?br />
    这一下撕的极为突兀,路秀儿毫无反应。只眼前一花,然后脸侧突然一阵生疼。才觉得疼的时候,他的耳朵已经被方小舟撕了下来。即便路秀儿是经过苦训的飞虎密谍,可这种突然的疼他还是没能忍住。

    啊的叫了一声,路秀儿脸色立刻变的惨白。鲜红色的血液顺着惨白的脸流下来,就好像雪地上落下一枝残梅。

    “不吃?”

    方小舟皱眉说道:“主人请客,客人怎么能拒绝?”

    “我说过不吃吗?”

    路秀儿轻蔑的看了方小舟一眼,然后伸嘴钓住自己的耳朵,张大嘴直接吞了进去,然后咔嚓咔嚓的嚼了起来。一边嚼,血沫子一边飞溅出来?;褂幸宦蒲?,顺着他嘴角流下来,滴答滴答的往下掉。

    方小舟微微皱眉,收起笑容问道:“你还真能吃的下去?”

    路秀儿点了点头:“人耳朵味道不错,尤其是自己的耳朵,吃起来很脆很香很鲜,我敢打赌比我早晨吃的牛肉灌汤包要好吃的多。你说的没错,人总要亲力亲为才对,不亲口品尝过,自然不知道其中美妙滋味。不过说起来……你标榜凡事都自己尝试,可是我也敢打赌,你肯定没吃过自己耳朵?!?br />
    方小舟一怔,然后点了点头道:“我不及你?!?br />
    路秀儿笑了笑道:“你看,我只是一个燕云寨的小喽啰,你却不及我?!?br />
    方小舟懊恼的说道:“我不及你,是因为我还没到不得不吃下自己耳朵的时候。真的到了那一天,你以为我会傻到宁死不吃?”

    路秀儿忽然笑了笑,笑得格外开心。

    他看着方小舟的眼睛认真的说道:“你终究是不及我的,比如说,在同等的情况下,咱们必须吃自己身上的东西,我吃了耳朵,你也敢吃,我吃鼻子,你也敢吃,我吃了舌头,你也敢吃,可我若是吃了自己的鸡-巴,你吃什么?”

    ……

    ……

    方小舟叹了口气,站起来说道:“今天总算碰到一个真心让我敬佩的人,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轻易杀死你的,你让我很开心,很兴奋。如果你们燕云寨都是你这样的人,那么我会更开心,因为我会有很多人慢慢玩死,很慢很慢。我杀过很多人,且不说最快杀死的,我记得我杀的最慢的一个,杀了十三天,那人也是一条硬汉,可是第四天的时候就怂了。希望你可以多坚持几天,最少不要少于十三天,不然我会对你失望的?!?br />
    路秀儿点头道:“你放心,如果少于十三天,我自己都会对自己失望的?!?br />
    “为什么?”

    方小舟问道:“你不想快点死?”

    “不想啊”

    路秀儿认真说道:“多活一天是一天,哪怕活的痛苦,我也是有知有觉的,知道自己存在??墒撬懒四?,我无知无觉,多没趣?连疼都感觉不到,想想就没意思?!?br />
    “嗯,你说的很有有道理?!?br />
    他转过身子吩咐那两个红袍暗侍卫道:“把郑宝成剥了吧,仔细些,别坏了皮子,我已经攒了二十几张人皮,再凑几张就能糊一面人皮战鼓,敲起来一定很响亮?!?br />
    “执行使大人,死剥还是活剥?”

    红袍暗侍卫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没听到刚才这位壮士说吗?”

    方小舟指着路秀儿不悦的说道:“活着是美好的,因为有知有觉,哪怕是疼也是一种证明存在的享受,死了,还享受什么?”

    “明白了”

    红袍暗侍卫点了点头。

    “就在他面前剥?!?br />
    方小舟指着路秀儿:“让他看得仔细些,每一刀都要让他看清楚。如果你们手抖弄坏了我的皮子,我就亲手剥了你们?!?br />
    就在石室中上演一幕血腥惨烈的时候,沈记粮店的老掌柜换了一身黑色夜行服,带着五个得力的密谍在夜色中悄然到了行宫的高墙外面,老掌柜平时佝偻着的身子此刻挺的笔直,整个人显得高大了许多。他回身看了一眼,然后比划了几个手势。他身后的密谍点了点头,随即猫着身子往浣衣房的宫门方向潜行过去。

    浣衣房出宫有一道小门,和送香房出宫处理粪便走的是同一道小门。这里的防卫是最薄弱,宫墙上来回巡视的兵丁最少。五个密谍到了小门附近停下来,然后动作迅速干净的开始叠罗汉。最下面的人是个身高足有一米九的壮汉,其他四个依次站在同伴的肩膀上。等五个人贴着墙站好,老掌柜提了一口气往上爬了起来,只四五下,就到了最高处。

    他从怀里取出一根套索,甩了三次才挂在墙垛上。拽了拽,确认已经套的结实,老掌柜迅速的爬了上去,下面的密谍逐个顺着绳子上了宫墙。最后上来的壮汉将绳索挂在宫墙另一边,然后自发的找了一个隐秘的地方躲了起来。

    老掌柜带着其他四个人顺着绳子滑下去,很快就进了宫墙内。

    ……

    ……

    在浣衣房最低矮的那间房子里,有一条通往红袍暗侍卫营地的密道。老掌柜找到这条密道并不难,因为他发现自己人留下的记号。这让他有些心酸,他不知道,路秀儿是在什么情况下还能留下这些记号的。他知道的是,路秀儿当时的状况肯定很不好。

    记号很简单,也不是什么约定好的记号。但老掌柜一眼就能认出来,那一定是路秀儿留下的。路秀儿当时双臂被摘掉,两条小腿被捏断,但他双腿膝盖以上的部分还是能动的,所以在进密道之前他忍着剧痛蹬了几下,将架着胳膊的一个红袍暗侍卫撞得在密道口踉跄了一下。

    密道口有些狭小,撞上墙壁的暗侍卫衣服被蹭破了一块,在墙上留下了一条印记,微红,但仔细看能看到。

    或许是一种直觉,老掌柜笃定的认为密道口就在这里。于是他试着将这间房子墙壁附近所有能动的东西都动了一遍,果不其然,一个花盆转动之后,露出来一个黑黝黝的洞口。他留下一个人在此接应,然后带着三个人进了密道。

    出了一道门之后便是一条小路,老掌柜一路小心谨慎的往里面走。然后他就看到了一扇门,这个时候,他闻到了空气中似乎有些不一样的味道。他停下来仔细闻了闻,脑子里猛的灵光一闪。他知道这是什么味道了,很熟悉。

    他悄悄推开门,然后带着人摸了进去。只是才到了院子里,灯火忽然一下子明亮起来。数不清的身穿红袍的暗侍卫将他们团团围住,一个首领模样的人缓步从石室中走了出来微笑道:“执行使猜的没错,欢迎你们的到来?!?br />
    “走!在江边?!?br />
    老掌柜低声喊了一句,他身后的三个人立刻掉头就跑。老掌柜却没有跑,他拦在了门口。他没打算走,所以他将自己刚才的发现告诉了另外三个人。

    三个密谍转身就走,冲出密道汇合同伴,冲出浣衣房,冲到宫墙下,然后顺着绳子爬上去,才到了城墙上面,他们就看到了一具尸体。那个留在这里接应的壮硕密谍已经死了,几十个红袍暗侍卫正在宫墙上面冷冷的看着他们。

    “走!”

    三个密谍自发留下阻挡,一个密谍快速的顺着城墙滑了下去。他一次都没有回头,城墙上的搏斗似乎和他没有一点关系。他脚步飞快,脸色平静,但心里疼的要命,因为他知道,同伴们谁也不会活着回来了。

    方小舟盘膝坐在一座房顶上,看着那黑影快速的穿梭在巷子里。

    他笑了笑,喃喃道:“有些无趣,就这么将燕云寨的秘密据点挖出来,太轻易了些,一点也不好玩?!?/div>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