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三百八十四章 藏在我心里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王启年看着嘉儿严肃的说道:“路秀儿虽然被抓,但是显然他并没有招供,沈记米店和鲜香楼的人都安全撤了出来,其他暗部都是与你我联系,下面的人不知道,朝廷抓了也不会问出什么。既然已经安全撤出,你何必还要去探了一趟?”

    “总不能就这么等着,路秀儿还没有招供不代表他已经死了,还有老沈他们,只要还有生的希望,就不能丢弃不管?!?br />
    “这我知道!”

    王启年懊恼道:“可是你也要量力而行,以咱们现在手中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在行宫中救人出来。这件事应当是杨广派人干的,连裴矩都瞒住了。甚至不惜连华山也杀了,而且你也看到了在宫中还有一支人马,比龙庭卫还要强些?!?br />
    “我不进行宫还不成?”

    嘉儿坚持道:“我只在路秀儿被抓经过的地方搜索一下,看看他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br />
    “我的姑奶奶,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固执?”

    “我……”

    嘉儿刚要说话,忽然外面一个密谍敲了敲门:“档头,有人找您,他说也是咱们飞虎五部的密谍,只是隶属于五部五档头冷亦手下?!?br />
    “五部专管督查密谍行事,他们怎么来了?”

    王启年诧异道。

    “说不定他们有什么发现?!?br />
    嘉儿站起来说道:“请他进来!”

    门被人从外面拉开,一个精壮的布衣汉子举步走了进来。这人看起来三十岁左右年纪,面色很黑显然是长期在太阳下暴晒的缘故,看他身高在一米九左右,四方脸,双臂肌肉甚至将衣服撑了起来,如此壮硕的身形倒是极为少见。

    “见过三档头?!?br />
    “你怎么知道我是三部的档头?”

    嘉儿微微一怔,月前李飘然病重,她接手三部之后便到了江都,按理说,江都中的密谍很少有人知道她的身份才对。那壮硕的汉子笑了笑,解释道:“五部专管督查密谍,档头才上任就要来江都做事,寨子里五部的人已经赶来江都接应,只是五部行事**,所以档头你还不知道?!?br />
    嘉儿点了点头问道:“你是冷亦派来的?”

    壮汉嗯了一声道:“我叫盖幽,奉了五档头的命令,暗中协助三档头您在江都办事?!?br />
    他说了谎,因为他并不是五部密谍。但是嘉儿不知道飞龙的存在,所以她也不会怀疑。

    “暗中?”

    嘉儿没理会这个暗中真正的含义,五部督查密谍,所谓的暗中接应其实主要是监视其他密谍有没有出卖燕云寨的行为,也管督查密谍军纪。这是飞虎五部大家都知道的事,所以嘉儿并不计较冷亦派人来监视自己。她在意的,是盖幽说的暗中肯定有什么别的意思。

    “昨夜老沈带着人潜入行宫,中了行宫中暗侍卫的埋伏。老沈和其他四个密谍断后,掩护一人逃出,只是这逃出来的人却被暗侍卫的首领盯上,应该是想查出密谍的暗部所在。我救不出那个密谍,只好出手杀了?!?br />
    嘉儿心中一沉,点了点头道:“有发现?”

    五部做的就是这种事,嘉儿知道自己怪不得盖幽。万一逃出来的密谍被暗侍卫擒住挨不住逼问,只怕昨夜不等自己撤出沈记米店就被暗侍卫一锅端了。

    “密谍临死前以血在地上写了个江字,还有一个字没有写完?!?br />
    “江?”

    盖幽想了想说道:“我推测,他想写的是江边?!?br />
    王启年猛的站起来,皱眉道:“江边?难道是暗侍卫的营地并不在行宫中,而是在江边某处?”

    “可是沿江没有什么大的建筑,普通民居绝无可能供数百甚至上千人操练居住之用。你会不会推测的有些错误?比如姓江的朝廷大员家中?”

    “你们只想着民居,有那么大一个地方你们却忽略了?!?br />
    盖幽缓缓道:“船厂?!?br />
    他看着嘉儿说道:“我就藏身在船厂中,却一直没有发现船厂里竟然还别有洞天,这是我的失职,抱歉。我这次来就是想告诉你们,别轻举妄动,船厂我比你们熟悉,我来查。你们也可以顺着别的思路去找,比如姓江的官员。但是绝不要再去靠近行宫和船厂,暗侍卫的实力很强?!?br />
    嘉儿是三部档头,职位远高于盖幽,可她知道自己这次必须听盖幽的,因为对方掌握的东西远比自己要多。

    “船厂很大,很嘈杂?!?br />
    盖幽道:“能掩饰住很多事情,暗侍卫如果真的是将营地设在船厂的话,我一定能找出来,给我五天时间?!?br />
    “好!”

    嘉儿点了点头问道:“如果五天内找不出来?”

    盖幽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肃然道:“那么,档头您就要带着全部密谍撤出江都了。我会每天派不同的人告诉你我还安全,五天之内,如果有一天没有人来向你报告,又或是有人重复出现在你面前报告,那么你就立刻走,不要停留?!?br />
    盖幽认真的说道:“我知道的太多了,如果我落在暗侍卫手里,对于江都城内的密谍来说,或许是一场灾难?!?br />
    ……

    ……

    方小舟缓步走进石室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清晨回来之后他睡的并不舒服踏实,只躺了一个时辰便起身赶赴行宫中去和陛下请罪。浣衣房的人被他屠了个干净,其中自然也有一具特别像方小舟的尸体。他将屠尽浣衣房中的低贱之人泄愤这样的行为,跟皇帝解释为是为了更好的隐藏自己的身份。

    还有什么比一个死了的人,更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呢?

    浣衣房中不是年老的阉人宫女,就是犯了错被罚去那里受罪的,都死了杨广也没什么心疼的,听到方小舟的解释,杨广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你太偏激了些,这不好?!?br />
    方小舟的回答是:“如果偏激能为陛下解除烦忧,奴婢宁愿更偏激些?!?br />
    杨广点了点头便没有再说话。

    方小舟在行宫中停留了一个时辰,向杨广回报了昨夜的事,他向杨广提出了一个杀李闲的方案,但是涉及到了朝中一位大员的生死,杨广并没有答应。方小舟也没继续说什么,告辞返回了暗侍卫的营地。

    他看到路秀儿的时候,路秀儿正在睡觉。而且看起来他睡的很香甜,还有微微的鼾声传出来。在他面前的石桌上是一具血糊糊触目惊心的尸体,人皮已经被剥了下来,所以尸体显得格外狰狞恐怖。石室中散发着一股血腥味,在那具已经发臭的尸体上覆盖了一层苍蝇,这让方小舟觉得有些厌恶,可路秀儿却偏偏睡的很安详。

    方小舟吩咐人将那尸体抬走,然后他在椅子上坐下来,支着下颌,看着路秀儿陷入沉思。

    或许是暗侍卫们挥舞擅自驱赶苍蝇的声音太大了些,路秀儿缓缓睁开眼低声骂了一句。他看到方小舟就在不远处坐着,居然很恼火的对方小舟说道:“你有没有道德,没有看到我在睡觉?”

    “我一天一夜没睡,为什么你要睡?”

    方小舟笑着说道:“这不公平?!?br />
    路秀儿打量了方小舟一眼,忽然笑了笑说道:“看来你今天又有不少话想对我说,所以我离死又近了一步?!?br />
    “嗯……”

    方小舟点了点头道:“昨夜我杀了很多人?!?br />
    他摆了摆手,几个暗侍卫压着两个人走了进来。其中一个是忍受不住折磨招供的那个密谍,就是他昨夜带着暗侍卫找到沈记米店,他身上的伤势比路秀儿要严重的多,身上几乎没有一处是完好无损的??墒窍啾扔谒肀叩牧硪桓鋈死此?,他身上的伤简直可以说不值一提。

    “老沈?!”

    路秀儿猛的坐直了身子,看着那个已经奄奄一息的老者。

    听到有人呼唤自己,老沈勉强睁开眼睛看了看,很久才看清面前之人竟然是路秀儿,他竟然还能笑笑然后声音嘶哑着问道:“还活着?”

    路秀儿点了点头道:“还活着?!?br />
    “那得快点死才行啊?!?br />
    老沈有些感慨的说道。

    “对啊……”

    路秀儿点了点头说道:“得快点死才行啊?!?br />
    方小舟笑了笑指着那个已经招供的密谍说道:“他可以快点死,可是你们两个却不行。因为他已经把知道的都说了,已经没有价值的人,可以死的快一些?!?br />
    那个招供的密谍听到这句话非但没有害怕,反而开心的笑了起来:“谢谢,谢谢!”

    “别客气”

    方小舟有些得意的对路秀儿说道:“你看,我要杀他,他还说谢谢,是不是很贱?”

    他摆了摆手,随即那个密谍的头颅便被人扭断。

    “这个人说在江都负责你们燕云寨和裴矩联系的,一个是鲜香楼的王掌柜,一个是沈记米店中栖身的女子,你们称呼她为档头。据说这个女子还是你们大当家的红颜知己?我听说李闲那个人最是风流,对女人很在意。所以我想,若是我抓了这个女档头,他是不是会发疯?”

    ……

    ……

    “我本来是想,裴矩既然想招安李闲,那么朝廷肯定是要派人去和李闲谈的,我的人装扮成朝廷官员的护卫,借机将李闲杀了??杀菹缕豢?,所以我只好想别的办法。我昨夜问过这个人……”

    方小舟指了指那个密谍的尸体说道:“他说你们大当家李闲最好女色,身边有不少姿色出众的女子。他极在意的有一个叫叶怀袖,一个叫张小狄,一个叫欧思青青,而如今在江都的这个女子,也是她在意的。叶怀袖和张小狄,欧思青青都在东平郡巨野泽,太远了些?!?br />
    “所以,我想知道如今江都城中的那个女子叫什么,藏在哪儿?”

    他问路秀儿。

    “你若是不说,我就在你面前慢慢的杀这个老家伙?!?br />
    方小舟微笑着说道。

    “他比我职位高”

    路秀儿忽然说了一句有些莫名其妙的话,可方小舟显然理解了。

    “哦……那我就在他面前慢慢的杀你好了?!?br />
    方小舟说道:“你还真是讲义气?!?br />
    老沈猛的抬起头,嘶哑着说道:“他比我职位高!”

    方小舟皱眉,不解的问道:“怎么,多活一会儿真的很重要?”

    他走过去,抓着老沈的头发一拳打在他小腹上。

    就在这个时候,路秀儿忽然双手按住地面猛的蹿起来,一拳打在老沈的太阳穴上,老沈被这一拳打的脑袋向后一仰,竟然没了气息。

    方小舟一怔,随即恼火的问道:“你竟然自己将胳膊挂上了?”

    “这不是什么难事,本来我是打算偷袭你的?!?br />
    路秀儿有些惋惜的说道:“可惜我没把握一拳杀了你,所以只好一拳杀了他?!?br />
    方小舟脸色变了变,举步走向路秀儿。路秀儿却向后爬了爬拉开距离后摆了摆手道:“别逼供,我说?!?br />
    他看着方小舟认真的说道:“他不死,我怎么敢放心大胆的说?我既然说了,就要保证自己能活下去。你知道的,酷刑对我不一定管用?!?br />
    “哈哈!”

    方小舟开心道:“你真是个人物,现在告诉我,那个女子叫什么,藏在哪儿?”

    “藏在我心里?!?br />
    路秀儿想起嘉儿姑娘清秀的摸样,骄傲的笑了笑:“永远在我心里?!?br />
    他快速的从衣领中挤出一颗毒药塞进嘴里,然后幸福的笑了笑。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