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三百九十四章 初战(二)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李闲亲率的千余骑兵和王伯当率领的近三千骑兵狠狠的撞在了一起,就好像两只巨大的洪荒猛兽迎头相撞,立刻就撞得头破血流,对头撞在一起的骑兵纷纷落马,在血雾中生命迅速的凋零。

    李闲的黑刀如有生命一般灵动而冷冽,每一刀出手必然有一名敌军落马。以他如今的身份地位,若不是战局突变也不至于他亲自率军冲杀。瓦岗寨的骑兵紧跟在裴仁基的溃兵后面,若是挡不住,燕云寨的步兵军阵立刻就会被冲开。就算不会全军皆溃,只怕今日也会损失惨重。

    在他身边左右护着的亲兵已经战死了六七人,前面的人战死后面的亲兵立刻递补上来。随着杀入敌阵越来越深,战马的速度也渐渐的缓了下来。李闲透过面甲目光不断的搜索着,一边杀入一边寻找敌方主将的位置。战局一旦形成混战,杀敌主将就成了想要取胜最快的一条捷径。

    无论敌将是谁,李闲都没有什么担心。就算是单雄信领兵而来,李闲也没有太将其放在眼里。

    他在寻找瓦岗寨的主将,此时王伯当也在寻找燕云寨的主将。

    他知道燕云寨领兵大将乃是秦琼,但打着秦字大旗的人马正在与他麾下左翼人马厮杀,裴行俨被他一箭射落,裴仁基率军溃退,他并不知道是李闲在亲自指挥交战。要知道是李闲亲自而来的话,说不定王伯当就不敢这么直接的杀过来了。

    他持了自己的硬弓,在亲兵的团团护卫下举目四望寻找着燕云寨的主将位置,忽然间,一个骑大黑马穿一身耀眼黑甲的将军出现在他视线中!

    “是李闲!”

    王伯当吓得心里抖了一下,第一反应就是这下糟了,李闲既然亲自率军而来,后面必然有燕云寨的大队人马。自己莫不是中了李闲的诱敌之计?他几乎下意识的就要下令退兵,可就在这个时候,王伯当心中灵光一闪。

    没有伏兵!

    王伯当看着那挥黑刀杀人的燕云寨大当家,心里的恐慌已经渐渐被兴奋所取代。

    如果真的有伏兵的话,李闲没必要亲自率军冲杀!他是怕我的骑兵撞开燕云寨的步兵军阵,所以不得不亲自带兵将我麾下骑兵挡住。如今他身边只有千余人马,此时……此时正是杀他不可多得的良机!

    一想到这里,王伯当竟然兴奋激动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只要杀了李闲,燕云寨必然大乱。群龙无首之际,正是瓦岗寨一举扬威之时。只要能杀了李闲,那便是为瓦岗寨立下了不世之功。以后不管是大哥翟让坐了天下,还是军师李密登基九五,自己这个功劳都是实打实的,绝对能换来一份足够大的前程!

    可一想到这里,他忽然心里一阵烦躁。

    军师李密初来时为人谦逊客气,和瓦岗寨中的首领们关系都不错??墒撬孀爬赐锻吒谡娜嗽嚼丛蕉?,军师也就变得有些不一样了。没错,那些来投靠瓦岗寨的人都是看着蒲山公李密的名头来的,可若是当初没有大当家翟让的收留,李密说不定就被官军杀死在东都洛阳了。如今李密在军中大权独揽,竟然隐隐有取代翟让的势头!

    如今寨子里看起来兵强马壮,实则内斗的矛头已经冒了出来。

    新近来投靠的人马,包括自己麾下的王君可,还有济阴郡那领着六千人马来投的女飞贼马赛飞,都只听李密一个人的号令,大哥翟让令王君可协助他,可王君可根本就不理会,最后还是李密出面,王君可这才领了这先锋副将的差事。

    我若杀了李闲,是向大哥报功,还是向军师报功?

    如今大哥翟让和军师各领一军,若是向大哥报功,这杀了燕云寨大当家李闲的功劳,最后也要算在大哥头上一份??赏醪卑媚盏氖?,自己隶属于军师李密军中,若是报功,李密会不会将这功劳占了去?李密的军中,只有自己一个人是瓦岗寨当初的老人了,自己的处境极为微妙。

    他正犹豫的时候,那黑甲将军已经带着骑兵杀开一条血路,拦在他面前的瓦岗寨骑兵纷纷落马,竟没有一人能挡得住他出手一刀!

    不能再犹豫了!

    王伯当深深的吸了口气,心说自己这是怎么了,想那么多做什么,先一箭将李闲射死了再说,难不成军师真就敢昧了自己的功劳?

    想到这里,他从箭壶中抽出一支狼牙箭瞄准了那黑甲将军。

    ……

    ……

    李闲将围在四周的瓦岗寨骑兵杀穿,冲出围困的时候他那身黑甲已经被鲜血染红。就连她坐下大黑马那身黑亮黑亮的毛都被血液黏住,看起来变成一种令人心悸的色彩。只是在瓦岗寨军中往来冲杀,杀人数十,李闲还没有找到瓦岗寨那领兵之人身在何处。

    王伯当

    李闲在心中念了一遍这个名字,心说果然是个狡猾的,不肯露面,也不知道藏身何处正在窥视。一想到这里,李闲忽然想起一件事。王伯当在瓦岗寨号称神箭无敌,足可见他射艺之精湛。

    偷袭?

    李闲冷冷笑了笑,伸手将面甲推了上去。面甲上已经糊了一层黏糊糊的血液,沾了李闲一手。

    他看了一遍,还是没有看到王伯当的旗帜。

    “杀穿敌阵!”

    李闲再次将面甲放了下来,以黑刀往前一指道:“随我从瓦岗寨骑兵中杀出去,咱们去马踏瓦岗寨的步兵!”

    “喏!”

    身后骑兵大声的应了一声,随即整齐高呼一声:“燕云精骑!”

    “向前!”

    大黑马再次启动,凶悍的如同一条黑龙在敌阵中翻腾搏杀。李闲的黑刀太过于犀利霸气,没有人能在他面前撑上一个照面。随着他杀人越来越多,那些原本还仗着人多势众往前冲的瓦岗寨骑兵此时已经吓得不断后退,没人愿意去招惹那一尊杀神。

    到了最后,竟然不必李闲去冲杀,他率领的数百骑兵不管朝哪个方向冲,瓦岗寨的人马纷纷避让,根本就不敢与其交锋,大黑马所到之处,所有的瓦岗寨骑兵掉头就跑,只要他们一看到那一身浴血的黑甲将军,立刻就散开往远处逃去。

    数千瓦岗寨骑兵,竟然无一人敢与黑骑交锋!

    千军万马避黑骑,霸气到了极致!

    可这样一来,李闲身边显得越发的空旷起来。藏身在一队骑兵里面的王伯当终于等到了最佳的机会,他看出了李闲的目的,李闲冲开围困后杀向瓦岗寨的步兵军阵,可是王伯当已经不在意了,李闲已经暴露在他视线中,没有必要去担心步兵的安危,因为李闲将死!他看着那一马当先冲在前面的黑甲将军,他的眼睛随即眯了起来,手中的硬弓已经拉开,那狼牙箭的箭头在阳光下反射出一种冷幽幽的光芒。

    王伯当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瞄准了正前方。

    那一匹雄骏的大黑马上,那一个霸气凛然的将军。

    他的手在微微颤抖,他控制不住的颤抖,也不知道是因为兴奋激动,还是因为那莫名其妙的恐惧。他不知道自己怕什么,那个黑甲将军再威风凛凛也只不过是个凡夫俗子罢了,不是从天而落的天神,也不是地狱里钻出来的恶魔,他的身子也是肉长的,所以只要自己一松手,就能建一份天大的功劳。

    王伯当深深的吸了口气,强迫自己的手不再抖动。

    他确信李闲没有看到自己,确信他绝不会想到自己已经瞄准了他。

    就在他狼牙箭即将出手的那一刻,他忽然看到那黑甲将军猛的勒住大黑马停了下来,急速向前中的大黑马骤然停住,两条前腿抬起,后腿支地人立而起。

    ……

    ……

    李闲骤然勒马停住,这一下出乎了王伯当的预料,他的手已经松开,泛着冷幽幽光彩的狼牙箭已经射了出去。因为李闲正在纵马疾冲,所以他射出的羽箭射的是李闲的身前,他在心里仔细的计算,按照李闲战马奔驰的速度,留出多大的余地才能恰到好处的一箭射穿他的脖子。

    他知道李闲的黑甲太坚固,知道李闲的战马太快,知道李闲的刀法太好,但是他知道,再坚固的甲胄也挡不住脖子,脖子上那一层薄薄的链子甲,绝对阻止不住自己这必杀的一箭。他计算的本来极精确,只要李闲按照之前的速度向前疾驰,这狼牙箭绝不会落空!

    羽箭飞行的轨迹,飞行的时间,李闲战马的速度,李闲随着战马奔跑而上下起伏的身体,这些他都在心中计算了一下,他本以为万无一失。

    可他没有想到的是,李闲竟然偏偏在这个时候停了下来!

    李闲不是神,不会预知危险。也没有什么心中一动,感觉到了一股杀意。这些都很扯淡,都很不靠谱。

    他只是足够小心,因为他注意到了一百步外那一队瓦岗寨的骑兵,从一开始交战就停在那里没有动过,而他还知道王伯当最擅长的不是沙场搏杀,而是射艺!成功总是在有准备的人面前停留的时间长一些,对于瓦岗寨的这些首领们,李闲都详细的了解过。

    大黑马人立而起,那一支狼牙箭在马前迅疾飞了过去。

    就在立起的大黑马上,李闲动作极快的将黑刀挂在腰畔,伸手将背后的铁胎弓摘了下来,只一个眨眼的时间,他已经从箭壶中抽出一支破甲锥搭在铁胎弓上。他挂刀,摘弓,取箭,开弓,如满月,动作如行云流水,带着一股别样的阳刚之美!

    箭出,横渡百步。

    箭入,射穿了一个挡在王伯当身前亲兵的脖子后又钻了出去,王伯当啊的惊叫了一声,只来得及身子往下一沉,那破甲锥已经到了身前。虽然被一个亲兵的脖子阻挡了一下,但那破甲锥依然有力,叮的一声正中王伯当顶盔!

    若不是他及时向下躲了一下,这一箭必中他的咽喉。

    即便如此,破甲锥射穿了他的皮盔,将他的头皮豁开一道口子,血顺着王伯当的额头溪流一样淌了下来。

    比刀法,这世间或许还有人强过李闲。

    比射艺,谁人是他对手?

    千军万马中,黑骑将军横刀立马,百步杀人。

    txt,本站地址: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samp>
<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video></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